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茵茵坐立不安的喃喃自語道。

2020 年 11 月 19 日

不光是她,其他人的心情也隨著那不停閃動的指針被緊緊的揪起。

倒是台上的拍賣師,一副氣定神閑,每隔一分鐘還會為大家報時。

沈茵茵看著那秒針都快看出花來了,每一分鐘都像是光年那麼漫長遙遠。

終於,就在她覺得彷彿已經過了幾個世紀時,那個計時器最開始的數字變成了三。

她激動的想要站起來,卻被嬈嬈用內力給按住了。

「茵茵,別激動…」

「可他還沒出來!」沈茵茵著急道。

伴隨著她的話音,和全場的沉寂,拍賣師微微一笑,主動按下了按鈕,將水池頂端的蓋子打開了。

緊接著,龍衍出來了。

為了怕龍衍難受,拍賣場的人還派了兩個壯準備攙扶他。

卻不想龍衍只是晃了晃腦袋,便像沒事人一樣自己走下了檯子。

接過話筒,他淡漠的聲音順著電波擴散開來。

「這塊寶石的確可以碧水,我在水裡一點難受的感覺都沒,而且呼吸正常。」龍衍說著,將脖子里的寶石交還給了賣場,然後跟著人去洗漱了。

他的話,也讓寂靜的會場忽然騷亂起來。

這場宴會的規格很高,能來參加的都是有身份的人,雖然龍衍看著年輕,可難保不是什麼大財團的公子,完全也沒有必要給會場當托。

藍色的寶石經過水的浸泡在燈光下越發透亮璀璨,讓不少人都動了心思。

似乎是為了給大家思考的時間一般,主辦方又讓人上了甜點和雞尾酒,嬈嬈也想喝,可惜秦琛是怎麼都不同意了,只能作罷。

吃甜品的時間,龍衍也換好衣服回來了。

看到嬈嬈和秦琛膩歪在一起你儂我儂,他沒好氣的哼了一聲。

「你們倆也不膩的慌!」

「你真是看不到葡萄說葡萄酸,我懂的。」秦琛冷笑…

眼瞅著二人眼中又要迸發燦爛的小火花,嬈嬈連忙開口打斷了他們。

「阿衍,那個石頭真的那麼神奇嗎?」

龍衍四處看了一眼,壓低聲音道:「是真的,很奇怪,我帶上它,周圍的水都會自然的避開,而且一點阻力都沒,按照你的描述,我想應該就是你要找的東西。」

嬈嬈和秦琛相視一眼,見拍賣師又上台了,便沒再問。

只要不是感情,龍衍一般是不會看走眼的。

「最後一件藏品,藍寶石之鮫人的眼淚,起拍價5000萬,每次加價不得低於500萬!」

這個價格一出,立刻點燃了場上的熱情。

秦琛素來不喜歡墨跡,見那些加價加的慢,索性直接揚起牌子直接加到了5000萬,把數字堆到九位數。

然而因為他們幾個不僅穿的隨意還易了容,導致他舉牌之後,旁邊的胖子還好心的提醒了秦琛一句,這裡隨便叫價是要受到懲罰的。

秦琛看了他一眼,舉起的牌子卻沒放下。

想了想,不回好像也太冷漠,畢竟人家是好心,便淡淡道:「我知道規矩。」

胖子一怔,也想到了規矩二字。

反應過來,他發現是自己糊塗了,這家場館每次用於拍賣的錢都是提前放進一個臨時賬戶的,他沒有那麼多錢,根本就叫不到。

「一億零500萬。」又有人開始加價了。

秦琛眉頭輕蹙,用餘光打量了一下舉牌的人,是個少年…

似乎是感受到他的目光,那人還抬起頭沖他笑了下。

只是這笑容並不友好,細長的眼睛高挑眼角,透著濃濃的挑釁意味。

「兩億。」

反正對這東西勢在必得,秦琛也就不含糊了。

果然。

在他報出這個數字之後,競價的人少了很多。

可沒想到的是。

那個少年又加錢了,還又是比秦琛多了500。

這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秦琛眯了眯眼睛,再次舉牌。

「三億!」

「三億零500萬。」

秦琛:「…」

龍衍伸手戳了戳自己的大兄弟:「這是你仇家嗎?故意來噁心你的。」

「不認識…」秦琛淡漠道。

不過管他是幹什麼,在場的要是拼錢,他還真的不懼怕。

只是…

這石頭雖然有個避水的效果,可說實在了,拿回去也沒什麼用。

而且它長得也是奇形怪狀的,還不能二次加工,誰知道二次加工了還會不會有之前的效果。

見那人漫不經心的樣子,秦琛想他肯定也帶了不少錢。

索性再次舉牌。

「五億。」

「五億零五百萬。」

「十億。」

秦琛漫不經心的吐出了兩個字,心理也有些火氣了。

按照怕賣場的規則,除非是兩個人有仇不然很少會這麼競價的。

「十億一次!」

「十億兩次!」

「十億零五百萬!」第一排的少年又一次舉起了牌,挑釁的瞪著秦琛。

看著秦琛額頭青筋亂跳,龍衍終是忍不住笑出了聲。

「哈哈哈哈…」

「你還要再加嗎?要不你乾脆出100億算了,反正你也不差錢。」龍衍缺德的在一旁執拗道,笑得像是個傻子。

嬈嬈是好氣又無奈,一百億。

那怕不真的是個傻子!

