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陰陽鏡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楊青又一次來反問自己,然後搖了搖腦袋,讓自己儘快冷靜下來。

2020 年 11 月 19 日

有些事情急不來,想要弄明白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還得一步一步的入手。

楊青的目光轉到身邊的青銅柱子上,想從柱子上的紋路圖案中看出一些疑端來。

白虎?

鐫刻在青銅柱子上的圖案赫然是一隻白虎,在楊青定神看著青銅柱子的那一瞬間,柱子上的白虎似乎活了過來,一聲虎嘯震懾了楊青的整個內心。

走到第二根青銅柱子前,上面鐫刻的是一直朱雀,來到第三根柱前,上面鐫刻的是一隻玄武,緊接著楊青又來到第四根青銅柱子前,如同楊青心底所猜測的那樣,鐫刻的是一隻青龍。

「四大神獸!」

「能用四大神獸來當棺槨的守護者,可見宿主的身份是何等高貴,可就不知道躺在這棺槨里的究竟是何人?」

這種念頭剛從從心底萌發,想一探究竟的慾望就徹底佔據了楊青的整個心神,並且這種強烈的慾望讓楊青不可自拔,似乎在無形中有一種力量在牽引著楊青,導致他一腳踏上了神源玉,緩緩的朝著青銅棺槨走去。

對青銅棺槨一步步的逼近,距離葉逐漸縮短,從青銅棺槨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就愈發濃厚,最終,楊青還是站在棺槨的面前。

棺槨的顏色跟青銅柱子的顏色一樣,而在棺槨的外層上也鐫刻有一些紋路圖案,楊青細眼瞧去,刻在棺槨上的竟然是一隻麒麟。

麒麟,匯聚龍頭虎身、鳳尾玄武之足,乃是神獸中的聖者。

同樣,也就在楊青的雙眼看向棺槨上的這隻麒麟時,他的整個心神瞬間失去了自我操控能力,右手竟然扶在棺槨上。

也在楊青的右手觸摸到棺槨的那一剎,青銅棺槨霎然精光四起,將楊青整個人籠罩在內。 天亮了,而楊青直到中午才被刺眼的陽光給照醒。

在醒來的那一刻,感覺腦袋像是要炸了一樣,雙手抱著頭在床上翻滾了近半個小時才緩平下來。

氣喘吁吁的躺在床上,兩眼空洞無神的望著房梁,緩衝著久久無法平靜的內心。

就在剛才短短半個小時的時間內,腦子裡多了很多他前世都不知道的東西。

最讓楊青關注的還是他腦子裡的那篇功法:亘古邪神錄,以及存放在眉心骨中的那滴精血,上古諸神時代邪神的本命精血。

邪神,千萬年前的神,也是諸神時代的五大創世神之一,更是諸神時代最後隕落的一位神。

邪神之名,放在神界絕對是家喻戶曉的存在,對於他的種種傳聞更是通天徹地,而他的傳承就是成神的關鍵所在。

這話不知道是誰放出去的,但在很多萬年前就一直流傳著,而邪神的墓穴至今也是神界的一個解不開謎底,所以對那句傳聞的真偽一直都無法得到考證。

但誰又知道,邪神的傳承竟然在一面鏡子內。

而想起前世得到這面陰陽鏡的經過,卻不得不讓楊青一陣苦笑。

通過腦中對亘古邪神錄的記憶,首頁便是對邪神的一些簡介,接著就是第一篇正式內容。

第一篇:心法篇。

邪神錄的心法並不長,但每個字都得用很長的時間去慢慢參悟,而轉眼便是一天,楊青仍舊盤腿坐在床上,閉著雙眼,一眼看去跟幾個小時前沒有半點變化,若是細心觀察的話,他周圍的靈氣比起之前竟是濃厚了數十倍。

