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管你啊混蛋!」阿柳大師反叫,「我都老得走不動了,不認老不行。」

2020 年 11 月 20 日

「乾脆整艘飛船進去。」

「不行,飛船太大了,深空巨鯤對於金屬物有本能的厭惡,這麼大的物體,它會察覺到的,只會在嘴巴里咬碎吐掉,不然吞進去的。」

在他們吵鬧的同時,神運號疾速引著巨鯤飛向大西洋、飛向外太空。果然的,深空巨鯤越來越煩躁,它沒有眼睛耳朵,最受不了的還是誘捕波,突然就拋下神運號,堅決地轉向飛去。

美食塔里,食客們心有餘悸。格蘭斯克先生有些悶怒,感覺自己被忽悠了,他向神運號發去信息:「林球長,老實說吧,我們吃的是甘木,還是深空巨鯤誘捕樹?」沒有回復。

靈仙島上,尼魯克治喬等人雖然疑惑於神樹發出聲音來,但很快也就接受,周樹人還會說話呢。他們繼續自己的偉大事業,一邊圍著神樹走,一邊抗議著:「還地球原始環境,還地球人自由!」

不過周圍沒有人看著,這讓他們挺沒勁的。

突然,風雲變色,天空中轟隆隆,他們抬頭望去,頓時驚呆了,「那、那是什麼?」「飛船?」

的確是有一艘飛船,神運號沖在前面。

「好吧好吧,我試試吧!」林放認命了,「跟你們一條船之後,就沒有平靜過。」

誰才是罪魁禍首啊!

時間無多,眾人立即行動,奔到了船艉貨艙,林放穿戴上一套戰鬥用宇航服,帶上幾枚炸彈。

「你放心去吧。」東墨彤弓凝目道,「如果你不能回來,我會領導好這艘飛船、這個星球的。」

衛苗也嚴肅道:「雖然基本上你是個混賬,但謝謝你一直以來的……照顧?剝削?……」

「地球和蓬萊人民都會銘記你的。」阿柳大師說。

「好走。」無涯歡聲道。

「你們不要擺出一副我死定了的樣子了啊!不就是一條深空巨鯤嘛。」林放怒叫,跳上一架單人小飛艇,衝出飛船,向那棵誘捕樹徑直飛去。

按計劃的那樣,他抽出斧頭對著樹身就橫劈豎砍,咔咔啪啪。

受了這通斧擊,誘捕樹發出的聲音更響亮了,想必誘捕波也是更加的聒噪。

飛來的深空巨鯤頓時受不住,驚人的一幕出現,果然它還是分頭部和尾部的,頭部這邊張開了一道巨大的壕溝,裡面一片可怕的漆黑,隱約可見到如同山峰的牙齒。

咔嘭!巨鯤一口咬住誘捕樹要把它連根拔起。但是樹根牢牢的扎在地底,它這一硬拔,小島驟然地震起來。

尼魯克治喬嚇得當場要哭出來,一眾抗議者慌急間正要逃跑,腳下的這片土地卻已經被連同樹根拔上了天,整個空間的一切都被巨鯤吞進了嘴巴。

「哎呀……」神運號駕駛室,衛苗望見了什麼,「那些來抗議的遊客啊!」

東墨彤弓都忘記這一茬了,「應該……沒事吧……」

另一邊,尼魯克治喬他們嗚哇鬼叫著掉進了一個漆黑空間,巨鯤的嘴巴隨即閉上了。他們嚇得崩潰之際,就感到有一股巨大的推力,把他們往裡邊推去。

突然,一股恐怖的氣壓衝來,他們幾乎被壓扁。

一念成婚! 「看那邊……」有人驚呼道,「好像是林球長!」

林放駕著小飛艇在上方,頗驚訝地看著巨鯤的螺旋式「喉嚨」氣閘在打開,氣壓越加大了。他在拍攝著影像,但進來后網路就斷了,巨鯤的外層皮肉真的強橫,連安賽波信號都可以阻隔。

「林球長,救命啊!」尼魯克治喬大聲慘叫。

「靠,你們也進來了。」林放看了看底下,無奈喊道:「都抱緊神樹,別亂動,死了不要賴我。」

抗議者們慌忙死死地抱樹,還好抱得及時,下一秒就猶如掉進了大海的風暴里,誘捕樹被推向裡邊,推向更為高壓的內層。要不是有宇航服撐著,他們已經死了。

而在外頭,深空巨鯤沒有停下來,吃掉誘捕樹后,它似乎終於能清醒地打量打量周圍了,憤怒!

