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頭上豁然寫著血色淋漓的大字……「收魂棺」!

2020 年 11 月 19 日

血紅漣漪順著棺蓋冒出,形成一片血煞霧氣冉冉托著黑棺,轟的一聲,撞進了洞內大殿之中。

洞中大殿宏偉而空曠,在大殿中央,懸浮著一座神台。

神台青玉色,呈半透明,此時此刻,可以清晰的看到……面色蒼白、美目空洞的赤虹霞就躺在上面。

赤虹霞雖被奪二魂七魄,但主神元胎尚在。

她意念卻並未完全沉寂,眼中仍能看到,耳中也能聽到,仍可以感受到一切。

但她卻無力做出半點抵擋……無法對軀體進行控制,如同行屍走肉一般!

這陡然降臨威壓,尚未靠近,便有一股莫名而無形的陰煞力量向她的靈魂拉扯而來。

下一剎那,她的主神元胎差點就飛出體外!

頓時,赤虹霞感覺天旋地轉,最後的一絲清告訴她,今日,凶多吉少,怕是連最後這一魂,也得離體而去!

驀然,赤虹霞眼睛的睫毛泛起了晶瑩,從眼角之中流下了一滴清淚。

神王赤桑坐鎮洞中,元神自然散發,死死護住青玉神台!

他的眼神陡然之間變得銳利起來,但卻並沒有立刻出手,反是皺起了眉頭……

黑棺散發出凜冽的陰風,讓人觸體生寒……棺中有嚶嚶的哭聲大作,並夾雜著惡鬼厲嚎。

顯然,這哭聲是赤虹霞丟失的二魂七魄所發出的,被困在了黑棺裡面。

理智告訴赤桑,對方肯定道行絕然不低,這次是有備而來……

明知他在洞中守護,依然敢破門進來強行拘魂,便是斷定他不敢擊碎此棺!

此棺一破,赤虹霞的魂魄也隨同那些陰靈一道消亡!

神王赤桑不敢輕舉妄動,他只能沉住氣,待棺中鬼物出來攝魂時,再做出應對。

而就在此刻,守護在神台另一側的畢方,身子卻是劇烈顫抖起來……

畢方臉色驟然陰沉,面龐一僵,只感覺到自己心中一片冰涼。

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赤虹霞最終還是保不住最後這一縷魂魄!

他死死的盯著眼前這口黑棺,漸漸的在腦海中又浮現出了那日的情景……

…………

三天前,畢方以自己的心頭之血感應到了赤虹霞所在的方位。

只是赤虹霞的氣息卻分為二處,讓他迷惘不一。

因為詭異之處在於,他一道心靈感應來自萬里之遙,而另一道,則源自於仙霞峰之上。

當他站在仙月洞前,眼前的情景,讓他大吃一驚……

放眼四處,滿山遍野,盡皆是失去靈魂的屍體,有些已經變成了屍鬼,長出了獠牙。

這些如殭屍般的生物,正在抱著那些失去了三魂七魄,但尚未斷氣的屍體,在拚命撕咬,大快朵頤。

此刻的蒼穹上,從血色旋渦中,翻騰出赤血浪滾滾,濃郁煞氣驟然降臨,將整個仙月洞盡數籠罩在內。

「主人!」畢方全身不斷的顫抖……作為神禽,它的修為不弱於戰神,尤其是對赤虹霞的心靈感應更是遠超他人。

「蒼穹之上血色旋渦中有主人的死氣,說明她的魂魄己然離體……看來,自己還是來晚了……」突然,從畢方口中傳出了一聲撕心裂肺的叫聲。

稍事平靜,驀地,從他心口又騰閃出一道血色圖騰……

當年,畢方以心頭精血施救赤虹霞,血脈的感應至今長存。

這次他所感應到的是洞內傳來的赤虹霞一絲生氣!

「主人的魂魄尚未盡失,待我趕上前去,替她奪回丟失的魂魄!」畢方猛地張開雙目,向血色旋渦,發出一道尖啼咆哮!

他現出原形,巨翼橫張,赤金般的萬千羽毛,爆發出了烈焰紅光,扶搖直上,直衝天際!

