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三味醫藥生物召開創新葯發布會聲勢浩大,不僅邀請了很多媒體,而且還成功邀請到了全國主流的醫藥集團,其中包括托斯卡集團、費瑞集團、諾伊集團、埃爾伯集團。儘管大家都知道,這十種治療病毒的新葯,極有可能會由托斯卡集團獲得代理權,但其餘三家醫藥集團還是積极參加發布會,爭取能獲得機會。

2020 年 11 月 19 日

雖然創新葯的成分沒有得到確定,但每一種藥物的效果都比市面上強力十倍以上,而且毒副作用極小,不出意外,將可以成功更新換代現在市面上的同類產品。

不僅三味醫藥生物內部的專家一致認定效果,蘇韜還特地尋找了其他幾位病毒藥物領域的專家進行鑒定,這些專家都表達了對產品的高度認可。

也不怕這些專家不說好話,因為他們知道產品是由安德森團隊研究出來的成果。安德森被譽為當代病毒學第一人,專家說到底都是安德森的徒子徒孫,在閱讀安德森一篇篇石破天驚的論文環境中長大的。

安德森在病毒學研究領域的實驗方式,都納入病毒學教科書之中,誰敢欺師滅祖,質疑安德森研究出來的成果?

儘管十種創新葯,還沒有對外發布,但通過提前放風預熱,業內對此次三味醫藥生物的動作都表示高度的期待。

即使平時明爭暗鬥,但涉及到這種關鍵性成果發布,其他三家醫藥集團也得忍氣吞聲,硬著頭皮出現在發布會上,他們還得表明自己爭取購買藥物專利權的信心。

三味醫藥生物是一家藥物研發外包企業,他們只進行前期的藥物研發,等產品合適推廣至市場時,會將專利權銷售給製藥集團。如此一來,就形成了輕資產化,不需要承擔後期購買製藥設備、原材料,以及搭建銷售渠道。

而且,這種模式不會被銷售業績所限制。

四大醫藥集團都有各自的研發中心,但他們每年還是會安排專人在全球尋找合適的新產品,因為自己的研發中心,雖然投入的資金不少,但創新能力和外界的研發公司相比,欠缺了不少。

內部研發中心更多地只能承擔仿製葯的工作,在創新葯上的研究很少有建樹。因為他們受到集團戰略方向的影響太大,不僅要對業績負責,而且還得按照銷售部門的需求,制定研發發現,如此一來,員工的思維受到了限制。

蘇韜對三味醫藥生物的定位很精準,不受到任何機構的限制,完全和三味集團進行脫離。

喬安娜其實跟蘇韜多次嘗試,將這家公司納入托斯卡集團旗下,但被蘇韜言辭拒絕。

蘇韜的態度可以用囂張來形容,如果你不聽取自己的安排,現在撤資離開便可以。以蘇韜現在和艾伯特的良好關係,讓艾伯特追加投資,那是一句話的事情。

喬安娜當然知道蘇韜的底氣,他現在雖然資本上沒有足夠的優勢,但他在人事安排上已經密不透風,如果蘇韜現在撂挑子,管理層會迅速癱瘓,至於現在公司最引以為傲的兩大頂級專家安德森和唐納德也會退出,這家展現出強大潛力的公司瞬間會變成空架子。

按照托斯卡集團前期透露的消息,計劃將只簽訂六種創新葯的代理研發合同,而其餘四種將交給其他製藥公司,因此這才是其他三家製藥公司安排集團副總裁以上高層領導參加本次發布會的關鍵原因。

托斯卡製藥沒有壟斷所有產品,這讓喬安娜很是失望,為此她甚至跟蘇韜大吵了一頓,結果蘇韜還是堅持自己的想法,雖然托斯卡製藥是三味醫藥生物的重要股東,但按照蘇韜簽訂的協議,托斯卡並沒有干涉公司經營策略的權力。

換句話說,蘇韜讓托斯卡和其他醫藥公司一起參加投標,托斯卡製藥也無可奈何。

喬安娜苦苦說服無果,只能放棄,畢竟能過拿到六個品種的創新葯,已經是最大的贏家,如果不給其他製藥集團分一杯羹,恐怕三味醫藥生物的創新葯,將會被其餘三家製藥集團聯合抵制,而且,不利於創新葯的傳播和普及。

