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劇烈而恐怖的能量衝擊波的橫掃衝擊之下,山洞中的祖殿和諸多建築都震蕩了起來,轉眼便倒塌了一片,升騰起的大片的塵霧。

2020 年 11 月 19 日

裡面那些拜火教的教眾們反應快的,勉強逃了出來,至於那些反應慢的,自然只能被蓋在底下,直接被動的殉教。 當衝擊波漸漸消散,那些拜火教強的攻擊赫然又一次被葉天一舉擊破,那些拜火教強者才剛剛站穩身形,見到這一幕,頓時一個個面如死灰。

雖然之前已經有所預料,可當再次親眼目睹,眾人的聯手攻擊都沒能對這個華國小子造成任何一丁點損傷,一個個仍舊是震撼不已,心中驚恐萬分,臉色蒼白。

「嗯!看來你們已經有所準備了,那就去往你們這些垃圾該去的地方吧!」

葉天冷笑一聲,劍指一出,兩儀劍陣飛射電閃,瞬間殺向這些火神使。

此時此刻,這些拜火教的強,本就用盡了全力,根本沒有辦法再行抵達,所以眼見著葉天的飛劍瞬間而至,一個個腿軟腳軟,想逃都是來不及了,只有束手待斃了。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自遠而近的傳來。

「猖狂!你若敢殺拜火教之人,我必將你碎屍萬斷,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一聽到這話,本來已經絕望了的魚種敗火叫強者們頓時紛紛欣喜,因為他們拼盡全力要拖延時間的人來了。

此時,只見一道渾身黑袍的人影,和聲音原來的速度近乎同時乍然出現,擋在了諸多拜火教強者面前。

下一刻,他擾在斗篷內雙手一場,身上煥發出一陣黝黑色的灰光,化為了一道黑灰色光罩,擋在了葉天的兩儀劍陣所過之處。

吭哧的一聲,以往飛劍一出,便無所不利的兩儀劍陣,居然在這個黑袍人影施展開了這道黑灰色光罩面前,沒有任何一丁點的作用,直接擋了下來。

「哼! 終極狂兵 小子狂妄,以為有套區區的劍陣,就能夠橫行天下無敵了嗎?今日我就將他收了,看看還有什麼手段!」

黑袍人影聲音寒若冰雪,雙手變動間,那黑灰光罩反轉,化為了籠狀模樣,似乎想要將兩儀劍陣收下。

那時候的黑袍人影非常的憤怒,自己不過是稍微躲到了陰煞地洞中,緩解一下天人五衰之厄。

可他沒想到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居然發生了如此嚴重的事情,被人直接殺到了山洞裡面,整個拜佛教的祖庭聖地差點都被拆了。

一開始,他還以為是帝龍閣的高手出動了。

畢竟秦婉瑩便是帝龍谷中,最強的修真門派之一玉虛宮掌門之女,所以帝龍閣為了安撫玉虛宮,派出強者也是正常。

甚至要不是玉虛宮的掌門正好閉關,恐怕他早已經殺了過來,屠滅拜火教上下了。

那位可是練氣期九層,除了那些躲入洞天福地的頂級門派,人間已經能夠存在的最強者之一了。

而對這樣的強者,就算拜火教上下所有人一起上,也不夠對方一擊的

可後來,隨著拜火教的人員通報,黑袍人才知道對方居然是一個年輕人,帶著這個實力並不強的手下而已。

這讓他以為是那帝龍閣逃走的葉軒,只是這一過來,卻發現不是,自然那些心中無比的憤怒。

這時候,聽到這黑袍人的話,葉天目光一寒,冷聲道:「看來你就是拜火教背後的異族了,之前能擋住我一劍,還算是有點意思。可你這樣就想要收我的法寶,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眼前這突然出現的黑袍人,便是躲在拜火教後面興風作浪的異族,也就是那個籠罩在斗篷內不知面目的神秘人了。

葉天這話一出,頓時讓神秘人一驚,失聲道:「你居然知道我的存在?」

葉天冷笑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既然你做了,那自然便會讓人知道了!」

神秘人籠罩於斗篷之下,看不清他的臉色,但明顯能從他的語氣中聽出詫異。

「你不是帝龍閣的人,並不是為了那秦婉瑩,而不是沖著我來的?」

「賓果!恭喜你答對了,獎品是讓你痛快的去死!」葉天淡然笑道。

「可惡!你小子果然夠狂!」神秘人大怒道:「今天我就收了你這劍陣,看你還如何猖狂?」

之前一出手,神秘人就感覺出了葉天的實力只不過是鍊氣六層。

只是令他奇異的是,葉天的真元渾厚至極,遠比同階級修真者要強上數倍,甚至一般的練氣七層的修真者單單在真元的渾厚度上,都不一定比得上他。

就算他自身也達到相當於鍊氣七層後期的實力,但也還是為他的真元渾厚程度乍舌,簡直是非人啊!