這就是邪神錄的厲害之處,運轉邪神訣便可凝聚十倍的天地靈氣。

忽然,楊青的氣息變得急促起來,下一刻只見楊青一聲叱喝,一股不小的氣勢瞬間拔起。

突破了,入靈九重了。

等楊青的氣息逐漸平息下來后,他才緩緩睜開雙眼,而在的睜開雙眼的那一霎那,在楊青的瞳孔深處閃爍處一道詭異的紫色光芒。

看著自己的雙手,然後握了握拳頭,楊青的嘴角不由浮出一抹淺笑。

「不愧是上古邪神的功法,果然不能用常理來衡量」。楊青相信,不出三十年憑藉亘古邪神錄完全可以打破這方世界的屏障,回到神界。

因為在這短短几天時間內,讓楊青經歷了前世都沒經歷過的事,得到了前世也無法得到的東西,甚至都是一些不為人知的秘辛。

扒開衣服看了看胸口,劍傷在邪神訣的修復下,一夜之間便痊癒了,胸前陰陽鏡的紋路也悄然的發生了變化,黯然無光的顏色開始浮出一抹紫色。

楊青雖然不知道這面陰陽鏡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存在,但來歷絕對大的嚇人,而這也是楊青心底最大的秘密。

已經入靈九重,下一步就該踏入通靈境了,按照楚易的說法,三個月後就是點燃聖焰之火的時候,只要表現突出,就可從毫無尊嚴的外門進入備受矚目內門。

而楊青所在乎的是聖焰宗帶給他的修鍊條件,並且從這具身體的記憶中,楊青獲取到一條對他相當有用的信息。

那就是「金烏焰」。

聖焰宗之所以叫聖焰宗,傳聞宗門內存有一種神奇的火焰,能夠焚燒一切。

而宗主跟宗門長老所修行的也是叫一門聖焰焚天功的功法。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宗門所持有的那種火焰應該是金烏焰。

金烏焰,是天地育成的靈焰,傳聞中是上古金烏神獸死後,他的氣息消散在天地之間,後來經過天地靈氣的蓄養才誕生出金烏焰這種聖焰。

「看來所在的這層界面層次也不是很差,居然連金烏焰都能誕生。」楊青對金烏焰抱著一副勢在必得的態度,而想儘早得到它,就要想要儘快的提升實力,當前的唯一捷徑就是成為宗門的親傳弟子。

也只有成為親傳弟子才有資格進入宗門禁地,到那時才有機會去收服金烏焰。

聖焰宗很大,佔據了整條恆天山脈。楊青出門后,首先要做的就是熟悉聖焰宗的環境,其次就是到任務堂去看看,外出歷練是當前提升實力的最佳途徑。

總裁大人要夠了沒 因為這具身體的根基實在太差了,完全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下了山,在宗門外門晃悠了一圈,給楊青的感覺是,宗門的氣氛很是緊張,因為三個月後就是點燃聖焰之火的時候了。

對楊青而言可能沒什麼,但是對其他人而言,就不一樣了,外門跟內外的概念完全可以用天差地別來形容。

這個時間段外門的人並不多,多數都是出去歷練去了,都想乘著最後的三個月狠拼一把。

剛進任務堂,就看見一位白鬍子長老趴在桌子上打著盹,在楊青邁進大門的那一刻,也就輕瞟了他一眼,然後又自個兒睡了過去。

楊青徑直走到大廳中,看著大廳水晶壁上的水晶投影,上面公布著宗門所發布的所有任務。

用紅色標註的,就是已經有人領取的,黑色字體的就是待領取的任務。

楊青從頭到尾梳理一遍,說實在,任務都恨普通,不是獵殺低階的白貓妖就是奪取蒼虎獸的頭骨。

這種任務對楊青而言實在沒多大意義,現在唯一讓楊青所在乎的就是宗門的貢獻點。

據了解,宗門的貢獻點能兌換到一些可遇而不可求的東西,特別是在進入內門之後,想要實力提升的快,唯一的途徑就是靠天地靈物來提升。

這時,一道黑色光芒在水晶牆上一閃,一條新的任務發布了出來。

「狙殺黑鐵傭兵團三頭領,黑魁。重要提示,建議組隊而行!」

楊青想也沒想,走到門前的白鬍子長老那,將腰間的腰牌遞了過去,「長老,麻煩你行個方便。」

白鬍子長老又睜開昏昏欲睡的雙眼,看了眼楊青,問道:「接哪個任務?」

「第894號任務。」

白鬍子長老朝著水晶牆瞟了一眼,然後又看了看楊青,說道:「小夥子,以你入靈九重的實力想要吃下這種任務,根本就毫無希望,別白搭性命了。」

楊青笑了笑:「放心吧長老,既然我有膽量接下這個任務,就有信心拿下它。」

白鬍子長老輕嘆了一聲,然後手指朝著腰牌一劃,接著水晶壁上的任務就被標紅了。

楊青接過腰牌,道了聲謝謝就轉身離開任務堂,白鬍子長老又再次打了個哈欠,趴在桌子上。

接著楊青又去外門的天靈堂,用腰牌里積攢兩年的貢獻點買了一顆輔助丹,然後又回到了小木屋,簡單的收拾了兩套衣服,下山了。

可在山前,楊青遇上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潘泰森本來是等他的幾個小弟的,昨天剛接了一個獵殺赤炎虎的任務,正要整裝待發,沒想到卻是把楊青給盼來了。

