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吆喝,現在的人都不知道什麼叫無恥了,面對凡人都敢隨便祭出五品靈力,真當我硯後庄無人了!」

2020 年 11 月 19 日

正絕望中的硯後庄眾人,聞聲忽然如注雞血,很多人喜極而泣地朝天拜道:「天吶,是我們族長回來了,太好了,族長,你可要為我們做主啊!」

「族長,殺光這些黑衣人,他們殺了我們村裡很多人……」

「族長,你回來的太及時了,你真是我們的守護神!」

鐵面將軍同一時間就抬頭鎖定那道聲音,卻見雲層間,一個白衣老者,正坐於一只戰硯幻出的靈鷹背上疾速向這邊飛來。

下一刻,鐵面將軍嘴角微笑地咧開了,他已經看清此人,根本不是靈龜師。

如此會駑駕硯寶鷹靈的人,必是『硯道戰紋』的擁有者,殺了他,那個寶貝就是自己的了。

對此,他非常有自信,靈龜師之所以要比別人高人一等,在於他的靈力消耗完了,還會慢慢生長出來。

而各種戰寶,屬於一隻性戰耗品,不管在時間還有耐用方面,都是有缺陷的。

以他媲美六品靈龜師的戰技,他倒要看看這個沒有靈力等級的人,能驅使出幾品的硯靈。

要知道,即使有高級戰紋,沒有高級硯靈,同樣屁也不是。

而高級靈獸的血,是凡人可以輕易得到的嗎?

如果此人的倚仗,就是他跨下的六品戰硯靈鷹,鐵面將軍想想就笑了…… 看到來者騎著硯寶戰鷹盤旋在面前,鐵面將軍輕蔑一笑,手中戰刀並沒有馬上出手,笑著道:

「來者應該就是這裡的族長朱自青吧?你來得正好,想必本將軍要找的『硯道戰紋』就在你手上吧,速速交出來,本將軍可以給你們村留下幾個種!」

「呔,爾等黑心屠夫,切莫裝善人,你敢屠我硯後庄,就應該有著償命的覺悟,今天老夫拼著性命不要,也要全留下你們!」

朱自青在空中看得真切,村中有不少鄉勇慘死在地上,有的還是他嫡系本家之人,聽到對方一言指出要找『硯道戰紋』他就知道不好,這個消息一泄密,他們的村莊以後怕是無法安寧了。

此時唯有亡羊補牢,把知情的外人全部殺掉,然後整個村莊遷走,還要布一個全村被屠的假局,方可躲過一劫。

想到此處,他不由殺氣外放。

面對朱自青的殺氣,鐵面將軍渾然沒有在意,只是暗中不動聲色地給一旁的三品靈龜師副手打了一個眼色,暗示他呆會跟自己合狙朱自青。

同時思付著如何才能把此人活捉,當然,他的嘴上絲毫沒閑著,道:

「哦,老傢伙,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喚出來,我倒要看看你如何留下我們!」

朱自青看到此人如此大意,絕對不疑有詐,只要給自己時間,今天你就是七品靈龜師,也得給我趴下,冷笑道:「好,今天我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硯道戰技。」

說著,他從懷中取出一方古硯,然後又取出一個竹筒,往硯池倒了下去,不一會兒,即使遠處的夏鴻騰等人,也都聞到了剛才竹筒里倒出來的,是一種香氣很濃的酒。

這讓大家丈二和尚摸不著後腦,只聽說過硯池中倒各種靈獸之血的,硯池中還能倒酒玩?

說好的硯道戰紋呢?

這種玩法還能跟硯道戰紋拉上關係?

下面眾人亂猜,朱自青卻沒有一刻閑著,他倒完酒後,沒有絲毫猶豫地一口咬破手指,隨後鮮血輕滴硯池,待到染紅池面時,他忽然朝上空一扔戰硯,大聲吟誦道:

「碧血丹青一指穿,美酒倒硯方寸間。臨池把望匿天地,醉融香魂化龜仙!」

詩成一刻,美酒飄香,似雨灑下。很多人本能地雙手張開,瘋癲無比,不自覺地閉目狂吸這種沁人心脾的酒味。

做為靈龜師,夏鴻騰本能地暗道不好,下一刻,一向如人形雷達好用的大腦,沒來由地跟著打眩,這種情況,自練出神識后,從沒有發生過。

「呯~呯!」

兩道重物墜地聲相繼傳來,夏鴻騰努力地抬眼望去,卻見一直飛浮在空中的鐵面將軍和那個三品靈龜師副將,此時連同靈龜一起醉掉在地上。

此時,鐵面將軍難掩驚恐地看著空中還在自轉放光的硯台,道:「老頭,你弄什麼鬼?我怎麼感受不到靈力了?」

「呵呵,怎麼,現在知道怕了?我告訴你,已經遲了!我其實也沒對你做什麼,準確地說,我只不過請大家喝了一硯酒而已!放心,不會很疼的,最後,你們在醉夢中,魂魄會被我這酒霧之氣吸附到硯池之中而已!」