這一發現讓神秘人有些恍然,怪不得連光明左右二使都不是這人的對手,這也算是情有可原了

這小子雖然境界不強,但真元渾厚至極,又有著殺伐第一著稱的劍陣配合。

就算一般的鍊氣期七階修真者,一時大意之下,也得栽在這葉天手上,更不用說像拜火教這類不擅長近戰,完全就是脆皮的修鍊者了。

可即使是如此,神秘人也根本不畏懼,因為他不僅擁有著相當鍊氣期七層的實力,而且因為自身種族的原因,他所擁有的能量強度和渾厚程度,就算在同階修真者當中也絕對是前列的。

以這樣的實力,神秘人自信就算對上練氣七層巔峰,甚至是鍊氣八層初期的修真者,也絕對不失敗的。

所以眼前這個不過區區鍊氣六層的華國小子,神秘人自信還是能對付的,所以一出手便打算直接收取了葉天的兩儀劍陣。

在神秘人看來,這個法國小子能夠如此的猖狂橫行於拜火教祖庭聖地,如入無人之境一股,全靠的這套劍陣法器。

若是收了葉天的這套劍陣,估計這小子就如同被拔光了牙齒的老虎,也就只剩下待宰的份,看他還怎麼囂張。

到時候再狠狠的泡製他,看能不能套出他所修鍊的功法。

葉天聽了他這話,嘴角卻勾出了一抹不屑,說道:「嘖!傻逼,你又一個立flag的,那我就看看你究竟怎麼收取我的劍陣。」

說罷,葉天運轉真元,兩儀劍陣上頓時綻放出如同白晝一般的白光,讓那神秘人有些措不及防,頓時睜眼如盲了。 啵的一聲,如同氣泡破碎一般,那神秘人所施展的用於困住葉天兩儀劍陣的能量罩,頓時便化作了破碎,瞬間爆炸開來。

那神秘人所施展的能量罩,被葉天的兩儀劍陣暴力破解,一股極端強大到似乎足以毀滅星球般的漣漪波動閃現,向著四面八方擴散。

神秘人因為離得近,自然是首當其衝,瞬間連防禦也來不及,被這股劇烈的能量轟然掃射中。

「嗚……」

神秘人在被能量衝擊波掃中的霎那,立時便受傷,只能連忙運轉體內的魔元,抵擋住這道能量衝擊波。

他是攔下,但離他近的那些個拜火教強者,可就沒這麼好的反應了,便被那能量衝擊波掃中。

頓時間,這些不過是脆皮的拜火教強者們,連最起碼的反應都沒有,變成叫著被那能量衝擊波打成血沫。

隨後夾雜在能量衝擊波中,繼續向後擴散,與其他人的混在一起。

「這是什麼手段?」

感應著這股能量衝擊波的威力,神秘人也忍不住大驚失色,不敢再繼續強撐著,也已經撐不住了,立馬往後爆退開來。

這陡然出現的一幕,不讓少數幾個站在比較靠後,有時間作出反應防禦能量衝擊波,劫後餘生拜火教強者傻了眼,更是完全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在這麼一場戰鬥下來,會出現如此恐怖的結局,整個拜火教的最強力量在這一下中,立馬便十去**。

如此一來,失去了如此多的強者,就算殺了對方那個華國小子,拜火教從此也將一蹶不振。

一人之威,強到如斯?

