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裡,鹿茗就有蛋疼的感覺。

2020 年 11 月 19 日

之所以這是未來科技的世界,不單單是為了給全息遊戲的出現有一個合理的背景。更是為了系列故事第二篇第三篇塑造一個宏大的世界。

在第一篇,還僅僅處在全息遊戲的篇幅。到了第二篇,就是機甲學院的故事。第三篇,更是變成了星際角逐。

不扯遠,徐廂知便是第一篇里最大的反派。

作為天墮幫會二把手,平日里都是徐廂知在料理幫會的大小事務,所以威信極高。而且因為她從來不掩飾自己對男主的喜歡,所以幫會裡都默認了徐廂知和幫會會長是一對。

偶爾開開玩笑稱她做幫會夫人,徐廂知也是很高興的。

這次,天墮和武盟又是日常摩擦,隨即武盟開了喇叭下戰書,更是在世界頻道上各種挑釁,所以天墮就接了。

在這次幫會混戰中,女主不知怎麼混進來,被天墮誤傷,導致掉級。為了補償她,徐廂知才鬆了口讓這麼一個沒達到條件的人進入幫會。

可是徐廂知怎麼也想不到,男主和女主在一起之後,竟然全盤否認曾經默認和徐廂知捆綁cp的事情,在別人眼裡,徐廂知就成了一個厚臉皮的女人。

故此,徐廂知對女主的敵意才會這麼大。

當初若不是她一時心軟把這個女人放進幫會,才讓她有機會接觸到自己的心上人,還勾搭上,反過來咬她一口,噁心她。

徐廂知知道女主的真面目,可她卻不是女主的對手,最後終落得一個全網黑的地步。

「我這次有什麼優待嗎?」消化了故事的所有信息,鹿茗揉了揉太陽穴。

在遊戲倉躺久了,出來后總懶洋洋地不想動。

「其實我不認為你還缺什麼,徐廂知的各方面條件都挺好的了。」系統狗狗祟祟,上個身份他就成功節省了一點能量,所以想要故技重施。

「那就加一個,神廚技能吧。」鹿茗微微眯起眼睛,笑起來,舒舒坦坦的,「這不是文化斷層么,所以這個世界最缺的應該是那些美食了吧?」

系統:……行吧。

算了,也就一點蚊子肉而已。

系統有點憋屈,但是想想鹿茗完成任務后,他又能獲得巨大的能量,心裡的那點不舍也散去了。

徐廂知不是盲目的就喜歡網路上的陌生人,而是現實中,她就與洛元鍾認識。

準確來說,是她認識洛元鍾,而洛元鐘不認識她。

作為同一個圈子裡的,徐廂知大大小小也參加過好幾次豪門的聚會,只是她一向文靜,最多也是和同齡的姑娘們說說話。

但洛元鐘不同,因為他的優異,因為洛家有意培養他成為下一任的接班人。所以洛元鍾總是年紀輕輕就已經十分老練,能夠獨自處理許多事情。

熠熠生輝的洛元鍾,怎能不吸引徐廂知的視線呢? 打聽到洛元鐘的喜好還是很容易的,所以徐廂知很清楚,全息游《武道》才開服,洛元鍾一定會玩。

她也緊隨其後。

加上家中與武道開發商有這麼點關係,徐廂知很容易就得到洛元鍾在遊戲里的所有信息。

他一組建幫會,徐廂知立馬就加入了。隨後是辛辛苦苦的幫他處理事務,擴大幫會,才得來這樣的成果。

洛元鍾也是知道副幫主是喜歡他的,但是他沒有點破,也沒有拒絕。模糊的邊界像是給了徐廂知希望,實際上不過是希望有這麼個為他勞心勞力的副會長打理幫會,好讓他能夠專心處理現實的事情。

