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即便是他有三千穴竅,也就能夠催動兩次玄黃劍,有玄黃劍在手,即便是天仙都要被他一劍斬殺。

2020 年 11 月 29 日

帝兵的威能是無人能敵的。

獨家頭條:遲少又被影后撩了 「他竟然能夠動用玄黃劍,太可怕了,有玄黃劍在手,去再多的人也是送死而已。」

「玄黃劍是帝兵,他即便有能力催動,也不可能動用多次,必然有限制。」

寶物動人心,更何況還是帝兵,即便明知道是送死,也還是有人無法壓制心中的慾望。

三大真仙被武凌天一劍斬殺的消息很快就傳了出去,那些企圖搶奪武凌天手中玄黃劍的勢力都不敢冒然出手了,選擇等待時機。

武凌天前往無暇宗的路線一目了然,許多實力都朝著無暇宗匯聚。

「大哥,那真武動用玄黃劍斬殺了三位真仙,若是他動用玄黃劍,我們的布置可就失效了。」帝天權在聽聞武凌天斬殺了三大真仙后,也是震驚不已,那可是真仙,不是什麼土雞瓦狗,卻是被武凌天輕易斬殺了。

帝一依舊是信心十足,道:「放心,只要他敢來,我就會讓他乖乖的交出玄黃劍,只要沒有了玄黃劍,他就是沒了爪牙的老虎,任我宰割。」

「吩咐下去,將煉霓裳給我綁在盤龍柱上,等待真武上鉤。」

「是,大哥。」

帝天權與帝一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對帝一,帝天權一直都是馬首是瞻。

帝一冷笑道:「真武,此次即便你有天大的本領也難逃我的掌心。」

武凌天豈會不知帝一在無暇宗布下了天羅地網,等待著他落網,他早已經感受到了生死危機,這對於他來說,將是一場不亞於大鬧月家的生死危機,若是無法度過此劫,將身死道消。

即便知道此次前來九死一生,他還是來了,這就是他,做任何事都只憑本心,即便前方是地獄深淵,他也不會有絲毫懼意,一往無前。

武凌天回到了無暇宗,不過此時的無暇宗已經不是他離開之前的無暇宗了,一切都成為了往昔,眼中流露出一股殺機,殺機一出,引來天發殺機,天發殺機,中荒散發出大劫的氣息,這是大劫來臨的前兆。

「帝一,給我滾出來。」武凌天大喝一聲,一步踏出,瞬息間出現在無暇大殿前。

無暇大殿的廣場上矗立著一根盤龍柱,上面綁著一個女人,正是煉霓裳。

「霓裳。」武凌天見到煉霓裳,心中一痛,心中的殺機更甚。

煉霓裳見到武凌天,焦急道:「真武師弟,你快走,不要管我,這裡已經布下了天羅地網,你快走。」

「走不掉了。」一個冰冷的聲音響起,帝一出現了。

武凌天望向帝一,眼中殺機閃爍,冷聲道:「帝一,你還是一如既往的卑鄙無恥,竟然用女人來對付我。」

「你明知道是陷阱,可你不還是來了嗎?」

「是的,我來了,我來殺你來了。」

「想要殺我,那就看你能不能活過今天了,交出玄黃劍,不然我馬上殺了她。」帝一以煉霓裳做要挾,他不怕武凌天不交出玄黃劍。 煉霓裳修為被封印,身上還被帝一下了強大的禁制,只要帝一要殺死煉霓裳,只需要一個念頭。

「真武師弟,不要管我,你即便交出玄黃劍,他還是不會放過我們的,我求求你,你快走。」煉霓裳苦苦哀求武凌天離開,眼中流出眼淚,對於武凌天她十分了解,重情重義,為了救她,他會不惜一切代價,即便是付出生命。

