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分鐘撕不下來,那就用十個多小時去撕。」主教猛地睜開眼睛,用冷冰冰的聲音說道,「用手撕不幹凈,那就用劍刃去蹭,蹭上一個小時,我不信你們會蹭不幹凈。」

2020 年 11 月 19 日

「主教大人,我們……」

「還用我來教你們這些嗎?神的榮光你們都忘到哪去了?」主教像是有點火了,一拍桌子,呵斥道,「還不快去!雪迪城的街道一天沒幹凈下來,你就一天不要過來見我!」

聖騎士一鞠躬,匆匆轉身,灰溜溜地跑了。

主教則是靠在牆上,雙手合十,連著做了幾個深呼吸,才讓自己從那種有些激動的情緒中再次冷靜下來。

不……不,都是些無賴的伎倆,影響不到大局。那小子如果以為這樣,就能夠讓他們在弗瑞登沒辦法立足的話,那也未免太天真了。

神的意志,會守護著他們完成這一切的。

他有些失態了。

想到這裡,他再次轉過頭,看向窗外。時間是早上七點鐘,朝陽初升,一群又一群地士兵湧現街頭,開始用他們手中的長劍把牆上的報紙磨去。人們被趕回家中,不敢圍觀。

這輪初陽……是屬於他們的初陽。

他在心中斬釘截鐵地說著。

然而……

「報告,主教大人,又出事了!」

「……」

又、又出事了?

那一刻,像是一桶火藥直接被點燃,主教氣得整個人都在顫抖,七竅生煙,差點一個聖光審判就轉身甩了過去。

「喊什麼喊?出事就出事,你們自己解決不了?我不是說過,沒把雪迪城的報紙清乾淨,你這輩子都別來見我!」

「不、不是啊……主教大人,是……真的有情況。」來者被嚇了一大跳,抖抖索索地說道。

主教恨不得一個巴掌直接揮過去。

不過,在看清楚來人之後,他發現來的是一位神父,不是剛才那個聖騎士。

主教當時就是一愣,臉上的表情有些尷尬。那一刻,他意識到自己發錯了火,只好閉上眼睛,連做幾次深呼吸,努力讓自己從那種抓狂的狀態恢復過來。

沒關係,不要急,一切……一切都是神在考驗他的意志。

只要他撐過這次考驗,所有事情都會好起來的。

他這麼安慰自己。

不過,大概是因為接連的刺激,讓他的心態也有些失衡。他閉著眼睛調整了好一會,才緩緩恢復理智,睜開眼睛,平靜地看向對方。

「說吧,到底又出了什麼事?」

神父見狀,猶豫片刻,弱弱地開口:「那個……全國各地的官員家中,好像又被人投遞的那份報紙,幾乎每家每戶都有。剛才,好幾個地方的歸順官員向我們彙報了這個消息,應該不會有錯。」

「……」

神父似乎沒有發現主教的異樣,還在接著道:「其實,這個問題按昨天處理也可以,不該過來問您的。只是,大部分人手都在清理街頭的報紙,如果我們還要派人去收繳官員家中的報紙,要派多少人去呢?」

「……」

「主教大人?我們該怎麼辦啊?」

「……」

「主教大人,人手該如何調度,這個必須由您來決定,我們不好擅自做主的。」

「……」

「主教大人?您怎麼了?主教大人!您說話啊主教大人!」

大概是太久沒有得到回應,神父也察覺到了不對勁。

他有些慌張,一邊呼喚著,一邊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然而,維克托主教就像是一具雕塑,一動不動地站在窗戶邊,眼睛里像是空的,不知道看向什麼地方,看得神父一陣害怕。

到底……怎麼了?

