「傅先生,這應該是你給我最浪漫的一次。」

2020 年 12 月 25 日

郭茯伸出手,歪頭一笑,俏皮中透露出魅惑。

她說:「為了這浪漫,我告訴你呀——好啊。」

吵吵鬧鬧好幾天的郭茯男友事件,沒想到很快就有了後續。

某天晚上,失蹤許久的郭茯忽然更新了微博。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張照片。

透過纜車窗戶可以看到遠處蔚藍的天空,以及天幕下的瀅瀅雪山。

近處是兩隻交握的手,男人手掌大,女孩的纖巧。

他握著她,那樣尋常,卻又彷彿世間最纏綿的姿勢,無名指上鑽石光芒閃爍。

郭茯V:富士山下,他問我嫁不嫁,我說——好啊。[心]

***番外完***

ヾ(^。^*) 雖然心裡不舒服,可是周子雅想了好一會,才嘆了一口氣,整個人無精打採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了。以後會注意的。」

在現代的時候,哪會有這樣的問題呀。只不過坐在一起一會罷了。現代那個社會,簡直是幾男幾女在一起亂來都一點事情沒有。哪像這古代,太過保守,對女人約束太多了。生活得太辛苦。

司徒諳見她雖然說知道了,可整個人卻是非常不高興的樣子,聲音溫和道「你不是有幾個哥哥嘛,這樣的事情可以交給你幾個哥哥來做。本……。我剛剛也看了,那帳那麼簡單,你可以讓他們每天記帳,幾天結一次,也不用每天來。」

周子雅看了他一眼,雖然知道他說的有道理,可是心裡還是不舒服「嗯,知道了。」然後不理人,就直接走人了。當然走的時候,沒有忘記把銀子拿走。

青墨早就在遠處盯著這邊的情況了,見人走了,他反而過來湊熱鬧了。

「司徒,你是真的喜歡上她了?」青墨盯著好友。兩個人相處十幾年,雖然不說非常了解對方,但是還是懂個五六分的。

「不是你說我們有緣份。既然有緣分,那名聲就不能壞了。不然如何進王府。」

司徒諳光明正大的回答道。想要進王府,哪怕只是一個妾,名聲壞了,絕對不可能的。而且,以他的身份,就算是妾,也是有大把的人送上門來。正常情況下,如此的農村姑娘,是完全沒有資格的。

「司徒,你打算給她什麼樣的名份?」青墨看著嘴巴硬硬的好友,直接問道。司徒明顯就動心了,那些同平常完全不同的模樣,恐怕他自己都還沒有完全認識他。

「名份?她只是一個普通的農村姑娘。就算他的哥哥考上了舉人。也只能以妾的身份進王府。如果,好運,他的哥哥爭氣了。到時候,本王可以給她一個側妃的位置。」其實他心裡已經有了決定,妾的身份有些委屈她了,所以他打算給她一個側妃的位置。不過,這事也得慢慢來。

青墨想了一下,點了點頭,確實,想要進王府,周子雅雖然人漂亮,但是身份地位不夠。側妃的位置努力一下,倒是有可能。

「我看她也是一個好姑娘,你還是給她一個側妃的位置吧。也不能太委屈了人家。而且她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到時候,有這樣的身份在,也在你的王府能站得穩一些。」青墨說道,雖然才接觸沒兩天,但是他對周子雅還是有好感的。那是一個好姑娘。

「這事我心裡有數。」司徒諳答道。

周子雅回到房裡,心裡不高興,嘴巴還嘟著。可是想到周子云因為沒有嫁人,那名聲就壞了,村裡人都議論緋緋的,如果不是現在家裡條件好了。恐怕那情況更加糟。如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此一想,她也想通了,來了這古代,哪還能隨心所欲呀。也只能跟著這個時空的規則而存活,不然,不會有啥好結果的。 一大早周家的滷肉就做好了,周子石過來把滷肉領了一起搬到了牛車上面。這幾年,周子石家裡已經買了牛車,每天去賣滷肉都會坐著牛車來來回回,根本不費力,輕鬆得很。

村裡其它幾個也一起幫忙搬好之後,大家坐在牛車上,到了鎮里,再每個人拿著自己的滷肉以及一些東西朝著自己固定的方向和位置而去。

「老大,你說可怎麼辦,那周家的死丫頭,可是連家都不出的。我們根本抓不到人。今天一大早,夫人就又開始罵人了。要是我們再辦不好,恐怕夫人不會放過我們的。」想到夫人那惡鬼一樣可怕的臉,他瘦小的身板就顫抖了兩下。

「閉嘴,煩死人了。老子還不知道夫人的厲害呀。這不是在想辦法嘛。這辦法都是人想出來的。你也快用你的豬腦袋跟著一起想想。這次事情,要是辦好了。夫人可是說了,不但把賣身鍥還給我們,還給我們幾百兩銀子。我們可就翻身了。再也不用繼續這樣當奴才,隨時擔心小命沒有了。」被喚老大的男人,眼睛里閃過恨意和期盼之色。

