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嗚……」

2020 年 11 月 29 日

「皮皮……」

「喵!」

紀羽怎麼都不會想到……這隻懶貓不但沒有回答他,反而是直直的朝著皮皮沖了過去,而目標……是皮皮背著的那個零食袋。

兩個小傢伙就這麼糾纏到了一起,皮皮帶著個零食袋還有點不方便,要不斷的護著,而這個懶貓則是不斷的朝著零食袋撲去,一副餓壞了的樣子。

神吶!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魔獸啊!

紀羽無力嘆息,一個巴掌打在自己的額頭上,無力的坐在了椅子上……

他還以為這隻懶貓應該會挺厲害的,不過似乎並不像他想象的那樣啊!

看到這兩頭小獸在為了食物而戰鬥……

懶貓的爪子速度非常的快,一下子就抓到了皮皮的食物袋,而皮皮也是嚇了一跳,使出電光一閃,一下子就跑到沒了邊了……

「咦……好快的速度,竟然不比皮皮差!」這一回,輪到紀羽吃驚了,看著懶貓,他有點不敢相信!

皮皮的速度有多快他是知道的,就算沒有用出全力也是十分的快的,至少同等級的魔獸絕對不會有超過皮皮的,但現在這隻懶貓竟然還更快了?

不會吧?

一下子紀羽的興緻又上來了。

只見皮皮不管怎樣躲閃,懶貓總是能緊緊的跟在它的後面,那隻毛茸茸的小爪子總是能死死的抓著皮皮背後的袋子。

這麼你奪我跑的大概有幾分鐘的時間,出乎紀羽的意料……竟然是皮皮先躺下來……

懶貓則是非常悠閑的坐在皮皮的背上,看上去還一副非常驕傲的樣子,似乎也還有許多的餘力。

「卧槽!不會吧!皮皮竟然在速度上輸了???」

紀羽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著皮皮竟然被懶貓壓制的死死的……這簡直就是破天荒不可能的事情吧?

無奈,皮皮鬱悶的取出了袋子,拿出了一點零食就遞給了懶貓……

一邊,紀羽好奇的將腦袋湊過來,一直注意著懶貓,但又發現不了什麼異常的地方,懶貓甚至連看都懶得看紀羽一眼。

等得吃完了之後,懶貓又再次懶洋洋的睡了下去,依舊非常的悠閑。

恥辱啊!絕對是恥辱!

紀羽簡直就要抓狂了,竟然被一隻貓看不起?而且還是只懶貓?

桃源仙庄 他恨恨的看著這隻吃完就睡的貓,又無比的鬱悶……

伸手去抓,速度又貌似追不上吧……畢竟連皮皮都要被它抓到,他可真的沒有這個信心能將這懶貓給抓到手。

真是奇怪的東西……速度這麼快明顯就不是普通的魔獸了,但又不理人……擦!紀羽有種想罵娘的衝動了,這坑爹的魔獸。

「最後給你一次機會,快點告訴我你是誰?」紀羽一手拍在桌子上。

但又不見這傢伙出聲……

真是……奇了個怪啊!

