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了感覺問完之後,那頭異常的安靜,屏幕上的安琪拉似乎頓了頓,總感覺是自己的錯覺,然後就看到她的大招朝著沒人的那邊放了過去,正納悶,就聽到耳機里舒悅低罵了一聲,然後嘆了很大的一口氣,「了了,這個問題,你要麼就等結束問我,要麼就別問,你看到上面的人頭沒有,全是你的,謝謝!」

2020 年 11 月 19 日

知了尷尬地笑了笑,然後再出去剛沒多久,不小心又送了一個。生怕自己的耳朵遭殃,連大氣也沒敢出,舒悅大概是玩的太認真,也沒注意到自己這邊,屏幕上灰色一片,知了突然有些無聊,看著小夏端著兩個杯子慢悠悠地走過來,丟下手機,打開桌子撐在旁邊,「你還泡了奶粉嗎?」

「是啊,光喝水多沒意思。」知夏放下杯子,「怎麼你結束了?」

「沒,我又死了。」

「哈哈哈!」知夏大笑,「姐,你何必要為難自己呢?放過自己吧,我們還是姐妹。」

「了了,快快快!快過來,趕緊打水晶!」舒悅急促地催促著,又急忙補充一句,「別問水晶在哪兒,你就到我這兒來!看到我請求集合了沒?快來快來!」

「等我等我!」

知了操作著莊周,直奔敵營,剛到就看到復活的程咬金和露娜,本能地就往回走。

「別走,上去打水晶,我去打他們,來得及的!快一點。」

「這麼刺激?」

「還有更刺激的。」只見舒悅操作著安琪拉離開了水晶內,看著水晶的傷害直接打在自己身上,血減少的知了,在三個技能之間亂按一通,直到看到水晶倒了,才鬆了一口氣,之後才發現安琪拉早就死在自己旁邊了。

「恩,還好。」知了剛想得意一下,聽到舒悅嘆了口氣,接著說,「還好對面不會玩,不然這局輸定了。」

「恩。」

「你恩什麼?」

「配合你一下啊。」知了撇嘴,「還來嗎?」

「不了,不了,明明是個青銅的局,硬是打出了鑽石的感覺,心好累,受不了了,我要找子哲打一局排位,安慰一下我受傷的心靈。」頓了頓,「你那個舟啟言的事情啊,等晚上和你慢慢聊好吧,好好說說。最後一件事就是,了了,你多去玩玩人機,再來找我匹配,等你上鉑金了,我們一起排位?」

「可是,我上鉑金,要多久啊?」

「你先玩吧,你知道的,有些事情大概是一輩子都不可能的,但是沒事!你還有人機!還有匹配!沒事,組織不會拋棄你的!加油!」

知了抿唇,丟下手機,翻了個白眼,伸手拿起桌上的奶喝了起來,想了想,問著一旁低頭看小說的知夏,「我是不是真的很不適合玩遊戲?」

「是的。」

扎心了!小夏肯定不是老媽親生的,一點都不和我親,太殘忍了!

「要不你問問我們老師?」知夏抬頭,一臉無奈地看著自己的姐姐,那眼神似乎就在說:我已經很儘力給你找借口了哦~剩下的你自己把握哦~~ 後來幾天,知了沉迷於王者榮耀人機模式,無法自拔,偶爾舒悅找她一起匹配,也被拒絕了。而舟啟言那邊,知了是實在沒好意思問,自己玩的那麼菜,本來給她的印象中自己就是沒有一項會的,這會兒如果現在問了,就顯得自己更加沒用了。

之後,知夏忙著複習,天天看書到凌晨,有時候知了還能陪著玩到凌晨,後來時間長了,知了就在沒有等過知夏一起睡覺。

一直到期末考試當晚,知夏看了會兒書,才稍微提前了一點睡覺。

躺在床上,知夏睜著眼睛,感覺到自己姐姐綿長的呼吸聲,輕聲說著,「以前你們沒在一起的時候,生物也就是稍微感點興趣而已,現在你們在一起了,我總想著不能給你和生物老師丟臉。」知夏扭頭看著已經熟睡的自己的姐姐,「姐,其實你在我小時候就一直是我榜樣,你一直很優秀的……」看著知了翻身,知夏笑了笑閉上眼,雖然遊戲這方面大概是需要天賦了……