喬安娜知道自己想要壟斷的想法有點不夠成熟,但站在托斯卡製藥的立場上,她還是得據理力爭。

「蘇韜,你讓我很難做,董事會現在已經召開會議,在批判我的重大錯誤,投資了一家白眼狼。」喬安娜被安排坐在蘇韜的身邊,她現在是托斯卡集團的總裁,坐在這裡有資格,而且還能提升發布會的規格。

「喬安娜,你的漢語水平越來越高了,竟然連白眼狼這個詞都能如火純青的運用,實在是佩服佩服。」蘇韜笑著岔開話題。

喬安娜喝了口水,壓低聲音道:「我沒心情跟你開玩笑。你必須得補償我。」

迷糊媽咪爆了爹地 「這樣吧,發布會結束之後,我請你吃大餐。上次艾伯特跟我介紹了個不錯的地方,那裡的牛排和紅酒非常棒,相信你一定會滿意。」蘇韜不正面接招。

喬安娜被氣得呼吸急促,但她知道現在暗處不少人將目光盯著自己和蘇韜,臉上保持著微笑道:「我才不要吃牛排,我現在特別想把你撕碎了,放到烤箱里烤熟了吃。」

「嘖嘖,沒想到漂亮的喬安娜竟然是個食人魔。」蘇韜笑道:「對了,你跟我靠得這麼近,難道不怕別人誤會嗎?我不擔心你會吃了我,相反更擔心被你的那些追求者給吃了。」

喬安娜這才意識到自己的確有點過火,她剛才跟蘇韜說話時,因為擔心被旁邊的人聽到,所以跟他挨得很近。在別人看來,喬安娜跟蘇韜很親熱,彷彿戀人之間咬耳朵一般。

喬安娜連忙朝旁邊挪了挪,蘇韜忍不住笑道:「你這樣顯得自己很心虛。」

喬安娜咬著嘴唇,道:「閉嘴!」

趙劍是今天發布會的支持人,他的英語經過訓練之後,竟然說得很流暢,讓蘇韜不僅刮目相看,暗忖徒弟真給師父長面了。

趙劍簡單介紹了今天發布會的主題和流程之後,笑著說道:「下面有請三味醫藥生物的創始人、董事長蘇韜先生登台發表講話。」

在眾人的關注和掌聲中,蘇韜走到了主席台上,他面對大家,臉上帶著和煦的笑容,因為他說的是漢語,所以下面的記者和觀眾耳朵都帶著同聲翻譯器,除了翻譯成英語、法語、葡萄牙語之外,還將翻譯成印度語、島國語和韓語等。

薔薇夢幻夜 蘇韜事先看過演講稿,趙劍和他的團隊在撰寫這篇發言稿時花費了大量的心血和精力,但蘇韜決定還是只做參考使用。

如果換做以前,面對這麼多鏡頭,他肯定會心怯,但現在他已經經過真人秀和脫口秀的雙重歷練,所以不僅沒有任何緊張,反而顯示出泱泱風範。

「女士們,先生們,各位嘉賓,歡迎你們來到三味醫藥生物的第一次創新葯發布會。大家應該知道此次創新葯的意義如何。安德森先生帶領他的團隊,將過去幾十年的成果,一次性全部展現給大家。此次創新葯可以看成是醫學界抗病毒藥劑史詩級的更新換代……」

趙劍站在台下,手裡捏了把冷汗,暗忖師父怎麼不按常理出牌,沒有念稿子啊。不過,蘇韜表現得很自然、淡定,不僅表達很流利,而且舉手投足都透露著一股自信。

「眾所周知,三味醫藥生物僅僅創辦不到一年的時間,為何能這麼快取得階段性成果。請大家看到我司背後積累的巨大沉澱。

首先,安德森有數十年病毒學頂端研究的理論支撐,他的團隊經過實戰的檢驗。他們無數次與大型疫情面對面的戰鬥,而他們之前從來沒有發表過任何一種抗毒藥劑。現在他們一次性拿出十種藥劑,可以看成是厚積薄發。

