焰嘿嘿一笑,正發愁怎麼回到深淵,這一下機會就來了,摩天也感受到了,呼啦的一下飛起來,「嘎嘎,是陰影世界,有東西從那邊撕裂了屏障。」

2020 年 11 月 19 日

精靈滿臉震驚,這會兒她的心臟已經要受不了了,真希望像食人怪一樣有兩個心臟,跟著這個神秘的守護者,實在是太刺激了。

這銀色的板子不是幸運石板么,這會兒居然會自己飛起來說話了,而且貌似比自己知道的還要多,什麼陰影世界?它是指影界么?

「守…守護者大人,我恐怕要馬上趕回族裡了,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

精靈忐忑的說。

焰點點頭,「你先回去吧,你也看到了,我現在恐怕沒有時間去你們那裡了,等這個事情平息了,我再來吧。」

精靈說,「大人沿著有樹妖的小路一直走就行了,在一處湖中豎著劍的地方等著就行,很快我的族人就會來接你。」

這邊剛說完嘶拉的一聲,一道裂隙就在兩人的頭頂爆出,然後開始緩慢的擴大。

焰看著饒有興趣,這種手法很特別,不過這個背後的傢伙頭很鐵啊,他就不怕這邊的世界非常強力么?

就是惡魔也不敢這樣囂張的入侵一個世界啊,穿過裂隙的時候多危險,隨便來一下就夠他受的。

不過一次性出現這麼多裂隙,整個世界加起來怕是不下上萬個,恐怕使用的是某種巨大的魔法構建了,而不是普通的降臨法術。

裂隙發出嘶嘶的聲音,那邊的氣息冒了過來,嘩啦,一大片的黑霧冒出,一陣閃電一樣的聲音響起,幾個強大的暗裔出現在了這邊,其中還有一個高級的。

焰冷笑一聲,這些暗裔腐化更深了,只是感受氣息,幾乎讓人以為是惡魔了。

「暗裔!」

精靈長老法杖往地上一陣,一道連鎖閃電飛出,幾個惡魔頓時冒著黑煙倒在了地上。 周氏這話才不過剛說出口就被馬氏給堵了回去,乾脆也就什麼都不說了。

「行啊,這都快過年了,你們幾妯娌怎麼還越說越僵了呢?給敏兒相看,這不是好事嗎?花兒那邊也不會虧了她的。」趙氏道。

趙氏這麼一說,馬氏的臉上才好看了幾分,畢竟誰心裡都清楚。

「我當然知道您不會虧待花兒,剛才我就是跟你們開開玩笑的。」馬氏道。不過這個玩笑里到底還是包含了幾分深意。

顧寧帶著宋凌天在外面瘋玩了一下午才回家,結果一回來就看見了這樣的場景。

「你們這是在做什麼呢?」顧寧頗為好奇。

宋離用手捂住顧寧的嘴,「小點兒聲音,敏兒正在相看。」

宋敏兒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屏風外的人,生怕漏掉了一絲一毫。

顧寧恍然大悟,自己怎麼就這麼糊塗,竟然連一點點端倪都沒有看出來。

顧寧這才用心去看那隔著屏風的人。

諸天紅包聊天群 那人的身高比宋敏兒高出出一個頭來,而且身形魁梧,看上去不像是個讀書人,倒像是個練家子。

「沒想到阿哲竟然還有這樣的朋友。」宋離感嘆道。

這人能練就這樣一副好身體,自然不是那些死讀書的人可以相提並論的。不過切要看敏兒心裡是怎麼想的了,若是敏兒也覺得同意,那這樁親事就算是成了。

宋離往宋敏兒的方向看了看,只見宋敏兒正一臉嬌羞的看著自己相親對象。得,這還有什麼好疑惑的,分明就是看上了。

陳氏自然也明白自己閨女的心思了,只對著一旁的媒婆點點頭,沒活,立馬喜笑顏開的就往那邊去了。

最後媒婆帶回來一個玉佩,往陳氏手裡一塞。

「這是男方給的定親物。」

陳氏接過玉佩,既然男方給了玉佩,那就說明男方也看中了宋花兒,這門親事就算是成了。

「多謝,咱們到裡面去談吧!」有些話陳氏還是要在無人處跟媒婆商量才行。

宋花兒的親事定下來了,不管是谷氏還是趙氏她們都為宋花兒高興。

跟宋花兒相看的叫聶崇,原本家裡是開武館的,原本就應該要跟著他爹一起在武館裡面習武,然後再繼承他家的武館。奈何他在繼承武館上面實在是沒有興趣,結果被他想出去念書。

說來聶崇的頭腦也的確是靈活,雖說一開始的時候是為了應付家裡人,可是後來卻在書中找到了自己的樂趣。現在也已經是童生了,至於為何沒有考上秀才,其實這還真是不能怪聶崇,因為在即將要參加院試的時候,聶崇病倒了而且還是突然之間病倒了,所以只能遺憾的錯過了機會。