考試很順利,考試期間,知了混進學校里,舟啟言出去監考,知了就在他的辦公室里玩遊戲,估摸著時間他要回來,就連忙關了界面,反正是人機,了了我不在乎。

下午舟啟言一出去,知了就開了遊戲,癱在椅子上,遊戲玩的正高潮的時候,舒悅發了個信息過來,緊接著「叮咚」的聲音絡繹不絕,無奈點開一看,除了第一個:語音。是漢字之外,剩下的全是表情包,看著99+的信息,知了有些無奈,急忙點掉,返回遊戲界面,就已經看到自己死了,依然還是人機。

早知道就不得瑟,剩一點殘血還在外浪。

等著復活時間,舒悅的電話打過來,知了連忙摁掉,沒過多久,又發來語音通話,知了在後台接通后,接著打開遊戲。

「能耐了,竟然掛我電話?」

「在玩遊戲呢!」

「哦呦,可以的嘛,現在什麼青銅還是白銀?」

「還在人機中……」

「所以你在人機中,你還掛我電話?了了,要不要這麼認真?」

「要得要得。好了,贏了,說吧,什麼事兒?」

「沒事兒啊,無聊唄,要不要開一局?」舒悅在家裡躺著,「昨天剛回家,太無聊了。」

「我還以為你要在蘇子哲那裡待到開學。」

「你這個想法是好的,但是,我得自強啊!我還是要回家的。」

「呦呦呦,說得好,上來了沒有?」知了坐直了身子,扭了扭腰,「經過這幾天的不懈努力,我好像找到了點竅門。」

「欸?帶我飛啊?大佬?」

「別啊,行了,我邀請你,我們來局匹配!」

「你想來排位也不行。」舒悅「哼哼」兩聲,「對了,之前你和舟啟言的事兒,要不要聊一聊?」

「不聊了,就那樣兒吧,反正我也想開了。」知了選了安琪拉,「我跟你講,我這幾天琢磨那個走位,稍微有點感覺了,今天跟你來……」秀一下還沒說完,就看到自己一個閃現,從基地里閃了出去,知了自己都愣了一下。

「了了,你這個是……操作很厲害啊……」舒悅回神之後就開始大笑,「笑死我了,嗯,很新鮮。」

知了悔恨不已,「手誤,手誤。行了行了,我要發揮我真正的實力了!」

豪門小妻很迷人! 「就天天人機的實力?」

「……」

感覺舒悅口齒這伶俐地勁兒,跟莫默是越來越像了。

「下路沒人?」舒悅說著,「讓我老亞瑟過去。欸,了了,你中路你別走啊?」

「哎呦,隨意一點啊!我去我去!」知了樂的也沒坐個正形,一隻腳擱在椅把手上,「什麼鬼?悅悅,草叢裡有人!快來快來!快來救我!!!」知了使勁兒操作著方向,屏幕里的英雄一動不動,眼看著自己血量減少,對方英雄還跟著自己後面,突然舒悅操作的亞瑟跳了出來,殺的對方倒下。

知了看著自己躲在草叢裡回城,看了眼舒悅又殺了一個英雄,「悅悅,你好厲害啊!」

婚後戀人 「厲害啊!」舒悅笑著,「還有很厲害的!看我拿個五殺給你看看。」

滿血的知了老老實實地回中路守塔,舒悅在下路,摧毀了地方几個防禦塔,上路也跟著摧毀了幾個,眼看著自己這個中路快守不住了,對方的王昭君真是下手又狠又毒,「悅悅,你來幫我……我感覺我中路……」沒說完,中路防禦塔就被小兵摧毀了,「嗯……已經守不住了。」

那頭的舒悅也不著急,「沒事沒事,你清理兵線,看著點家,防止偷塔,對方那個老夫子可以的。」

知了看了眼小地圖,嗯,老夫子!嗯?老夫子在哪裡?

