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然能夠吸納周天星力,但是體內的能量補充是需要經過淬鍊的。而今自身的能量是仙力之上的原力,別說吸收星力,就算是服用仙丹,也是要經過淬鍊放可由仙力轉化為原力。當補充趕不上消耗時,結果不難想象!

2020 年 11 月 19 日

阿修羅王沒有給他思考的時間,率先發動了攻擊,其他幾十個大魔王不甘落後,手中戰戟揮出一道道狂暴的魔能,劈了過去。

數十人同時鎖定,同時攻擊,空間完全被鎖死,退路全部被切斷!

嵐風咬牙再次施展出『天隕』劍訣,腹中那十顆葡萄大小的晶體以千倍光速撞擊在一起,原力瞬間被轉化為飛星訣的特異能量。五色光芒一閃,破開了次空間,同時消耗的原力也達到了近一成!

一次攻擊就是將近一成的能量,如此下去,他簡直不敢想象!

第三次感受到周遭穿梭的次空間亂流,感受著其中所蘊涵的能量,嵐風不得不做出一個危險的決定吸收完全陌生的次空間亂流之力!

一絲青紅色的氣流順著百會穴被吸入體內,就在那一瞬間,嵐風感到彷彿有幾萬頭大象在經脈里橫衝直撞。只是那麼細細的一絲氣流,卻讓他有一種全身疼痛欲裂地感覺,那是完全凌駕於原力之上的能量,也是他所無法承受的力量。

氣流順著經脈一路往丹田下行,根本不受他控制,任脈所有竅穴發出一連串的劈啪之聲。張口連噴了三大口鮮血,竅穴所對應部位的皮膚和肌肉悉數炸裂,同一時間,那絲氣流終於鑽進了五色晶體之中。

「轟!」

整個丹田彷彿發生了大地震一般,瘋狂地顫抖起來,五顆由金丹衍化的晶體發出痛苦的哀鳴聲。

又是一口鮮血噴薄而出,嵐風幾乎被嚇死,難以想象,那麼一絲氣流所產生的破壞力竟強勁如斯!

突然,身體一輕,已然衝出次空間,出現在仙界空間之中。

剛剛只顧著抵抗那絲氣流帶來的破壞,仙識根本沒有鎖定任何人,就那麼憑空出現了,這一式天隕也沒能發揮出絲毫作用。反而,在他傻傻地從次空間跳躍出來時,那一楞神間,無數的攻擊劈頭蓋臉的砸了過來。

心裡一驚,咬著牙把丹田中的那絲氣流逼入十顆雙色晶體中,用以往離子撞擊的方式藉助這股力量發動了飛星訣。

「噗」

藉助那一絲極其細微地氣流,十顆晶體兩兩相撞,一絲灰濛濛地怪異能量突然生成。

即使是他此時所擁有的元神力量,也僅僅只夠控制著那麼一絲微弱地能量運行。灰濛濛地能量瞬間由丹田升騰起來,沿著右臂灌向飛劍。

不只是要避開數十大魔王的攻擊,更是要把這股難以消受的能量逼出體外。嵐風奮力把蘊涵著特殊能量的一劍劈出,隨手翻出一大把丹藥扔進嘴裡,瞄著一處空隙飛也似的轉身遁去。

轟地一聲巨響,如斷線地風箏般被擊飛萬里之遙,嵐風只感到五腹六臟都移了位。可是,當他的仙識鎖定敵人時,讓他驚訝地一幕出現了。

以他的速度一心躲避,大部分大魔王是很難打到他的,那道灰濛濛地劍光被阿修羅王和五個實力最強的大魔王擋住。臨時發動的一劍,包括嵐風自己都認為不會有多強的攻擊力,可是當兩方撞在一起時,阿修羅王噴血飛退,其他五位大魔王更是全身炸出數百個大大小小的傷口!

楞住了!

嵐風楞住了,阿修羅王和那數十個大魔王也都楞住了,他們怎麼也想不通,這一劍的威力怎麼會大到這種程度。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嵐風發出驚天的大笑聲,全力發動起天隕絕學,破開仙界空間,出現在次空間之中。

他是明白了,明白到那種能量到底是什麼!