剩下的幾個拜火教的強者心中已經不僅僅是恐懼,更多的是絕望了。

葉天將鳥籠爆炸開后,將兩儀劍陣再次喚回,並指呈劍,劍指那神秘人和剩餘的拜火教強者:「我就問問還有誰?」

全場靜默,就連之前出場的神秘人,這時也沉默了,完全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結果。

「叮!裝逼成功,恭喜宿主中出了個全場靜默的逼,逼格+180。」

此時,別看葉天如此的坦然自若,似乎非常的牛逼衝天,其實心中對於剛才所造成的看到可怕的能量衝擊波,也是感覺無比的驚訝,根本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他倒是了解兩儀劍陣的威力能夠,破解那個神秘人的能量罩倒不意外,可根本不可能有如此強大的威力。

更重要的是,葉天在剛才那股能量衝擊波中,明顯能夠感受到那股能量衝擊波既不是他的真元造成的,也不是對面那個神秘人的陰屬性能量所造成的,而是一種全新的能量波動。

很明顯,會出現這樣一股能量波動,應該便是兩者之間的能量所造成。

雖然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葉天卻有辦法了解,正所謂外事不決上網查,內事不決問系統嘛!

當下,葉天繼續保持著淡然自諾的樣子,震懾著對面的神秘人和剩餘的拜火教強者,心中卻喚出了系統。

「系統,剛才的那個情況究竟是怎麼回事?我從那強大能量衝擊波中感受到的是全新的能量波動,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叮!這是因為對方仍是來自其他空間的種族,所修鍊出來的能量名為魔能,正好和修真者的真元屬性相反。

所以當你的真元和他的魔能相互攻擊,便會產生特殊的湮滅現象,從而釋放出更強的能量,方才造成剛才的那種情況。」

此時,雙方仍舊在對峙著,誰也沒敢再輕易出手,葉天便趁機在心中又迅速的問出疑惑。

「不對呀,如果說是能量相反,那我之前跟那些魔修、真教修鍊者等戰鬥的時候,為什麼沒有出現這種現象?」

「叮!之所以和其他修鍊者沒有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他們用的是地球的能量,和你的真元是同源不同質,是一元多象的表現,自然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而對面的那個神秘人來自的空間,是地球的空間的相反面,所以兩者的能力在本源上完全相反,你可以將之理解為正物質和反物質的區別。」

我的技能不正經 系統的回答讓葉天不禁一臉囧囧有神,忍不住在心中吐槽道:「這不是玄幻仙俠的事情嗎?怎麼和科學的正反物質拉上關係了。」

「叮!宿主的思想完全不對,正所謂三千大道,皆可超脫,所謂的玄幻、仙俠,乃至科學,都是為之追求世界的本源,以便讓個人或者群體獲得超脫世界的能力。

期間的區別只是表現形式上的不同,但彼此間都有通用的規則,只是在稱呼上不同而己,就如同科學稱之為正反物質,而金霞則稱之為陰陽之力。

只是因為宿主生長在普及科學的地球上,所以本系統才拿科學的名詞作解釋,還望宿主明白其中道理,方才能真正的體悟大道真理!」

對系統的如此苦口婆心,葉天自然是更囧,當下轉移話題道:「這個我明白了,是我理解錯了!

可就算是這樣,我的真元和對方的魔能同屬能量,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正反物質才會出現的湮滅反應,這不科學啊!」

「叮!真元和魔能並非尋常意義上的單純能量,而是一種介乎能量和物質的存在,從而能夠發揮出種種特殊的神奇效用。

這也是為什麼在同等境界的情況下,修真者如果發揮出來的的實力,要比武者乃至其他類型的修鍊者更強的原因所在。

否則同樣是修鍊出能量,哪怕在功法上有所缺陷,可在同等境界的情況下,也不可能出現如此巨大的差距。」

「原來是這樣!」聽到這個解釋,葉天這才恍然過來,雖然之前已經知道,武者和修真者的差別,便在於真氣和真元的質量區別上。

可在這之前,葉天也只不過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如今聽了系統這番解烊,葉天這才徹底明白了武者和修真者在能量本質上的差距,是這麼一種情況。 同時,葉天對於系統之前所說的三千大道,皆可得超脫這句話的理解,也更加的深刻了。

