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性情中人,羅陽向來喜歡伸出援助之手。

2020 年 11 月 19 日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是胸懷大志的美人,羅陽跟她們在一起,感到壓力山大。

呵呵一笑,羅陽說道:「雪妹,先聽我說。我保證會滿足你們的要求。以我強壯的身體,不可能不做得到,對不對?」

說著,羅陽挺起了結實的胸膛。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見了,均喜滋滋的笑了。

「噯!我們不管那麼多,反正你得儘快發展出我們的核心人員!人數越多越好!我們萬魂宗需要核心人員!」谷雪振振有詞道。

「雪妹,發展也需要時間的。不急,我們有的是時間。」羅陽動之以情。

結果4位美人冷笑不已。

她們看出羅陽老是用好話來哄住她們,然後就不住的拖時間。

本來早就應該兌現承諾了,結果拖到現今。

「牛仔,你別說的比唱的好聽,你得拿出你的實際行動來發展我們的核心人員,光靠說,哪裡會有人?」白蕙俏臉紅暈輕舞。

「白妹,你們放心,你們想要多少核心人員,我都滿足你們。」羅陽豪氣干雲道。

他說的好像是他自己可以隨便生一大堆寶寶,自己是雌雄同體。

4位美人聽了,俏臉均有羞意。

畢竟她們都還是黃花閨女。

「噯!你先拿出你的誠意,現在就帶我們去你家,介紹我們給你爸媽認識。我們就相信你說的話。」谷雪說道。

這可難住羅陽了。

莫說帶白蕙和谷家三姐妹進村子,就算把爸媽叫出村子跟她們相見,那都很棘手。

見過面了,日後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就有理由經常來村子了,兒媳婦不常回家,那像話嗎?

如此一來,羅陽就不得安生。

「雪妹,我說了那麼多,你們怎麼都沒有聽明白,還是要這樣做?」羅陽苦笑。

「噯!你說了那麼多,我們就聽出一個意思!知道是什麼不?你就像在說:我現在沒空理你們,你們先走人,以後等我想起你們了,再叫你們來!」谷雪說道。

其他三位美人均點頭,表示贊同谷雪的猜測。

羅陽呵呵笑道:「白妹,雪妹,湘姐,雲姐,你們怎麼這樣想?我堂堂七尺男子漢大丈夫,怎麼會失信?」 新城市一處街道上,一道黑色的身影正慢慢的走著。

它身高近兩米,身體膨脹的有些嚇人,破爛的盔甲已然掩蓋不住它的身軀,它的臉彷彿一塊一塊的碎肉拼湊而成,兩顆眼珠子一上一下,極為駭人。

它就這麼肆無忌憚的在街道中央走著,惹得不少開夜車的司機開窗大罵。

「你他媽有病是吧,想死就支一聲。」

然而,還未等他將車開走,他的車頭就被砸出一個深深的大坑,汽車也發出警報。

「啊!!」

他只來得及慘叫一聲,就被一隻巨大的爪子抓出了車內,然後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內臟被一個恐怖的怪物,一口一口的吞食。而他,已經徹底的沒了呼吸。