潘泰森一臉玩味的攔在楊青面前,道:「呦,這不是楊公子嗎?瞧你這身行囊莫非是要下山歷練?」

楊青不想搭理他,正要繞開,沒想到潘泰森又攔在楊青的身前,「這麼著急?現在連本少爺都不願意都不搭理了,看來你是好了傷疤忘了疼,本少爺不介意再送你回床上趟個十天半個月。」

「讓開!」

楊青的話很簡潔,但字字間透露著一種威嚴,而這反而把潘泰森給逗樂了,「你一個喪家之犬居然讓本少爺讓開,活著不耐煩了吧。」

說完就一巴掌朝著楊青呼去。

楊青本來是想等結束了這次任務回來再找潘泰森算賬,沒想到這個不長眼的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了,還當我是那個好欺負的楊青嗎?

那就錯了,楊青反身就是一腳,迅速而又果斷,直接踢在潘泰森的胸膛上,瞬間就把潘泰森幹了狗吃屎。

「小雜碎,……這可是你自找的。」

重生千金:帝少的燃情寵妻 潘泰森完全沒想到楊青竟然敢還手,這次徹底把他給激怒了,當即從地上爬了起來,一個縱身就一掌朝著楊青劈了過來。

潘泰森的實力處於入靈九重中等水平,而楊青還是一天前才突破入靈九重境,按境界層次來說,楊青並不是潘泰森的對手。

但在事實上,這也要看是什麼人了。

憑著前世身經百戰的經驗,楊青在潘泰森起身的那一瞬間就判斷出來他下一步的動作,故而楊青一個側身繞到他的身後,全力一擊打在潘泰森的後背上。

「噗……」

一口鮮血當即就從潘泰森的口中噴了出來,身子也如同斷了線的風箏,狠狠的砸在地上,口裡冒著血腥子,兩眼等著老大。 清水鎮是在青元城的管轄範圍內,而青元城位於天風王朝南側,距離聖焰宗有三百公里的距離。

三百公里對於常人而言,是一段不短的路程,但對於楊青這樣的武者而言,並算不上什麼。

等楊青抵達清水鎮的時候,西邊的太陽已經悄悄的爬上了樹梢,楊青就在鎮上選了家客棧暫時安頓了下來。

通過腰牌中提供的資料,黑鐵傭兵團三頭領黑魁最近出現的地方就是在清水鎮,而黑魁被通緝的原因就是在三天前滅了雲家滿門。

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中,雖然說強者就是道理,講究有仇必報,但滅人滿門這確實遭人反感。

根據資料顯示,黑魁的實力是在通靈境二重,愛好就是喜歡留戀青/樓這些煙花之地。

知道黑魁的愛好,想要找到黑魁並不難,難的是黑魁的背景。

黑鐵傭兵團是青元城的頂級勢力,一共有三位首領,手下的成員共有一百多號人,並且都是武者。

尋常人哪敢招惹他們,就算有實力對付他們的也不會吃飽了撐著干出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蠢事,久而久之黑鐵傭兵團就成了青元城無人敢惹的存在。

為了避免黑鐵傭兵團帶來的不必要的麻煩,最好是找個時機單獨將黑魁幹掉。

楊青在了解完黑魁的一些資料后這才發現夜已經深了,收好腰牌就盤腿坐在床上,開始運轉邪神訣,在邪神訣運轉的那一刻,楊青的身體就像是一塊大磁碟一樣,瞬間就凝聚了近十倍靈氣往身體中涌去。