「算了你自己走吧,我懶得管啦!」最後,紀羽無奈。

但這傢伙似乎也沒有打算離開這裡,只是在桌上安靜的睡覺,非常的悠閑。

……

一個上午,紀羽感覺自己都要瘋掉了,怎麼就對著這傢伙對了一個上午呢?看了看儲物袋之中的煉器材料,他才想起似乎還有什麼東西沒有做……

到天幽樓買好煉器的材料,然後去拿給張元,額……貌似因為這隻懶貓的緣故,都要忘記了。

很快,紀羽便走出了客棧。

「別纏著我!」

「喵嗚……」

趕不走的傢伙,最後懶貓跟皮皮分別在紀羽的左右兩個肩膀呆著。

天幽城城西,張氏鐵器鋪。

紀羽有些無語的從裡面走了出來,又有些好笑又有些無奈。

這張元還真的是只會煉器的老頑固啊……自從他拿出了火靈變之後張元就整個人都沉陷了進去。

就是瘋狂的煉器!他進去交完材料之後,張元甚至連看都沒有多看他一眼就開始趕人了,真可謂是煉器的瘋子級別存在了……

不過對這個,紀羽也是挺感動的,畢竟張元還是為自己煉器的,而且這種如此敬業的煉器師,還真的是少見了啊……

「記住,一個好的戰器,最好就是有陣法的加持!」

這是張元給他講的唯一的一句話,紀羽明白,張元的意思就是讓他去尋找陣法吧。

「不知七星陣怎麼樣……」紀羽想到了自己的七星陣,如果可以的話,七星陣應該是最適合加持的陣法了。

不過他也不敢亂來,還是等武器成形之後再去徵求一下張元的意見吧。

「嘿!雨計!」

就走在路上之時,一陣叫喝聲忽然傳到了紀羽的耳邊。

回過神來時,紀羽慢慢的轉過了腦袋,卻見原來是妖盈盈找到了自己。

「嗯?她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紀羽還有些糊塗,不會這麼巧吧?

但這個念頭只在他腦中一晃而過,沒理由這麼一個妖家的大小姐還滿大街的跟蹤自己吧,不可能。

「嗯?妖小姐不知有什麼事呢?」紀羽回過神之後便招呼道。

不遠處,妖盈盈一身紫色的勁裝,身後跟著一個小丫頭,十分乾脆利落的跑到了紀羽的旁邊。

仔細的看了紀羽幾眼,妖盈盈那靈動的大眼睛眨了幾眨,之後又想拍紀羽的肩膀,但發現紀羽兩個肩膀都有一個小東西在霸佔著,她又不得已收回了手。

「額……」紀羽有些無語,這大小姐的,竟然還大老爺們似的大大咧咧啊。

「你忘了我給你說過的斗獸場了嗎?」妖盈盈此時笑嘻嘻的朝著紀羽說道。

「嗯?斗獸場?怎麼了?」紀羽一怔,不過他倒是有些想要去的衝動了。

天幽城的斗獸場可是非常有名的,而且凡是在進去戰鬥的魔獸都是一些非常強大的魔獸,甚至還有機會看到一些稀有類型的魔獸也是說不定的。

更何況,斗獸場是一個十分好賺錢的地方,甚至比起賭場更好賺,紀羽又怎麼會放過呢。

不過原本他是打算先到意念師公會那邊一趟的,現在卻先被妖盈盈給攔了下來。

「其實我呢,也一直都十分好奇紀兄你這隻小魔獸到底有多厲害,不妨咱們就到斗獸場去看看?」妖盈盈笑著看向了一邊的皮皮。

頓時皮皮就全身毛髮豎起,他還記得在天幽樓的時候被這傢伙蹂躪的那段短暫又有些悠長的時光啊。

「斗獸場是晚上開的吧?」

「嗯,我是來提醒你的,今晚天幽斗獸場見!」

說完,妖盈盈又古靈精怪的離開了,離去前,她旁邊的那個侍女還十分好奇的看著紀羽,還是滿臉興奮的樣子。

畢竟雨計這個名字在天幽城也算是有些名頭了,對於這些小丫鬟來說已經算的上是一個小小的偶像了,見到了也難免會有些激動。

月緣情殤之上官琳傳 紀羽摸了摸鼻子,一副莫名其妙的樣子……總是覺得怪怪的,卻又說不出原因。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天幽城之中除了煙花之地以外,大家族公子或者普通人最喜歡去的地方大概就是斗獸場還有銀鉤賭場了。

銀鉤賭場的後台非常大,開設的範圍幾乎遍布了整個大陸,紀羽手中還拿著山幽城的時候歐松給他的那個介紹信,不過現在他也並沒有打算到銀鉤賭場去。

晚上。

紀羽伸了個懶腰便走出了客棧,皮皮跟懶貓依舊是以邊一個的佔據著他的肩膀。

天幽斗獸場位於天幽城的東街,這裡聚集了許多的市井混混,而天幽城最大的魔獸市場同樣也是位於這個地方的。

顧不得看這一路上的風景,紀羽很快便來到了東街之中,天幽城東西南北四個街,就屬東街的斗獸場,南街的銀鉤賭場是最旺的,這一路上皆是燈火闌珊,停下步伐之時,遠遠便能看到一間佔地十分大的建築,裡面那魔獸的氣息很輕易的便被紀羽察覺到了。

