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姑娘?」這到底是要放過自己還是要揍自己啊,您倒是給一句痛快話不是,這麼吊著人太讓人難受了。

2020 年 11 月 19 日

「要是你這些偷來的銀子用完了,你又準備繼續偷?」

額,這個自己還真是沒有想過,不過這些銀子怎麼都夠自己撐上個十天半個月的了。難不成這段時間自己還不能找個活兒幹了?

「我會努力找活計的。」顧寧道。

宋離嫌棄的擰著顧寧的胳膊,「就你澤細皮嫩肉的能幹什麼?」

嗚嗚,不帶這麼嫌棄人的。

「這樣,乾脆你給我當小弟吧!」自己身邊也好也缺一個跑腿的,而且這人不是沒飯吃嗎?一頓飯自己還是能供得起的。

「什麼?」顧寧以為自己聽錯了,剛才這位宋姑娘是不是說讓自己給她當小弟?

「你要是不願意就算了。」宋離一副你愛干就干不幹就拉倒。

說實話顧寧是真的不願意的,尤其宋離還是這樣的性子,難不成讓自己跟著宋離一起去搶劫嗎?那畫面還真是想想就醉了,可是為了自己能吃飽飯顧寧還是咬牙答應了。大不了,存夠了錢自己就跑路。 顧寧能這麼識時務,宋離還是很高興的。

「既然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小弟了,那老大說話就要聽知不知道?」宋離拍著顧寧的肩膀道。

自己能不聽嗎?再說了,我是一點也不想要成為你的小弟好嗎?

「知道了,老大。」

「嗯。」宋離很滿意。

「拿著。」宋離把顧寧剛才給她的五兩銀子遞迴顧寧的手上。

「老大,你這是?」

「我是你老大,怎麼會要你的銀子。這銀子你自己收著。」 重生七零:神醫小嬌妻 做了老大的宋離很是大氣,雖然她自己本來就是來搶顧寧手上銀子的。

顧寧這回到是沒有跟宋離客氣。

「那就多謝老大了。」

「不用謝,反正這錢你還要還我的。」宋離道。

什麼?還要還?顧寧想哭的心都有了,不知道他現在把銀子還給宋離還來得及嗎?

「我一定會努力賺錢把銀子還給老大你的。」

宋離當然不會等著顧寧賺錢把銀子還給自己的,畢竟看顧寧現在的樣子,想要賺錢給自己銀子恐怕還是很難的。

「等你賺錢,恐怕我這一輩子都等不到了。」宋離沒好氣的說道。

老大你要不要說的這麼直白,再怎麼說我也是個男人,難道你就這麼看不起我嗎?當然宋離還真沒有看不起顧寧的意思,只是顧寧現在的樣子宋離是火災時想不到自己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等到顧寧賺錢給自己。

「賺錢的法子我有,就看你敢不敢了。」宋離道。

賺錢的法子?難道又是搶劫。

「老大,別人恐怕沒有我這麼好搶劫吧!」顧寧試探性的說道。

這人怎麼回事,難不成自己賺錢的法子就只有搶劫嗎?好吧,肯定是自己剛才的舉動給這位小弟帶來了不好的印象,所以他才會這麼想的。

「放心,不是搶劫。」宋離道。

顧寧明顯不是很相信宋離的話,能這麼明目張胆的打劫自己的人,會有什麼賺錢的好法子?不過顧寧還是沒有把自己心裡的話說出來,只是符合道。「老大的法子一定就是最好的。」

「那是自然。」說實話宋離的腦子裡面還這是沒有什麼好法子,只是總不能在自己剛收的小弟面前露怯不是。

「看你著小身板兒,也不像是什麼有力氣的人。這樣到時候你就跟在我身後就行了。」宋離一副看不起顧寧的樣子,其實也不能說宋離看不起顧寧,而是因為顧寧看上去實在是太單薄了。

什麼賺錢的主意主要還要力氣,要說不是搶劫的買賣,顧寧根本就不相信。

「老大,不是每個人都像我這麼好說話的。」顧寧道。

你很好說話嗎?呵呵。還不是被我的武力鎮壓住的。

「放心,你老大我是很有水準的,說了不會搶劫就不會搶劫的。」宋離一巴掌差點把顧寧給拍跪下了。

雖然才是短短的相處,但是顧寧已經上已經摸清楚了宋離是個什麼樣的人,這根本就是個暴力狂啊,誰家的姑娘會想到打劫別人。人家那可都是怕被別人給打劫了,她偏偏還敢主動打劫別人,還有就是那個姑娘會有這麼大的力氣,自己根本就掙脫不開好不好。