隨之楊青的氣息也在緩緩攀升,氣質也在悄然間發生了變化。

如果說從一名尋常人成長成一名武者,這是一個蛻變性成長的話,那從入靈境突破通靈境便是一個關鍵轉折點。

因為入靈境的武者練就的只是體質,對身體內部機能改造的並不大,無非是力氣增長,抗打擊能力強了。

而通靈境的武者跟入靈境武者相比起來,就有天上與地下的差距了。

區別最大的就是能夠運轉元力施展出武學技能,在與人對戰中,這便是致命所在。

憑心而論,楊青自認不是黑魁的對手,想要以入靈境的水準殺了通靈境的黑魁,說實話,這幾乎不可能完成。

光是兩個境界的分水嶺就是一個硬傷,所以在出宗門前楊青就用了身上所有的貢獻點換取了一枚輔助丹。

沒錯,楊青的確是想再次藉助輔助丹來突破通靈境。

楊青身上的氣息提升的很快,運轉邪神訣修鍊一個小時,能抵得上別人修鍊十個小時,修鍊一天差不多能抵上尋常人半個月。

而楊青在房間中一呆就是三天半,在這三天半中,浮躁的氣息也平靜了下來,並且又躍上了一個新的台階,抵達入靈境巔峰了,距離突破通靈境只有一步之遙。

隨著清晨的第一束陽光照射進楊青的房間,忽然,盤腿坐在床上的楊青已經在悄然之間發生了變化,臉上慢慢浮出一抹緋紅。

隨著楊青身上的氣息緩緩攀升,臉上的緋紅也在逐漸深化,從淡紅色變成了艷紅,片刻過後又變成了血紅,最後定格成了紫紅色。

此刻的楊青如同一尊從地獄走出來的魔神,身上的氣息瞬間迸發,變得狂暴起來,身上的衣服也在這一刻驟然被撕破,一身肌肉在輕輕跳動,血管跟筋脈就像是一條條蟲子,攀附在楊青的渾身上下。

雖然此時的楊青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境界在瓶頸上,可在他的內心深處已經掀起了驚天駭浪。

因為楊青很清楚,區區一個通靈境的突破絕對帶不來這般駭人聽聞的動靜,而造成這一幕的,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他所修行的亘古邪神錄。

邪神訣,果然是一部逆天的功法。

身處在客棧中的楊青只知道邪神訣為他凝聚來的靈氣是通常功法的十倍,須不知在他即將突破的這一刻,方圓一里內的靈氣彷彿受到了神靈的召喚,如同洪水猛獸一般,急速的朝著楊青的房間匯聚而來。

而這一切全然落在十丈外一家房頂的滿臉鬍鬚的大漢眼中,一道貪婪的目光瞬間在他的雙眼中迸發出去。

「沒想到還能讓我遇到這種好事。」黑臉大漢盯著楊青的房子揚聲大笑。

在他認為,能夠能聚天地靈氣為己所用就只有聚靈石才能辦得到,而且能夠凝聚出如此渾厚的靈氣,這塊聚靈石的等級至少也是靈品以上。

而從房間中流露出來的氣勢,顯然對方正處於通靈境突破的關鍵時候。

一個剛剛邁進通靈境的武者,他絲毫沒有將對方放在眼裡,而且清水鎮還是他黑魁的地盤,只要他想要的東西,在清水鎮就沒有拿不到手的。

所以,黑魁對楊青手裡的東西是抱著一種勢在必得的態度。

而在楊青的房中,楊青身上的氣息驟然間發生了變化,楊青的頭頂上空的靈氣竟是匯聚成了一個靈氣漩渦,處於漩渦下方的楊青彷彿在接受大能武者給他灌頂一樣。

霎然間,緊閉的雙眼猛然裂開,一道精光從他的雙眼中激射而出,一道手印在楊青的十指間飛快結成。

「通靈境,給我破!」

一聲叱喝從楊青的心底竭力吼出,匯聚在楊青體內的靈氣也在這一刻隨著他手印同時爆發,瞬間一股氣浪以楊青為核心朝著四周席捲而去。

轟……

不過眨眼間,整潔的房間就被楊青摧殘的破敗不堪。

鑽石王牌之最佳投棒 而此時的楊青從床上站起身,身上的氣質也隨著楊青的境界提升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上身的肌肉也透露著一股潛在的爆發性。

如果說入靈境是山間猛虎,那通靈境就是蛻變翱翔九天的蒼龍。

楊青看著自己的雙手,嘴角不由浮出一抹淺笑,雖然邁出去的這一步很小,但這卻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楊青相信憑著亘古邪神錄完全可以跨越當年的境界,在修鍊這條路上會走的更遠。

而且楊青也迫切的希望自己早日能夠打破這方天地的浩劫,重新回到神界,去彌補當年的遺憾。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