「好吃,好吃,想不到復活后還有這麼好吃的東西。」怪物咀嚼著司機的內臟,喉嚨里發出詭異的聲音。

此時,街道上的行人早就嚇的驚慌失措,亂成一團。

許多汽車碰撞在一起,發出滴滴的警報聲,幸運的是,此時不是白天,否則眼前這一幕,絕對會造成近年來最嚴重的交通事故。

「食物,食物!」怪物將司機的內臟吃了乾淨,卻把他的屍體給丟掉,開始繼續尋找獵物。

就在這時,街道的盡頭響起警車的鳴笛,快速朝怪物方向駛來。

與此同時,在怪物的頭頂上方,出現三架直升飛機,其中一架,正是馮老陳局等人。

街道上的一幕他們已經看到了,不由得都是一陣頭皮發炸,他們還是第一次看見這種怪物。

「開槍!」

陳局發出號令。

秦一坐在後面,手持著特製槍械,開始射擊。

「砰砰砰!」

特製的子彈隨著高速射擊變成一條條火舌,幾乎全都命中在怪物的身體上。

然而,令他們不敢置信的是,那一顆能夠穿透鋼板的子彈,居然連怪物的皮膚都沒打破,反而更加激怒了怪物。

怪物憤怒的對半空的直升機嘶吼,嘴裡的碎肉也隨著怒吼掉落,嘶吼產生的震蕩將周圍的玻璃震碎,甚至半空中的眾人都感到一陣耳鳴。

「太可怕了。」陳局臉色難看。

「哼,區區一個怪物,看我如何降服他。」

話音落下,一名身著灰色長袍的青年,手持剛劍從直升飛機上跳落而下。

一時間眾人大駭。

要知道,雖然他們距離地面並不高,但也有二十米左右的高度,這麼高從上面跳下去,不死也殘廢。

「龍虎山弟子趙日天在此,怪物報上名來。」

尼瑪,你這逼裝的太低級了吧。

飛機上的眾人無語,不過他們也很驚訝,因為這龍虎山派來的弟子果真有兩下子,從這麼高的地方跳下去,竟然沒事。

然而,更讓他們吃驚的是,就在這所謂的龍虎山弟子日天哥落地的一霎那,前面的怪物突然消失了。

緊接著,他們就看見,怪物詭異的從日天哥的背後出現,一雙恐怖的爪子,直接穿過了日天哥的後背,一顆還在跳動的心臟被狠狠的掏了出來。

「你……」

日天哥出場就掛了,還掛的如此容易。

「龍虎山趙……趙日天……被秒殺了。」小雅有些顫抖的對著耳機說道。

隨著小雅的報告,不論是警車裡的魂組弟子,還是蓄勢待發準備上場的茅山弟子,都已經懵了。

在他們看來,龍虎山的弟子可都是高手,隨便拿出一個都要比魂組的強,而且這個趙日天據說實力強悍,曾獨自斬殺過數名厲鬼,相當了得。

然而,當他們聽到被秒殺后,都傻眼了。

「不好!它在變強!」

馮老的聲音突然傳進所有人的耳朵,飛機上的眾人也都看到了這一幕。

只見那怪物將日天哥的內臟吃了后,它那本就巨人般的身軀居然詭異的漲了一截,至少有一個腦袋的高度。

「開槍!繼續開槍!」陳廣勝大吼道。

砰砰砰!

無數的子彈不要命般的打在怪物的身上,可是方才都不破防,現在就能破防了?

答案當然是破不了。

那些子彈,在擊中怪物身體的那一剎,就被皮膚彈開了,彈飛的子彈都射在周圍汽車上,發出劈里啪啦的嘈雜聲響。

「怎麼辦?」秦一停下射擊,對著馮老和陳局道。

陳局咬咬牙,道:「沒辦法了,現在只能將希望寄託於那殺陣之上。」

小雅臉色難看道:「可不是還有第二套方案么,真要現在就啟動殺陣?」

未等陳局回答,馮老苦笑道:「第二套方案就是趙日天這小子,不過他太裝逼了,連一個回合都沒撐住。」

眾人沒了言語,臉色都極為沉重。

陳局深吐了一口氣道:「準備啟動那個殺陣。」

……

就在魂組準備啟動最後的底牌時,一道身影在新城市郊外的一處廢墟中爬起。

「呸呸呸!」人影吐了吐嘴裡的灰塵泥土,大罵道:「還好老子有金龍佩護體,不然這一下還真要了命了。」

擁有金龍佩這麼屌炸天的道家至寶,不是李沖又是何人?

早在收到系統提示時,他就第一時間做好了使用金龍佩的打算,否則,他至少重傷。

李沖見識過普通鬼魂自爆,就是色鬼趙強,不過普通鬼魂和玄煞鬼哪能相提並論呢,自爆所產生的威力也截然不同,他突然有中劫後餘生的感覺。

「該死的臭娘們,居然選擇自爆也不讓小爺得獎勵,真是背到家了。」李沖爬出廢墟,嘴裡嘟囔道。

系統:「不論是鬼物還是妖怪,選擇自爆,宿主都無法獲得獎勵。」

尼瑪,你又出來刺激我。

李沖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道:「那個女鬼在自爆前說,將軍已經復活了,你知不知道它在什麼地方?」

系統:「方位已經傳送到宿主大腦。」

卧曹,還有這功能?