不過若是沒有錯過這次機會想必秀才也早已經被聶崇給收入囊中了。

只是這次病倒之後卻給了他爹娘一個警示那就是他們一直這麼放任兒子這麼胡鬧太久了,所以夫妻倆決定給兒子找一個兒媳婦。

聶崇雖已年滿十八,可是對於自己將來的親事還真是從來都沒有想方法。初初的時候聶崇的確是有些反感他爹娘這麼做。

可是偶然的一次機會他隨宋哲到宋家做客的時候見到了宋敏兒,即便當時宋敏兒對著他連一絲笑意都沒有,可是卻給他心裡留下了足夠的印象。甚至後來還主動找理由到宋家做客,為的就是能偷偷看宋敏兒一眼。

後來一次詩會上聽宋哲說起他娘正在給他妹妹相看親事,當時他就動心了。

破天荒的回家之後主動跟爹娘提起了,他爹娘見兒子難得的動心了。自然就要打聽讓自己兒子動心的是那一家的姑娘,這麼一打聽下來對宋敏兒也很是滿意。 萌蠢寶寶,爹地休了媽咪 當然也找人去說了,一來二去的就有了這一場的相看。

最令聶崇意外的應該就是宋敏兒竟然真的答應了,而且居然也同意了。這對於他來說就是天降好事,一路上自己都是輕飄飄的,總覺得自己好像是在做夢一般。

「瞧你這傻樣兒,那宋家姑娘真的就這麼好?」聶母也就是聽聶崇跟自己說過,實際上今日是第一次看見宋敏兒,除了宋敏兒給她倒茶的時候,看了一眼之外。甚至連話都沒有說上一句。也不知道那姑娘到底怎麼就入了自己這個傻兒子的眼。

「宋姑娘,很好。」聶崇道。

「你自己喜歡就好。」聶母一向都是個尊重孩子選擇的母親,既然這門親事是聶崇自己提出來的,她當然不會有任何的反對了。

宋敏兒是自己的選擇,自己怎麼可能會不喜歡呢?

「娘,兩年後的院試我會去參加的。」他會給宋敏兒最好的,讓宋敏兒知道選了自己是值得的。

雖然自己兒子是因為一個姑娘才有了這樣的轉變,可是對於聶母來說也並不是那麼討厭。

馬氏見宋敏兒這一次相看竟然就定了下來,心裡自然就更加不安起來了。

「她爹我看娘她們給花兒找個那個夫婿可真是不錯,也不知道到時候能給咱們花兒找一個什麼樣的夫婿。」之前自己跟大嫂說看中了一個宋哲的同窗,可是大嫂卻說那孩子是知縣家裡的公子。

「咱們家花兒也不差,肯定能找到一個合適的夫婿。」宋有成道,他自己的閨女難道他還不知道嗎?完全不用擔心。

馬氏白了丈夫一眼,「你懂什麼,娘的侄孫女曉麗這次不是也跟著阿離她們一起來了嗎?說的就是讓娘幫著在咱們這邊給找個合適的夫婿,到時候娘的心思都在她侄孫女的身上了,哪還有什麼心思管咱們家的花兒。」

宋有成一愣,隨即道:「這怎麼可能呢,娘不會這麼做的。」再說了曉麗那孩子挺懂事的,娘又是她的姑婆幫著找看看有沒有合適的婆家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馬氏見丈夫根本就沒能明白自己的意思,頗有些沮喪。