「主教大人?」他靠近之後,又低聲呼喚了一句。

然後,他看見主教的嘴唇動了動,一個細若蚊吶的聲音傳進了他的耳中。

「……你出去。」

「啊?」神父愣住了。

「你出去。」終於,主教再次動了起來,大口喘著氣,聲音微微顫抖,「讓我一個人靜一會,這些事情,我馬上就去處理。」

神父聞言,看向主教的眼神雖然依然有些怪怪的,但還是點了點頭。

「那……好吧,我就先告退了。」

說完,他便轉身,小步匆匆地離開了房間。

在離開時,他輕輕關上了房門。

據王宮裡的女僕所說,當天早上,主教所在的房間全程大門緊閉,時而有爆炸聲傳出,伴隨著某種不知名野獸的怒吼,十分詭異。 ?在教會快要忙得焦頭爛額的同時,本傑明此刻,卻躲在萊利城的旅館中,優哉游哉地翻閱著各地寄過來的成果彙報。

「蘭特城,《自由的法師》大受歡迎,又吸收了十二個新進的法師成員。」

「烏特爾城,一些富商似乎有意接觸我們,提出了可以資助的想法。」

「北河村,發現了三位隱居的法師,其中兩位加入了我們。」

「……」

計劃進行得比他想象中還順利。雖然有一些預想好的報紙沒有送到,更有一些人在投放報紙的時候被人給發現了。不過,整個計劃仍舊沒有出現大的紕漏,他手下的法師都很小心,跑得也快,沒讓人給抓住。

只能說,幸好,昨天夜裡教會並沒有什麼防備。

往別人家裡扔報紙,是他的手下做的,而在雪迪城貼滿「小廣告」,則是本傑明親自帶隊乾的。畢竟風險很高,只有水元素感應法,能夠讓他們繞過所有守夜的士兵,借著黑夜的掩護把報紙貼滿牆。

也因此,對於他來說,昨天晚上確實是相當勞累的一夜

本來,本傑明以為他們貼到一半,巡邏的士兵就會發現那些報紙,把教會的人驚起來。結果他卻發現,壓根沒有什麼巡邏的士兵。雪迪城似乎有些兵力不足,所有士兵都是定點守在一些地方,只要繞開這些地方,他們把雪迪城貼花了都沒關係。

於是,便有了現在這超乎預期的效果。

《自由的法師》已經成為了弗瑞登境內爆炸式的話題,不僅把教會弄得左右難顧,更極大程度地擴大了他們的影響力。法師們找到了一個團結的中心點,還讓圈子外的人意識到,他們這群法師到底在想些什麼。

——他們憎恨教會,想讓教會滾回老家去。

那些同樣討厭教會的普通人,自然也會被這個表態吸引,為本傑明增添一份力量。

看著手中的信件,本傑明已經漸漸感覺到,他們一天比一天強大。再過不久……應該就可以和盤踞在弗瑞登的教會勢力正面對抗了!

這一天,他們期待了太久。

就這樣,本傑明一邊翻閱著這些信件,一邊暢想未來。然而,就在此刻,他卻忽然發現了一封並非來自手下據點的信件。

本傑明挑了挑眉,把那封信拿起來。

信封上沒有寫是誰寄的,卻留有一個五角星的記號。

……是米克爾寄來的?

之前本傑明和米克爾聯繫,都是通過這種無名信件,在信封上留一個他們知道含義的記號,來實現這種秘密的溝通。

這麼想著,本傑明拆開了信。

然而,才看了一會,他就露出有些驚訝的神色。

幾個就任王宮的官員希望和他見面?就連首相都向他求助,希望他幫忙趕走教會?

有意思了……

想了想,本傑明拿出信紙,開始寫回信。

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經過一系列的努力,弗瑞登的政治圈被他引起注意,終於向他拋出了橄欖枝。他肯定不能就這麼錯過。

如果他能獲得這些人的幫助,干倒教會就又多了兩成勝算。

事不宜遲,本傑明把見面約定在三天後的一個小鎮,把信寫完,便封好寄了出去。

這件事情就算是定下了。

隨後,他把剩下的成果彙報看完,讓系統歸進資料庫,慢慢分析。而他自己,則是進入了意識空間,望著那三枚閃爍不定的三角字元,繼續冥想。

這些天雖然要忙的事情很多,可他自己的魔法功課也沒有疏忽。

伴隨著水元素的聚合,小水泡飽漲充盈,一場又一場的水元素雨落下來。魔法字元被不斷滋潤著,而它們之間的距離,也靠近了許多。

此刻,三枚字元所構成的三角形,邊長只剩下了三四米。

要不了多久,它們應該就會撞到一起了吧?

