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辰神色變得凝重,黑雷的威脅力很強,讓他背脊森寒,有危機縈繞全身。

2020 年 11 月 28 日

「番天印,給我鎮壓!」

不敢有太多大意,許辰直接推出番天印,以正面朝著滅世黑雷碰撞而去。

「砰!」

兩件至寶碰撞,番天印當即倒卷而回,被擊落下來,許辰臉色一白,頭頂化成滅世黑雷的黑劍餘威不止的降臨。

「這東西不凡!」

許辰眼中寒芒一閃,身上氣息快速變幻,兩個化身在體內直接融合。

私婚密愛 三清歸一!

嗡。

強烈霸烈的力量在許辰體內瘋狂攀升,頓時間許辰實力達到了一個恐怖的極致狀態。

「番天印,給我打回去!」

在三清歸一的狀態下,許辰再次催動番天印,砰一聲,只見滅世黑雷光芒被打散,重新變成一柄黑劍,飛回到了孔雀准聖的手中。

「好小子!」

後面孔雀准聖驚訝:「聽聖子說我還不信,沒想到你真能把修為提升到准聖這個地步!」

「你不知道的事還很多。」

許辰冷冷回應,同時在意識海問道:「這把黑劍是什麼,單純的威力比周天星斗劍還要厲害。」

「這劍叫滅世雷劍,乃是混沌滅世黑雷所化,攻擊力在至寶中屬於頂尖。」麒麟說道。

「這把劍不錯。」許辰沉吟,心頭動了心思,往後卻是要把這把劍拿回來,當成隨身兵器的話必是不俗。

「你動心了就去搶唄。」麒麟道。

許辰腳步微微有些遲疑道:「要不我們現在就試試?」

「試試?!」麒麟有些興奮起來。

從一個準聖手中搶奪至寶,這難度卻是不可想象。

「如果能暫時把他的劍控制在手中,那金鼎足以將之搶奪。」

許辰沉吟:「我們未嘗沒有機會。」

咚!

他腳步停下,轉身,直面孔雀准聖。 孔雀准聖怒眼盯著許辰,許辰如果一直這樣逃下去他恐怕真的沒辦法能留下許辰,這讓他神色陰冷,此時見許辰忽然停下身形不再逃跑,他神色頓時一喜。

「不逃了?很好!」

孔雀准聖低喝一聲,驟然出手,滅世雷劍化成雷霆再次劈向許辰。

「番天印,去!」

許辰扔出番天印和滅世雷劍碰撞,砰砰砰,兩件至寶在半空中交擊不斷,爭鬥不休,根本分不出勝負。

「一氣化三清被你修鍊到這種地步也是罕見了。」

孔雀准聖冷哼一聲,不再看天上的至寶,目光落在了許辰身上,表情陰森。

現在兩件至寶僵持不下,能出現這種情況許辰全靠的是一氣化三清提升起來的強大力量,如若不然只憑許辰主宰境的實力是絕不能讓至寶綻放這種威能。

「是你孤陋寡聞。」

許辰同樣看向孔雀准聖,目光如刀與劍碰撞,氣機牽引均是明白了對方的打算,下一刻,兩人齊齊踏步沖向對方,一邊控制至寶在天上顫抖,一邊親自出手近戰。

「砰!」

兩人剎那間交手在一起,掌印拳風撕裂天穹,一瞬間出手千百次,拳掌碰撞的聲音猶如悶雷轟鳴,每一次撞擊的光芒像閃電照亮天地。

天地色變。

四周洪荒大地翻江倒海。

「砰!」

又是一擊兇狠的對撞,均是無法奈何對方后兩人各自閃現後退分開。

「好小子。」孔雀准聖一雙眼睛幾乎要瞪出來,許辰的實力從速度、力度等各方面竟是完全不弱於他這個准聖,一氣化三清這種秘術也太驚人了。

「痛快。」

許辰腳步踩在虛空,身形站穩,抬頭間雙眼流露戰意,有很久沒有這麼勢均力敵的與人戰鬥過了。

他的戰鬥從來都是他碾壓別人,或者太強的人碾壓他,很少有平等實力的戰鬥,今天這卻是一個機會。

「再來!」

低喝一聲,許辰主動出擊,再次沖向孔雀准聖,拳**擊之中,他施展種種秘術。

「葬天劍。」

「天都皇極劍!」

「拔劍術!」

「鎮天大印!」

孔雀准聖毫不示弱,猙獰著以種種秘術對戰。

很快就見天地間驚世的異象,猙獰的龍虎虛影,熾盛的光芒璀璨在天地間。

兩人出手之中山崩地裂,斗轉星移。

「好,很好!」

許辰越戰越覺得酣暢淋漓,戰意沖霄,不知疲倦。

「該死的。」

孔雀准聖越戰越是暴躁,他一個準聖拿不下一個主宰,這實在有些說不過去了。

「小子給我滾開!」

砰,孔雀准聖一劍逼退許辰,展翅間讓天色調轉,白日變成了黑夜。

「你真以為實力到了准聖境你就是准聖了?之前不過是與你練手而已,嘗我大道神威!」

嗡!