「你還記得阿離帶回來的那個孩子嗎?」馬氏問道。

宋有成不明白的問道:「記得,那孩子不是被阿離給送到江叔他們那邊了嗎?怎麼了?」

「我想我這些年除了給你生了花兒之外就再也沒有孩子了,咱們何不幹脆學著也收養一個孩子?」馬氏道。 宋有成被馬氏的這個想法給驚住了,「收養一個孩子?」

馬氏的臉上閃著興奮的神色,道:「對,咱們自己收養一個,也不至於等到咱們死了身邊都沒有一個能給咱們摔盆的人。」

宋有成的臉色一變,「咱們這還年輕,說那些話做什麼?如今家裡不是已經請了大夫看了嗎,指不定哪一天你就懷上了。」宋有成也知道沒有兒子傍身的馬氏心裡有多著急,他這心裡自然也是清楚的。可是不管怎麼說,收養孩子卻不太合適。

馬氏也知道自己這個想法太過於離譜了,可是她心裡著急,已經看過好幾個大夫了,這葯也吃了不少,可是卻就是未曾看見任何的起效。她這心裡怎麼可能會不著急呢?

「可那些大夫給我看了這麼久怎麼就是沒有絲毫的起色?」眼看著連三房的小兒子都已經長大了,她卻連半個子走沒有,讓她如何能安心?

「或許是這些人的醫術不精,咱們妹夫不是京城人嗎,或者問問他可認識這方面的人?」馬氏道。

宋有成都快要被馬氏這想起一出是一出的想法給弄糊塗了。

「人家顧寧怎麼可能會認識婦科大夫,你還是不要多想了。」宋有成道。

這也不成那也不行的,馬氏這脾氣一上來自然也就沒有什麼好臉色了。

「那你說咱們該怎麼辦?」馬氏道。

「聽說前些日子府城來了一個什麼婦科聖手,已經治好了不少的人,我也已經託人去找了。若是到時候那位肯到我們這裡來一趟說不定還會有希望。」宋有成當然也希望自己能有一個兒子了,只是無論怎麼說不管是收養孩子還是仰仗顧寧在京城幫忙大夫看診都不合適。

