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血脈等級高的血族,至少是二代。

2020 年 11 月 19 日

「……放我下來!」下一喵穆爾·倫納德感覺到自己騰空而且,被身後的女性血族橫抱起來了。

穆爾·倫納德雖然不知道身後的血族想做什麼,但是他感覺到自己被羞辱了。

穆爾·倫納德的憤怒對葉靈一點影響也沒有,直接抱著他一個瞬移就到了自己的城堡。

穆爾·倫納德看到了一個富麗堂皇的大廳,但是下一秒他就被丟進了一個紅色的池子里,而且也從大廳到了一個黑白的房間里。

而這時穆爾·倫納德才看清突然出現,莫名其妙將他帶到這裡的血族。

一身紅色的衣物,精緻,華麗,高貴,霸氣,紅色的眼瞳如同寒冰一般。

這個血族有這無與倫比的魅力。

穆爾·倫納德感覺自己淪陷了,只是一眼。

他突然明白那些男女為什麼會對著血族送上自己脖頸了。

如果現在面前這個血族想要吸他的血的話,他是不會拒絕的,他想。

「你是誰?」穆爾·倫納德的聲音有些乾澀,卻異常的好聽,充滿了男性的魅力。

但是這裡只有葉靈,和剛進來的兔子菱寧。

驕記 菱寧:「……」

確認過眼神,是那個討厭的大豬蹄子。

「葉靈。」葉靈按下想要起來的穆爾·倫納德,「這水對你的傷有好處。」

穆爾·倫納德順從的坐在池子里,嘴角帶著笑,「好。」

穆爾·倫納德自己他這樣很奇怪,明明血族該是他的殺父殺母的仇人,但是對於面前這人,他卻完全恨不起來。

菱寧的眼睛眯了眯,後退猛地用力,朝著穆爾·倫納德的臉抓去。

傲氣丫環闖江湖 穆爾·倫納德著實嚇了一跳,立刻做好了防禦反攻的架勢。

但是最終穆爾·倫納德和菱寧誰也沒有傷到誰,因為菱寧被葉靈攔下了。

「別鬧。」葉靈低聲呵斥菱寧。

菱寧的嘴角撇了撇,乖乖的趴在葉靈的懷裡。

別問菱寧一直兔子是怎麼做到撇嘴這個動作的,畢竟不是普通兔。

穆爾·倫納德覺得這隻兔子很不討喜,但是葉靈卻很喜歡,就算是呵斥,也只是呵斥一下,完全沒有責怪的意思。

就連剛剛這隻兔子要攻擊他,也只是不痛不癢的「別鬧」二字。

這個認知讓穆爾·倫納德很不爽,但是看他也知道,自己沒有立場去不爽。

穆爾·倫納德看著葉靈和菱寧,而菱寧也正好看過去。

目光相撞,火花四射,一眼千年,殺氣四溢。

確認了,是敵人。

「看來你很喜歡他。」葉靈見兩人的目光一連上就分不開了,清聲說到。

菱寧:「……」

不!我沒有!我不喜歡!

「那你就在這裡陪他吧。」葉靈將菱寧放在池子旁邊就出去了。

菱寧:「……」不要!

但是葉靈並沒有感覺到菱寧的不情願,而且沒給他拒絕的機會。

畢竟最開始菱寧還勸她不殺扶晏來著的。

葉靈一出去,被留下的菱寧就立刻兇狠的看向穆爾·倫納德,試圖用眼神秒殺穆爾·倫納德。

穆爾覺得這隻小兔子很有趣,這幅兇狠的樣子雖然氣勢很強,但若是無視氣勢,其實很可愛。

「小兔子,這只是什麼地方?」穆爾趴在池子邊緣,神情悠閑。

菱寧更氣了,眼中厲光閃過,整隻兔子就朝著穆爾的臉射去,前爪寒光閃爍。

穆爾心下一驚,立刻朝著一旁躲去。

「嘩啦!」 穆爾·倫納德躲過兔子的攻擊,兔子衝到水池中央卻沒有掉到水裡,而是在水面上,如履平地。

穆爾感覺這個世界玄幻了,雖然有血族這種和蝙蝠疑似同族的神奇的生物,但是什麼時候兔子也擁有特殊能力了。

菱寧見一擊不成也沒有著急的開展第二擊,而是慢悠悠的走了幾步,還在水面上磨了磨爪子……磨爪子?

穆爾·倫納德看著兔子的動作,還有水面上的痕迹,確定這隻兔子是在磨爪子。

不過,動物在這時候磨爪子並不是什麼好兆頭吧?

