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錯。」

2020 年 11 月 19 日

阿斯塔亞點頭,隨後他看向天空,「光明散去,黑暗降臨,戰火即將蔓延大陸,對於那些殺戮者,這或許是他們最喜歡看到的吧。」 若祝子姍打退堂鼓,那事情就壞了。

羅陽笑道:「本來祝姐不想來的,我硬帶來她的。我想我跟你們血煞門其實沒什麼冤讎,不必要再斗下去。」

頓了頓,又接著道:「你們不外乎是想得到血煞子,而我們拿來又沒用。所以我勸祝姐幫你們找出血煞子,然後給我們一個平靜的生活。這個要求不過分吧?」

無為子淡淡道:「只要幫我們找回血煞子,你們的要求會得到滿足。」

到了度假村后,依然來到長真子平時休息和辦公的院子里。

羅陽來過這兒好幾次了,頗為熟悉周圍的環境。

進了正屋的客廳,羅陽,祝子姍和兩位長老各分賓主坐下。

有人捧茶進來,祝子姍不敢喝。

羅陽笑道:「咱們是來化解恩怨的,想兩位長老也不會要我們的命。我先喝。」

說著,便牛飲一大口。

祝子姍接著也喝了。

「閑話少說,把血煞子的下落告訴我們!」長真子不耐煩道。

現今在他的地盤裡,他才不會將羅陽和祝子姍看在眼裡。

羅陽說道:「我跟祝姐聊過了,她說血煞子可能在兩個地方,最有可能在祭壇,其次就在她的家。這樣吧,你們去祭壇尋找,我和祝姐去她的家找,怎樣?」

冷冷哼了一聲,長真子森然道:「想騙我們?你會那麼好心?我們去她家找,你們去祭壇找!」

正當羅陽要表示同意時,一瞥冷眼旁觀的無為子,暗道一聲不妙。

果然不出所料,無為子淡淡道:「既然知道了是兩個地方,慢慢尋找就行。你們在這裡等著,我們去尋找。」

聽了這話,羅陽心裡湧出很多草尼瑪。

「大家一起找比較快。我們也想儘快了結這件事。」羅陽熱心道。

一直都是他在說話,祝子姍還沒能完全冷靜下來。

無為子擺了擺手,冷道:「祝小姐,你老實告訴我們,血煞子到底在哪兒?」

這樣問,分明不相信羅陽先前說的話。

祝子姍雖還害怕,但跟羅陽是一條心的。

她勉強鎮定道:「剛才我老公已說了,血煞子就藏在那兩個地方。」

聽祝子姍已稱羅陽為老公,兩位長老很不滿。

「祝小姐,我醜話說在前,如果你騙我們,那你們就只能死在這裡了。實話跟你說,剛才你們喝的茶裡面有彼岸花的劇毒。」

無為子陰森森的笑著。

上次祝媽媽也中了彼岸花的毒,那是羅陽解除的。

只不過血煞門的人沒人相信羅陽有能力能解彼岸花的毒,還道是祝媽媽帶有解藥。

畢竟她是門主的妻子。

祝子姍由驚懼變成了憤怒,嬌叱道:「我們來跟你們化解恩怨,你們這樣對我們?」

長真子冷笑道:「祝小姐,你作為血煞門的一員,應該知道以大局為重。等我們找到血煞子,自然會給解藥你們!」

為了麻痹一下兩位長老,羅陽佯裝很驚慌的樣子,左看看,右瞧瞧,一副六神無主的神情。

「你們下了毒,那我們反正都是死定了。還幫你們找血煞子有什麼用?」羅陽質問。

「小兄弟,莫慌。你們死不了。但你們要是敢耍花招,那你們的身體會一點一點爛掉,直至全身只剩下一副骨頭!」

無為子彷彿正在看羅陽的一副骷髏骨。

「那事不宜遲,咱們立刻去尋找血煞子吧。」羅陽催道。

不料事情出了點岔子。

只聽無為子搖手道:「你不用去,我們帶上祝小姐去尋找就行了。」

若不跟著去,就沒機會奪下血煞子。

這樣b計劃就完全廢了。

羅陽冷笑道:「如果遇到危險,你們根本不會捨命救祝姐!」

這是實話。

長真子怒道:「敢在這裡放肆!?」

話音未了,便霍的長身而起,怒氣沖沖的要動手。

羅陽早就看穿兩位長老在還沒有得到血煞子之前,那是不會隨便火併的。

「既然你們不想得到血煞子,不想化解恩怨,那就在這裡血戰到底!我羅某要是眨一下眼睛,不是好漢!來!一起上吧!」

說著,也要撲向長真子。

本來只是想嚇唬一下羅陽,不料初生牛犢很難打交道,險些兒就當場翻臉。

無為子連忙擋在兩人中間,勸道:「小兄弟,請冷靜。有話好好說。」

這兩個長老向來一個唱黑臉,一個唱紅臉。

羅陽假裝氣憤憤的樣子,瞪著眼道:「我們誠心而來,你們卻以小人之心來對待我們,這成什麼!」

說著,抄起茶杯擲在地上。

茶濺了一地。

「小兄弟,請恕我說句心裡話。」