這般動靜已然驚動了神王赤桑……

畢方怒鳴,閃電般俯衝下來,雙翼透發著道紋神力,洶湧澎湃,煽動起一圈一圈的衝擊波……

它要驅散空中的黑霧煞氣,從血色旋渦中攝出赤紅霞的靈魂。

畢方猛地探爪,向血色旋渦抓去,竟從裡面抓出來一具黑棺,往上拖去。

便在此刻,那具黑棺突然開出一道黑色裂縫,從棺中衝出一物,朝畢方爪上斬去。

畢方突然尖叫,舍了黑棺,騰爪向那物抓去。

頓時,一股它從未感受過的極陰極煞冰冷氣息,瞬間就從那物上爆發開來,沖入了它的體內。

畢方巨大的鳥軀劇烈顫抖起來……

它只覺得自己抓的是一方地獄,千萬種厲鬼的聲音一起湧向他的識海,腦漿似乎被攪亂成糨糊,讓它的魂魄竟分不出清東南西北,開始不受控制,要飛出體外。

畢方在空中盤旋鳴啼,宛如一隻醉鳥,搖搖欲墜。

便在此時,韓星打入它心臟深處的建木枝條所化的盤虯小樹,爆發出了七彩光華。

七彩光華逼退了侵入體內的陰煞鬼氣,牽引著將要飛出體外的靈魂,重歸於靈識的神台之中。

畢方不敢再抓,當下松爪,任由那物又回到了黑棺中,被血色旋渦倒卷收回。

一旦擺脫了那物對自己魂魄的控制,讓他的六感變得格外清晰,便是黑霧也遮不住它的眼睛。

透過血色漩渦,他看到了一副無比詭異的畫面……

那具黑棺,霍然裡面裝有赤虹霞的二魂七魄,被一團奇異的光彩所封鎮。

先前自己抓住的那物卻是一個球狀體,漆黑如墨,上面散發著血色的妖異青光,分明就是一隻巨大黑眸的眼球!

攝魂魔眼……大荒年間魔門的至寶!

不知為何竟落到了這一界?

傳說,攝魂魔眼是以千萬計陰靈厲魄瞳孔中,那一絲幽光煉化而成的無上邪物,

這黑暗眼球的瞳孔一但張開,會發出紅、藍、綠三色光彩,便是神祗的魂魄,也能攝取進來,堪比世間最厲害的陰靈寶物!

畢方想不通,赤虹霞何以能在如此大凶之物之下,逃脫一魂,而沒被攝取?

片刻之後,一道黑光從棺縫中又刷了出來!

畢方只覺得全身變的陰寒一片,只要心神稍微迷糊,立刻就會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他急忙將自己的魂魄,連同所有意識瞬間封閉,眼前一黑,從那雲層之上掉了下來。

嗖的一下,畢方被一隻從虛無中探出的大手接住,直接拉扯進了仙月洞。

在畢方昏迷之際,赤桑以搜魂大法,已得知他與赤虹霞及韓星的關係。

…………

現在,這口黑棺竟降臨到了仙月洞中,離赤虹霞近在咫尺,又怎能不讓畢方心驚!

黑棺這股陰煞威壓之強,猶在空中的血色旋渦之上。

畢方的神態變化,被赤桑盡收眼底,頓生不安:「怎麼?畢方道友為何是這般表情,難道識的此棺?」

畢方沙啞的道:「這是魔門的至寶『收魂棺』與『攝魂魔眼』!」

此言一出,赤桑大驚!

他乃是秦洲大陸的守護者,又焉能不知荒古一些傳說中的寶物。

「絕對防禦!」

神台下,畢方與神王赤桑相互看了一眼,同時出手,催動神台。



從黑棺的棺縫中衝出一片片血紅漣漪,似冥河中的血海,飛快接近神台。

轟隆!

畢方與神王赤桑合力,讓青玉神台一陣顫鳴,震動出汪洋般的神輝,蕩漾出一圈一圈氤氳,在神輝閃爍中對抗血色漣漪。

血色漣漪攜帶著無邊的凶煞之氣急切翻滾,淹天沒地,宛如驚濤拍岸,一重高過一重。

逆流十八載 青玉神台猛烈動蕩,如同被一片禁忌的血海所籠罩,每被陰煞邪惡的氣息侵襲一次,便黑暗一分。

漸漸神台己被侵蝕的下半部漆黑如墨,上半部似被鮮血浸透了一般。

「顧不了那麼多了,這血色漣漪是以千萬生靈祭煉而成,陰毒無比,斷不能讓這邪霧破開神台!」赤桑變色,一隻滅魔手浮現,透發出無匹波動,強勢而霸道,直接拍向黑棺。

「沒錯,今日別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之局!護住我主的元胎主魂,尚有一線生機,否則便會墜入地獄!」轟隆一聲劇響,畢方錐形金色的鳥喙,化成金色天刀,爆發出一片熾烈的仙光,斬向黑棺。 「轟!」

神王赤桑的滅魔手發出了一股磅礴的威壓,化成了一道無堅不摧的毀滅力量,直接貫穿了血色漣漪,拍在了黑棺之上。

「刷!」

冷傲總裁:丫頭,你休想逃 畢方金色的鳥喙化成的金色天刀,更是旋轉飆飛,挾卷著狂暴無比的刀罡氣浪,向黑棺斬了過去。

「嗡」

黑棺浮現一片幽黑色光華,剎那間魔氣暴漲,從棺蓋上衝起血氣森森的魔力符籙,足足能有千萬道,散發出攝魂奪魄的森寒波動,對抗畢方與赤桑排山倒海般的雙擊。

三種力量對撞在一起,讓人瞠目結舌的事情發生了……

畢方與神王赤桑的狂飈猛擊,便是一座山嶽也滅碎了,卻偏偏撞擊在黑棺之上卻無處著力,所發出的力道如水波溪流一樣,流淌進了黑棺之中,被其吸收。

「這是什麼鬼?究竟是一個什麼怪棺?」赤桑與畢方只看得背心發冷,不寒而慄!