而三味醫藥生物的主要投資股東是一家中醫集團,中醫擁有著數千年的文化傳承和沉澱。中醫與病毒鬥爭的歷史更是源遠流長。

中醫和西醫在治療疾病時,處理方式區別很大。

舉個例子:某個路口發生交通堵塞,由此引發打架鬥毆,還鬧出人命,進而引發全城騷亂,燒殺搶掠。

西醫會這麼解決!通過為數不多的監控攝像頭髮現了大規模有組織的壞分子,必須立即鎮壓,然後槍彈、火焰噴射器、坦克、化學武器都上,城市人口傷亡大半,城市設施損壞無數。最終,城市風平浪靜,鴉雀無聲。

西醫採取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方法。

而中醫會這麼解決!原來是交通燈壞了呀,馬上修吧。派幾個警察先把路口疏散了,然後把全城的擁堵處都清理了,必要的話,街上多派些警察。先讓城市恢復常態,然後,搞出人命那幾個是應該審判的。再然後,看這次騷亂引發的原因是什麼,該增加設施增加設施,該增加人手增加人手,該設單行線就設單行線。

中醫採取的方式是一項複雜的技術活……

總體而言,中西醫各有優勢,也有弊端。

此次創新葯的研發中,華夏傳統的中醫中藥,為安德森和他的團隊帶來了巨大的靈感。因此,我感到非常的振奮,在未來中醫和西醫勢必會找到更多的共同點,為人類的健康提供積極的作用……」

趙劍終於知道蘇韜為何沒用自己的講稿,因為沒有提及中醫。

主要他覺得,在這麼多西醫業內人士面前,提及中醫,似乎有點對牛彈琴。

但蘇韜還是很堅定地表達了中醫的價值和作用。

趙劍不僅心中感慨,師父還真是無時不刻都化身為中醫的形象代言人啊。 費瑞集團此次安排的代表是執行副總裁羅賓遜,他望著講台上比自己還要年輕幾歲的華夏青年企業家,嘴角噙著笑意,眼神里卻透露著一股冷色。

坐在他旁邊的是諾伊集團的副總裁克雷斯曼。

克雷斯曼年紀也不大,才三十五歲,擁有德國人標誌性的大鼻子,和金色的頭髮。

他和羅賓遜聊了幾句,便發現費瑞集團為何挑選一個二十五歲的年輕人坐在這麼關鍵的位置上。

羅賓遜的談吐得體,思維縝密,儘管年輕,但氣場上一點也不輸給自己,是個讓人看不清,摸不透的傢伙。

「你覺得他講話內容如何?」羅賓遜輕聲問道,「比如中醫和中藥未來對醫藥領域的那部分見解。」

克雷斯曼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說道:「聽說費瑞集團之前一直投資葯神集團,並且搭建了一個中成藥工廠,相信費瑞集團肯定很看好中醫藥對醫藥領域的改變。」

羅賓遜笑著說道:「提到葯神集團,我們兩個集團還是有淵源的。當初葯神集團不是得到貴集團的支持嗎?儘管後期黯然退出華夏市場,費瑞集團接管了葯神集團,但我們的眼光還是一致的,都看到了中醫藥對世界醫藥格局的改變。」

克雷斯曼看得出來羅賓遜是故意在跟自己拉攏關係,「沒錯,不僅我們兩家看到了潛在商機,艾爾伯和托斯卡也早已下手,而且結成了同盟關係。雖然此次創新葯有四種以招投標的形式公布給外界,但你覺得托斯卡不會在其中做手腳嗎?」

「克雷斯曼先生,我們不妨聯手如何?」羅賓遜壓低聲音說道,「如果我們分開爭取這兩種藥物的專利,將成為競爭對手。無論是你還是我,恐怕都不願意看到擁有這麼強大的敵人。相反,如果我們聯手的話,相信其他醫藥企業都不是我們的對手。我們聯手拿下四種創新葯,相互合作,在銷售渠道上互通,可以雙方都得利。」