牛逼。

李沖連忙在腦海中查看,頓時有些驚訝,自己的腦海就跟導航圖似的,什麼線路都有,而他也看到了目標所在。

「我靠,居然跑到了市裡,那還得了?」李沖震驚,隨後連忙向目的地跑去。

大概過了二十分鐘,李沖終於接近了目標。

「你大爺的,這梯雲縱雖然速度快,但法力值消耗的也很大啊。」李沖氣喘吁吁的出現在街道上,他此刻距離目標只有五十米。

然而,就在李衝出現一瞬間,飛機上的秦一突然興奮大叫道:「是他,是天師。」 聽了羅陽的話,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又冷笑起來。

她們顯是不相信他的話。

畢竟他放過她們鴿子多次了。

「噯!你說的那麼好聽,難道就不能用實際行動來讓我們相信你?」谷雪努著紅唇道。

「雪妹,我現在不是在用行動愛你們?我幫你們拿血煞子,這不算?」羅陽笑著反問。

他說的話也有道理,白蕙和谷家三姐妹難以反駁。

若沒有羅陽的相助,憑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就算再多幾個,她們也難以拿到血煞子。

只是羅陽雖是口中說會幫拿血煞子,卻一直沒什麼進展。

白蕙說道:「牛仔,其實兩件事可以同時進行的。」

聽了這話,羅陽笑道:「白妹,我體力支持得了,腦力都不夠用。你們難道不知道我要跟很多人周旋?」

八仙堂九陽殿十生宮,還有骷髏堡,隨便一個都是硬骨頭。

「噯,那你說什麼時候能幫我們拿到血煞子?」谷雪問。

這個問題羅陽無法回答。

畢竟血煞子現今已在他手裡,只是沒人知道而已。

羅陽說道:「運氣到了的時候,我就能幫你們拿到血煞子。」

白蕙說道:「牛仔,這樣可不行,你得抓緊時間,要是讓別人拿去了,那我們的復仇計劃就要擱淺了。」

一提起報仇的事,羅陽就有話要說。

對於羅陽而言,他原本不是萬魂宗的成員,無法感受到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對八仙堂這些大勢力的巨大仇恨。

換言之,羅陽他自己是覺得萬魂宗的仇可報,也可不報。

這個想法若說出來,會讓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噴死。

「你們放心,我要是不幫你們拿到血煞子,我不做人。」羅陽說道。

他確實有可能會把血煞子送給白蕙,不過也要等到他修鍊成狂暴功和飛劍劍術之後。

「那你自己小心,等拿到了血煞子,我們報仇的日子就快要來了。所以呢,我們也要抓緊工夫發展核心人員。」

說時,白蕙俏臉泛起少女般的羞暈。

羅陽笑道:「白妹,不要急,一件一件來。先拿到血煞子,再發展核心人員,我們有的是時間,不用怕他們。」

谷雪冷哼道:「噯!什麼叫做有的是時間?人生苦短,想要做大事,就是分秒必爭!你這種態度不好,再拖幾年,我們又多幾歲!這幾歲里,其實我們可以發展出很多核心成員的!」

胸懷大志的美人說的話就是不一樣,羅陽很佩服。

齜牙一笑,羅陽說道:「雪妹,你說的對。我會抓緊時間的。對了,今日你們先回酒店,明日我安排個時間,大家見個面,怎樣?」

本來回宏運大隊,羅陽是不想再去天江市了。

現今看來,事情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自己回來了,結果美人們也跟來了。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還要見羅陽的爸媽,這比讓羅陽去對付幾百個打手還可怕。

是以,羅陽想過了,覺得還是留在天江市可能會好些。

直到把問題都解決了再回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