身體穿行於次空間,仙識沒有再鎖定任何人,就那麼平靜而安詳地把心神分佈到皮膚外層。感受著身體周圍的氣流,感受著那滄桑的力量,體會其中所蘊涵的那絲真意。

鴻蒙初開方生陰陽二氣,也就是仙界早已不存在的鴻蒙之氣,鴻蒙神樹的種子便是吸收這陰陽二氣而生,最後演化出億萬星辰,繁衍出世間萬物。

然而,在鴻蒙未開,陰陽二氣未生之時,天地間所充斥的只有一種東西,那便是混沌之氣。宇宙演化,萬物生消,生於混沌,而又歸結於混沌,混沌才是一切的本源能量。

次空間中存在的就是原始的陰陽鴻蒙之氣,嵐風所吸收的也就是這鴻蒙之氣。可是飛星訣特有的功效就是提升能量的本質,世間凌駕於鴻蒙之氣的能量只有一種,那便是混沌之氣。因此,當他利用十顆晶體撞擊爆發出那絲氣流時,鴻蒙之氣立刻被轉化為本源混沌之氣,也就是那麼一絲,其中所蘊涵的能量就讓阿修羅王和五位高階大魔王受傷!

數量雖少,卻是本質上的不同。

仙界廝殺依然在繼續,阿修羅王和五十多個大魔王全神貫注的等待著嵐風的出現,等待著他破開次空間。可是他們沒等到,嵐風此刻就那麼待在次空間里,失去了仙識的指引,他根本出不來了!

「嗤!」

戰戟劈出數千道黑芒,數萬實力低微的金仙被這一波攻擊絞為碎片。

仙界的戰鬥不!不能算是戰鬥,這種實力完全不對等的戰鬥只能用屠殺來形容。除了封天隕神印依然如大海中的孤舟般風雨飄搖之外,所有合擊陣法全部被摧毀,接下來就是一刀一槍的正面對抗。

失去了陣法的增幅,實力上的絕對差距顯露無遺,仙界數千億大軍在兩千多萬域外天魔面前就像紙糊的燈籠一般,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屠殺!

一味的屠殺!

血流飄杵,一具具屍體倒下,一顆顆頭顱離開身體,更多的則是屍骨無存,連魂魄都化為虛無!

阿修羅王緊張地等待著,暴虐如他又何嘗不想去大殺一通?可是他擔心嵐風會突然出現,先前那不著痕迹的一劍讓他很不安,發自內心的不安。嵐風不死,這場大破滅之戰就算不得結束,所以他帶著五十多個大魔王死守著這片區域。

「喀嚓」

清脆地好象琉璃破碎的聲音,那枚方圓數千米的封天隕神印上出現了一道深深地裂紋,四方大帝齊齊噴血,大陣瞬間崩潰。

陣內的五個大魔王和陣外的數十個有著仙帝後期實力的域外天魔同時反撲,失去了封天隕神印的絕強增幅,四方大帝的實力不知差了多少倍。勉強躲開大部分攻擊,每人都被至少一個大魔王擊中,四人留下了兩條手臂和三條腿飛遁而去。

倒是卿顏自身實力遠超四方大帝,噴了兩口心血不說,卻也把一個仙帝後期實力的域外天魔絞成了碎片。

一直把全部心神放在戰鬥上,直到大陣崩潰,四方大帝才注意到整個戰場上的變化。仙識一掃,竟發生數千億大軍損失了超過三分之一,四人差點沒哭出來。這可是傾整個仙界之力的所有仙人啊,一下子死了這麼多,讓他們如何不難過?

一邊躲避著後面大魔王和幾個天魔的追殺,雷泯高喊起來:「清華去哪裡了?」

惡妻請買單 他不喊還好,這一喊,所有仙人都把注意力扭轉到嵐風身上,發現主帥突然不見了!