武凌天道:「你是我的女人,我豈會丟下你獨自離開,即便要死,我也會和你死在一起。」

「真是感人啊!不過,我可沒有耐心,真武,給你十息時間,交出玄黃劍,不然我殺了她。」帝一不耐煩道。

「給你。」武凌天沒有在猶豫,選擇了妥協,他從不受人威脅,可這一次,他妥協了,交出了玄黃劍。

若是一件帝兵能夠換煉霓裳的性命,他不好有絲毫猶豫,在他眼裡,任何寶物都沒有他的親人重要。

無暇宗的弟子都震驚了,他們都沒有想到武凌天會真的為了救煉霓裳將玄黃劍給了帝一,這可是帝兵,什麼東西能夠與帝兵相比,若是他們,他們自認為做不到。

帝一接過玄黃劍,眼中露出了無限的野心,他的目的可不僅僅是玄黃劍,道:「真武,補天經是無暇宗傳承經書,我如今乃是無暇宗宗主,將補天經交出來吧!」

他放下自己尊貴的身份,拜入無暇宗就是為了補天經,可惜卻是被武凌天得到了,讓他不得已下對無暇宗動手,只有這樣他才能得到他想要得到的東西。

武凌天沒想到帝一竟然這般貪得無厭,得到了玄黃劍,竟然還覬覦補天經,眼中的殺機越發強烈。

若要讓人滅亡,必先讓其瘋狂,帝一想要什麼,他都會給他。

武凌天將補天經經文刻錄在一塊玉石上,拋給了帝一,帝一沒想到武凌天會這麼爽快,神識探入玉石中,果真是補天經,讓世人都瘋狂的逆天經書。

「帝一,你想要的我都給你了,說吧!你還想要什麼。」武凌天不耐煩道。

帝一冷笑道:「是嗎?我想要你的命,你若是自盡,我就放了她。」

「帝一,你找死。」武凌天徹底怒了,這帝一真是越發不要麵皮了,給了他玄黃劍,補天經,現在竟然還要讓他自盡。

其他人都認為帝一做得太過了,可卻沒人敢為武凌天說話。

「你想要我的命,我給你。」武凌天化掌為刀,朝自己的頭顱斬去。

「不。」煉霓裳大喊一聲,眼中流出血淚。

武凌天的頭顱被斬下,身軀卻是矗立著,生機全無。

帝一真的沒有想到武凌天竟然真的自盡了,他不過是逼迫武凌天就範,他就可以殺死煉霓裳,讓他痛苦,這可是比殺了他更加難受。

「我不相信你真的就這麼死了。」帝一還是不相信,神識朝武凌天身上探去,發現他的生機真的斷絕了。

雖然武凌天就這麼死了,可帝一卻是沒有絲毫的興奮,因為不是他親手殺死武凌天的,而且他布置了這麼久,沒想到竟然這般輕易的就讓武凌天死在了他面前。

「我說話算話,不會殺她的。」帝一不想落人話柄,說成是不信之人,將煉霓裳給放了,煉霓裳撲到武凌天身上,悲戚痛哭。

「真武師弟,我來陪你了。」『

武凌天死了,煉霓裳其能獨活,準備自爆肉身。

突然,一隻手搭在了她肩上,正在已經死掉的武凌天,武凌天手中的頭顱睜開了眼睛,眉心裂開,一隻無情,冷漠的眼眸出現,一道天罰神光朝帝一射去。

「你沒死。」帝一大驚失色,想要避開這恐怖的一擊,可卻發現自己的身體無法動彈了,天罰神光將他的肉身洞穿,毀滅之力不斷破壞他的肉身。

「不。」帝一不甘的怒吼一聲,可天罰之力是世間最可怕的毀滅之力,即便帝一已經將太陽神體修鍊到了小成境界,還擁有帝血,可依舊無法抵擋天罰之力,毀滅之力直接摧毀了他的神體本源。

武凌天早就有了算計,帝一有句話說得很對,最了解敵人的永遠都是自己,帝一狂妄自大,只要他一死,定不會再為難煉霓裳,帝一豈會知道他即便斬下頭顱也不會死,要讓人滅亡,必讓其瘋狂,帝一終究為他的自大付出了性命的代價。