「天幽斗獸場……還真的是夠熱鬧的,絲毫不比銀鉤賭場差啊!」紀羽嘆了口氣。

「你來了啊!我已經等你很久了,進去吧!」這時,一個清甜的聲音傳入紀羽的耳中。

其實紀羽也實在是弄不明白,他跟這個妖盈盈明明就沒多大的交情,不過為什麼她就偏偏要找上自己呢?紀羽可不認為自己有多大的魅力,說到底自己只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而已。

不二大道 今晚的妖盈盈是一身青色勁裝,腰旁還非常有俠氣的配了一把佩劍,額頭上有几絲胭脂滑落,肌膚如水一般的美麗,在這夜光燈火之下,顯得分外的漂亮,甚至連紀羽在此刻都是微微一怔,清水出芙蓉啊!

「額……好,走吧。」最後,紀羽才慢慢的回過神來,道。

看到紀羽的表情,妖盈盈抿嘴一笑,隨後便帶頭朝著斗獸場的方向走去,紀羽則慢慢的跟在她的後邊。

「真不明白她是來打架的還是來打扮的……」紀羽摸了摸鼻子,斗獸場不是看魔獸打架的地方嗎,她穿這麼漂亮幹嘛?引狼啊?

的確,妖盈盈的目的就是引狼。

本身就有天幽城第一美女之稱的妖盈盈,對於公子哥們來說可是一個極大的誘惑,而妖盈盈本人實力也非常的不弱,因此也有不少的家族跟門派搶著來訂婚,只可惜還是被王家搶先一步,但儘管如此,依舊是有許多的年輕人對妖盈盈有垂涎之心的。

剛走進斗獸場,妖盈盈瞬間就成為了最矚目的一個,那淤泥之中的蓮花一般,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她的身上。

「快看,那不是妖小姐嗎?怎麼她今天打扮得這麼漂亮?」

「她身後的那邊個人是誰?竟然還敢跟妖小姐並肩而行……」

「嘿嘿,今晚這裡可是來了不少的公子哥啊,而且王荃還在這裡,他可是跟妖小姐有婚事的……這下有好戲看了。」

許多人皆是有點幸災樂禍的看著紀羽,心中甚至已經想得到今晚會有多麼有趣的事情要發生。

掃視了一下四周,紀羽自然能感覺到無數的眼光都轉了過來,他目光微微一凝,旋即又若無其事的跟著妖盈盈走入。

斗獸場分為了幾個區域,每一個區域都有魔獸在戰鬥,而這些區域都是被人群給包圍著的,每一個人都在押注以及興奮的吶喊著。

「好!殺!給我殺了他!」

「哈哈!贏了,這下准贏了!」

「媽的你有沒有用啊,這樣都輸!真掃興!」

興奮或沮喪的聲音忽起忽落的,時刻都在有人贏錢,而又有人在輸錢。

走到一處比較大的斗獸場時,妖盈盈的步履放慢了一些,雙眼慢慢凝視著這不遠處的賽場,似乎在觀察著什麼。

紀羽自然也注意到了這一點,他始終不明白,妖盈盈這樣做有何用心,按道理來說他們無冤無仇吧,怎麼才剛一來到又要給她拉這麼多的仇恨呢?

