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小區的路並不複雜,轉眼就從大門口跑了出去。他拿出電話撥通了江南的號碼。

2020 年 11 月 19 日

「南,出事了…」

……

富都大飯店門口已經拉起了警戒線,警戒線外的人圍了里三層外三層。很快又來了幾輛警車和救護車。

小乞丐已經被帶到警車裡,雙手被反拷在背後,那把槍也被作為證物裝了起來。

幾名穿著白大褂的醫生和護士匆匆走進飯店裡,很快就抬著一副擔架出來,上面靜靜躺著的人是崩牙狗,身上蓋了一塊白布。

關押小乞丐的警車內,一名警察坐在他對面,大聲喝道:「人是你殺的?」

他點了點頭,平靜的說:「是。」「為什麼殺他?」

聽到這個問題,小乞丐突然笑了一下。他想到了剛剛在兩名警察撲到自己的那一刻,趁機轉頭瞄了一眼,當發現張北羽的身影已經消失時,他露出個安心的笑容。

至於接下來等待自己的是什麼,已經無關緊要。他終於證明了自己價值,卻不曾想是用這種方法。

……

因為這些天要迴避崩牙狗的鋒芒,所以江南也沒待在宿舍,而是回家了。

幾分鐘前,張北羽在電話里對他說的話,一直盤旋在腦海里。

「我殺了崩牙狗,小乞丐頂包了。」

這件事超出了江南的能力範圍,但他必須要儘力去辦,唯一的辦法就是求助齊天。穿好衣服,正要出門,江母從房間里走出來。

「小南,這麼晚了還要出去?」

江南回頭看了一眼,「出了點事,我去天哥家裡。媽,你先睡吧,我不一定什麼時候回來。」

「小南!」江母又叫了一聲,連忙跑了過來,一把拉住江南的手,臉上流露出疼惜,「答應媽媽別再受傷了。」

江南沖她笑了笑,「放心吧媽。」

江母微微低下頭了,又道:「媽媽明天可能就要回去了。」聽到這句話,江南一愣,輕嘆了一聲,「還回去幹嗎,自己找氣受!咱們倆在這不是挺好。」

「別這麼說…」江母語重心長的說道:「那畢竟是…」

「行了!」向來溫和的江南,突然間有些情緒失控,低聲吼了一句。「我先走了。」

說完,江南開門轉身離去,江母眼巴巴的看著自己心愛的兒子慢慢消失在視線中。

能夠讓讓平常溫順的如綿羊的江南莫名發火,可見他心中對這件事有多麼重視。走在夜幕中,江南嘆了一聲,整理自己的思緒。眼下最重要的是張北羽的事,他應該把所有雜念拋在腦後。

緊了緊衣服,江南走出了小區大門。

想必外面沒有多少人會相信,光鮮亮麗,怎麼看怎麼像富二代的江南,會住在這樣一個老舊的小區里。

……

半個小時之後,張北羽和江南終於在白馬的一棟公寓里碰面,這裡正是齊天在白馬的住所。

齊天在接到江南的電話之後也很著急,叫他們兩人先過來,大家一起商量。

此時,幾人圍坐在一張桌旁。

張北羽雙手抱在一起放在桌上,低著頭一言不發。齊天站在旁邊打電話,這已經是他打出去的第五通電話。

「小北,這事你應該跟我商量一下。」江南臉色深沉著說。

張北羽道:「我沒想到會出這樣的事。」

這句話是真的,他第一沒想到小乞丐會出現,第二,更沒想到會有巡警路過。其實剛剛如果沒有警察,他完全可以自如的逃脫。

「唉…」江南搖著頭長嘆了一聲,「當時你們倆不能一起跑掉么?」

張北羽搖搖頭,「跑不掉。那時候眼看著警察就跟上來了,如果不是小乞丐出去攔了一下,我根本就回不來。」

說到底,這一次還是小乞丐救了張北羽。巡警恰巧路過這一點是無法改變的,可當時如果沒有小乞丐,張北羽也跑不了。

兩人正說著,齊天這通電話也打完了。 采集萬界 他放下手機,轉頭看了一眼。

「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他了。崩牙狗當場死亡,帶回去的時候屍體都已經涼了。三顆子彈全是來自那把P99,最重要的是,小乞丐已經承認了。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趕快把這件事坐實,然後盡全力減刑!」

說完,齊天看了張北羽一眼,「你別忘了,那把槍上也有你的指紋,而且,現場應該有不少人看見了你。這件事如果拖下去,君主勢必會幹涉。到時候只要採取槍上的指紋,再找幾個目擊證人,你就跑不掉了。」

「我可以找關係插手這件事,讓公安局那邊馬上定案,三天之內就開庭審理,到時候板上釘釘,就沒那麼容易翻案了。怎麼樣?」

這是目前齊天能想到的最好的辦法。小乞丐既然已經抗下來,就要抗的有價值,至少要讓張北羽全身而退。

江南點點頭,接著說道:「沒錯。小北,一旦你暴露了,那小乞丐做的一切就都白費了。到時候你們兩個都要搭進去,別猶豫了。」

兩人雖然這樣說,但最後的決定權還是在張北羽手上。

讓他親手把自己的兄弟推上法庭,送進監獄?可想而知,張北羽此刻心裡在承受多大的煎熬。 一聲龍吟。

一聲虎嘯。

一聲雀鳴。

一聲龜唳。

在天劫威脅之下,四獸護靈大陣,全力運轉。

山谷中,那價值近億靈石的上品靈石,齊齊綻放光芒。

法陣,瘋狂的汲取這些上品靈石內的能量,而後,將這些能量,輸送至山谷周圍的四座神山,凝聚出四神獸。

朱雀,燃燒著南明離火,一聲雀鳴,衝天而起,悍不畏死的向著天劫撞了過去。

轟!