眼珠子轉了轉,嬈嬈決定缺德一次。

她拿起手機裝作看微博,然後將秦琛手裡的小牌子拿了過來。

「我來。」

秦琛挑了挑眉,沒說話。

別人噁心,嬈嬈倒是沒有像那個人一樣一次500萬的家。

末世流浪狗 她一億的一億的舉牌,年輕的容顏奇特的搭配讓很多人都注意到了他們。

不過易了容,他們倒也不擔心。

不多時,價格就飈到了37億這個可怕的數字…

此刻大家已經不是在看拍賣了,而是開始看土豪之間的較量。

一些人甚至生出了濃濃的悔意,異常後悔剛開始不曾和秦琛他們結交,能隨隨便便拿出這麼多錢的,身後的家族肯能比他們想象中的還要強大。

然而這世界上並沒有賣後悔葯的。

倒是坐在前排的少年依舊張揚著唇角,無所畏懼。

「37億零500。」

「250億!」嬈嬈脆脆的聲音宛如黃鶯一般動聽,夾雜著淺淺的誘惑。

「250億零500萬!」

「我不要了。」

嘩啦——

少年面前的水瓶翻了,他驚慌失措的看著嬈嬈…

一下子站了起來:「你不要了?」

「不要了,古語有云君子不奪人所好,我雖不是君子卻也懂這個道理,既然你喜歡,那邊成全你了…」

嬈嬈笑盈盈的說著,最然頂著一張平淡無奇的臉,可那笑容卻依舊燦爛美麗。

少年有些看呆了…

這女人長得也不好看啊,怎麼就…

「砰!」

拒嫁豪門:傲嬌逃妻很搶手 鎚子落下,拍賣官高昂的呼喊聲響徹全場。

「250億零500萬三次,恭喜2號買家!」

「我…」

「我…」

少年怔怔看著自己賬單上的錢被全部划走,激動的半天說不出話來。

「唉,不對啊,2號買家,你賬戶里的錢不對。」看著工作電腦里彈出的消息,拍賣師臉色一暗,臉上的笑意也暗淡了幾分。

「我沒有那麼多錢…」少年喏喏的說道,不知想到了什麼,忽然沖嬈嬈喊道。

「你故意抬價坑我!」

「拍賣師,我是被她坑的,我,我不想要這寶石的!」

「不想要那你還拍?到底是誰坑誰哦!」嬈嬈冷笑道,彎起秦琛的手臂便往外走。

最後一件藏品已經落錘,那便意味著拍賣會的散場。

只是誰都沒想到那快寶石能拍出250億的天價,也更沒想到有人膽敢沒有錢,就要價!

「蘇少爺…價錢是你一次次叫的,現在落錘了你卻告訴我們你沒錢,這不合適吧?」

拍賣場的人說著便朝著少年走去。

敢幹這一行的,雇傭的保鏢也不少,很快便把少年圍堵在了中間。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沒錢不叫價,叫價了你就得付錢,而且我們的賣家也在,價錢他也聽到了,你現在說反悔就反悔,是不是不和規矩。」

「可我真的沒有…」少年急的都要哭了。

眼瞅著嬈嬈他們都要走出場館了,他不知哪來的力量忽然爆發,奔著嬈嬈他們去就去了。

「你們不能走!明明是你們算計我的!」

「你找他們要錢!找他們要!」

他激動的就想要去拽嬈嬈,全然不顧這是在台階上嬈嬈還是個孕婦。

看到他的動作,秦琛和龍衍眼神皆是一暗。

正要出手,卻發現有人比他們還快了一步,沈茵茵一抬腳踹在少年的腿肚上…

看著少年只是跪地沒有倒下,她有些懊惱的垂下腦袋。

「唉…看來我練得還不夠刻苦,竟然都沒把人踢飛。」

穿成渣男主的短命白月光 龍衍:「…」

秦琛:「…」

嬈嬈:「孺子可教也!灰常有前途!」 「我真的沒錢…」

「我不要了,行不行!你找他們要!」

被沈茵茵一腳踹飛之後,地上的少年竟嚶嚶嚶的哭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