……

果然,那隻兔子在磨了幾下爪子之後就朝著穆爾再次發起了攻擊。

穆爾眼神一沉,全身都做好了防禦反擊的準備。

菱寧如疾風一般沖向穆爾,這一下絕對可以傷到他,眼看著就到了穆爾的面前。

「啪嘰!」

最後關頭菱寧硬生生的扭轉了身體方向,朝著岸邊去了,然後狠狠的摔到了池邊。

穆爾·唐納德看著都覺得疼,一隻好好的兔子都摔得攤成了一張兔餅了,但是兔子好像感覺不到疼一樣,立刻充實了起來,就地窩了起來,看起來要多乖有多乖。

穆爾·唐納德正奇怪這隻兔子怎麼突然放棄攻擊他跑到了岸邊,就看到葉靈出現在這了這間房子里。

穆爾·唐納德:「……」

這年頭怎麼一隻兔子也這麼心機。

「怎麼了?」葉靈見穆爾·唐納德眼神複雜的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菱寧,最後有些懷疑人生的樣子,疑惑的問。

「……」穆爾·唐納德覺得這個問題沒法回答,他總不能說你兔子前一秒還在攻擊他,發現你來了就到岸邊裝乖巧了嗎?

不能,這樣聽起來就像是他在告狀一樣,「沒什麼。」

「嗯。」葉靈也沒有細究,嗯?

葉靈看著池邊的水,是不是有點多,而且還是從池子里濺出來的。

看了看跑到她腳邊看起來和平時沒什麼區別,但是格外乖巧的菱寧,眼神眯了眯。

或許,她該找某隻兔子談談。

菱寧看著葉靈的眼神,就知道藥丸。

但即使如此他也不能跑,只能乖乖的跟在葉靈身邊。

「衣服我給你放在這,泡滿一個小時自己出來。」葉靈將拿來的衣服放到一旁的沙發上說,還隨手在沙發錢的桌子上放了一個沙漏。

萬億市值不是夢 然後就帶著某隻據說是留著陪他的兔子離開了。

「說吧,怎麼回事?」葉靈淡淡的問道。

菱寧的兩隻耳朵垂在地上,顯得非常的委屈,「我就是看他一直纏著主人,感覺很不好受,主人也是他能肖想的嗎?」

「……」葉靈完全沒有想到會是這個回答,有些無語,「你之前不是挺希望看都的嗎?」

菱寧更加的委屈了,「我現在不希望了。」

「扶晏那傢伙有什麼好的,把自己弄成這樣還要主人保護,根本就配不上主人!」菱寧說這話時候的表情可謂是非常的可怕。

高冷老公隱婚蜜愛 這讓葉靈都愣了下,她還從沒有見過菱寧這一面,畢竟菱寧在她面前一直都是恭敬有禮,軟軟弱弱的樣子。

「呵~」葉靈忍不住低聲笑了下,抱起菱寧,「這事可不能這麼算,按你的演算法,配得上我的那些傢伙,我們也不可能啊,你看我那些師姐師妹找的那個是能配得上她們的。」

菱寧徹底僵在了那裡,他剛剛無理取鬧了,但是就算這樣,他也覺得看扶晏那傢伙好不順眼,怎麼辦?這種心態是要不得的啊!

「好了,不要慌。」葉靈溫和的摸著菱寧的背,「你這也是正常的,那些人哪個是沒被嫌棄的。」

對於扶晏會被嫌棄這一點,葉靈表示一點問題都沒有這和歷代師姐師妹找伴侶的情況一樣,完全沒問題。

葉靈還沒有意識到,就她也嫌棄扶晏這一點就很有問題,她師姐師妹的伴侶被親友嫌棄,但是師姐師妹卻是護著她們的伴侶的啊。

但是在這裡的都是感情白痴,一點問題也沒有察覺出來。

一個時辰后,葉靈算著時間出現在穆爾·唐納德所在的房間里。

「感謝小姐的救命之恩,不知小姐有什麼要求?」穆爾·唐納德朝著葉靈行了一個紳士禮,風度翩翩。

黑色的精緻燕尾服更是突出了穆爾·唐納德的優雅貴氣。

「我只是正好路過。」葉靈語氣清淡,「只是你一個人類為何會在那時候出現在古斯吉特森林,那裡即使只是血族地盤的最外層,也不是你們人類能去的地方。」

「我是血獵,你看不出來?」穆爾·唐納德露出一個惡劣的笑容。

但是葉靈一點反應都沒有,依舊是那副清冷的樣。

「知道,但這也不是你們能來的地方。」葉靈笑了一下,「你們真當那些血獵在這裡獵殺墮者我們不知道?」

穆爾·唐納德的臉色一變,「那為何……」

「你想問為何不管?」葉靈嗤笑一聲,「墮者那麼多,便是死去上千隻也沒什麼的,還可以讓古斯吉特森林的墮者不至於太多,為什麼不讓你們殺呢。」

「你就不怕我告訴其他人?」穆爾1唐納德警惕的看著葉靈。

葉靈完全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就算知道了,你們血獵不也還是會來,這裡畢竟是一個很好的試煉場地不是嗎?」