武凌天將手中的頭顱放置在了脖子上,傷口瞬間痊癒,一隻大手朝帝一抓去。

「住手。」

暗中隱藏的強者出手了,可還是遲了一步,帝一被武凌天一抓捏爆肉身,太陽神體本源被他吞噬。

武凌天將煉霓裳收入了掌中世界。

這一系列的事情都發生在一息之間,電光火石,剛才還十分猖狂的帝一就這麼死了,而已經自盡的武凌天卻是突然活了過來,還殺死了帝一。

「大哥。」帝天權眼睜睜的看著帝一死在武凌天手裡,眼中儘是殺意,道:「給我殺了他,將他碎屍萬段。」

五尊真仙境界的絕世強者同時攻擊武凌天。

野心家 武凌天化身千丈,瞬間爆發兩倍戰力,利用天脈調動天地之力強行提升修為,將修為提升到先天九重天巔峰境界,爆發出堪比真仙的強大戰力。

山海棍握在手中,橫掃而出,虛空破碎。

五尊真仙同時出手,這樣的手筆也就只有九陽帝朝這樣的太古級勢力才能拿出手。

武凌天即便再強,也無法抗衡五尊真仙強者,被一擊重創,千丈神軀砸入了無暇峰,無暇峰轟然坍塌。

武凌天的萬劫不滅體在五尊真仙強者的全力一擊下如同瓷器一般布滿裂紋,這次將是他的一次生死劫,度過此劫,他的萬劫不滅體將更加強大。

這就是他萬劫不滅體的變態,不成功便成仁,藉助劫數修鍊,劫數越強大,提升越快,最後真正的達到萬劫不滅的地步。

武凌天雖然受到重創,可還不會就這般輕易就死了,即便死,他也要戰死。

「戰。」一聲大喝傳出,戰意沖霄,武凌天一把抓入無暇峰地底深處,將鎮壓的九條極品靈脈抓出,強勢吞噬。

之前為了一擊殺死帝一,他動用了自己最大的底牌之一天罰之眼,那一擊足以殺死真仙強者,可也消耗了他一半的先天罡元。

九條極品靈脈對於他來說還是杯水車薪。

周天星辰大法。

武凌天施展周天星辰大法,在閉關期間結合大星辰術領悟了一門逆天武技,斗轉星移,一股強大的氣機牽引出了,無盡虛空中白日星現,無盡星辰垂落下星辰之力,匯聚成一條星河,武凌天張口將這條磅礴的星辰之力吞噬。

武凌天的手段著實震驚了在場的所有人,即便是五尊真仙強者也是震撼不已。

「此子手段十分詭異,受了我們聯手一擊也沒死,必須將他一擊滅殺才行。」

五尊真仙發現武凌天的肉身極為強大,比他們的仙體都還要強許多,恢復力驚人,若是不能一擊必殺,只要給他喘息的機會,他就會再次恢復。

火帝魔神拳。

武凌天狂暴一拳擊出,一尊無上帝王虛影出現在他身後,一拳擊出,無匹的力量打向了其中修為最弱的一位真仙,只有真仙初期的修為,而且還是剛踏入真仙境界不久的那種。

「不。」那人直接被一拳打爆仙體,真靈遁出肉身,一臉驚恐的盯著武凌天,一股吞噬之力直接將他的真靈給吞噬煉化,打爆的仙體也被吞噬。

五人的聯手一擊再次擊中武凌天,武凌天被打得血肉模糊,白骨都顯露了出來,不過那些破碎的血肉瞬即又回到了他的身上,不過他身上的裂紋越來越多,密密麻麻的,看得讓人頭皮發麻。

武凌天不要命的打發讓剩餘的四尊真仙都露出了心悸之色,他們聯手都沒有打爆武凌天的肉身,這樣下去,他們都會被武凌天各個擊破。

「愚蠢,他的肉身強大,能強過仙器嗎?用仙器殺死他,若是不能殺死他,你們都得死。」帝天權暴怒道。

帝天權修為雖然沒有他們四人高,可帝天權是九陽帝朝的太子,即便他們是真仙,也只是臣子而已,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四人知道若是他們不能殺死武凌天,那死的就一定會是他們,帝一是九陽帝朝最重視的太子,可如今卻是死了,他們若是不能殺死兇手,那他們必死無疑。

四人各自祭出了一件仙器,有仙器的真仙和沒有仙器的真仙那實力絕對的天差地別的,並不是每一個真仙強者都能擁有一件仙器,由此可見九陽帝朝的底蘊之強。

武凌天見四人都祭出了仙器,將他圍在了中央,他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他的萬劫不滅體雖然強大,可也無法抵擋仙器的攻伐。

帝天權眼中露出歹毒之色,揚聲道:「誰若是能夠殺死他,玄黃劍就是誰的。」

暗中早就隱藏著各大勢力的強者,都是為了玄黃劍而來,可這裡是九陽帝朝的主場,他們都不敢冒然出手,九陽帝朝是中荒的巨無霸,一但得罪,那絕對是死路一條。

如今帝天權發話,這些人如何還坐得住。

「此子喪心病狂,殺死帝一太子,我們願助天權太子殺死他。」

「對,殺了他,為帝一太子報仇。」

這些人都打上了為帝一報仇的口號,隨之朝武凌天攻去。

「可惡。」武凌天怒視了帝天權一眼,眼中露出一股殺機,此子跟他哥哥帝一一樣歹毒,若是面對四尊真仙,他動用所有底牌,或許能夠有一線生機,現在可好,數百尊雷劫境界的強者,還有幾尊真仙強者一同出手,即便他有天大的本領也是在劫難逃,這才是真正的九死一生之劫。 「劫來。」武凌天動用了自己的天賦神通,言出法隨,那些朝他圍攻而來的雷劫境界的仙尊大能紛紛引來了雷劫。