「老夫子在哪兒啊?」

「自己看,別打擾我,我忙著呢……」

「可是那兩個頭像好像,老夫子,姜子牙……他們這個好像……」

「呃啊啊啊……」舒悅哀嚎,「可以殺隊友嗎?可以的話,我先去秒你!」

知了抿唇,哈哈哈,惹毛了悅悅,後果很嚴重,然後老老實實地清理兵線,偶爾跟在他們後面放幾個大招,太過於專註,都忘了舟啟言早已監考結束。

監考結束,舟啟言看了眼時間,有點擔心知了一個人在辦公室會不會無聊透頂,等來到門前,還沒推門,就聽到裡面嘈雜的聲音,舟啟言輕輕皺眉,推門進去。

看到安知了歪著坐在椅子上,一條腿還掛在把手上,似乎靠的不舒服,偶爾還調整了一下,大概是玩久了,舟啟言看到她不停地甩手。

這個丫頭……

走過去,她也不知道,看到屏幕上很耳熟的遊戲,挑了挑眉,伸手抽出她的手機。

總裁的棄婦小三 「誰呀?!」

「我。」

「哈哈哈,老師。」

「玩多久?」

「一局而已……」知了撓撓頭,就是一局有點長。

舟啟言嘆了口氣,伸手拉了拉她的手,「這麼涼?」

「哈哈哈,玩遊戲就,就不涼了呢~」

看著知了朝著自己貪笑,無奈地拉著她的手,搓了搓,「冷怎麼不倒點熱水暖暖?」

「就,稍微有點忙。」知了一邊回答著,另一邊又偷瞄手機屏幕。舟啟言見狀側著身子擋著她的視線,「忙什麼?忙著玩遊戲?」

「哈哈哈,瞧您說的,當然是忙著想你啊~」說完還傻笑兩聲。

「哼。」舟啟言繼續板著個臉,拉著知了的手伸進自己的口袋裡,看上去就像是知了抱著舟啟言,如此有氛圍的時候,知了滿腦子都是我的王者我的王者啊!

果不其然,在這個安靜的辦公室,知了聽見舒悅叫著:「安知了!你個坑!你給我掛機!!!」

「嘿嘿嘿,失態了。」知了一聽,朝著舟啟言望去,只見始作俑者一副茫然的樣子,知了認命地抱住了舟啟言。

不管了,至少在這裡我要賺回來!嗯!好暖和! 看著自己懷裡變乖巧的人,舟啟言才鬆開手,遞上她的手機,「小智明天出院了,跟我去接?」

知了拿過手機就看到自己的信用受損,又被人舉報,還沒來得及嘆口氣,就聽到舟啟言的話,關了手機看向他,「老師,你沒開玩笑吧?」

「沒有。」舟啟言倚在桌邊,「你是從哪裡可以看得出來,我像開玩笑?」

「我從你整個人看出來的。」知了搖搖頭,「我這跟你去了,不就等於見家長了嗎?那多不好意思,而且我還沒準備好啊!再說了,我還在上學呢……我怎麼,怎麼面對你媽啊……」知了聲音越說越小,甚至有點害羞,這樣就見婆婆了,太草率了!

舟啟言安靜地看著安知了,看她一個人在那裡又是搖頭,又是皺眉,最後突如其來的害羞,惹得舟啟言終於憋不住了,伸手拉過她,還很孩子氣地搖搖晃晃著,把玩著她的小拇指,「了了,你在害羞?」

「沒有!哈哈哈,有,有一點……」

「可是我媽和我爸並不知道小智在醫院,所以……」舟啟言頓了頓,「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知了僵住,看著舟啟言噙著笑的眼睛,抬手朝他打了下去,忍不住罵道,「騙子!」

舟啟言吃痛,是哭笑不得,自己可是從來沒有說過父母在,而且要是沒記錯,前段時間和她說過,因為怕老人家擔心,沒敢說,這個姑娘的記性啊!

「好了好了,我錯了。」 一夜蜜婚:神秘老公寵入懷 舟啟言圈住知了,知了撅著嘴,靠在他身上,嗯,很舒服。

「那我們明天什麼時候去?小智是嗎?多大了?我要不要買點東西過去?其實吧,本來我準備這個寒假找個兼職,過完年再回來的!哼!但是後來,就回來了……」

「和我賭氣?」

「哼!不告訴你!」知了扭頭,「反正我現在呢,還是有點生氣的,我就告訴你一聲,你要有心理準備!」

「是是。」

「唔……還沒說完,那我要不要買點東西給小智?」

這個姑娘的思維啊,真的是跟不上。

「不用,你去就好了,我已經準備好了,我的就是你的。」舟啟言的聲音低沉又溫潤,說話的時候還喜歡用手指蹭著知了的手心,蹭的知了痒痒的,突然就覺得有點熱,忙抽出手,遞上另外一隻手,「這個還有點涼。」

舟啟言明了地笑了,嗯,我的了了開始知道厚臉皮了。

第二天上午,舟啟言和知了在學校門口等著知夏最後一場考試結束。看著三兩人走出來,有的一出來就朝著垃圾桶里丟試卷,知了指了指,「我那個時候也是,一出來就丟掉,然後隔幾天老師通知要講試卷了,然後我再拿同學的去複印,現在想想真傻,有膽子丟,就該有膽子和別人一起看的!太年輕太年輕……」

