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曦聽了這問題,又翻了個白眼,「單純施展術法雖然厲害,但消耗量也極大,要是術法沒有擊敗對手的話,那自己的勝算就會越發減小,相反的,如果先用兵器來戰鬥,靈力輔助,如果自己技術好的話,完全可以不藉助術法,也能做到制敵效果,如果雙方兵器僵持不勝的情況下,就會使用術法,這是修士圈大致的對決潛規則,如果是在戶外,涉及生死戰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

2020 年 11 月 19 日

陌凡點點頭,「原來如此,長知識了。」

千羽曦:「……」

仔細想想,這貨一直都是靠秒殺來搞定戰局的,這些事情不知道也正常。

她不禁嘆了口氣,陌凡的成長速度太快了,從最初的需要幫他擋劫雷,到現在具有秒殺她的實力,也就短短半年時間。

自己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了。

千羽曦默默地看了眼陌凡,心中暗暗下決心,一定,一定要努力修鍊!跟他站在一個高度!

正在觀看場上對決的陌凡並不知道,他與千羽曦的關係,只要有一方先開口,便可以戳破這張窗戶紙。

場下的二人還在僵持著局勢,已經五分鐘了,如果放在戰場上,已經可以決定無數人的生命。

刀幺見此狀況,也停止了進攻,兵器對決到此告一段落,接下來就是修士專屬的術法對決時刻。

刀幺後退幾步,跟劍長空保持著差不多五米的距離。

身為刀宗之人,他的術法也與刀具有關,運轉體內靈力,配合著精神力釋放,他的氣勢又漲了一截,周身出現了類似賽亞人爆氣時才有的光芒特效,不過刀幺的特效是暗紅色,同時,他的直背長刀也發生了變化,像是被特效凝聚出來的,造型很誇張引人注意的兩米長大刀。

這是什麼,也開無雙了?

陌凡看著刀幺的變化,不禁想起自己的無雙模式。

「長空道友有危險了。」千羽曦秀眉微皺,看這樣子,她應該知道刀幺這是什麼模式。

「羽曦,刀幺這是幹嘛了?」陌凡問道:「跟你的女王模式一樣?」

對方搖搖頭,「不一樣,他這應該是領悟了自己的刀意,然後通過某種特定的方式具現出來,這麼說吧,現在的他就等於加了個DIYbuff,自己領悟出的刀意是什麼樣的,就能強化什麼樣的能力。」

「那麼強!」陌凡瞪大眼睛,還真是小看這個刀幺了。

「你是怎麼知道的?」陌凡問千羽曦。

「術修前輩是刀宗的人啊!」千羽曦回答道:「他跟我說過,這具現刀意是刀宗的秘法。」

「原來如此!」陌凡這才知道術修前輩是刀宗的人,這也對,他是耍刀的,是刀宗子弟的可能還挺高。

他看向手持雙劍的劍長空,也擔憂起來,長空兄要是沒有大招的話,怕是輸定了。

場上,刀幺buff開完后,也不給劍長空喘息的機會,瞬間,以鬼魅的速度出現在劍長空面前,臉上獰笑,兩米長大刀朝劍長空砍去。

整個觀眾席上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究竟……結果會是如何?

刀越來越近了,劍長空沒有絲毫慌張,臉上甚至出現了一抹詭異的笑容。

為什麼要說是詭異呢,因為那一笑,就像是辛苦布局,對手終於中計上鉤的開心。

他速度快如瞬移,忽視了距離似的,來到刀幺身後。

刀幺震驚了,隨後直接轉身又是一刀砍下去。

卻被劍長空雙劍給擋住了。

「嘿嘿,驚喜吧!?」劍長空笑道。

話音剛落,他的氣勢瞬間暴漲,直至與刀幺相同,雖然表面沒有像刀幺那樣變化,但那劍意驚人,一往無前,宛若要刺破這蒼穹。

「長空兄也爆氣了哎!」陌凡說道,整個觀眾席都沸騰了。

只是兩個三品小修士的對決,沒想到就那麼精彩,若是成長起來,不知會有多高成就。

(本章完) 刀幺眼神中再度閃過一抹震驚,他後撤一步,隨後又衝上前去進行瘋狂輸出。

不過這回跟上次的局勢不同了,劍長空沒有后推,而是選擇跟他硬剛。

原本說好的術法對決,打著打著就變成了buff疊加后的兵器對決。

刀光劍影,乳白色的光芒與暗紅色的光芒在場上不斷亮起,衝擊力造成的沙塵也開始瀰漫。

不得不說,這場對決很有代入感,也很有觀賞性,陌凡直接坐在觀眾席上為劍長空吶喊助威,至於三位妹子則撇不開臉,安安靜靜的看著比賽。

相比於之前的單純兵器對決,這個加持了buff后的對決要更好看些,在陌凡眼中,二人的對戰特效滿滿,刀幺時不時來幾個帶殘影的炫酷幾連斬,劍長空則來了個類似獨孤九劍的招數,差點將刀幺給弄死。

