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禾溪的爺爺撇了撇嘴,滿臉的嫌棄。

2020 年 11 月 19 日

(??????????????)嫌棄你

「那您說我送您點什麼,或者是您想要點什麼,只要我有的,我二話不說就給您哪來,要是我沒有的話,那我就拼了命了也給您送過來。」

安禾溪小手一揮,大言不慚的說道。

「我想要的東西,恐怕你連聽說過都沒聽說過吧。」

安禾溪的爺爺微微有些不屑。

「誒,我要是說出來,你沒幫我弄到怎麼辦。」

「那你先跪在地上,然後給爺爺我磕倆頭。

然後,你再把剛才扣押我的精神小球還給我,這些是你的本分,你本應該就要做。

接下來才是真正的要求,你去給爺爺找一些草藥。

紫極木×10,千年人蔘×2,50斤百年靈水,百年玄**×1,葵花籽×99,水仙草×6,百仙草×1,六味滴仙草×6,金桂皮×8。

以上的這些東西全都給爺爺找來,爺爺把所有的精神力小珠子給你,好不好?」

安禾溪的爺爺威逼利誘著。

「不是,您現在還有多少個那樣的水珠子?」

安禾溪自動忽略了其他都內容,直接問道。

「額………」

「爺爺這還有三枚,你要是幫爺爺弄得話,就全都給你了。」

安禾溪的爺爺微微一笑。

「什麼玩意,我怎麼感覺您讓我幫您找的這些東西的價值要比你給我的這個精神力珠子的價格高的多吧。

說吧,您要這些草藥亂七八糟的幹什麼用啊。」

安禾溪眯起眼睛看仔細的打量著。

「果然,憑你聰明的腦子,肯定知道這是一個非常不公平的交易,既然這樣,爺爺就全都告訴你。」

於是,安禾溪的爺爺清了清嗓子順便說話的時候。

安禾溪突然說了一句:「您長話短說,免得沙雕書友們又要說咱們涉嫌水字數要把咱們抓走,或者給咱們寄刀片。」

「你說的這是什麼,沙雕書友,那是個什麼憨批,有我的塞班可愛嗎,還是說這是一種吃的?」

老人萌萌的說道。

(????ω`??)

「您不要在意這些細節了,長話短說就行了,沙雕書友就是一群沙雕,沙子裡面的雕像,上面寫著書友倆字,就叫做沙雕書友。」

安禾溪無奈的解釋道。

「好的好的,那我就長話短說了,這些東西煉成丹藥可以幫助爺爺恢復肉身。

還有,爺爺答應你給你13枚精神力珠子。」

老人簡短的說道。

「這就沒了?」

安禾溪不敢相信的問道。

「對啊,這就沒了啊,不是你讓我長話短說的嗎,就這麼短啊,怎麼了?」

安禾溪的爺爺更是一肚子的疑惑。

「不是你讓我長話短說的嗎,現在說完了你吃驚,沙雕們你們說說這叫什麼人。」

「沒什麼,那個您剛才不是說您手上就只有三枚珠子嗎,現在怎麼給我另外的10枚?」

安禾溪尷尬的問道。

「傻孩子,爺爺說10枚你就信啊,你真的很傻很天真啊。」

老人哈哈大笑道。

沙雕書友:「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問號?」

「居然敢騙我,我要讓你的塞班全部都消失。」

安禾溪十分的憤怒。

……………

「還差兩分鐘,再去說點什麼拖延一下時間,就差不多吸收完了。」

「爺爺,我等您肉身恢復了,再給您磕頭,您看看,現在給您磕頭好像不太吉利。

畢竟,現在您是靈體,我要是給您磕頭了,您跟鬼還有啥區別???」

安禾溪燦燦道。

「嘶,聽你這麼一說,好像也有點道理,那就等我恢復肉身了再給我磕頭吧。」

老人豪爽的說道。

「OK,時間剛剛好,我突破了,爺爺,讓你知道知道,我對您的愛到底有多深。」

安禾溪偷笑著。

( ̄y▽ ̄)~*捂嘴偷笑

「好了,現在可以把那部分精神力還給爺爺了嗎?咱們這場戰鬥就以我贏了終止好不好?」

老人和藹的說道。

而安禾溪則是搖了搖頭,然後張嘴說道:「其實,我也挺想把它還給您的可是,這東西消失不見了,他能怎麼辦。

而且,我認為您還沒有贏,為什麼要取消戰鬥呢,莫非是您害怕了?」

「嗯?