所謂的三千大道,說白了便是世界的道理規則,只要明白了這些道理和規則,不管是哪一種尋求超脫的方法,都能夠在達到頂點后得到超脫的。

當下,他又問道:「對了,跟那個神秘人便是一組來自於和地球相反的空間,那個空間究竟是什麼?這個異族又是哪一族?」

這個問題是最關鍵的,之前他只知道對方是來自異空間的異族,對其的各方面了解並不深。

真有系統解釋,那自然要問個清楚,方才能百戰百勝了。

「叮!根據剛才的能量分析,對方所處的世界,應該便自於六道之一的修羅煉獄,其身份為低等級的修羅!」

「修羅?六道?」葉天沉呤道,「這不就是傳說中的陰間嗎?傳說陰陽相隔,互不相容的嗎?那這些修羅當年是怎麼來到地球,而且還想屠滅人族?」

「叮!確實有陰陽之說,但並不存在互不相容的說法,修羅一族一向以好戰著稱,征戰於各個世界。

當年打開了來到地球的通道,修羅自然便打算佔領地球了,至於修羅一族是怎麼打開通道的,如今原因成迷。」

葉天突然想到系統之前提及的關鍵之處,轉而問道:「對面的這個神秘人只是修羅中的低級存在,難道修羅之中還有等級之分?」

「叮! 原先生,寵我! 修羅一族擅長近戰,共分為王、侯、將和兵四級,其出生時的實力一樣,區別在於潛力和天賦。

這其中,王、侯級的修羅不僅有種種神奇的天賦,潛力也是極高,甚至能夠修鍊人族的修真功法。」

「什麼?王、侯級的修羅能夠修鍊人族的修真功法?當年人族和修羅一戰,付出了慘烈的代價。

最終雖然將修羅的通道封印,卻沒能夠完全將這些修羅剿滅,還是有一些修羅殘餘留在地球,像這個神秘人應該便是其一,而且不可能是唯一。

那除了這個神秘人外,其他的那些修羅中,是不是有王、侯級別的修羅,難不成便有那些修羅混入修真門派。

當年大戰過後,季漢分崩,亂世重啟,這裡面便有修真門派作祟,莫非便和王、侯級別的修羅有關?」

葉天心中一驚,想到了一個極可怕的可能,雙眼中的瞳孔頓時劇縮。

「叮!資料缺失,無法回答!」

系統無法做出回答,而這時候在經過剛才的短暫對峙,對西的神秘人已經再次出手,一道能量刃斬向葉天。

見此情況,葉天自然不敢大意,對方可是以好戰著稱的修羅,實力又明顯強過於他,在這種情況下大意,那絕對是找死無疑。

當下,他毫不猶豫,並指成劍,兩儀劍陣旋轉飛出,同時攻向了對面那修羅斬出的能量刃。

轟!

兩人的攻擊相撞在一起,之前能量澐滅再次出現,只是相比之前的程度要小很多了。

這時候,那神秘人身形一閃,直接前撲,轉眼到了葉天的跟前。

籠罩在斗篷內的手一張,魔能化出的利爪廷出,劈斬而下,爆發出了尖銳刺耳的破空聲。

葉天見狀,不驚反喜,他所修鍊的周天星煞訣可是有煉體的效果,完全和尋常不擅長近戰的修真者不同。

這個神秘人是剛才才過來,並沒有看到他和光明右使的戰鬥,所根本不知道自己也是擅長近戰的。

雖然心中驚喜,葉天卻沒有表現出來,反倒露出了驚慌之色,似乎很是慌亂一般,雙手上燃起了熊熊的粉紅火焰。

隨即葉天猛然將火焰擲出,落地化作一道火牆,看也不看的便轉身,似乎有打算阻止神秘人的接近,從而可以拉開距離。

神秘人見狀,頓時驚喜,以為正如他所想那樣,葉天並不擅長近戰。

當下,他便得意的嘲諷起來,「呵!這時候再想逃,來得及嗎?」

說話的同時,神秘人手上的動作並沒有停留,而是以勢不可擋的姿勢,直接切入那道粉紅火焰中,將火牆撕成碎片。

火牆一碎,神秘人打算繼續前沖,突然心中升騰起一股濃烈的慾望,衝擊得他都想要就轉身,撲倒一個拜火教的強者來發泄了。

農門辣妻:王爺來種田 「不好,這火有問題!」

這個慾望一起,神秘雖然立馬振作精神,壓下了心中的慾望,但動作頓時受到了影響,忍不住驚呼出聲。

「這時候才發現?晚了!」

現在這時,葉天的聲音響起。

是計!可惡!

心中念頭閃過,神秘人抬眼看去,只見原本似乎有打算要逃的葉天,這時卻已經撲向了自己,手上兩道銀光閃動,正是那兩儀劍陣的飛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