原本就是被完全壓制著,現在連主帥都不見了,士氣頓時跌到了最低點。不消片刻,心神恍惚的仙兵仙將死傷速度比之前快了十倍以上!

也就是在雷泯喊出那一嗓子之後,卿顏仙識掃過,已失去了丈夫的氣息,心神頓時大亂。

數道攻擊臨體依然不知,追殺而來的大魔王發出猙獰地狂笑。

「卿顏小心!」

齊澩高聲急呼,心裡把雷泯罵了一百遍,就算是嵐風真的不在了,這個時候又怎麼能說出來?

急急向卿顏這邊飛馳而來,試圖救援,只是距離太遠,哪裡能來得及?

集合一個大魔王和好幾個不下大圓滿初期實力的域外天魔的全力一擊,而心神恍惚的卿顏只是用身體對抗,這一擊下去她就算不死也是三魂七魄去了大半!

突然,虛空中裂開了一條縫隙,一隻瑩白如玉的手掌伸了出來,直接抓向幾道漆黑地匹練。

看著嵐風從虛空中現出了身形,四方大帝同時驚呼出聲:「不可!」

以肉體去抓神兵利器發動的攻擊,雖然嵐風的實力超越了低階大魔王,但那畢竟是肉體對兵器,怎麼可能

微微一笑,手掌與幾道匹練碰在了一起,噗嗤一聲,那強大到不可思議的攻擊化為一縷輕煙消散無蹤。

嵐風走到卿顏旁邊,看著正在被域外天魔屠殺的仙人,輕輕地嘆了口氣:「一切,終於要結束了。」

言罷,緩緩抬起右手,一團灰濛濛地雲氣在掌心翻騰著。

只見那雲氣以極其緩慢地速度升騰起來,直到距離嵐風頭頂萬里之遙時方才停下,體積也擴大到了千米方圓。

絲絲亘古悠長的氣息從雲氣中散發出來,一瞬間,所有的戰鬥全部停止了。那種氣息充斥在所有人身邊,充斥在每個人的心裡,即使是靈智低微的域外天魔,也失去了所有的戾氣。

人們的目光在不斷地變化著,先是驚恐,對那絲磅礴的氣息的驚恐,而後是茫然,彷彿置身於無窮混沌之中。最後,他們的目光變成了深深地敬畏,不時由誰開始,向那雲氣跪了下來。

一個,兩個

不多時,就連那些行事手段猶如野獸的域外天魔也紛紛跪了下來,叩頭膜拜。整個戰場上依然站立著的只有數百人,除了大部分是嵐風不願意讓他們下跪的人之外,也就是阿修羅王和他手下五個實力最強的大魔王。

當然,這五個大魔王事實上就是當年阿修羅族六大戰將之五,只不過在當年的那場戰爭中,那個叫梟的阿修羅戰將已經死了。 阿修羅王儘管沒有跪下,但心裡已經怕的要死,嘴裡喃喃道:「這是什麼能量這到底是什麼能量?他怎麼會得到這種能量」

嵐風瞥了他們一眼,低沉的聲音冷喝道:「你們,斷然不跪么?」

五位大魔王你看我,我看你,體外黑氣一陣繚繞,全部幻化回人形,跪了下去。

淡淡地點了點頭,嵐風輕描淡寫的一掌拍出,一道灰濛濛地掌影直接划碎虛空。幾乎是在他出掌的同時,阿修羅王的胸口深深地凹陷下去,帶著滿臉的驚恐化為一縷黑氣潰散了。

伸出食指,指向頭頂的虛空,嵐風冷喝道:「大道,又如何?所謂大道,不過就是宇宙輪迴而已,毫無意識的東西,算得了什麼道?誰掌控了混沌,誰就是大道!大破滅?大道之劫?只是一個笑話!」

「那個那個這話可不該在這麼多人面前說吧?」一聲乾笑,一個銀須銀髮的老頭子出現在嵐風面前,苦笑道:「原本,我還以為你會和我一樣,誰知道」

嵐風微笑著向他拱了拱手:「如果不是您當年的恩賜,也沒有嵐風的今天。」

老頭子連忙跳到了一旁,驚道:「你這禮,我可受不起,掌握了混沌本源,你就是有了意識的大道。那個我還在你下面呢」

這句話一出,跪了滿天的仙人全傻了,這清華真君怎麼就變成大道了?超越天道之上的大道,掌控萬事萬物,那不就是說,所謂的大道之劫全憑他一心了?