「老大,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的賺錢計劃到底是什麼,這你不告訴我我心裡沒底啊。」自己可不想真的跟著宋離去打劫。

宋離見顧寧居然還是一副不相信自己的樣子,心裡也很是不高興。這人是怎麼回事,自己都說了不會去打劫別人的他怎麼還是一副不相信的樣子。

「你是老大還是我是老大?」宋離做茶壺狀。

「當然你是老大了」只是難道你收我做小弟真的不是臨時起意的嗎?還有誰會在打劫完別人之後還收人家做小弟的,說真的,老大我真是想知道你這心裡到底是真的想的。

「既然我是老大,那你就聽我的。」宋離一副不容反駁。

自己還有其它的選擇嗎?

「一切都聽老大你的。」顧寧是徹底沒轍了。

宋離勾勾手指,「跟我來。」忙活了大半天什麼都沒弄到,倒是收了個小弟。要是這次賺錢的買賣再不成功,自己還得搭上伙食,怎麼想都覺得不划算。

好在顧寧沒有問宋離到底要把他帶到什麼地方去,而是乖乖跟在宋離的身後。也是他現在還有什麼其他的法子嗎,說不定跟著宋離還能擺脫自己現在的處境也不一定。

當宋離把顧寧帶到宋家人面前的時候,大家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阿離,這位小哥是?」趙氏問道。這閨女是怎麼回事?居然還帶了個男人回來。

「娘,這是我剛收的小弟,以後你要是有什麼活兒要乾的就讓他去吧!」宋離道。

顧寧一臉吃驚的看著宋離,老大。你不是帶我賺錢的嗎?怎麼現在我有種把自己賣給你做苦力的感覺。

顧寧的這種感覺是沒有出錯的,因為宋離就是這麼打算的,她既然收了顧寧做小弟,自然是要把顧寧物盡其用了。

趙氏還有些發愣,這是什麼意思?咋還弄回來一個小弟了?

「這位小哥,你跟我家阿離是怎麼認識的?」趙氏關心的是這人到底是什麼來頭,居然能讓自己閨女把人給帶回來。

顧寧苦笑,跟宋離是怎麼認識的,這自己能說嗎?顧寧看了宋離一眼,就看見宋離警告的眼神了,其實就算宋離不這麼看著顧寧,顧寧也是不敢說的。畢竟他可開不了這口,他是因為打不過人家,所以才做了人家小弟這話讓他怎麼說出口?

「娘,這有免費的勞動力你就不要管這麼是來的的。再說了,顧寧絕對是自己願意的,你說是不是顧寧?」宋離故意把自己的拳頭捏的直響。

大娘,宋離這是赤裸裸的在威脅我,您看見了嗎?

「沒有,老大說的對,我真是自己願意的。」大娘我不是願意的,您能看出來我這心裡在淌血嗎?

苦逼的顧寧心裡活動很多,不過可惜都沒有被趙氏給看出來。反而趙氏聽到顧寧這麼說還很是高興。

「小哥,這麼說來你到還真是個好人,我家阿離的脾氣不好,從小就沒什麼人敢跟她一起玩的。這以後你做哥哥的就要好好照顧她。」趙氏道。

宋離越聽越不是滋味,娘,我這收的是小弟。可是聽著怎麼像是給自己找個了丈夫的感覺。還有你不是我是你閨女嗎?你難道就不怕我這是在引狼入室? 葉天的目光,在面前的這三把寶刀上來回的流轉。

這三把刀,便是寒空子畢生心血的產物,每一把都美的讓人陶醉,每一把,都有著極端恐怖的威力存在!

現如今,這些東西,該是他的了!

「葉天哥哥,你開始吧,軒兒在旁邊給你護法。」

瞧得葉天這般激動的模樣,林軒兒也是自知此刻葉天心中是何等的興奮,便是並未說什麼,自己退到了一旁盤膝而坐,等待著葉天開始融合這三把寶刀。

點了點頭,葉天也是再無任何的顧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便是陡然間將自己的舌尖咬破,將一口精血噴出,分化為三枚血珠,分別落在了那三把寶刀之上。

頃刻間,三把寶刀就像是被從沉睡中喚醒了一般,頓時便是有著一股滔天的銳氣擴散而開,彷彿是這三把刀在呼喝,再將自己最為強悍的模樣,展現給葉天看!

「來!」

葉天陡然間朝著那三把寶刀一招手,瞬間,三把寶刀便是化為了三道氣流,朝著葉天的體內融合而去!