朱自青冷冷地輕笑著,睥睨地看著下面被硯池酒氣籠罩著的所有人,眼神中不掩對所有外人的殺機。

屈野跟朱滔離得最近,他同樣感覺到空中族長的殺意,勉強沒讓自己醉倒,忙對朱滔說:

「我靠,你族長想把我們也一起抹殺啊,你小子快告訴族長,我們是友軍,剛才可是為你們硯後庄浴血奮戰好不好?」

李廷超此時也感覺到不對,可惜太遲了,此刻扶牆,牆走人不走,無力地倚靠牆壁道:「朱滔,我們可是你跪著請來的,你不能讓我們流血又流淚!」

朱滔此刻也好不到哪裡去,硯池倒扣間,自成一方隱匿的天地,他自然知道自己想改變族長的意思那是完全不可能的,否則,他們的談話早被族長聽在耳朵里。

那個硯道戰紋的重要性他自然也知道,當初就因為自己私自教了陸秀秀,害得她們娘倆一直受苦受累!

仙界科技 此時,他打晃著朝眾人跪下磕頭道:「眾位兄弟,我朱滔對不起你們了,來世,我和秀秀還有雪硯,再做牛做馬報答你們的恩情!」

「靠,你小子就這點出息,難怪老婆孩子都照顧不了!」屈野怒罵道,要不是現在醉得身體不受控制,他早一個巴掌抽過去了!

「族長爺爺,這些哥哥,都是雪硯請來救娘親的,他們都是好人,還請族長放過他們一馬!」

雪硯雖然年少,但是聽到屈野和李廷超跟自己老爹的談話,再看眾人這樣子,就知道這是族長爺爺想把他們也一起殺了,忙對著空中的族長大聲磕頭。

他們這幾個談話朱自青自然聽在耳朵里,不過更讓他有點詫異的是,為何小雪硯根本沒有受他酒香的影響?

難道這戰硯對越是年齡越小的人,越不受影響?

不對,那邊院落里分明還有比她更小的小孩,此時已經早醉得昏昏欲睡。

詫異地看了雪硯一眼,朱自青直接無視,為了硯道戰紋秘籍,所有外人都必須死,唯有這樣,才能守住秘密。

他的目光沒再留意這邊,只要再過一柱香的時間,不管是五品靈龜師,還是三品靈龜師,都得魂消魄散,這才是他花大價出大招的結果!

夏鴻騰沒想到那個鐵面將軍居然是個紙老虎,堂堂五品靈龜師,居然一招就被人干趴下了,而且完全沒有反撲的能力,你要不要這麼熊啊?

謝少的心尖摯寵 不過那個族長也不是好人,居然想把自己的人也一鍋端了,人家剛才可是真心為你們拼死拼活,而且還是不求回報的那種,我們就想問個路,我們容易嗎?

求人不如求殘圖,乘自己意志還沒有消散之際,夏鴻騰馬上呼喚殘圖道:「呼叫殘圖,呼叫殘圖,收到請回答,收到請回答,可有辦法幫我脫困,否則,我要蓋門嘔伏了……」 也許是大醉后一切反應都慢一拍,正當夏鴻騰都開始絕望時,才聽到殘圖有所反應:

「叮咚,酒為水,水生木,宿主可用三百功德兌換往聖區李白的一套初級醉劍劍技和步法,正好配合那把奇怪的鳳離木木劍使用,是否成交?」

「成交,必須成交,再不成交我就要掛了!」

夏鴻騰開始醉話連篇,努力地往後背找木劍,才發現背後早空空如也,只剩下腰間別著的一把刻刀。

無敵全能系統 早在傳送陣里時,殘圖已經就把木杖和佛屠還有木劍收走,很多人以為在陣中出錯時弄丟。

下一刻,殘圖送出鳳離劍,還有一道玄光。

夏鴻騰感覺腦海中略顯空靈,頓時多了一些東西,不由駐著劍搖晃站起,同樣用嘴咬破手指,然後往木劍中以奇怪的方式塗畫,在眾人不解的眼神中,拖劍向前,一晃一吟道:

「身似柳絮隨風倒,乘醉聊發少年狂。踏得九霄凌雲步,一縷詩心斬天狼!」

朱自青首先發現異像,他驚訝地暴睜雙眼,在自己研究出的九品硯寶戰技中,這人沒被醉生夢死,居然還能動。

看他一步一搖的身法,看似醉的厲害,但是似乎有著不同尋常的章法,居然還能在自己創造的天地中借到力?