克雷斯曼掃了一眼羅賓遜,這傢伙恐怕早就開始打這個算盤了吧。

克雷斯曼笑著說道:「費瑞集團可是有過不少吞掉盟友的案例,我可不想重蹈覆轍,被你當成魚餌一樣給消耗掉。」

羅賓遜哈哈大笑,「看來你了解過我們費瑞集團的商業發展風格。不過,你也看到了,我們吞掉的那些盟友都比較弱小,像諾伊集團這樣的龐然大物,我們即使有那份心,恐怕也沒那麼大的胃,吃下去還怕會消化不良呢。」

克雷斯曼眼中閃過一抹精光,暗忖你倒還是有些自知之明,「埃爾伯製藥的副總裁法爾羅是從義大利羅馬直接飛往LD,他和喬安娜同行,兩人的關係很不錯。」

羅賓遜笑道:「既然我們的兩個主要對手都已經合作,我們還有什麼理由各自為營呢?此次爭取三味醫藥生物的四種創新葯,雖說希望渺茫,但我們還是得爭取一番。以我們兩大醫藥集團的實力,如果他不給我們創新葯,只能說明三味醫藥生物號稱公平招投標,是子虛烏有、哄騙世人的謊話。」

克雷斯曼微微一愣,笑著說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如果三味醫藥生物此次公開招標被質疑,那麼在未來將徹底失去買家的信任,淪為托斯卡製藥的一個研究中心而已。」

作為醫藥研發外包企業,一旦失去目標買家,距離死亡也就不遠了。

羅賓遜和自己一樣懷疑,公開招投標會有貓膩,所以他才會建議,用聯合投標的形式,向公眾證明此次發布會就是一場騙局。

諾伊集團和費瑞集團都是全球頂級製藥集團,他們如果聯合起來投標的話,還有什麼企業能夠抗衡呢?

至於埃爾伯製藥就算和托斯卡製藥關係不錯,但托斯卡製藥已經被排除在公開招標的範圍之外,因此艾爾伯製藥最終也只能孤軍奮戰,面對費瑞和諾伊的聯手飲恨收場。

喬安娜偶然瞟了一眼羅兵遜和克雷斯曼的方向,見兩個人相談甚歡,眼中滿是冷色。

儘管自己跟蘇韜提起過,即使公開招標,也不能將專利銷售給費瑞和諾伊,但被蘇韜拒絕了。

蘇韜的意思是,既然是公開招投標,那就得按照規矩和流程辦事,如果費瑞和諾伊能給出不錯的價格,他也不會違背規則,暗箱操作。

喬安娜心裡也清楚,蘇韜是希望將三味生物醫藥的盤子做大,那麼就不僅需要托斯卡製藥的支持,還得需要其他製藥巨頭也參與其中。

蘇韜更像是放了魚餌,讓他們嘗點甜頭。

唐納德坐在專家席上,認真地聽著翻譯器里傳來的聲音,他眼中煥發出神采,對自己當初的決定充滿信心,對未來的發展滿懷憧憬,他心裡有個聲音告訴自己,自己物色了一個優秀的老闆。

老闆不僅年輕,而且還很有抱負,同時對公司的發展有著明確的規劃。更重要的是,老闆的面子夠大,不僅四大醫藥集團的主要負責人都參與此次發布會,還有來自世界各地的藥商。

唐納德見到了很多老熟人,其中包括跟自己原公司老闆關係非常好的一個瑞士醫藥集團,雖然比不上四大醫藥集團規模巨大,但也是國際有名的醫藥企業,尤其是在腫瘤藥物領域,擁有極強的核心競爭力。

他們掌握的藥物跟抗病毒沒有太大的關係,但還是過來混臉熟,希望能認識更多的人脈。當然,他們也是希望能見到唐納德,了解他的團隊現在最新的動態。

發布會還在繼續,滿頭銀髮的安德森走到演講台,拿著準備好的講稿發表講話,看得出來安德森不僅興奮而且還很緊張,他念了一會稿子便開始只有發揮:

「剛才我的好朋友蘇韜先生提到了,中醫對此次創新葯的貢獻,在座的很多人可能會覺得他說得毫無根據。我在這裡必須要為他的話做證明。此次十種抗病毒創新葯,正是靠著對幾種中草藥的萃取、提煉,找到了解決當下普遍流行病毒的治療途徑。