就在那三道氣流融入體內的一剎那,葉天的身上,陡然間便是有著一股包羅萬象的氣息擴散而開,各種各樣的靈氣屬性,此刻都是紛紛從葉天的身上擴散而出,水火風土金雷木,統共七種靈氣能量,與那三把寶刀之上擴散而出的靈氣結合在一起,旋即,便是凝聚成了一股異樣的灰色能量,朝著葉天的體內收斂而去!

靈巢空間之內……

此時此刻,葉天的心念化為人形,出現在了靈巢空間之中,此事,涅槃尊者和寒空子兩位老前輩的靈魂體已經是被移動到了納寶之中,葉天可是不想他們受到什麼影響。

此刻的靈巢空間,正不斷的搖晃著,彷彿是地震了似的,天色也是變得頗為的黯淡,頂上的天穹被一層深厚的雲層給包裹了起來,幾乎是看不見外面的天際。

「葉天哥哥!」

瞧得葉天出現,榕兒第一時間便是湊了上來,湊到了葉天的身邊,而此時此刻,葉天也是赫然發現,榕兒的身上,居然是開始有了極大的變化!

原本,榕兒的模樣就像是個七八歲的小女孩似的,但此刻,榕兒居然是在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長大!

「葉天哥哥,你是將所有的靈晶收集齊了吧?」

榕兒挽著葉天的手臂笑吟吟的問道,「榕兒要長大了哦,葉天哥哥,你快去陪著笙兒姐姐吧,榕兒可能要暫時沉睡一段時間來消化身上的這些變化,不會用掉很多時間的,葉天哥哥放心好了!」

「嗯,去吧,多注意些,別損了自身便是,今後這靈巢空間,恐怕是要變得完全不同了,到時候,這裡可都是你的地盤!」

葉天拍了拍榕兒的腦袋笑道,靈巢空間如今吸收了所有屬性的靈晶,接下來將要發生的變化,完全是他不得而知的,但他深知,這之後會擁有的變化,定然是遠遠超乎他的想象,將會朝著一個冠絕古今的程度發展!

甚至,這片靈巢空間,將會成為一片真正的空間!

而那時,這片靈巢空間賦予他的生命力和能力,絕對足以將粱笙喚醒!

想到此處,葉天心中也是一陣澎湃激昂,待得榕兒退去,他便飛快的來到了靈巢空間的中心處。

在那靈巢空間中心的小湖邊,那包裹著粱笙的光繭已然是只剩下了薄薄的最後一層,這是寒空子幫他做到的,光繭已經被剔除到了只需最後一步,便能將之完全剝開的程度!

葉天走上前去,雙臂溫柔的張開撫摸在了那光繭之上,他的手掌方才接觸到那光繭,光繭便是陡然間開始剝落,速度極快,幾乎是一兩次呼吸的功夫,便會剝落一大片!

而與此同時,這靈巢空間便是開始發出一陣轟鳴巨響,葉天能夠清楚的感覺到,整片靈巢空間正在劇烈的擴張,原本這片廣袤無垠的土地,此刻倒是顯得無比的渺小了!

葉天能夠感受到,自己的靈巢空間正在一百倍,一千倍的擴張!這個擴張的程度,一直是持續了大概十分鐘的時間方才停下,當得靈巢空間停止擴張之時,葉天便是赫然發現,自己靈巢空間之中的這片土地,儼然變成了一顆新生的星辰!

而就在這時,天空之中那盤踞的雲層,陡然間便是紛紛散去,玄陽刀之中分立而出的陰陽靈氣,此刻陡然間傳遍了整個靈巢空間,天空之中有了真正的太陽和月亮,而這天穹之外,便是能夠清楚的看見一片浩瀚無垠的星空!

靈巢空間真的成為了一片獨立的空間,一片擁有著日月星辰,浩瀚宇宙的空間!

這般變化,讓得葉天整個人都是一陣獃滯,他能感覺到,外界赫然便是有著涅槃劫被引動了,只是此刻,他根本都無需分神去管那涅槃劫!

不過是從四劫涅槃境提升到五劫,實力上的漲幅不算極高,單元體卻是清楚,當得自己渡過了這第五重劫,達到五劫涅槃境的時候,將會比那同為五劫涅槃境的幽刃老鬼,幽炎尊者等人強上無數倍!

如今,葉天已經是感受到了體內陰陽兩股靈氣能量的存在,純陽靈氣和至陰靈氣的出現,讓得葉天能夠更為清晰的感受到靈氣能量之間的聯繫與衍變,此時此刻,他感覺自己就像是這片空間之中至高的神明一般,萬事萬物,就連那浩瀚宇宙的衍變,皆在他的掌控之中!