對於洛元鍾來說,遊戲不過是調劑品,他的重心還是放在現實工作上。

但是對於徐廂知來說,也只有在遊戲里,因為誰也不認識她,她才能夠大膽的站在洛元鐘身邊。

直到江琦採的出現。

但是現在,一切都會不同了。

得到了神廚技能的加成,鹿茗首先給自己換上了一身出門的衣裳。要想做出原汁原味的美食,她還得去採購食材。

值得慶幸的是,雖然未來科技的世界,大多數人都食用由專家精心配置的營養液而生存,但也有少部分人還保留著種菜技能。

原因只有一個——窮。

種菜不僅花費精力財力,還有時間。脆弱得稍微不注意,就被蟲子盯上。

殺蟲劑早就因為對人體有害而被淘汰,新型的滅蟲器又成本太高,根本不是菜農能買得起的。所以他們只能用最費時費力的方法。

自己親自盯著。

至於為什麼不用生物防治,那個成本也太高了……

不僅僅是菜農,還有果農、養殖業、畜牧業等。都因為環境和科技等帶來的變化,已經到了舉步維艱的地步。

徐廂知也是找了好久才瞧見這麼一兩個賣菜的攤子。

一擲千金跟他們談好了價錢,還順手給父親徐敬候視了個頻。

「爸,我要開飯店。」 影后逆襲:億萬小甜妻 徐·文靜溫柔靦腆優雅·廂知落落大方的展開笑容。

徐敬候差點兒被嚇死。

「知知,怎麼了?好好的幹嘛要開飯店呢?」現在哪裡不是網路下單,然後給你快遞一個月都喝不完的營養液回來,飯店那種行業早就倒閉了。

「唔,說錯了。爸,我是想包一個地方,能給我直播做飯的那種。」徐廂知微微臉紅,眼中帶著濃濃的興緻。

「這幾日讀了書,書中記載的那些美食,也不知是真是假,所以我想試試。」

文靜靦腆的徐廂知平日里喜歡看書是不假,徐敬候才一改之前被嚇到的臉色,對於這個不算過分的要求,他認真的思索起可行性。

「知知,你是想試好了開直播?」對於自己女兒什麼性格,徐敬候還是清楚的。就光是直播這一條他就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嗯,但是不露臉的那種。」徐廂知抿了抿唇,小聲地嘀咕了一句。

被徐敬候聽見了,才消除疑慮。

「行,爸給你找個好的地方,攝影團隊要不要也請一隊候著,還是等到時候再說?」

「請一個就好了,要聲音好聽的,到時候順便幫我說話。」想了想,徐廂知又加一個條件。

「好。」

與父親商量好了后,徐廂知又同菜農交談,順便得來了幾個其他農行業主的聯繫方式,分別商定了合作的事情。

折騰完了瑣事,幫會的成員就給她發留言了。

「恆武姐,時間是今晚八點,會長能來嗎?」

作為神出鬼沒的會長,在當初看到徐廂知有能力幫他管理好幫會事情以後,就徹底當個甩手掌柜,以至於幫會中也只有徐廂知才有他的聯繫方式。

在其他人眼裡,也就成了會長和徐廂知關係匪淺的證據。而當事人誰也沒有否認,這才讓人覺得他們倆是一對。

「我問問他。」鹿茗將對話框的信息發送出去,隨後點開了洛元鐘的號碼,看到了以往的聊天記錄。

大多是徐廂知跟他彙報幫會的事情,語句精鍊簡短。洛元鍾則是更加,通常只是回復她「好」「沒空」「下次」等能用一個字絕不廢話兩個字的答案。

在鹿茗看來,徐廂知和洛元鍾更像是下級和上級的關係,生硬得可以。

遊戲里認識了這麼久,徐廂知竟然一次語音都沒給洛元鍾發過,更別說視頻了。

對比江琦采,才在洛元鐘面前露了個面,就敢語音說話。

選擇誰,那不是顯而易見的嗎?

「會長,武盟又挑釁天墮了,今晚八點的幫戰,大家都想你出現,可以嗎?」

因為這個世界主劇情都在全息遊戲里的關係,所以常常與主角接觸的反派一直到大結局也僅僅被全網黑而淡出視線,並沒有死亡。所以鹿茗乾脆下點狠葯,明目張胆的和女主搶男人。

江琦採的聲音無辜又甜美,徐廂知也因為靦腆文靜而聲音軟糯,在鹿茗看來,就聲音而言,徐廂知沒有任何比不上江琦採的地方。

只不過她的性格,讓她不敢展現自己而已。

給洛元鍾發了這麼一條語音,那邊居然不到半分鐘就回復了。依舊是打字的信息,甚至只有一個「可」。

真是省略得可以。

好在她也不期望就這麼一條語音能夠改變洛元鍾對她的整體態度,得到了回復的鹿茗又轉去通知了幫會成員。

八點,沙漠地圖。

作為周圍連個NPC也沒有,當初設計出來就是為了還原古代場景以及方便玩家迷路感受古代行軍困難等沒什麼大用處的沙漠,如今已經普遍被默認為是幫戰的最佳場所。

因為這裡沒有人,不會傷及無辜,最適合打群架!

所以,忽然出現在這裡的江琦采就顯得很可疑了。

但是現在鹿茗一點也不覺得可疑。

雖然洛元鐘不常在線,但是區財富排行,他是第一位啊!

本來玩遊戲就是為了釣金龜婿的江琦采,說不定早就注意到這條大魚了,只不過這次終於讓她趕上了機會而已。

幫戰很慘烈,也很混亂。常常殺紅了眼,周圍有人出現就砍。如果不是幫戰時開啟了幫會紅名,說不定痛擊我隊友這樣的場景都有可能出現。 洛元鍾此次的遊戲體驗感並沒有這麼好。

尤其是一向作為得力下屬的副會長沒有能夠想以往一樣處理好所有的事情時,洛元鐘的心裡多了一絲惱怒。

他認為,這個副會長將私人感情帶入了工作,故意讓他尷尬。

只是洛元鍾忘記了,這是遊戲,怎能像是真的工作一樣冰冷的像是個機器呢?