天空中,上百艘飛船從四方趕來,有星河學院的學員們,放逐號、貓組號也在。

「開炮打它!」東墨彤弓向所有的飛船下令道,她現在可是代球長,「不能讓它離開這個島半米!」

可是深空巨鯤長上萬米,它的身體一直都有一大截是擱在小島外面……

無論如何,眾人明白這是危急時刻,沒有耽誤,上百艘飛船一起對準目標,有什麼炮火就用什麼炮火招呼它,轟轟轟轟轟!

深空巨鯤沒有被打爛,反而越被打越精神,外層皮膚轉為紅色,尾巴一擺,就掃倒了幾艘躲避不及的飛船。它們墜落到海中,但學員們還是沒慌。

「行不行啊!」留意著戰況的娜森飛急問道,「林放不是真死了吧?」

東墨彤弓開始真的有些擔心了,巨鯤的實力實在是遠遠超過她的預想,「待我卜一卦……」

卜什麼啊!衛苗尖叫。

「各位親,這樣下去最多只能再堅持十分鐘!」無涯歡聲道。 咔噠,漆黑的一片,誘捕樹停住不動了。林放以宇航頭盔的夜視功能看清楚周圍,遠處有在陣陣收縮的肉壁,這裡應該就是巨鯤的「胃」了吧。

原來的計劃是先在這裡放下所有炸彈,他再往它喉嚨那邊撤離到足夠的安全距離,再把炸彈引爆。由於巨鯤的「心臟」就在胃部附近,當那裡被炸得稀巴爛,它就會死掉。

它一死,它那近乎無敵的外層就會失去活性,內層的氣壓會變得對於它過大,它龐大的身軀會到處爆炸,爆成無數截。這也是蓬萊常用的獵鯤辦法。

但現在誘捕樹上還抱著三十多個傢伙,要是放著不管,他們肯定都得被爆爛。

畢竟那麼多遊客看著他們上了神運號走的,如果他們就此失蹤,就會坐實地球迫害異見人士了。

「喂,你們這些傢伙聽著!」林放扔過去一些極為堅韌的合金繩,「都把自己綁到樹上,我拖走你們,誰廢話的我踢誰下去!」尼魯克治喬他們連忙搶繩綁好,半句不敢廢話。

林放拔劍把誘捕樹他們抱著的這一段砍下來,用繩子與飛艇綁定了。

「坐穩了。」

……

肚子里有點痛,外皮也被打出些傷口,深空巨鯤變得更加狂暴,頭尾都扭來擺去。

「怎麼還沒好?」阿柳大師、衛苗、娜森飛等人都急得很,貓大寶不爽的問:「現在到底什麼計劃喵?」

「咸卦?」東墨彤弓皺眉看著卜卦的結果,「吉利,絕對的,吉利!大家堅持住!」

衛苗無語了,就當你沒有胡說,但你對他的信心,難道全部是來源於迷信?

她話音未落呢,最不想發生的情況卻發生了,深空巨鯤終於被打得失去了耐心,衝天飛起,要從上方離開這座大海孤島。眾飛船的牽引光束拉不住它,只好追著上去。

但是深空巨鯤的速度奇快,它的體內必定有什麼器官可以產生這種動能。眾人甚至懷疑這究竟是不是真的生物,或者這根本就不是這個維度的生物。

在這種速度下,地球顯得實在太小了。沒有多久,大陸架就在天際那頭,是上海市。

糟了!衛苗驚道:「它要跑到城市去了!」

「我能看到……」東墨彤弓也沒辦法,米奇臨號的牽引光束或許可以拖住巨鯤,可是他們這些小飛船合力起來也不行。

阿柳大師急道:「弓女,我們能擋多久就多久吧。」

「嗯。」東墨彤弓快聲的再度下令,「所有飛船擋在前面,絕對不能讓它越過海岸線!」

與此同時,夜幕下的上海市驚騷起來了。海岸邊、街道上、高樓中,得知消息的人們紛紛大驚,剛剛還是吃瓜看戲的心態。不是說在紐約嗎,怎麼、怎麼就來上海了!