一孕有情 此時的對決已經不再是關乎雙方的戰鬥實力,他們比拼的是對自身武器的感悟,刀意對劍意,劍意對刀意。

這種意境上的比拼在陌凡眼裡感覺逼格好高,雖然雙方的動作簡潔明了,但一招一式當中卻蘊含著他看得到卻看不懂的意境。

隱隱中,他感覺在這種場合,感悟《兵魂》是最明智的選擇。

他沒有盤膝,就是單純的坐在椅子上,身子往前傾,雙目緊盯二人的戰鬥,一幅認真看比賽的模樣。

這不是靈力修鍊,他現在需要的,就是找到戰鬥中能夠令自己有所領悟突破的那個契機。

千羽曦發現剛剛一直在吶喊助威的陌凡突然安靜了下來,便側目一看,只見陌凡安安靜靜的看著比賽,性格沒有之前那麼跳脫。

她剛想問問陌凡是怎麼了,卻發現他的眼神跟以往比,好像有些不同,認真,專註,沒有了日常的不正經。

千羽曦忍住了說話的衝動,美目默默看著陌凡,心想著,他這是怎麼了?看得那麼認真。

場上,二人優劣勢終於出來了,刀幺的刀意具現弱了一些,而劍長空的劍意還是那麼的鋒利。

他緊抓著兩把劍,滿頭大汗的喘息著,之前的風度已經消失的一乾二淨,看起來有些疲憊。

而刀幺則要慘一些,他的黑色勁裝被對方的劍刺破出了好幾個缺口,健碩的身軀半遮半露。

「嘿嘿,不行了吧?」劍長空露出笑容嘲諷著刀幺,「男人就應該像我這樣持久一些,你就不行了,這才多久啊,就虛了。」

刀幺面色不變的說道:「勝負還未揭曉,你別得意!」

劍長空哼了一聲,「看來你是真的傻,一般在對決中說出這種話的,失敗是穩了的。」

說罷,他將雙手高舉,兩柄劍貼合在一塊,很神奇的融合在了一塊,變化成一把長近兩米,劍身有三指寬的劍具。

這把劍劍柄通體黑色,劍身是銀白色的極簡主義,總而言之就是一個字,帥!

合體法器!

千羽曦沒想到劍長空的兩柄劍是合體法器,所謂的合體法器,就是能夠融合在一起成為靈器的法器,這個所謂的融合,不是指鍛造時的重鑄融合,而是指在日常情況下,能做到瞬間合體的效果。

千山獨行 合體法器在尋常情況下,跟普通法器沒有差別,可是一旦合體,其發揮的威力就與靈器無二。

劍長空將這柄靈器長劍握在右手,劍尖直至刀幺,下巴微微上揚,道:「上吧!」

刀幺也不廢話,直接沖了過去。

幾個回合下去,刀幺越發被完虐,刀意逐漸被劍意所壓制。

合體成靈器后,劍長空的體力下降的很快,此時的他整個身體的肌肉都在微微發顫,這就是合體的代價。

「最後一擊,撐得下來算你贏!」劍長空說道。

他深吸一口氣,將狀態調整至目前能達到的最佳狀態,右手鬆開,長劍浮在空中,這是御劍。

雙手在胸前不斷掐著手印,嘴中默念口訣。

「別傻了,誰會等你放大招?」刀幺冷哼一聲,直接衝到對方面前說道,此時的他是強弩之末,最後一擊,不僅是對方的,也是他自己的。

卧槽!你不帶常理出牌的!

劍長空看著出現在面前的刀幺,眼神瞪得大大的,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你輸了!」刀幺沒有說話,而是擺了個口型,隨後長刀斬向了劍長空的胸口。

嘭!安放在參賽選手身上的護體金光亮起,籠罩著整個武道場。

會是誰贏了呢?千羽曦緊張的看著場上,又看了眼仍在「認真」觀戰的陌凡。

美目有些幽怨的看著他,這傢伙到底在幹嘛,對決結果都要揭曉了,怎麼還是這幅模樣?

場上光芒逐漸變淡,結果即將揭曉,眾人屏息,靜靜地看著場上。

光……散去了,出現了兩個躺在地上的身影。

怎麼?到底誰的護體金光激發出來了,觀眾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想知道最後的結果。

一襲髒了的白衣男子,劍長空躺在地上咳出一口血,大氣的抹了下嘴巴,隨後舉起右手,伸出了食指跟中指。

「我!贏了!」

觀眾席沉默了半秒,隨後響起了熱烈的歡呼聲。

太好了呢!千羽曦展顏一笑,隨後又看了眼陌凡,這傢伙到底是幹嘛了?那麼吵的歡呼聲還保持這動作。

難不成出事了?

千羽曦聯想到不好的事情,又看見陌凡這狀態,不免擔憂起來。

宛如碧藕的手臂一直在空中不斷探出,又收回,千羽曦有些糾結,陌凡要是自主進入這狀態的話,自己一旦叫醒他,豈不是壞了大事?