二人真真是想不通了……二道催動到了極致威力的神力,並沒有將黑棺拍碎!

轟!

隨後二人更加震驚,因為——攻擊的力量從棺底渲泄而出,將地下炸出一個萬丈深淵般的大坑。

「天啊,這黑棺竟然是由洶湧澎湃的死亡屍氣所化,有罡煞實形,破空擊人,硬如玄鐵,被人所擊,卻如隔山打牛,能將力道卸出棺外……」畢方與神王赤桑瞠目結舌,怔怔仰望。

事出反常必有妖,這絕非是這一界修士所能施展的手段!

「哈哈哈……上族的神通,豈是你等下族螻蟻所能理解的,今日,一不作,二不休,就用你仙霞峰所有人的靈魂來祭祀這口吸魂棺,拿命來!」

就在二人疑惑不解之時,一聲無比森然與恐怖的厲嘯,從虛空血霧旋渦中忽然傳來,桀桀的笑聲,讓這裡的死氣翻湧的更加厲害,宛如地獄洞開。

驀然又一聲大吼傳出:「收魂棺……天魔噬魂!」

隨著虛空中肆虐的咆哮聲傳出,黑棺咣咣震顫起來。

大團大團的黑血煞氣從棺中噴涌而出,膨脹化為二具青面獠牙的死亡屍影,攜帶著無盡的死氣衝天而起。

咔嚓一聲,山嶽般大小的骷髏頭,猛然張開口,獠牙利齒竟死死咬住了遮天巨掌滅魔手和金色鳥喙化成的千丈天刀。

二股暗紅的陰煞黑氣,順著滅魔手和金色的鳥喙滾滾從骷髏頭的獠牙暴口中竄出,粘附到了畢方與神王赤桑軀體上。

頓時一股噬魂的力量,化成萬千陰靈,順著二人十萬八千根汗毛孔,向神識快蔓延,竟意圖鑽入他們的靈魂空間,要拘拿其三魂七魄。

神王赤桑與畢方焉能不知厲害……

一旦被這些陰煞黑氣闖入元神靈台空間,饒你是戰神,也只能任憑宰割!

多虧二人的元神,經過數萬年淬鍊也早已結嬰,三魂七魄更非尋常靈魂可比。

是以,赤桑與畢方既便明知被陰魂魔氣侵入體內,後果非同小可,心中也同樣半點不懼。

二人連忙默運體內的混元靈力,護住各自的元神。

同時,沒有坐以待斃,而是神識爆發,化為各自的真影,在體內與陰魂魔氣廝殺,甚至張開大口,撕咬吞噬。

雙方的靈魂,瞬間戰成一團。

陰魂魔氣沒有靈智,盲目的亂咬,而赤桑與畢方卻吃虧在元神雖然強大,但對方入體的陰靈實在太多……

螞蟻多了也能咬死人!

神王與畢方被徹底激怒,暴虐的咆哮從口中爆發而出:

「吞!吞!吞!你要吞噬我,我便反噬掉你,狀大我的靈魂!」

但此刻二人修為盡數爆發,以自己神台的空間力量,削弱對手魂力,一時間到也戰得旗鼓相當。

就在神王與畢方被魔魂陰靈死死纏鬥之際,場中情況又開始突變……

一圈圈詭異的血色漣漪又從新從黑棺上泛起,嚴絲合縫的棺蓋卡卡被移動開。

忽然一陣黑風,從棺內沖卷而出,洞府大殿所有的蠟光燭影,全部被吹息。

「燈呢?為什麼燈光忽然全部熄滅?」正在進行元神撕殺的赤桑與畢方不約而同的心裡咯噔一聲:「壞了,調虎離山之計!」

兩人四隻眼睛布滿血絲,卻是無可奈何……

大凡修士元神搏殺,容不得半點疏忽!

便在赤桑與畢方精神恍惚之際,元神己召致魔魂陰靈瘋狂轟殺,被接連拍飛,差點就落得個魂魄崩潰,元神被吞噬的下場。

陰厲的狂風吹起,形成的氣息波動,驚天動地,竟吹散了青玉神台宛如慢帳般的防護光華。

「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