和大家一樣,我以前沒接觸過中醫,認為這是一種不科學、需要被淘汰的醫術,但事實告訴我,中醫和中藥藏著太多的文明密碼值得我們去探尋。化學的進步讓我們看到了藥物的最原始狀態,但我們並不知道,當無數種化學元素彙集在人體內,人體的五臟六腑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

我再次宣布,接下來我的團隊將會繼續圍繞中藥對病毒學的價值,進行深度研究。未來團隊推出的創新葯,都將不可避免地染上中醫的元素。

剛才蘇韜先生提到了中西醫結合,我認為不僅是病毒學領域,在其他醫學醫藥領域,也將是一門值得探索的話題……」

隨後安德森開始講述自己團隊研究創新葯的細節,夾雜了一些關於中藥帶來的啟發,安德森的言論,無疑給下面的葯企、專家還有行業媒體打開了一扇全新的窗戶。

唐納德聽了也是氣血沸騰,他現在主抓的幾種抗癌新葯,都是從中藥材作為抓手,現在已經有了實質性地突破。

安德森的這番言論,無疑給自己未來發布創新葯,提供了良好的基礎。

安德森作了講話之後,趙劍繼續走流程,接下來由閆鵬上台,宣布四種創新藥專利的招標公告,沒有提到價格,但對資質有嚴格的要求,不僅排除了資金實力弱小的企業,而且還對企業的信譽和資質有嚴格的要求。

「請有興趣的企業,在本周五之前,將你們的標書發送給我們。具體的招標要求,我們已經製作成文件,大家可以前往我們的官方網站下載。」閆鵬微笑道,「希望大家不要錯過機會,因為任何一種創新葯,都將引領抗病毒藥的迭代和變革,祝大家好運。」

伴隨著熱烈的掌聲,閆鵬走下了舞台,他的心情很愉悅,手心裡滿是汗水。

誰能想到一個最早在印度等國家靠著走私仿製葯發家的人,如今卻可以讓世界著名葯企絞盡腦汁討好的關鍵人物。

閆鵬最近接到很多人的造訪,希望能夠跟自己拉近關係,獲得創新葯的專利權。

閆鵬表現得很高冷,一一拒絕這些人各種形式的賄賂,因為他知道蘇韜的脾氣,自己可以在管理上弄點小花招,但絕不能觸碰蘇韜的底線。

閆鵬很欽佩蘇韜的壯舉,當初他加入這個項目,其實也有過猶豫,甚至萌生退意,但熬過了創業的陣痛期之後,終於迎來了碩果。

十種創新葯,平均每種帶來三十億美金的市場,那意味著可以創造三百億美金的價值。像這種級別的創新藥專利權可以賣到2-8億美金不等,也就是說,這麼一番交易,將帶來五十億美金左右的利潤。

而且一般交易構成,包括首付款、里程金,還有銷售分成。

如果產品銷量足夠高,還是可以有陸續的資金到賬。

雖然三味醫藥生物在創業期,一直持續投入大量的資金,每個月的人員工資投入就達到一千萬美金,但不到半年就迎來了第一筆巨額利潤,一切都是值得的。 金崇鶴跟蘇韜的關係,已經今非昔比,兩人幾乎無話不談,包括他最近又結交了什麼女朋友,都不曾隱瞞。

金崇鶴最近跟一個女團明星打得很火熱,因為女團明星都是跟經紀公司簽署合同,在約定時間內連談男女朋友都受到限制,被狗仔排到之後,金崇鶴的女友處境很尷尬,面臨著好幾百萬的違約金。

金崇鶴倒不是不願意支付這麼一大筆錢,而是如果支付罰款的話,女友的前途也就毀了,韓國的藝人公司不會接納這麼一個沒有合約精神的女星。

金崇鶴跟蘇韜閑聊幾句,便繞到女友的話題上,蘇韜知道他的意思,笑著說道:「你不會是想我安排人把她運作到華夏來吧?從前幾年開始,國內娛樂圈一直在禁韓,所以你這個想法不切實際,沒有經紀公司會承擔這個風險。」