火,熄。

天雷,亦弱了一些。

萬丈青光,炸亮。

一條青龍,自東方神山之上竄出,迎著天雷,亦撞了過去。

又是一聲轟鳴。

青龍,隕落。

天雷威力,再降一截。

有龍吟,豈會沒有虎嘯。

那西方白色神山之上,一聲震懾天下的虎嘯后,一條百丈長的白色大虎,躍出虛空,無翅亦飛,那四爪,踏在虛空之上,竟發出咚咚如雷般的戰鼓之音。

伴隨著這激烈的戰鼓之音,那白虎,以一往無前、無堅不摧之氣勢,向著天劫,衝殺而去。

一聲地動山搖的轟鳴。

白虎,隕落。

不過。

這傾盡白虎全力的一擊,威力強大,便是天雷,亦難以承受,竟被一下子湮滅掉了近三成。

再加上前面朱雀青龍的撞擊。

第六重天劫,已被削弱了足足六成,只餘四成。

剩下四成卻也不容小覷。

這天劫,一重比一重強,到了這第六重天劫,其威力,比之第五重還要強上數倍,比之第四重,更要強上數十倍。

這等天劫,根本就不是化神境修士所能抗衡的。

飛鷹尊者掌管傀靈宗上千年,積聚了無盡財富,一身重寶,甚至還有至寶殘片。

可是。

到頭來。

也不過就只勉強扛住了第三重天劫而已。

這第六重,比之第三重,威力強了近百倍。

面對如此天劫,便是梟雄一般的飛鷹,亦瑟瑟發抖,那元神,龜縮在命脈玉牌之內,彷彿,這面掉在地上都有可能跌碎的玉牌,就如那蒼天一般,牢不可破。

不過是絕望中的自我安慰罷了。

天劫一至,必死無疑。

喬拉丹,亦是心驚膽戰,一臉蒼白。

天劫之威,只有身臨其中,才會切身感受。

那是一種讓人無法心生抗拒的強大。

那是一種讓人忍不住想要臣服的威嚴。

是臣服?

還是反抗?!

「天又如何!」

「小爺我偏偏就不信這賊老天!」

「還差一尊神獸!」

「玄武,玄武呢?給小爺我出來啊!!!」

玄武,出來了。

帶著荒古的蒼涼、厚重,降臨大地。

一聲龜唳。

玄武,身軀暴漲,四隻粗腿,分立四座山峰,龜甲巍巍,屹立於天劫之下,盤繞在龜甲之上的大蛇,身子猛的一挺,蛇首怒視蒼天。

轟!

天劫,降下。

一時間,電光四射,轟鳴不斷,一副末世降臨的毀滅之象。

飛鷹,依舊在瑟瑟發抖。

喬拉丹,卻瞪著一雙眼睛,就如同那賭輸了的賭徒一般,惡狠狠地瞪著蒼天、瞪著天劫。

玄武,不愧是玄武。

在它的庇護之下,那天劫,竟進不得分毫,竟全被擋在了山谷上空。

可是。

「不夠!」

「能量不夠!」

山谷內的那些供應陣法驅使的上品靈石,已經快要耗盡,有不少靈石,已經化為粉塵。

堅持不了多久了。

必須在玄武隕落之前,想到一個辦法。

「飛鷹,你他媽的能不能振作點兒,趕緊的,想辦法!」

「老子花了這麼大的本錢,不是讓你在這裡哆嗦的!」

花費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大到喬拉丹這個土豪,也是心疼不已。

可是。

為了那神龍遺骨,沒有別的選擇,只能豁出去。

而今。

那天劫,已經被四獸護靈大陣削弱了許多,若是扛過去,這一切的付出,便值得,若是功虧一簣,那可就真的虧死了。

喬拉丹一聲爆吼,將正在瑟瑟發抖的飛鷹,驚醒了。

終歸是梟雄。

被喬拉丹這麼一激,飛鷹身為化神境尊者的那股豪氣又回來了。

修士修真,修的就是逆天之道,行的就是逆天之事,哪怕天威赫赫,亦要視死如歸。

暴戾總裁強制愛 拼了!

只是。

飛鷹又絕望了。

拼?

靈獸隕落了,重寶全毀了,便連肉身,都被天劫給滅掉了,只餘一個虛弱的元嬰,又如何能拼?

卻就在飛鷹再次絕望的時候。

鏘!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