瘦小的男人,不敢再說話,只能恨自己腦袋笨得很,想不到好辦法。

突然間,那老大站著不動了,反而盯著一個方向,那個方向,正是周子石在賣滷肉的地方。

這幾天,為了抓住周子雅,兄弟二人,也算是對周家做了一個非常詳細的了解,甚至在山水村裡偷偷的蹲了兩天準備找機會。結果硬是一點機會也沒有。

現在看見周子石,老大的人,立刻眼睛就亮了起來,伸手就拉住了在旁邊的瘦小的男人「有辦法了。」

「啊,老大,你有辦法了。太好了!!!!老大,你有啥辦法呀?」

「你看那邊,那個賣滷肉的,可是周家的鄰居,天天幫著賣滷肉。可是聽說了,他們兄弟倆的關係跟那周家丫頭可是非常好的。一會,你找個機會,去那個周子石身上偷一樣東西做信物。然後跑到周家去,就去找那丫頭,說那周子石在鎮上出了一點事情,讓她立刻趕到鎮上來。老子,再去找一些人,到時候她來了鎮上,我們就下手。」

想著他口袋的銀子,看來還不夠請人的,沒關係,一會把自己的私房拿出來。只要這事辦好了,到時候,夫人那裡賞下來,這點小錢根本不算啥了。

「啊,老大,這主意行不行呀?老大,萬一,那丫頭不來怎麼辦呀?」瘦小的男子有些膽小的問道。

老大狠狠的打了瘦小的男子的腦袋一下,恨鐵不成鋼的眼神盯著他說道「你是豬呀,這點事情都辦不好,你是不是想被夫人打死。你要是想死,那你就直說,也不用辦這事了。這麼好的主意,你小子居然拖後腿,信不信老子踢死你。」

瘦小的男子不敢再反抗,二人找了個地方好好的觀察著周子石,看他身上有啥東西可以當信物的。不然,到時候白忙一回,而且還有可能打草驚蛇,那可真是虧大了。 兩個人偷偷的觀察了半天,硬是沒有找到啥東西,最後,一咬牙,直接偷荷包。

周子石賣滷肉的銀子是一個木盒子專門來裝銀子的,因為荷包太小了,不好裝,也不好找銀子,小木盒就方便多了。

那瘦小的男子倒是出師吉利,把荷包給偷到了手,周子石還沒有發現。

「小子,有你的呀。辦得不錯,你趕緊的,趕到山水村去,不管你用啥辦法,一定要把那死丫頭騙到鎮上來。老子,現在就去找人,直接埋伏在路上。到時候在路上動手。你粗輛牛車去,趕緊的。」老大直接吩咐道。

「哎,老大,我這就去。」

瘦小的男人拿著荷包趕去了山水村,被叫老大的人,則是回去拿私房找人辦事。

瘦小的男子如願的見到了周子雅,立刻看得傻掉了,這周家的丫頭,也長得太漂亮了一點吧。

「哎,回神了。子石大哥叫你帶了什麼話?」周子雅搖了搖手問道。

「啊,啊,對不起。周小姐。是這樣的,周大哥在鎮上出了事,賣的滷肉,客人說有問題,人根本離不開,才讓我來找小姐你去鎮上解決這事。對了,這個荷包,是周大哥叫我帶來的。」雖然心是城害怕得要命,但是他還是裝著非常鎮定的模樣。

而且把那荷包拿了出來,周子雅看到荷包就認出來是周子石的。畢竟,之前二人,幾乎是天天都結帳的,周子石天天都帶著荷包,她哪裡認不出來。

而且聽說滷肉出了問題,她也是焦急,根本沒有想過,這裡面有問題。

「啊,出問題,滷肉會出什麼問題,行,你等一下,我們馬上去鎮上。」周子雅也不敢耽誤,害怕客人失去理解,到時候把周子石打一頓,趕緊叫了蘭月,跟著瘦小的男人就出了院子。家裡有馬車,周子雅準備叫個人趕馬車,結果,那瘦小的男人說他會,周子雅想著節約時間,就讓他趕馬車了。她太焦急了,出門也沒有給家裡人說一聲。至於蘭月這個丫頭,那更是忘記了。

直到瘦小的男人趕著馬車出了山水村的範圍,他才鬆了一口氣,此時他後背已經被汗給打濕完了。

瘦小的男人趕著馬車,一路不停的左看右看,老大說會在路上動手,可是沒有說在路上哪個地方呀,萬一要是錯過了可怎麼辦呀。

而此時,他心中的老大,已經在鎮上叫了六個混混,每個人都給了他們不少的銀子。

「你們記得,一會馬車過來,你們一個人跑出去,假裝被馬車給撞到了。先觀察一下,那馬車裡有沒有其它人,或者大人之類的好不好對付。如果沒有,到時候就直接去把裡面的姑娘弄過來就行了。要是有不好對付的,更是要小心抓緊機會把人弄到手。總之,一句話,今天那人是一定要弄到手的。」

「行了,行了,放心吧。我們這麼多人,難道搶個小丫頭還不行嘛。你放心吧,收了你的銀子,保管把人給你搶到手。我們可是講信用的。」幾個混混趕緊保證道,在他們的心裡,他們六個,抓一個小姑娘,那簡直太容易不過了。 022現實:影視城

「布景ok!」

「打光ok!」

「攝影ok!」

「殺呀!」

刺骨的寒冷中,巍峨的皇城中,一隊人衝進了皇宮!