「好了笙兒,睡了這麼久,該起床啦。」

深深的感受了一番這周圍的變化與不同,葉天的臉上陡然也是浮現出了道道欣然之色,他伸手將那最後的一絲光繭剝離開來,在那其中,粱笙的靈魂體完好無損,就像是一具絕世美玉雕琢而成的曼妙軀體,靜靜地安睡在那光繭之中,此刻,束縛她的光繭終於是完全的散去了,只剩下了她的靈魂體,悠然懸浮。

穿越孿生:惑君側 葉天的雙臂陡然間一招,大量新生而出的灰色靈氣陡然間便是浮現而出,將粱笙包圍而去,而那金色的生命能量,此刻也是從葉天的身上剝離了出來,開始朝著粱笙的靈魂體之內灌注而去!

那灰色的靈氣能量,是所有屬性靈氣能量的結合體,在那其中沒有屬性,卻又包含了所有的屬性,再加上生命能量的灌注,粱笙那原本顯得有些虛無縹緲的靈魂體,也是逐漸開始有了變化!

她的靈魂體愈發的殷實了起來,看上去已經是逐漸要接近實體了,到得最後,粱笙的靈魂體居然是如同榕兒一樣,成為了一道完美的實體,浮現在了葉天的眼前!

終於!終於!

葉天心中忍不住的在吶喊,終於到了這一天了!他終於兌現了自己的承諾,將這一切,帶給了粱笙!她是時候醒過來了!

「笙兒……笙兒?」

葉天小心翼翼的湊了上去,伸手觸碰了一下粱笙的身軀,陡然間便是萬般驚訝的發現,粱笙居然真的有了實體,而非是一道無法觸碰的,虛無縹緲的靈魂體!

那是人體的觸感,就像是新生嬰兒一般,溫潤柔軟的白皙皮膚!

「笙兒,別睡啦,該起床了……」

葉天望著那張美輪美奐的臉龐,用力的吸了吸鼻子,想要讓自己的聲音顯得平靜一些,可聲音卻是忍不住的顫抖了起來,似是在啜泣似的,兩行熱淚,陡然湧出眼眶!

片刻,粱笙終於有了動靜!

她就像是真的在賴床懶睡一般,臉上的表情稍微的收縮了一下,似是沒有睡醒似的,迷迷糊糊抬手揉了揉眼睛,旋即方才睜開了那雙美的令人心醉的眼眸!

「呵啊……起就起嘛……我餓了,我要好吃的……還要你抱……還要……唔……反正只要是你的,我全都要!」 回頭一瞥,便看到了一名身穿黃衫的女子,正一臉戲虐地站在一排老學員的前面,眼神鄙夷的看著沐靈夕。

雲起風散,在梧溪 剛才話中的語氣,任誰聽了,都知道那女子是在對沐靈夕發出挑釁。

見沐靈夕停了下來,一些老學員的目光,卻是轉移到了沐靈夕的身上。

那一臉看戲的神情,讓沐靈夕的眉頭微皺。

「一場比試而已!你要是不服氣,大可以棄權,何必用那種語氣為自己壯聲勢,難道你是怕輸給我,臉上難看嗎?」

那黃衣女子,原本想要讓沐靈夕難堪,結果卻發現沐靈夕根本毫無所動。

此時更是,將自己取笑她的話,說成是自己怕輸的借口,臉上的神色頓時一陣冷凝。

「我怕輸?你的口氣倒是不小!有什麼本事,咱們擂台上試試,別到時候輸了,跑去跟冥王殿下哭鼻子,說我欺負了你。」

此時帝國學院中的學員們,也僅僅只是聽說了之前,宮佑冥和沐靈夕之間的那些傳聞。

他們還不知道,沐靈夕已經跟宮佑冥分開了,所以言語之間,還存著幾分顧忌。

沐靈夕自昨天晚上就已經想明白了。

此時就算她再提宮佑冥的名字,沐靈夕的心中已經十分坦然了。

只不過,她並不想解釋自己跟宮佑冥之間的關係。

「我倒是沒什麼本事,只不過對付你的話綽綽有餘了。」

沐靈夕輕笑一聲,衣袖浮動之間,人已經來到了擂台之上。

那黃衣女子見狀,眼神卻是開始有些猶豫起來。

僅是從沐靈夕登上擂台的身姿來看,似乎隱隱已經超過了她的修為水平。

然而此時,她想要後悔卻已經晚了。

我的雙面先生 只得硬著頭皮,飛身來到擂台之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