金崇鶴苦笑道:「我這不是沒轍了嗎?如果有華夏的經紀公司簽下她,韓國的經紀公司順利出手藝人,對她的職業生涯是件好事。轉會簽約金,我都可以幫忙支付。」

蘇韜皺眉,嘆氣道:「這事兒有點難辦。」

韓國藝人如今在國內屬於人人喊打的局面,以前來撈錢,大家都瘋狂追星,覺得特別時尚,但現在變成腦殘的代名詞了。

因此韓國藝人現在的出場費一路掉價,即使是頂級韓流明星,在華夏想要亮相,都要層層報備,組織方經常因為怕麻煩,所以不會邀請韓流明星。

蘇韜想了想,道:「這樣吧,我看是否能幫她運作一下,讓韓國的藝人公司簽下她。」

金崇鶴眼睛一亮,笑道:「你還有這個資源?」

蘇韜道:「我先問問看,才能給你準確答覆。」

蘇韜給倪靜秋撥通電話,他知道新廣傳媒近期在發展境外服務,不僅將文化內容,如電影、動漫朝國外發展,同時還收購了國外的一些產業。

倪靜秋聽明來意之後,道:「現在韓國藝人公司的日子很難過,光靠幾千萬的市場,根本養不活那麼多企業,所以有不少藝人公司聯繫我們,想要轉售給我們。但報價虛高,誰願意當傻子,接下爛攤子呢?不過,我還是認識幾家比較大的藝人公司老總,請他們出面運作一下,應該可以將事件壓下去。」

蘇韜道:「主要擔心她的前途。」

倪靜秋笑道:「韓國藝人的薪資你也知道的,即使最巔峰的時候,也被藝人公司榨乾了,何況現在沒有到華夏撈金的機會,前途能有多好呢?其實我建議她直接轉行,雖然當不了明星,但接受過明星訓練班,知道如何訓練一名高素質的藝人。」

蘇韜哭笑不得,「你的意思,讓她轉行進入你的經紀公司,擔任明星培訓師?」

倪靜秋道:「是啊,薪資肯定要比她擔任藝人要高。」

蘇韜道:「我得問問才行。」

掛斷倪靜秋的電話,蘇韜將倪靜秋的建議轉告給了金崇鶴,金崇鶴面露難色,嘆氣道:「她還那麼年輕,有明星夢呢。扼殺她的夢想,不大好吧。」

蘇韜便道:「那還是第一種建議,讓其他娛樂公司把她簽下。至於費用不用你支付,要相信我的能力。」

蘇韜再給倪靜秋打了個電話,倪靜秋便同意了蘇韜的要求,給自己認識的一家韓國藝人公司老總打了個電話,那老總經驗豐富,對此次風波有所耳聞,略微沉吟,便笑道:「這件事沒有問題,包在我的身上。其實此事可以好好包裝一下,女團談戀愛,從反面宣傳,固然不利於女團的形象,但從正面宣傳,也可以展現這位藝人的個性。」

倪靜秋爽快地說道:「如果此事辦成,我們之前一直洽談的投資影視城的合作計劃,就可以確定了,利潤按照你們的要求來分成。」

那老總得到倪靜秋的承諾,心花怒放,這個項目至少可以給公司打來五六千萬美金的收益,與簽下那名緋聞女星的成本相比較之下,完全不值一提。

金崇鶴跟蘇韜閑聊起來,主要探討接下來中成藥發展的大局,按照金崇鶴的意思,以亞洲為中心,往外拓展,但蘇韜卻認為效率太低,只要等草藥委員會文件下發之後,將以歐洲為中心開始推廣。

蘇韜比金崇鶴更加理性,儘管現在亞洲崛起的速度很快,但世界的主舞台還是強國林立的歐美諸國。

蘇韜不自卑,但也不盲目。

金崇鶴雖然來自韓國,但骨子裡的大韓民國天下無敵的想法根深蒂固,他不僅認為亞洲是世界的中心,甚至認為韓國是世界第一。

電話鈴聲打斷了兩人的激烈辯論,金崇鶴捂著手機,甜蜜地笑了笑,開始用韓語跟女友對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