他會毀滅三界么?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那麼,所有人都安全了?大破滅的威脅也不存在了

頓時,數千億人紛紛發出震天般的歡呼聲,只有那些靈智未開的域外天魔,依然對著嵐風膜拜不已,或者說是對懸浮在虛空中的灰色雲氣膜拜吧?誰知道呢!

這,重要麼?

嵐風一揮衣袖,那團龐大的雲氣消失了,同時消失了還有千萬域外天魔,它們被送回了屬於自己的空間。更為離譜的是,一條條人影莫名其妙的憑空出現了,而這些人分明就是在先前的戰爭中死去的數千億仙人!

「走嘍!回去喝酒!」嵐風摟著魂不守舍的卿顏抬腿便走,突然,又回過頭來,向天道老頭兒笑了笑:「來不來?不來拉倒!」

「來來來!」

老頭屁顛屁顛的跟了過來,數千億仙人大笑著追上去,只留下身後這片無盡的虛空

天幽星。

觥籌交錯,為了慶祝重生的喜悅,更為慶祝嵐風大道得證,至此三界為一,無所披靡。

地宮香閨中情深綿綿,繾綣悱惻,說不盡的春光燦爛,道不完的濃情蜜語。當萬事萬物盡歸於平靜,當所有的權柄盡握手中,嵐風曾經的夢想終於實現了。

與家人共享天倫之樂,與朋友把酒言歡,與妻子長相廝守,這就是他最高的追求。

厚寵邀婚 一年時間轉眼過去,當一聲嬰兒的啼哭聲傳來,嵐風已為人父。次年,繼玫琳產下麟兒之後,雪雲和卿顏亦分別產下一子一女。

於是,隆斯忙了,辛格也忙了,照顧重孫和孫子的任務被兩人一肩擔下,不過從他們每天笑容滿面的樣子哪裡能看得出累?

大破滅之戰至今,三年時光匆匆而逝。

站在天幽星外的虛空中,看著那瑰麗的星雲緩緩流轉,初為人父的肖克喃喃道:「嵐風,還記得當年初入雲劍城建立傭兵團的事么?」

輕輕地點了點頭,嵐風笑道:「當然記得!某人的目標就是要讓火鳥傭兵團超過火鳳凰嘛,只不過嘿嘿,火鳥成了天行而已。」

肖克彷彿沒有聽到他的戲謔,輕聲嘆道:「是啊,幾百年過去了,天行傭兵團倒是解散了,我們現在還有什麼目標呢?」

「目標?」嵐風明顯的楞一下,喃喃道:「我不是那種有什麼大志向的人,對於權力一點也不熱衷,除了和家人、朋友在一起之外,也就剩下追求最高境界了。掌握了混沌本源之力,好象也沒有提升的可能了。你嘛你努力修鍊就是了,我們是兄弟,我會幫你的。」

肖克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溫馨的笑容,搖頭道:「你沒明白我的意思,我說的不是自己,就是說你啊。你想想,掌握了混沌本源,你成了三界的掌控者、至強者,你不死不滅,沒有任何劫難。時間一天天的過去,百年千年倒沒什麼,如果是百億千億年呢?你能忍受這種無窮盡的平淡嗎?」