「救命呀!」

「不要!」

「啊啊啊!」

「快跑呀!魏王造反了!」

「……」

「……」

「……」

衝進的士兵將屠刀揮向了無辜的太監宮女,滿地橫屍與絕望的吶喊。

安閑飾演的小宮女被士兵一劍了結了生命。

她看似直接倒下,實則卻將臉對準了鏡頭。

要死了嗎?

鄰家的阿虎哥哥還等著我呢。

他說過,要娶我,一輩子只對我一個人好。

彼時,滿山的山花與天上的繁星作證。

可是我回不去了。

那個美好的少年呀,我希望你記得我,更希望你……忘了我。

閉上眼睛,眼角滑落一行淚。

宋安原本在關注造反的男二號,最後卻被這個龍套小宮女給吸引了目光。

忍不住示意攝影給了安閑一個特寫。

宋安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安閑這張臉,很適合鏡頭!

「好了!過了!」

宋安話一落,安閑就站起了身,和其他幾個小龍套一起到棚里的火爐處烤火。

南方陰冷的冬天比北方更難受,若不是在身上貼了十幾個暖寶寶,恐怕安閑也受不了。

安閑原本性格沉悶,在這個劇組跑了好幾天的龍套,也和其他幾個小宮女不熟。

此時只沉默的看著面前的火爐。

火光照在她的臉上,化去了一絲堅硬,讓她的五官柔和了許多。

在她的手心,有一個只有她自己看得到的六面魔方圖案。

上輩子,她也是趁著高一暑假,來這懷城影視城當龍套打工。

結果在那著名站街小姐居住的三條街,她被房東灌下了一杯酒,再次醒來,她就在一個男人的床上。

在她絕望的哭泣中,一些她不想發生的就這麼發生了。

就那樣,她成了那個男人的金絲雀,被他禁錮在一個三百平方的二層小洋樓之中。

所有的吃喝拉撒,全部都在那華美的牢籠一般的房子中。

每天隨時隨地,只要那個男人來,她就得由他處置。

在床上、沙發、陽台,甚至是花園中……

沒有尊嚴,只是一個供人取樂的玩意兒。

後來她知道,她只是和那個男人心愛的女人長得像,才會遭此橫禍!

狗血至極!

更狗血的是什麼?

是她二十四歲,也就是被囚禁的第八年,那個女人回來了。

那個女人很輕易就得到了那個男人的原諒。

然後虛偽的告訴她,她會救她出去。

救她嗎?

她的確把她帶出了那囚禁她八年的牢籠。

可是轉手就把她賣進了深山之中。

在那裡,她給一家五兄弟做共妻。

最後,在生第五個孩子的時候難產。

那家人選擇保孩子,用了剪刀。

偏偏她沒有立刻死。

她就那樣聽著他們抱著孩子笑,而她呢,就躺在床上,聞著濃烈的鐵鏽味,感受著即將到來的死亡。

從頭到尾,都沒有叫出來。

她的腿早就在一次次逃跑中被打斷,她的舌頭也被剪了,她的眼睛也瞎了。

叫不出來了。

「呼——」安閑淡定的對著手哈了一口氣,眸光無波無動。

她感謝那未知的神秘力量,讓她回來了。

她感受到了它的溫柔,第一個經歷的世界,就和替身有關,還有那部讓她獲獎的《深山》……

對付傅梓驍,是替安小姐討公道,也是替她自己。

「我會幫你的。」

她打開手掌,看著上面紋身一般的六面魔方圖案微笑。

她知道,這個魔方實際上是一個神奇的世界。

那世界之中,有數不清的小世界。

因為某些原因,失去了平衡,需要人來修復。

而她,就是那被選中的幸運兒。

不過很快她又苦笑,心想所謂的修復獎勵實在是不可恭維。

她腦海中關於上個世界的各種社會背景以及人物都已經相當模糊。

除了傅梓驍,她能夠記住的人也只有一個郭茯……這讓她覺得很奇怪。

她能記住傅梓驍的原因她大致清楚,可是這郭茯是怎麼回事呢?

她想不明白就放在一邊。

消除大部分記憶她也能夠理解,畢竟記憶太多對她來說也是一種負擔。

她只需要知道上個世界沒什麼遺憾就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