灰暗的光芒籠罩天地,讓整個世界都變得暗淡下來,在這暗淡之中,山河扭曲,江水倒流,大地褶皺,彷彿一切的常態,在這一刻都變得混亂了起來。

「混亂大道,逆亂!」

孔雀准聖冷漠開口,雙翅揮舞,四面八方的混亂洪流朝著許辰席捲,如八方海水淹沒許辰。

在這滔滔大道之威下,孔雀准聖冷冷開口:「待我逆亂你的實力,分崩你的一氣化三清秘術后,看你還怎麼與我抗爭!」

「混亂大道。」

許辰身處洪流之中,神色不變:「以大道之威壓我,你怕是要失望了。」

他話音落下,四面浩蕩的混亂洪流衝擊,淹沒在了身上。

緊接著,許辰就像是一塊海中的礁石,任由混亂大道如何衝擊,始終佇立,毫不受到擾亂。

「嗯?!」

孔雀准聖神色頓時變幻,怎麼回事,混亂大道似乎對許辰不管用?

「砰!」

在混亂的洪流中,許辰踏步而動,如同神明降世,行走之間令河水自行退散兩側,他一步一步從洪流中走出,不受任何影響,抬手間再次朝著孔雀准聖轟擊。

「你的大道亂不了我!」

揮拳搖動天地,許辰驟然到了孔雀准聖面前,一拳打出。

「該死!」

孔雀准聖驚怒反擊,怒吼道:「怎麼可能,我的大道為什麼對你一點影響也沒有!」

砰!兩人再次劇烈戰鬥。

許辰冷笑不予回應,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揮拳戰鬥。

他的大道是完美大道,完美大道的第一重便是萬道不亂,萬法不侵。

換句話說,他許辰的大道現在可能沒有特彆強大的殺伐能力,但同樣的天地間任何大道也無法對他造成任何傷害,他能無視一切大道。

孔雀准聖不知這一切,在戰鬥中依舊不斷的動用大道威能,第一重逆亂大道不行,便用他晉陞准聖后提升的第二重亂天大道,但依舊對許辰沒有任何效果。

「你領悟的大道到底是什麼!」

孔雀准聖怒吼連連,他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和別的人戰鬥,哪怕是同為準聖,大道碰撞的時候勢均力敵也會有效果產生,但在許辰身上,無盡大海泛不起半點波瀾,這怎麼可能。

「都這時候了還敢分心!」

許辰冷笑,驀然一劍刺出,逼退了孔雀准聖之後,操控番天印狠狠鎮壓滅世雷劍,同時他猛地飛天而起,與番天印一起出手。

「啪!」

滅世雷劍被他抓在了手中。

「小子你想幹什麼!」孔雀准聖極速趕回,同時冷笑:「難不成你還想搶奪我的至寶不成?」

「你猜對了!」

許辰回應一句道:「金鼎,吞了它!」

「唰!」

剎那間,璀璨的金光綻放,籠罩在了滅世雷劍之上,下一刻,嗖!滅世雷劍驟然消失!

「什麼?!」

孔雀准聖內心先是一驚。

「噗!」

不等孔雀准聖如何反應,他突然感覺心口一疼,緊接著一口鮮血噴出,駭然抬頭:「你抹除了我至寶的認主狀態!」

這怎麼可能!

此情何時休 沒有七彩神光也能搶走他的至寶?!這怎麼可能!

「不錯,你的至寶歸我了。」

許辰朝著孔雀准聖冷漠一笑,驀然催動番天印,繼續朝著孔雀准聖鎮壓而下。

「現在你沒有了至寶,還怎麼和我斗!」

番天印神威驚天。

「該死的小子!」孔雀准聖震怒吼叫。 番天印來勢洶洶。

一印鎮天,風火雷電異象齊齊顯化,封鎖四面八方。

「小子,今天算你走運!」

孔雀准聖含怒開口,轉身逃離,許辰有先天至寶,他此刻失去至寶,再斗下去是不可能抓到許辰了,甚至還會吃虧,他走的很乾脆。

「金磚!」

農門福女嬌寵日常 嗖!

麒麟出手,金磚穿破虛空瞬間到了孔雀准聖背後,嗡一聲控住了孔雀准聖,將其定格在原地,不能動彈。

「什麼?!」

孔雀准聖先是一驚,隨後大怒:「區區一個後天皇器也敢用來對付我!」

他體內力量瘋狂涌動,還有大道之位逆亂而上。

「砰!」

一聲震響,被麒麟用了許多次,一直具有奇效的金磚在此刻咔嚓一聲崩碎,被毀滅。

但與此同時,嗡一聲,番天印已經降臨,威勢完全鎖定孔雀准聖,並且速度奇快。

「該死!」

孔雀准聖震怒抬頭,又驚又急的出手,此刻攻擊到了面前,他再想逃跑卻是躲不過去了。

嗡!

運轉全身力量,孔雀准聖調動全身力量瘋狂出手,雙手朝天拍去。

轟咔一聲劇烈響動,番天印鎮壓在孔雀准聖身上,頓時間孔雀准聖噴血倒飛,右臂骨裂。

「混賬!」

狠狠咒罵一聲,孔雀准聖怒不可遏的盯了許辰一眼后,轉身嗖一聲再度飛奔逃離。

「現在想走,遲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