作為一個老闆最擅長的就是給底下的員工一個警告的眼神,讓他們意識到自己是犯錯誤了,隨後等待他的主動認錯。

所以洛元鍾今晚刻意等待了一下。

可是他並沒有等到副會長的低頭,心裡不免生出無端的怒火。

頭一次,洛元鍾主動尋找了徐廂知。

翻開了通訊,打開兩人的對話框,洛元鍾迅速的在其中打上「今天你不該任由他們討論我」的話,想想又覺得不對勁。

幫戰的勝利,大家都是在拍他這個會長的馬屁,並不能算是一件壞事。難道他要說「因為今天恆武之檬沒有及時把他從那場馬屁中拉出來讓他不知反應倒顯尷尬」嗎?

這理由怎麼看都不充分。

也不符合他精益求精的行事態度。

將打好的字刪去,洛元鍾為此陷入了沉思。

他很不爽,可是又不知道該怎麼表達這個問題,才能顯得不是因為他的尷尬和不近人情,把鍋推在恆武之檬身上。

可是到了最後,洛元鍾也沒能想出一個完美的開頭和借口,不得已只能放棄找恆武之檬的麻煩。

因為心中憋了一口氣,導致洛元鐘的注意力悉數放在了徐廂知的身上,至於今天幫戰時忽然出現的江琦采,早被他拋到九霄雲外去。

鹿茗最近一直在購買廚房用具。因為還有人因為買不起營養液而生火做飯,鍋具倒是沒有問題的,只是想找到一個沒有安保系統的房子就有點困難。

至少在市中心,是沒有這樣的房子。

安保系統是如今房地產開發新房子都必備的一個系統,對用戶的生命健康維持在一個高標準內。

其中就包括了不能使用明火這一項。

況且如今人們都喝營養液了,就算是加熱的也只需交給智能管家,交代一聲,就會把他們的事情都做好。

大道誅天 而鹿茗的神廚技能,卻是需要明火這樣一個東西的。

明火雖然有不好的地方,但也有電熱廚具代替不了的好處。古時的那些國宴大廚,可沒有一個是靠電磁爐發家的。

市中心裡合適的房子沒有,徐敬候只能向外擴展,終於找到了一處地方夠大、環境也不錯的房子。

唯一的缺點就是遠。

它已經是郊區了,就是駕車過去也需要半個小時。

徐敬候不放心徐廂知自己一個人過去,還買下了一個貼身保護他姑娘的智能保鏢,以免發生什麼意外。

準備好這些東西,剛好武道同人作品徵集的大賽也開始了。

作品徵集的內容包括但不限於同人文、cos、廣播劇、動漫、視頻等多種形式,只要內容與武道相關就可以。

這幾天里幫會蓄勢待發,多虧了那小姑娘賣力的宣傳,甚至鹿茗還沒開口說自己要做什麼菜品,她就已經把鹿茗的手藝吹得天上有地上無。

還好鹿茗是帶加成的,否則翻車了就很尷尬。

負責攝影的是一個男人,約莫比徐廂知大一些,是徐敬候按著鹿茗要求找的。除了攝影技術過硬之外,他的聲音也很好聽。

像是冰裂后化作清泉涓涓流水聲,說話時又慢聲細語的溫文爾雅,從聲音里就能聽出來他的好脾氣。

徐廂知做的第一個菜就是武道里遍地開花悅來客棧的日常下酒菜——醬牛肉。

武俠中的好酒不外乎女兒紅,而與之相配的,就是這醬牛肉。

徐廂知在拍攝以前就和攝影小哥談好了內容,只拍她的手部做菜,就是拉遠了距離也只能看到她的背影。

一開始,攝影小哥也被徐廂知這一套熟練的流程震驚得說不出話來。不過他也很快調整好了狀態,對著徐廂知手部和案板上的牛肉拍攝。

因為擔心拍攝中會有意外,所以鹿茗還準備了兩份用量。

不過現在看來,攝影小哥的反應還挺好。

作為文靜人設的徐廂知不說話,所以關於視頻美食的介紹和步驟,全是由攝影小哥按著鹿茗提前準備好的稿子念出來。

又因為製作主題是美食,所以在錄製菜品時,攝像機自動記錄了香味分析,以便播放視頻的時候,同感傳送給觀眾。

簡單來說便是……只要觀看了視頻的人,都能聞到菜香。

鹿茗製作的第一個視頻無疑是成功的。加上幫會裡早就宣傳了一周,所以在鹿茗發布作品並分享鏈接到幫會裡時,立馬就有幾十個在線成員點擊。

還沒有看內容,就先給視頻點了贊,投了票。

看了內容以後,更是徹底淪陷在視頻之內了。

做菜講究色香味俱全,視頻的技術還不能做到菜品擬真,他們無法從視頻就嘗到美食的味道。可是嗅到這香味,哪裡還有人忍得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