這麼想著,本傑明冥想的勁頭又足了一點。反抗組織的發展勢頭良好,而他作為這個組織的首領,自身的水平當然更不能落下。

就這樣,他沉下心神,繼續冥想。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喂,好像出了點情況,你睜開眼睛看一下吧。」忽然,系統的聲音傳過來,把沉浸在水元素之中的本傑明叫了出來。

「怎麼了?」本傑明睜開眼。

隨後,他便愣住了。

只見意識空間中,兩個個頭相同的黃皮球,一蹦一跳地來到了他面前。轉過去一看,那是兩個「滑稽」,比之前的系統小一點,但那副嘲諷的嘴臉和五毛的畫質還是如出一轍。

本傑明回過神來,搖了搖頭。

「你又在搞什麼鬼?」

系統的語氣很無辜:「你問我我問誰?剛剛你最後一次釋放出水元素雨之後,我也跟著吸收了一點,就感覺渾身下上脹得厲害。然後……然後,嘭的一下,我就變成兩個了。」

「……」

本傑明無言以對。

這系統的實體到底是什麼東西,還可以有絲分裂的?它還會接著分裂嗎?要是再這樣下去,本傑明都不敢想象自己的意識空間會變成什麼鬼樣子。

「那……你多出了什麼功能嗎?」

兩個滑稽一跳一跳的,說:「好像沒有,只是虛無的時間變得更長了。」

……好吧。

雖然是早已預料到的結果,但是看著系統的雙重嘲諷嘴臉,本傑明還是生出一股揍它的衝動。

「你給我躲遠一點,不然一直在這跳啊跳的,我怕我會忍不住揍你。」

「……哦。」

系統轉過身,一蹦一蹦地跑遠了。

本傑明無奈地搖了搖頭,準備繼續冥想。

然而,就在這時,他卻忽然感覺眼前一花,整個世界天旋地轉。而等他睜眼再看,舉目所及,已經是一片無邊無際的純藍。

一個完全抽離的空間,無數字元,像天體星系一樣,從他的身邊環繞而過。整個世界藍得有如純色紙一般,本傑明久違了的熟悉記憶再一次被喚醒。

這是……純藍世界?

「沒錯,就是這個地方!」

聽到這個聲音,本傑明當場就是一愣。

以往他來到這裡,就如經歷了一場夢境,要不然就聽不到任何聲音,要不然聽到的也只是意義層面上的「聲音」。像這種極為直白的說話形式,放在這裡,讓他感到了一股強烈的違和感。

這裡……怎麼會有人說話?

本傑明往聲音的方向看過去。

然而,違和感卻在那一刻變得更重了。

只見那兩個一蹦一跳的滑稽,此刻就在他的不遠處,那種劣質的黃色放在一片純藍中顯得格外扎眼和不協調。

「……」

本傑明有點懵。

什麼情況?

在完全意外的情況下進入純藍世界,已經足夠讓他困惑了。可是,系統居然也出現在了這裡,還是以它那雙重滑稽的形態出現的,本傑明感覺無法接受。

在他心目中,純藍世界應該是一個很高端的存在。

結果,卻……

本傑明在心中嘆了一口氣。

有種發現女神也會拉屎的失落感。

「你不要問我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真的不知道。」系統的聲音也再次傳來,「不過,你在這裡好像不能說話,那就無所謂了!」

「……」

本傑明確實沒辦法說什麼。

這一次進入,十有八九跟系統脫不了干係,說不定就是因為它吸收了足量的水元素,忽然分裂之後,引起了純藍世界的共鳴之類的。畢竟,系統的這個實體也是他從純藍世界炸出來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