無為子繼續勸說。

「你向來狡猾,我們不得不防著你。如果你真心幫我們找出血煞子,那你跟血煞門的恩怨就一筆勾銷。」

「我相信你!不相信他!」

羅陽指著長真子。

先前激動了一下,體內的氣勁加速流動,此時便感到手腳有些兒麻。

裝出極為震驚的樣子,羅陽看了看雙手,說道:「我的手怎麼了?這是中毒的跡象?」

無為子點頭道:「小兄弟,別怕。這是中了彼岸花的毒的第一階段的反應。只是身上會有點麻,同時伴隨有針刺的疼痛。在接下來幾個小時內都會這樣。」

羅陽渾身顫抖道:「那我是不是快死了?」

他要解毒,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不假裝很驚愕的樣子,那就難以讓兩個老傢伙上當。

「小兄弟,你坐在這裡等我們。待找到了血煞子,我們立刻會給你解藥。」無為子勸道。

這時羅陽望向祝子姍,要她說話。

祝子姍自然明白羅陽的意思,便要求道:「我要跟我老公在一起!他要是不去,我也不去!」

兩位長老面面相覷,顯是一時拿不定主意。

他們都跟羅陽交過手,知道面前這個少年不是等閑之輩。

讓羅陽跟去,在找到血煞子后,一旦雙方又打鬥起來,兩位長老也沒有信心拿下羅陽。

正在雙方僵持之間,忽然有門徒走到門口,說道:「長老,有人求見。」

現今正是關鍵時刻,兩位長老自然不願意見別人。

「以後再說!別再來打擾!」長真子揮手。

「長老……」那門徒還要說。

此時院子門口忽然傳來兩聲慘叫聲,隨即有些混亂起來。

兩位長老即時奔過去。

羅陽則趁機從《神農經》山水畫的水潭裡取潭水,分一份給祝子姍吃。 「見過使徒大人。」

雪山之巔,一個黑髮黑眸的青年站在山崖邊緣,他身後單膝跪著九個黑袍人。

「怎麼只有你們九個人。」

青年聲音平靜,如同古潭一般,波瀾不起,讓人聽不出他的情緒。

「這。」

其中一名黑袍人不知該如何回答,他們九人都是第三使徒唐訶的手下,亦是九名門徒,那麼也就是說其他使徒並沒有派人來。

「那幫無知的傢伙。」

唐訶眸光冷了下來,連帶著周圍的氛圍也壓抑了下來,十個黑袍人身形一顫,不敢言語。

「不過他們也算是聰明,知道這是一次哪怕撈到好處也會惹一身騷的任務。」

唐訶面色重新變得平靜,他眸光幽幽望向了遠處,「記住,既然他們今天不派人來,那麼巫妖王出世那天,如果有其他隱藏在暗處,準備漁翁得利的門徒,一律殺無赦。」

「是!」

黑袍眾人沉聲。

……

「大人,這裡便是繁爾森學院了。」

諾克之城外的山腰上,兩個矮人緩緩走來,身後皆背著一把灰色的巨型戰斧。

他們倆留著烏黑的鬍鬚,皮膚古銅如磐石,雖然只有一米五,但一眼看去卻有種如山嶽峙的感覺,震人心魄。

「繁爾森么,已經有百年沒來過了吧。」

其中一個矮人看向下方被群山環繞的諾克之城,眼中露出回憶之色。

「大人,您以前來過這裡?」

另一個矮人問道。

「恩,在這裡戰鬥過。」

矮人名叫波斯,來自聖錘帝國,矮人崇尚力量與武器,其中頑石要塞便是力量的象徵,裡面匯聚了矮人一族最強的戰力,而波斯便是其中之一。

「對了,迪夫,你的傷好了嗎?」

波斯問道。

「多謝大人關心,我已經康復了,現在哪怕對戰銀環級巔峰的戰士,也能戰而勝之。」

迪夫拍拍胸膛。

「那便行,你的戰場我參與不了,我需要牽制住那個老傢伙。」

波斯說道。

「您說的老傢伙可是繁爾森上一任的院長么。」

迪夫想了下,說道。

「不錯。」

波斯眸光微動。

「據傳言,繁爾森的上任院長似乎是一名煉體戰士吧。」

迪夫說道。

「是,也不是,總之很強就對了。」

波斯微微一笑,「小打小鬧無法讓戰爭開啟,只有讓這片土地燃燒起憤怒的硝煙,那麼這片天才會變成紅色。」

「您的意思是要將繁爾森學院徹底覆滅么。」

「是,也不是。」

波斯模稜兩可的回答,讓迪夫很是不解。

「不要多想了,總之你管好你的戰場,多殺人族強者便行了。」

波斯拍了拍迪夫的肩膀。

……

諾克之城。

七十三號。

「九團長!」

雷恩面色激動,右手撫胸,旁邊原本坐在椅子上的兩名裁決者也站了起來。

在他們面前,一個人從虛空中走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