怎麼可能?

夏鴻騰此時的目標是不遠處那個五品靈龜師,這個鐵面將軍剛才戾氣衝天,視生命如草芥,眼下卻似醉倒的羔羊,這種機會可是千載難逢,不殺白不殺,殺了應該有不少的功德值。

一詩吟完,醉步上前,雖然木劍沒有發生什麼幻像,但是隱隱中夏鴻騰感覺有什麼東西附在劍上,在鐵面將軍驚恐的眼神中,本能地朝著他的咽喉一劍劃過。

「叮咚,殺死一個五品黑暗靈龜師,獲得五品無靈龜甲一隻,功德值加500百點,戰力加500點,魅力加5點!」

聽到這個聲音,夏鴻騰爽得狂性大發,醉影搖曳,直接奔向另一旁的三品靈龜師,上前又是一劍,果然又聽到一陣悅耳的聲音:

「叮咚,殺死一個三品黑暗靈龜師,獲得三品無靈龜甲一隻,功德值加300百點,戰力加300點,魅力加3點!」

此時夏鴻騰醉眼已經看向其他的黑衣人,這些歹人雖然不是靈龜師,但是雙手同樣沾滿無辜的生命,本著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想法,直接過去一劍一個。

「叮咚,殺死一個黑暗戰士,功德值加10,戰力加10點!」

「叮咚,殺死一個黑暗戰士,功德值加10,戰力加10點!」

……

……

蚊子肉再少也是肉,這種有大號罩著讓自己殺豬升級的機會千載難逢,夏鴻騰豈會手軟,直接清理的一個不剩。

此刻夏鴻騰算是明白了,這些幹壞事的人,在殘圖眼中,定位全是黑暗戰士,殺掉后多多少少有點獎勵的。

此時,他醉眼瞄向半空,這個硯後庄族長不知道在殘圖眼中是如何定位的?

殘圖推薦的身法中,九霄凌雲步注入一定的功德值是可以飛天的,殘圖尿性備註:厚德載物,支持飛天,開啟時效為一柱香,消耗功德為一千點。

自己剛殺了那麼多黑衣人,賺了一千多功德之力,剛好夠一次全力一擊!

干?

還是不幹?

半空中的朱自青看到下面這個狠人,十息之間把黑衣人全都清理完畢,此時正不懷好意的看向自己,從他的眼神中,分明看出這人有一攻自己的能力。

心中沒來由地一悸,再讓自己祭出另一種九品硯寶,怕是對方沒死,自己的小命絕對先掛了,結合剛才小雪硯求情,知道還有台階下。

無瑕思考這人為什麼在自己九品硯技攻擊下會完全不受影響,朱自青忙乘勢收回硯寶,遠遠地拱手謝道:「多謝少俠仗義相助我硯後庄,小老兒朱自青感激不盡!」

「老頭,我們是仗義了,而你貌似不很仗義啊!」夏鴻騰對這種人沒有絲毫好感,要不是自己有殘圖相助,自己這幫人很可能跟著陪葬了!

「哈哈,少俠誤會了,我剛才的硯道戰技只對靈龜師有影響,對普通人是沒有大影響的,剛才這個五品靈龜師,一個不對付好,很可能我們全會被此人反撲到,所以剛才謹慎了一些,還請見量!」

朱自青說雖這麼說,不過離夏鴻騰卻是遠遠的,這人給他的感覺有點怪異,完全看不透,居然能在自己的硯道天地中縱橫自如,還是小心為上!