可要是陌凡遇到了麻煩,自己要是不及時出手,不也是壞了大事?

糾結了半天,小七跟小柔也發現了異常,三個妹子一同為著陌凡這個漢子打轉。

「要不叫老爸過來吧。」千羽柔說道。

千羽曦點頭,打算打電話給千翎尊者。

「找叔叔幹嘛?」

陌凡的聲音突然響起,嚇了三人一跳。

「你沒事嗎?」千羽曦沒有在意剛剛被嚇了一跳的事情,反而關切的問著陌凡的狀況。

「沒事啊!我能有什麼事?」陌凡反問道。

(本章完) 「那你之前是什麼情況?」千羽曦問道:「一動不動的,很不正常。」

陌凡尷尬的撓撓頭,解釋道:「那啥,我剛剛應該算是在頓悟吧。」

新歡舊寵:權少追妻忙 頓悟???

千羽曦回想起他之前第一次經歷瞬移便自主領悟的場景,問道:「那你這次頓悟到什麼了嗎?」

「你這算是問到點上了!」陌凡瞬間苦著一張臉,「我原本好好的看著劍長空跟刀幺的意境對決,想藉此參悟下功法,原本快要領悟出些什麼的,結果一道金光亮起,什麼都沒了,然後我的大腦斷片了一會就醒了過來。」

千羽曦:「……」

「你也是有夠努力的啊,什麼都要試著領悟,下次要是有人做道菜,你是不是也能藉此領悟什麼火之奧義跟刀意來?」千羽曦吐槽了一句。

「你還別說,也許真有這個可能!」陌凡一本正經地回答道。

千羽曦:「……」

「哥,所以你真沒事了?」小七問道,她跟千羽柔都知道她哥和她姐有點意思,所以大部分情況下都不說話充當背景板。

「恩,抱歉讓你擔心了。」陌凡歉意的說道。

「陌凡哥哥,要不我吃個棒棒糖,你看看能不能領悟出些什麼來。」千羽柔嬉笑道,嘴中吃著棒棒糖,之前陌凡幫她贏來的典藏版早在好幾天就就吃得只剩下一堆塑料小棒了。

陌凡寵溺的揉了揉千羽柔的小腦袋,知道對方是在逗自己開心,不去想頓悟失敗的事。

「這是進行到第幾場了?」陌凡問道。

「最後一場,也就是我要上去了。」千羽曦回答道,同時站起身準備到場上去。

陌凡愣了一下,雖然不知道對手是誰,但還是肯定地說了聲「加油!」

千羽曦對陌凡展顏一笑,隨後便往場上走去。

「小柔,你姐姐跟誰打?」陌凡問千羽柔。

「月輪!」千羽柔回答道,手上多出了三個LED板,上面分別寫了三個字「千」「羽」「曦」,她按順序遞給了陌凡和小七一人一塊,陌凡有點懵逼的接過板子,看到小七很熟練的舉起手中的「羽」字。

看來……這幾天大家都是這麼助威的啊!

「小柔,那我有沒有LED板?」陌凡期待的問道。

「有,在我這裡!」小七說道,臉上掛著一幅快誇我的表情,「這些都是訂做的呢,你的板子我一直留著還沒拿出來過呢!」

陌凡笑了笑,颳了下小七精緻的鼻樑,「謝謝啦!我會讓這個板子一直舉到決賽的,放心吧!」

「嗯吶!」小七開心的回答道,她的人生很單純,是陌凡把她從伏屍的統治下解救出來,所以她很喜歡他,單純的喜歡,只要得到對方的表揚,那就比任何物質獎勵都要令她開心。

「姐姐上場了!快!小七姐,陌凡哥哥,把板子舉起來!」千羽柔說道。

陌凡:「……」

他舉起手上的板子,視線轉到了武道場上。

不管是月輪還是千羽曦,陌凡都與之聯手作戰過,但很不巧,有他在的地方,他就是主角MVP,也就是說,他對二人的了解少之又少。

相對於月輪,陌凡還是更加熟悉千羽曦,她的作戰風格很暴力但也很細膩,而月輪的話,據眾人流傳,當時新生代實力最強的修士,但陌凡認為,她強的只是實力罷了,實戰經驗非常的少,以至於上次不夠謹慎,會被夜輝偷襲。

千羽曦身著藍白色勁裝,搭配短髮,英姿颯爽。而月輪還是一如既往地火紅色寬鬆練功服,依舊的艷麗。

冰與火的對決要開始了!

術修交給二人一人一張符篆,令其塞進懷裡,沒有多說廢話,直接宣布比賽開始!

相比於之前的幾次比賽,二人的進步可謂神速,術修話音剛落下,她們便有了動作。

千羽曦左手手環化盾,右手環為弩,冰靈力注入,往月輪那進行連發。

而對方也不是吃素的,兩把彎刀拿在手上,一邊前進著,一邊將彎刀飛出與弩箭相撞,然後以迴旋鏢的形式回到手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