還不是從傳送亭過來的,不管從哪頭過來,都至少得繞地球半圈啊!

這個突發事件全球都在直播,新聞主持人也是很驚訝,中國的主持人更多一份切身的緊張:「最新消息,聯盟公布名為『深空巨鯤』的生物正在逼近上海,請市民保持冷靜。」

有人驚慌也有人冷靜,還有人冒死往海岸邊跑,搞直播的,「哥不要命了,快給哥刷火箭!!!」

沒有巨怪常見的咆哮吼聲,但深空巨鯤的身影越來越近,本就在海岸邊的人們要不轉身跑,要不拿手機拍照片,立即發微信朋友圈,「謝廣鯤來了!」「一條巨鯤就在我身後,怎麼辦,在線等!」

他們忽然又一片驚呼,在前方的海面上空,上百艘飛船一字排開,形成了一道封鎖鏈條。

「打爛它!」東墨彤弓大吼,雙手握著爆能炮操縱桿瘋狂開火,「死死死死死!!!」

轟轟轟,所有的飛船相繼開火,火力沒有停歇時間。深空巨鯤時而被這邊打中,時而被那邊打中,它就像一頭獅子厭煩於一群麻雀在頭上啄擊,突然猛的一下鑽進海里。

「什麼!」除了阿柳大師,眾人都一驚,這貨還能下水!但都說是鯤了,鯤能下水不是常理嗎?

深空巨鯤在海中一通攪拌后,驚濤駭浪之中,帶著海水的鹹味衝出水面。眾人看到了,它外皮的那些小傷口已然全部癒合,精氣神也比之前更為兇猛,竟張著嘴巴撲向空中的飛船。

「咸卦?」東墨彤弓驚訝喃喃。

「別管該死的卦象了!」衛苗大叫,駕著神運號堪堪的避過巨鯤的撲吞,「發射導彈!」

放逐號、貓組號等多艘飛船也抓住這個機會,朝深空巨鯤的嘴巴射出一枚枚導彈。因為距離市區非常近,那些威力太大的不敢使用,但光是這些,都足夠摧毀一個街區!

阿柳大師卻輕聲的嘆道:「沒用的……」

一通猛烈的爆炸聲后,深空巨鯤仍然是老樣子,它的嘴巴全部屬於是外層。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們的擬人錯覺,它就像在得意地搖擺,在示威,在嘲笑。

這一輪的炮火打擊,海岸邊的民眾有些嚇得魂都飛了,耳朵都震得聾了。

幾乎整個上海都能聽到這些爆炸聲響,甚至把一些廣場響亮的歌曲聲都掩蓋下去,大媽們頓時不滿地罵咧起來:「誰這麼吵啊!」「不讓人跳舞了怎麼的?」

「我們看到,神運號和護衛隊在艱難抵擋!」新聞主持人緊張道,「他們傷不了它,它在突破防線!」

全球無數觀眾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有些是為護衛隊加油,有些則是為巨鯤加油,他們渴望看到更大的災難場面,渴望在網上刷相關的新聞與話題,反正不是自己這裡。

深空巨鯤下定主意似的向著陸地直衝過去,多艘飛船上去攔截,卻如同螳臂擋車。

「無法阻擋!」

「攔不住了……」

「這隻怪物好大,喵!!」

防線崩潰!東墨彤弓怔了那麼幾秒,衛苗驚叫,神運號也被撞飛了,多個部位頓時報障。

一眾飛船即使是死擋也擋不住的,幾十米不到一百米長的小型飛船在寬就有千米的深空巨鯤面前,比一個嬰兒想要硬攔姚明還要不堪。

這回完蛋了啊。就在眾人感到茫然絕望之際,就在深空巨鯤要飛進海岸線之際,它突然似有哀嚎一聲,前進戛然而止,整隻鯤重重的載向海面,轟隆!!!

這可是上萬米長的巨物,一打落海面上,頓時拍起了衝天巨浪,海嘯般湧向岸邊。

???圍觀民眾們、直播觀眾們都有些反應不過來,牛頓發功了?