穆爾·唐納德完全無法反駁,的確,如果他們放棄這個地方,那麼就再也找不到這麼好的試煉地方了。

「現在該我問你了。」葉靈嘴角帶起一點笑,矜貴至極,「你好像想要殺到血族內部,對血族的仇恨很深,為什麼?」

穆爾·唐納德的臉色徹底的陰沉下來,眼中充滿了仇恨,「你們肆意的殺害人類,我身為人類,難道不應該對你們抱有仇恨嗎?」

「你的父母至少有一人是血獵。」葉靈篤定的說。

穆爾·唐納德的臉色變了一瞬間,葉靈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原來如此。」葉靈瞭然,「血獵,還真的是喜歡玩這一套呢,用仇恨來讓你們這些無知的人加入血獵,對我們抱有不死不休的仇恨。」

「真的是狡猾又愚蠢呢。」 穆爾·唐納德憤怒的看向葉靈,「你們殺了我們的親人,我們難道不應該仇恨你們嗎?」

「應該。」葉靈戲謔的看著穆爾·唐納德,「那些血獵應該對你說血族很可惡,是一種邪惡的種族,而他們在你父母死後一直在保護你,防止我們報復你吧。」

「你怎麼知道的?」穆爾·唐納德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葉靈,「你們果然想要殺我!?」

「嘁!」葉靈冷笑一聲,「你以為若是血族要殺你,你還能活著。」

「只是這種情況多了,我們也自然知道了,如今十個血獵二代里有八個是你這種情況,雖然我們很閑也很無聊,但是也沒有無聊到去管你們,那些血獵不過是以此來騙你們對付我們罷了,而他們在後面享福,在人類中蹦躂的最歡的那幾個血獵,我們可是一個都沒有在戰場上見過。」

當然,這些都是血族的十二長老告訴她的,雖然她要求低調,不想讓其他血族知道她(偽裝)的身份,但是十二長老也經常悄悄的來找她。

說各種事,血族的大小事宜她幾乎都知道了,而這其中也包括血獵的。

穆爾·唐納德懷疑的看向葉靈,他應該覺得這個血族是在說謊的,但是看著這個即使實在戲弄他也依舊清冷不減,矜貴無比的人。

他心中感覺這個血族說的是真的。

「能送我離開這裡嗎?」穆爾·唐納德問道,不管如何,他都不應該待在這裡。

「好。」

葉靈抓著穆爾·唐納德就直接一個瞬移,到了人類的世界,但是是哪裡,他完全不知道。

「你家在哪裡?」葉靈問。

「我自己回去就好了。」雖然不知道是哪裡,不過找個人問一下就可以了,或者直接叫計程車回去。

「這裡可是和你家差了大半個地球,你確定要自己回去?」葉靈瞟了穆爾·唐納德一眼,說。

「這裡是東方國家?」

「是。」

剛剛還自信滿滿的穆爾·唐納德頓時僵住了雖然他回自己國家也不過是一架長途飛機的事,但是他的身份證,護照等都不在身邊,要跨國回去還真的是寸步難行。

不過血族有這個能力嗎?一個瞬移就跨了大半個地球。

不過走位陌生的環境,還有明顯的東方字,讓他不得不信。

「你送我到古斯吉特森林就進的一個城鎮吧。」穆爾·唐納德說到。

但是葉靈卻沒有聽,抬頭望了一下遠方的天空,「還需要等會才能走。」

「為……」穆爾·唐納德還沒有將問題問出來,就看到遠處天空中幾個黑點越來越近,只不過幾秒,幾個青年男女就到了他們面前的半空中,而他們的腳下都踩著一把劍。

「葉靈!」一個穿著白色T恤的男子似意外似意料之中的看著葉靈。

突然想起來,葉靈的名字一點也不像是西方的,反而是和東方的一樣。

「又是你們。」葉靈語氣熟練的對著對面的兩男兩女打招呼,「好久不見。」

「當然是我們了,這片區域就是我們在管,你要是換個區域,就不是我們了。」穿著黑色風衣的男子無語的看著葉靈。

「你怎麼來了,你這樣子可不像是專門過來玩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