什麼,你說我的精神力消失了,怎麼消失的,我勸你最好把精神力還給爺爺。

不然,爺爺會讓你明白,什麼叫做痒痒。

還有,你確定你要繼續打嗎?」

老人既生氣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當然,您的精神力的確是消失不見了,我也是非常的無奈,要不,我把我的精神力給您?」

安禾溪一本正經的胡說著。

「不了,你的精神力爺爺就不要了,沒準我吸收之後,我這境界不但沒有增加,反倒是減弱了不少。

老人擺了擺手。

「哦,對了,爺爺,我其實還是挺像體驗體驗,您對我的愛到底有多麼的深。」

安禾溪假裝嚴肅的說道,其實臉上的肉已經開始一抽一抽的了。

「喲,我這暴脾氣還真就上來了,那你既然要體檢我的愛,有膽量,爺爺為你加油。」

安禾溪的爺爺向他投來了讚許的目光。

「爺爺,看我這招,亮瞎你的眼睛。」

安禾溪十分的裝逼說道。

「孫子,我不知道誰給你的勇氣,讓你可以說出這種大言不慚的話語。」

老人不屑的掏了掏耳朵,雖然他的耳朵裡面什麼都沒有。

只見,當他抬起頭的時候,看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畫面。

PS:上架第二天,小騷年求訂閱,求推薦票,求月票,感謝在座的所有大佬支持。

如果,屏幕前面的你不是在起點,那我十分真誠的懇請您來起點給我一個訂閱。

(????ω`??) 一道詭異的光芒向他襲來。

只見,老人的瞳孔明顯的收縮了一下。

「我嘞個去,這是個什麼玩意,怎麼這麼刺眼。

等等,不對,這尼瑪哪來的如此強烈的精神波動,莫非說安禾溪這小子突破了???

不可能吧,他剛剛修鍊幾個小時,而且這又是在戰鬥當中,他是怎麼突破的呢?

難道他真的可以把我的精神力吸收,然後轉化成他自己的精神力???

??(??????????)??

這世間怎麼可能會有這種邪門的修鍊方法,從未聽聞過啊,他也沒有接觸到別人。

這要是真的是他自己悟出來的,那也太恐怖了吧,會不會被抓去當小白鼠進行實驗?」

└(‘o’)┘┌(‘o’)┐我的天!!!!

在這一刻,安禾溪的爺爺這腦子裡思考了很多東西,但是他唯獨忘記了這道光芒是否存在傷害。

答案是毋庸置疑的,這道詭異的光芒是安禾溪剛剛突破,憑空出現的咒語。

當他看著自己腦海中莫名起碼的多出來一句咒語的時候,整個人都是懵逼的。

下意識的就默念了一遍,結果這道詭異的光芒就被自己出現了,搞得安禾溪更加懵逼。

|??????ω????)???

而且,當這道詭異的光芒出現之後,他體內所存儲的一半精神力都消失不見了。

就在他眼睜睜看著這道詭異光芒飛向自己爺爺的時候,心頭不由一緊。

極品寵妃太妖豔 於是,他也顧不上精神力消失不消失了。

連忙祈禱著,「千萬別出事啊,千萬別出事啊,南無阿彌佛陀。老天爺保佑,上帝保佑,穌耶保佑。」

ㄟ(≧◇≦)ㄏ!!!!!!

當這道白光到達老人身前10米的時候,老人終於感受到了這恐怖的精神力波動。

「卧槽,這尼瑪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我怎麼會感受如此強烈的危機,不行,我得趕緊布置結界。」

在十分慌忙的情況下,老人做出了做好決定,他決定自己在幾十秒的功夫里,可以布置了一百層結界和製造了100枚精神力珠子。

這道詭異的光芒以一個飛快舒服將老人先前布置好的結界撞碎,宛如用電鋸切豆腐一樣容易。

Σ(??д??lll)!!!!

「不是吧,我布置的結界怎麼會如此的不堪,這光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啊。」

安禾溪的爺爺欲哭無淚的說道。

撒旦總裁放肆寵 (??ó﹏ò??)

同時,他還在不挺的控制者精神小球奔向那既神秘又詭異的光芒。

奈何這光芒實在是太過於詭異,精神力也太過於兇猛。

快穿:被攻略對象寵上天 小球也是毫無卵用,多次參數之後還是敗下陣來。

「這精神力小球必須10枚10枚的使用,才可能會對這詭異的光芒造成一點威脅,讓它的速度稍微的慢一丟丟。」

安禾溪的爺爺驚悚的說道。

「也不知道爺爺有沒有事啊,不過,看爺爺這緊閉的眼睛,有事沒事皺兩下的眉頭,相必這詭異的光芒的威力肯定不一般吧。

對爺爺造成傷害估計不會太小,這可怎麼辦,這咒語究竟是怎樣到達我的腦子裡面的,真特么的邪門啊。」

安禾溪陷入了沉思當中。

???? 重生之嫡女皇妃 (??????????????)????????

而安禾溪的爺爺此時也已經被這道由自己孫子釋放出來的詭異光芒搞得焦頭爛額。

((??(//??Д/??/)??))

「已經突破了一百五十層結界了,它的速度太快了,再這樣下去可不是個辦法啊。

這可怎麼辦啊,不行,這精神小球一下一下的使用一點球用都沒有,我還不如把它們都放在一個結界上。

沒準這樣還可以給我爭取出更多的時間,就把它們都放在第一百八十八層吧,這個數字比較吉利。

搞定,我得想想,接下來除了布置結界不斷消耗它裡面的精神力還有什麼辦法啊能阻擋這東西。」

連續布置了幾百層結界之後,安禾溪的爺爺突然想起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之前我得到過一個咒語,我記得上面記載的就是上古時期的事情關於如何防禦精神攻擊。

這應該可以解決眼前的這個事情,只不過是使用完之後身體里的精神力會瞬間消失十分之九。

可是,萬一我要是使用之後,還是沒能將它的能量消耗完畢該怎麼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