「巨鯤掉落海面!」新聞主持人紛紛驚道,「怎麼回事?」「它就像膝蓋突然中了一箭!」

巨鯤的外層迅速變化,先是失去紅色,變得死氣沉沉的灰黑,一道道蜘蛛絲那麼小的裂紋驟現,遍布了它全身……轟轟轟,這隻巨怪突然從內而外爆成一堆碎片。

同時,在巨鯤身體中段,有一駕小飛艇沖了出來,駕駛座上坐著的是,林放!

飛艇後面還拖著一碌黑色的木頭,綁滿了幾十個嗚哇鬼叫的各種外星人。

「哈哈哈!」聯盟眾員頓時又笑又叫,挺過來了,成功了!

「是不是,是不是,吉卦!」東墨彤弓激動大喊。衛苗癱在駕駛座上松出一口氣,差點就出大事了……

「這小子肯定故意的。」貓大寶悶聲道,「時間捏得真准!風頭又被他全部搶走啦。」

「絕對故意的。」娜森飛深以為然,「狡猾的傢伙。」

阿柳大師擦了擦頭上冷汗,雖然活到這把年紀,其實他也是第一次親身參與獵鯤行動,讓林放進去巨鯤肚子一直都心裡沒底的,現在沒死就好。

「媽的,裡面好臭啊!」林放的聲音響徹天空,眾人笑得更歡了。

從飛船上望下去,海面上很壯觀,小島似的巨鯤殘軀到處飄浮。

毒澀夫 海水沒有被染紅,因為它沒有紅血流出,有的是一種透明的液體。聯盟已經宣布封鎖這片海域,將會做好清除工作。但阿柳大師說,這些都不是有害物質,相反營養豐富,很肥。

現在誘捕樹也一同死去了,其它的深空巨鯤不會再來地球。

網民們在熱烈討論,那些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很失望,切,又說有多麼嚴重!

尼魯克治喬等抗議者哭喊著要離開這個可怕的星球,至於地球人自不自由什麼的,他們才不管了。

而格蘭斯克先生一行人從傳送亭來到上海,在這片海岸泥灘的一處找著林放幾人。

「林球長,你們為什麼要騙我?」格蘭斯克先生面色不善,「那根本不是甘木。」

「呃……」林放語塞,東墨彤弓仰望星空,衛苗看下周圍的風景。林放嘆道:「格蘭斯克先生,我們也不清楚的,也曾經懷疑過是不是誘捕樹,但祖傳下來說的不是。」

這話半真半假,格蘭斯克先生仍然很生氣,「美食的一部分是真誠,真誠的食材,真誠的做法。」

「嗯嗯。」林放點頭,「不過叫爆炒甘木或者爆炒誘捕樹,味道都不會因為名字不同而改變的。」

「我的意思是……」格蘭斯克先生還要說。

「先生,不知道你有沒有吃過深空巨鯤肉呢?想不想嘗試一下呢?」林放指指海面那邊。

「應該會很美味吧。」東墨彤弓自言自語,「據說吃過深空巨鯤肉之後,才會真正明白什麼叫肉。」

格蘭斯克先生望向海面,神情漸漸變了…… 聞言,堡主怔了怔,沒有聽明羅陽為什麼這樣要求。

「你問我要小老婆?一個還不夠?嘻嘻!你也太花心了!」堡主厲聲道。

聽她的語氣,便知她有些生氣了。

可事情到了這一步,羅陽只好硬著頭皮按計劃走下去了。

「藤姐姐,我還要鏡花做我的小老婆。」羅陽開門見山道。

「你!」堡主話音都顫了。

可見她異常憤怒。

在她出手前,羅陽連忙解釋道:「堡主,我有自己的考慮。想要把血煞子拿到手,我要更多幫手。你如果不想拿到血煞子,那就算了!」

果然一提血煞子,堡主便消火了。

「你需要幫助,讓水月打電話就行了!別再提鏡花!」堡主提醒道。

其實羅陽此時左右為難。

若就這樣走人,那就是在水月面前食言。

這麼一來,羅陽就無法籠絡水月的心。

為了能獲得水月的信任,羅陽沒有退路可走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