「我的雷劫才剛過,怎麼會來雷劫。」

「是他施展的神通,快殺了他。」

諸多仙尊大能驚慌失措,若是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渡劫,那絕對是九死一生。

言出法隨的神通可不是輕易能夠動用的,武凌天修為越高,神通的威能越強,可消耗的力量也十分龐大,動用一次言出法隨神通,他體內的力量就損耗了三成,此時體內的先天罡元已經所剩無幾。

斗轉星移。

武凌天再次施展斗轉星移這門逆天武技,一道銀河倒灌而下,被他吞噬煉化。

七尊真仙聯手朝武凌天攻去,武凌天施展北冥吞天決,恐怖的吞噬之力將大地深處的一條萬丈長的地脈給吸了出來,當作一件兵器朝著七人攻去。

地脈被抽取,方圓萬里內的生機消失,化為絕地,地震頻發,大地裂開。

這一擊不下五億龍的恐怖巨力,七人被一擊抽飛,不過地脈也是寸寸斷裂,武凌天化身金翅大鵬,直接遁走。

「追,絕對不能讓他逃走。」

七尊真仙臉色陰沉,他們可是堂堂真仙強者,聯手圍攻一人,還讓人逃走了,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他逃不掉。」帝天權冷笑連連,眼中蘊含著可怕的殺意。

武凌天化身金翅大鵬鳥,速度超過了光速,堪比真仙,不過七位真仙強者卻是在他身後緊追不捨。

突然,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來,「萬古至尊,接我一招蒼穹大手印。」

一隻擎天手掌朝武凌天抓來,萬里虛空都被禁錮,化為了一方空間,武凌天被困在了這方空間之中。

一個中年男子出現,而他的掌心卻是有一隻金翅大鵬鳥被捆著,正是武凌天。

目光望向那追來的七尊真仙,他隱入虛空之中,消失不見。

武凌天化為人形,這蒼穹大手印是一門空間類的仙術,與他的掌中世界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他的掌中世界正在朝著一方世界進階,這蒼穹大手印只是一方空間罷了。

混元無極印。

武凌天一印擊出,無匹的混元之力擊穿了虛空,蒼穹大手印瞬間告破,中年男子神色大變,他的手掌突然炸開,傷口上蘊含的混元之力不斷磨滅他的肉身,甚至開始磨滅他的真靈。

武凌天化身千丈,反手將中年男子握在手中,被他的混元無極印擊中,只有死路一條,若是無法驅除體內的混元之力,只能化為飛灰。

混元無極印是武凌天以先天混元決為根基演化的逆天武極,是他武道的根基,以混元真意,容納諸多天地真意,形成一道不屬於天道的力量,可泯滅世間的一切力量,哪怕是時空,命運,都要終結,泯滅,謂之混元之力。

「我是上古世家風家的人,你敢殺我,風家不會放過你的。」中年男子臉上露出驚恐之色,他沒想到武凌天會這般恐怖,他可是真仙初期的絕世強者。

武凌天道:「風家,我記住了,若我不死,風家必滅。」

「不僅是風家,凡是此次攻擊我的人,其背後的勢力都要被磨滅。」

武凌天一捏,中年男子的仙體被捏爆,隨之被吞噬煉化,而他的真靈則是被混元之力泯滅。

當初就連天煞魔尊所化的本源邪魔之氣都要被他的混元之力磨滅,何況是區區真仙的真靈。

「真武,你逃不掉的。」

不等武凌天逃走,十幾股強大的氣息朝他襲來,每一個都是真仙境界的絕世強者,為了爭奪玄黃劍,那是古老的世家和聖地都派出了真仙境界的強者,不過卻沒有天仙強者出手,彷彿都有默契一般。

天仙和真仙雖然只相差一個境界,可力量卻是天差地別,天仙的基礎力量就是百億,即便是少年至尊在變態,也不可能在沒有成就真仙之前,與天仙一戰。

真仙是如今各大勢力展現出最強大的力量了。

「戰。」武凌天沒有再退縮,唯戰爾,戰意沖霄,爆發出至強戰力,即便要死,他也要拉幾個人墊背。

他將目標鎖定了眾人中最弱的一位真仙,雖然是最弱的,可也是真仙,不是凡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