馬氏一喜,「有成,你說的可是真的?」

宋有成點頭,「我說的當然是真的,你就放心吧。那位大夫宅心仁厚肯定是能幫到你我的。」

「不錯,只是不知道你找到幫忙的人能不能讓那位到咱們這裡來。」

「你也是糊塗了,自然是我們去尋他,聽說他會在府城停留半個月的時間,我今天就去跟爹娘說,咱們明日就出發到時候肯定能在府城跟那位大夫搭上話的。」

宋有成的話讓馬氏喜出望外,丈夫跟她說的這話,自然無疑是讓自己看見了希望。

宋有成跟馬氏夫婦要去府城看大夫一事,趙氏知道了之後並沒有太大的反應。

「你們若是想去那就去吧,不過年前一定要回來。」趙氏道。

「娘,我跟馬氏打算明日就出發,盡量趕在年關之前回來。」宋有成道。

宋華豐點頭,「你們夫妻倆一路上定要多加小心,該帶的東西也都帶上。」

是夜

「阿離,你說二哥他們非要趕在這個時候去府城做什麼?」顧寧躺在床上,攬著宋離的腰側問道。

雖然是寒冬可是宋離卻覺得顧寧身上實在是太過於炙熱了一些,將他往一旁推了推。

「二嫂最在意的莫過於就是沒有兒子一事了,如今又恰好出現了一位所謂的名醫,他們自然是要去瞧瞧了。」

「我瞧著二哥他們也不算是年紀大,這孩子一事怎麼就這麼著急?」顧寧問道。

宋離忍不住發笑,「我二哥過了年可就三十歲了,你說怎麼能不著急?」三十歲可就是而立之年了,若是運道好些了如今都應該已經娶兒媳婦了。

顧寧眼神一閃,將宋離攬到自己的身邊,笑道:「那天晚上你給我看的那本書,我已經看完了。咱們不如現在就來試一試吧。」

宋離一愣,隨即就明白顧寧說的是什麼意思了。不由得有些臉紅,嗔怪道:「那書我可不是給你看的。」說來也是那天晚上宋離太過於得意了,所以才會被顧寧發現自己藏了那書。

「是我自己主動要看的,可是既然我都已經看了,那咱們正好趁此機會試一試不是正好?」顧寧笑的有些不懷好意。

宋離連忙躲避,「別鬧,別鬧。」

「我這可不是跟你在鬧,我都是認真的。咱們倆就應該趁著年輕多生幾個孩子,顧家如今只有我一個,就等著你幫忙給多生兩個呢。」他就想讓家裡熱熱鬧鬧的。

宋離握住顧寧的手,「既然如此那咱們倆就像你說的多生兩個。」

顧寧的嘴角揚起微笑,「這就對了。」說完就撲倒壓住宋離。

一夜之後宋離腰酸背痛,就連宋有成他們出發宋離都沒能去送行。

宋離一臉疲倦的出現在飯桌上,無視顧寧對自己釋放的好意,坐的位置與顧寧之間相距了起碼得有四五米的距離。

顧寧一臉幽怨的看著宋離,「阿離。」

陳氏覺得很是好笑,「你跟妹夫打什麼啞謎呢,瞧妹夫那一臉可憐的樣子。」

宋離癟嘴,「大嫂別理他。」折騰了一晚了,就連早上起床那麼一會兒功夫也不肯放過自己。

「阿離,我錯了。」顧寧這是打算要將可憐貫穿到底了。

谷氏樂呵呵的看著顧寧跟宋離之間耍花腔,「小兩口子的感情好,可不就是這樣了。」

「外婆。」

「外婆說的對,我跟阿離之間的感情的確是很好。」顧寧沖谷氏笑了笑。

宋離簡直就要被顧寧的厚臉皮給氣的吐血了,他怎麼連這麼不要臉的話都能說的出口。

「你給我閉嘴。」宋離用眼神警告顧寧。

不過看著顧寧與自己家人談笑風生的樣子,宋離卻也知道若不是為了自己,顧寧怎麼可能會坐在這裡。

新年很快就到了,今年的新年可要比往常更熱鬧一些。不僅有趙德全谷氏夫婦就連周安迅跟宋曉梅也帶著田氏一併來了。

「今年咱們就過一個合家團聚的新年。」這也是周安旭為了體諒宋曉梅或許今後再難與宋離見面,所以主動提出要到宋家團年。

「親家母可不嫌棄我來打擾了吧!」田氏牽著兩個孫子坐在趙氏的身畔。

趙氏對田氏這位親家母也算的上是常年來往了,雖然人家只是寡母一人可是卻能一手將周安旭給拉拔長大,喊了取的如今的成就,不可謂是沒有本事。

更何況曉梅自從嫁過去之後,沒有得到半點的虧待,算的上是一個極好相處的婆婆了,趙氏自然對她很是喜歡。 那高級暗裔卻是沒事,稍微適應了一下環境便撲了過來。

焰握緊拳頭,凌空對著那暗裔就是一拳,隔著幾十米,暗裔直接化作了粉末。

強大的力量甚至讓空間都顫動起來,捲起的龍捲風把地上的屍體吹出去上百米。

焰的力量已經強大到不敢想象了,這會兒正好空間不穩定,一拳揮出,周圍的空間甚至都受到了影響,整個裂隙一陣抖動,就像是風中的蠟燭一樣,差點被焰給吹滅。

恐怖的力量,到了極致,能夠變成什麼樣子呢?

焰看著自己的拳頭,「能夠破滅萬物么?」

焰對這種純粹的力量很是著迷,這也是他唯一的天賦,每一層次晉級,他的力量就會暴漲。

世界很好,破了些洞而已,但是人類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

最大的裂隙在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都看得到,那巨型的轉動旋渦就在奧萊斯王都的上空。

不時的有黑霧從裡面落下,整個王都都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甚至有強大的邪惡靈體從裡面衝出。

強大的火焰魔法覆滅了整個王都的法師軍團。

顯然,這是一場有預謀的進攻。

奧萊斯,作為人類的中心,一下子就失去了他們的指揮者,腹黑的女皇,強硬的加斯帕特大公恐怕都已經灰飛煙滅了。

港口處也遭到了重點照顧,一枚隕石從天而降,強大到恐怖的魔法波動,甚至連焰也感受到了。

遠遠的看去,一顆星辰忽然被召喚出現在港口的上空,然後落在了矮人的港口城堡上。

矮人被切斷了到達地表的主要通道,奧萊斯已經陷入了孤立無援的地步。

焰原來以為最終的進攻會從地底發起,沒想到這個背後的傢伙這麼執著於進攻地表。

許多被腐化的靈體開始從裂隙中冒出,他們比暗裔難對付得多,而且他們都給自己取了一些奇怪的名字。

焰身邊就站著一個,這個傢伙自稱為驕傲的惡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