此時,在一個大的斗獸場之中,有兩頭魔獸正在戰鬥。

一頭魔獸全身有著五顏六色的斑點,腦袋奇小,舌頭時不時吐出來,就像是一條毒蛇一般,這是比較稀有的影蛇,是一階後期的水準。它身上的氣息陰森異常,就算只是感覺過去,都會讓人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而它對面,則是一頭小馬,不同的是,這小馬背後長了兩根翅膀,是天馬,在紫天大陸,天馬雖然也不常見,但比起影蛇來說還是多一點的。

紀羽的目光便是焦距在了這兩頭魔獸的身上,兩個一階後期的魔獸,而且都屬於珍稀品種,比起之前那些斗獸場見到的魔獸可是高級珍貴得多了。

他看了看妖盈盈,心中大致明白,這個斗獸區域定然比之前那些個要高級一些的,應該是屬於這些家族子弟來的地方了。

兩頭魔獸在戰鬥,影蛇的速度真的跟幻影似的,刷刷刷的就消失的不見蹤跡,而那隻小天馬則是一扇翅膀的飛在了半空之中,目光凝視在場上,隨時提防影蛇的攻擊。

「哈哈!司徒兄,恐怕你的小天馬就要輸了哦!」而這時,一名手拿摺扇,一身藍裝的青年正笑著看著場上,隨後又對他對面的一名青年說道。

這藍裝青年正是王荃,斗獸場,基本是王荃每一晚都會來的地方。

「哦?這可不見得吧?雖然你的影蛇速度夠快,但他真的能飛嗎?」對面,那位姓司徒的青年則是輕笑一聲,絲毫不相信王荃的話。

「嘿嘿……是么?」王荃嘿嘿一笑,旋即他慢慢將手中摺扇合起……

而就在這一霎……

「嘶!嘶!」

「希!!」

一個斑斕的蛇影就像是一條鞭子一般從空中忽然落下,啪的一聲打到了小天馬的身上,小天馬發出了一聲慘叫,竟然連抵抗的力氣都沒有便直接摔落在地。

司徒看到這個場面,還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而王荃則是自得的笑了笑:「怎樣,我說得不錯吧?你的天馬可不如我的影蛇哦!」

「哈哈!是啊!看來到頭來還是你的影蛇比較強一點,你們將那頭半死不死的天馬丟出去,看看有沒有魔核吧,這種垃圾我已經不需要了!」司徒一笑,旋即面色一冷。

幾個人跑進來將那奄奄一息的天馬給拖了出去。

「好殘忍……」

一邊的紀羽看到這個場面,臉色微微一變,魔獸也是生命吧,輸了一場戰鬥而已,至於這樣對待么?

「呵呵,他們就是這樣的,雨兄習慣就好。」妖盈盈似乎早已見怪不怪,但紀羽依舊是感覺到那一霎她情緒的變化。

在一場戰鬥結束之後,王荃跟司徒兩人便一臉笑呵呵的坐在了一起,他們兩人各佔一個小桌,而桌上皆是金幣存放。

「呵呵,王兄果然是斗獸之王啊,恐怕獸王不出,都沒人是你的對手了吧!」那司徒拿起兩袋金幣,直接便丟給了王荃。

接過金幣,王荃隨意推脫了幾句,但他對那斗獸之王的稱呼還是喜歡得緊的,他一生最大的愛好就是美女以及斗獸了。

「司徒兄抬舉了,只不過是在下運氣好,才能在偶然的機會下得到這條影蛇,若是換做司徒兄你得到,那恐怕我想贏也沒什麼希望了啊!哈哈哈哈!」王荃笑道。

「嗯……不過我聽說早兩天王兄你可是連你那未婚妻妖盈盈小姐的寶貝迅兔獸給弄傷了吧?怎麼,盈盈小姐沒有怪罪么?」司徒此時轉移話題,說到了妖盈盈的身上。

妖盈盈可是天幽城第一美女,要說他對妖盈盈沒什麼心思那也是騙人的,只不過王荃跟妖盈盈的那事……

「哈哈!她只是我的未婚妻子罷了,再說,一個婦道人家,又怎麼可能來管我的事呢?女人,只不過是用來繁衍後代的工具罷了!」王荃不以為意,他自然知道司徒對妖盈盈的垂涎,但越是這樣,他心裡就越爽,你的夢中情人註定是我的人,你又能拿我怎麼樣?

兩人相談甚歡,而就在此刻,一聲冷哼傳出。

「哼!王荃,我已經說過了,我跟你沒有任何關係!你別給臉不要臉!」妖盈盈滿臉怒氣的朝著王荃走去,王荃的話她都聽在耳中,越聽就是越生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