舟啟言聽著知了嘰嘰喳喳,朝著人群找著安知夏,看到她出了校門,摁了下喇叭,「小夏果然是你妹妹。」舟啟言示意知了看過去,就見知夏朝著這邊跑過來,路過垃圾桶的時候,以三分球的姿勢丟了進去,末了還拍拍手。

「嗯,比我瀟洒多了,我當時沒丟進,還去撿起來的。」

「什麼撿起來?」知夏跑過來拉開車門,正好聽見自己姐姐說些什麼。

「就撿垃圾啊!就很愛護環境啊!」

「嘁……」

「好了,我們去吃個火鍋?然後下午小夏你要和我們一起去醫院嗎?」

要去接自己生物老師的外甥,這個昨天一回去,安知了就拉著自己絮絮叨叨,一個勁兒地求著陪她一起,這會兒看著知了殷切的眼神,沉默著,看著愈發焦灼,笑了笑,「去吧,我去幫忙拿東西。」舟啟言瞭然,也沒說什麼。

但是後來,在路上吃火鍋這個決定被安知了否定了,意思是吃火鍋就一定要吃蒜,吃蒜就一定會有味道,有味道就一定不能和人說話,而且還是和舟啟言的家人,最後決定隨便吃著清淡的,吃完知了還漱了幾次口。

雖然和舟啟秀見過面,但是知了還是緊張的,這次大概是差不多意義上的正式見面,知了有些緊張。

小智是小名,大名是張智幸,還很小,剛過百天沒多久,知了以為是個五六歲的小孩,然後細想,果然是自己想多了,舟啟言才28,他說過舟啟秀比他小兩歲,孩子五六歲的話,這婚就有點尚早了,知了是這麼認為的。

一進去,就看到一個高大的男人,很壯實,比舟啟秀高點,五官輪廓很深邃,眉眼凹陷,有種混血的感覺。看他和舟啟秀站在一起,搭著她的肩,這個估計就是舟啟言說的張子良,舟啟秀的丈夫。

「介紹一下,我妹妹,舟啟秀,妹夫,張子良。」舟啟言拉著知了的手,感覺到她手心裡的汗,輕輕拍了下,貼心地為她介紹著,又轉了過來,拍著知了的肩說,「我女朋友,安知了,這個是她妹妹,安知夏,我的學生。」

「行了行了,我熟!別這麼拘謹,小智睡著了,稍微壓低點聲音就行了。」啟秀被張子良壓著,好不容易等舟啟言介紹完,拉著知了就進去。

知了求救地看著舟啟言,舟啟言笑著點點頭,知了一把抓住知夏,一起拉了進去。

「啟秀很喜歡她。」張子良站在舟啟言身旁,看著她們的背影說道。

「嗯,她說過。」

「不過,她也很喜歡米寧。」

舟啟言朝著張子良的肩打過去一拳,「你知道我妹妹分的清,故意找茬。」

「我是怕你分不清。」張子良打了回去,「你不會覺得太小了嗎?」

「不會,我看上去也不顯老。」舟啟言頓了頓,「八年而已。」

「行。其實感覺還是不賴的。」

舟啟言挑眉,不理他,抬腳走了進去,看著啟秀拉著知了在說什麼,轉身去看自己熟睡的外甥。

小手搓著圈,別人都說自己這個外甥長的像張子良,可是自己覺得他有很多地方像自己的妹妹,比如眉眼,比如抿唇的時候。舟啟言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連知了走進也沒發現。

在知了心中,舟啟言一直是個溫柔的人,數落自己那會兒也是輕聲細語,可是逗弄著小智的神情,是知了從沒有見過的溫柔,眉眼在笑,眼尾上揚,像是一汪春水,看的知了心裡泛起漣漪。

「老師,我們以後也生個男孩兒吧……」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其實知了的聲音很輕,聽清的只有舟啟言,別人只知道她說了話,可是不知道說的什麼。可是有時候就會突然安靜,比如現在。

舟啟言逗弄自己外甥的手僵了僵,看著知了,直到她臉紅著跑了出去,才不由地笑了,接著捏了捏自己外甥的小手。

嗯,男孩兒也不錯,雖然自己很喜歡女孩兒。

知夏看著自己姐姐瘋了似的跑出去,又看到舟啟言似笑非笑,再看著剩下兩人乾瞪眼,嘆了口氣,跟了出去,這個姐姐就會一天到晚給自己找事情。

舟啟秀本來想拉著知了說什麼的,突然看到他倆古怪的表情,然後自己的小嫂子就跑了出去,「哥,你不會又欺負人家了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