戰錘王座 聽他這麼一說,嵐風皺著眉頭思索起來,過了好一會才抬起頭:「誰知道呢,反正我是胸無大志的人,只要四海昇平,能夠過上安穩的日子,我也就滿足了。」

說完,他突然笑了起來,拍著肖克的肩膀:「怎麼了?今天怎麼會突然冒出這番感慨?精神受刺激了?和藍妮吵架了?」

肖克跳起來,立刻恢復了過去的模樣,叫道:「我怎麼會和她吵架?我家妮兒那可是溫柔善良、溫順可人、美麗不凡」

「停停停!我記得好象是藍妮現在的實力比他還高出一線吧?丫的!你根本就是怕她,哈哈」

「我怕她?你開玩笑!你才是妻管嚴,見到玫琳你就沒脾氣了,見到雪雲你就腿發軟了,見到卿顏你連自己姓什麼都忘了,你還好意思說我?看打!」

「靠!來真的,我閃!吃我一記穿心腿!」

「怕你啊!看我電光獨龍鑽!」

「蓬!」嵐風被一腳踢飛百里開外,拍了拍嘟囔著:「什麼是電光獨龍鑽?我怎麼從來沒聽說過?」

「嘎嘎我」

「嗡」

肖克正準備大吹特吹一番,突然,頭頂上空莫名其妙的灑下萬丈金芒,直震地周圍空氣嗡嗡作響。

身形一閃,嵐風已經擋在他前面,臉色極色難看,低聲道:「這是什麼能量?三界之內包括混沌之力也不及如此厚重,有問題快跑!」

嵐風拉著肖克就跑,他能感受到那金光的博大能量,那是他從來沒見過的能量體,是不屬於他所掌控的任何一種能量。面對這強大而陌生的東西,他很明智的選擇了逃跑。

然而,就在他運轉混沌之力時,卻驚駭地發現身體已經動彈不了,混沌之力完全被禁錮起來,就連與整個三界聯繫在一起的神識也無法外放!

「怎麼可能!這到底是什麼」

心裡充滿了驚訝和恐慌,就在這個時候,如瀑布灑下的金芒彷彿熒屏般慢慢出現一個男子的影象。

影象極為模糊,一縷震人心魄的聲音悠悠傳來,傳入嵐風的耳朵,傳遍整個仙界:「清華,你修行至今已有7億3681萬6449年。今功德圓滿,掌控混沌宇宙之力,成為銀月宇宙之主,本座特來接引你進入上聖之界,你可願意?」

「上聖之界?」嵐風頓時傻了眼,吶吶道:「什麼是上聖之界?」

「每一個掌握了混沌宇宙之力的主宰者,便會飛升入上聖之界,修鍊無上神通。你所見的三界寰宇,並不是唯一的,而是億萬宇宙中的一個。」

「那個那個我可以拒絕么?」很是小心地詢問著,嵐風苦笑道:「我對那些沒興趣,我很滿足現狀,我過得很好。」

也就是這幾句對話的時間,數以億萬計的仙人從天幽星和周邊的星球上趕來,遠遠地看著這詭異的一幕,被那股束束金芒壓得喘不過氣來。

磅礴威嚴的聲音再度響起,語氣變地蠻橫了七分:「這,由不得你,飛升上聖之界是天大的榮耀,你竟敢違背么?難道,你不怕死?」

「你」

嵐風很想破口大罵,可是一看到遠處三個抱著嬰兒的女人,他還是硬生生的咽下了那口氣。他很清楚,自己遠遠不是那個人的對手,那是能量層次上的絕對差距,即使是擁有了三界的所有能量,依然是差得有十萬八千里。

自己可以有骨氣,為了骨氣連命都不要,但是這裡還有太多人是他所不能捨棄的。不能觸怒這個陌生而強大的人,他也就沒有第二條路可走了!

「我願意去上聖之界,不知閣下還有什麼要說的。」嵐風不得不低下頭去。

「沒有,這便隨我去吧!」

那聲音一落,肖克被一股柔力彈飛出去,一束更為濃郁的金光把嵐風籠罩在內。

全身被緊束的力道裹住,一朵直徑百米的青色蓮台倒懸在嵐風的頭頂千米處,蓮台中央七色光芒乍現,捲起七彩旋渦。

只感到一股龐大的吸力把身體扯進了旋渦之中,腦袋一陣模糊,眼前明暗交替。

「嵐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