「娘親,娘親,你怎麼啦?大哥哥,快過來救救我娘親!」兩人正勾心半形中,小雪硯的聲音適時傳來,夏鴻騰順聲望去,卻見她正抱著陸秀秀大哭。

夏鴻騰關閉醉劍功能,幾步上前,手指一搭陸秀秀頸脈,問題不大,應該是精神力透支引發的昏厥。

不過此人脈像單薄,身體很虛,證明隱有暗疾,搞不好,會有生命危險。

「給我弄一碗水來!」

夏鴻騰取出一塊養神墨,待到有人送水上前,他捏了一大塊放在水裡,略融后,示意李廷蘭幫忙喂下。

沒多久,陸秀秀咳嗽著醒來,正待出聲道謝,夏鴻騰示意她先別出聲,又從屈露露那裡取出半塊專治咳嗽有奇效的『墨梅吐瑞』捏碎放於水中,再次叫她喝下。

這次陸秀秀喝下后大咳幾下,隨後口中有一團黑色之血咳出,沒多久,她驚喜地發現,自己一直很癢喜歡乾咳的喉嚨,居然變得輕爽無比,再也沒有濃痰了。

「多謝諸位賜於神墨,陸秀秀感激不盡!」說著,就待起身跪下想給夏鴻騰等人磕頭謝恩。

夏鴻騰忙示意李廷蘭扶住她,道:「雪硯娘親不用多禮,我們跟雪硯有交易,我們負責治好她娘親,她負責找人指點我們如何去砡石山即可!」

「嗯,娘親,大哥哥他們是好人,我們不用跟他多禮,記在心裡即可。對了,娘親,大哥哥他們是參加今年硯道考試的,被傳送錯路了,娘親知道砡石山怎麼走嗎?」

來時,李廷蘭跟雪硯說過大概經過,沒想到這小傢伙記性不錯。

聽到這話,不遠處硯後山村落的眾人全都奇怪地面面相窺,彷彿聽到一個奇怪的故事…… 陸秀秀自然不會像雪硯一樣天真,剛才這些人給她吃的兩種葯墨,每一種配料應該都珍貴無比,更別提請高人提煉加工,她也不知道這些人說的是真是假。

不過,砡石山她還真知道怎麼走,可以說,這個村裡的人,基本都知道砡石山怎麼走。

因為,她們所在村落叫硯後庄,正是因為位於砡石山後山脈,也就是說,此處抬頭望向東南四十五度角方向的那坐大山,就是砡石山。

夏鴻騰見陸秀秀露出古怪的表情,和眾人一樣緊張起來,這些土著,不會不知道砡石山吧?

那樣的話,這次硯道考試就懸了,因為連地方都找不到,還玩個屁?

不由饒饒腦袋,弱弱地道:「雪硯娘親,你們真沒聽說過砡石山?」

陸秀秀看向夏鴻騰的眼神,那種焦急神情不像做假,用手一指前方道:

「前面這山,便是砡石山宗地,如果眾位真是去採集砡石寒硯的,我倒可以指點一條直上半山的捷徑。不過,恕我直言,往年參加硯道考試的人,從沒傳送到後山過,如果你們從後山直上,危險係數更高。」

頓了頓,陸秀秀暗中觀察了眾人一眼,見他們全都在認真聽,暫時放下心中疑惑,接著道:

「之所以說危險高,是因為後山之石不適合磨硯,唯有翻過砡石山頂,爬到南山谷,那裡有一個寒池,寒池中間有一小島,島中之石為千年砡石所沖刷而成,此中之石制硯,十石五齣,全為上上之選!」

十石五齣,這種成功率的確很高了,夏鴻騰等人大喜,問清捷徑方向,便起身告辭離行。

突然聽得遠處的朱自青道:「眾位等一等!」

朱自青也相信這些人真是參加硯道考試誤傳送此地之人,略顯不好意思地道:

「敢問這位公子,你剛才拿出來的可是養神墨?」

他剛才放大招,除了放壽血,精神力也消耗很大,沒有個十天半個月,別想恢復。

「是呀,怎麼,想買?」

夏鴻騰對朱自青剛才暗擺大家一刀相當不爽,不是看到雪硯是他們村落中人,又沒底氣放倒這些人他才不會妥協,見到朱自青聽得兩眼放光,又道:

「這東西不好定價,我們一般只支持交易,你若想交易,我倒對你們那個什麼『硯道戰紋』很感興趣!」

朱自青聽得訕訕一笑,道:「那個東西不能換,即使換給你,你們也玩不了,那東西是拚命之物,每次使用都會要折壽的!」

「咦,你這種東西也是用壽血催發,然後每次使用搞不好輕則損壽十年,重者直接嗝屁?」

李廷蘭感覺此人說的跟夏鴻騰玩龍靈戰墨有著無比的相似,不由好奇地插口道,隨後又忽然想到什麼,道:

「不對呀,看你還活奔亂跳的樣子,完全不像夏大哥上次放大招的樣子呀?」

朱自青見多識廣,他從李廷蘭的話中聽出很多東西,感情這小子還真是狠人啊,也玩過如此級別的利器?

如此說來,這幫人身上也有這種大殺器存在?

想想也是,否則這幫人也不會興緻沖沖地跑來圍攻三品靈龜師。

理清這點后,朱自青難得態度不錯地略對李廷蘭解釋道:

「我們硯道一門中,略有不同,如果有奇物催發,倒也沒那麼嚴重。比如說,我這硯池之中如果盛有溺水,一經催發出來,威力便會驚天,而催發之人,也就精神力大損而已,還不至於直接昏厥!」

說完,停了一停,忙轉移話題道:

「你們此次去參加硯道考試,砡石山我很熟悉,不如以山中之事做交易如何?據我所知,剛才陸秀秀說的那條路兇險異常,你們這幫人想翻山而過,怕是活著能過去者,十之一二,老朽湊巧還知道半山有另一條捷徑,可以直去砡石寒池島,雖然難度也很高,但是至少不會死太多人,不知有沒有興趣交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