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 年 11 月 18 日

且不說蘇眉對於這件事沒有在意,艾莫爾更沒有在意。袁安生回到居住的房間里,其他兩人都有美人在懷,僅剩他一個人。

對比其他兩人跟自己的差異,袁安生心裡怎一個平衡了得!

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電顯示是母親。

袁安生心中還在惆悵,原本不想接聽,可這鈴聲一直在響。無奈,他只能接通電話。

「媽……」

「兒子,那個女王你拿下來沒有?」袁安生的母親聲音有些焦急,似乎是急於證明著什麼。

說起這個,袁安生就來氣,如果有機會他早就把蘇眉直接打包帶走了。可對方是女王,身邊有這麼多人,他不能硬來。

「還要……再過段時間吧。」袁安生吞吞吐吐,不想讓他的母親知道他現在處境。

可對方到底是他娘,袁安生撅個屁股對方都知道他要放什麼屁了,聽到袁安生這語氣,哪能猜不出來?

「兒子,跟媽說實話,是不是被那個女人拒絕了?」她的語氣冷下來,心中罵著蘇眉不知好歹,可她遠在國內,只能靠著兒子。

「她身邊有一個男人!」袁安生眼裡陰鬱得能吃人。

「那你不會先下手為強啊!」女人焦急著,「女人最重要的是什麼,你要找個機會直接跟那個女王上床,媽就不信她還裝什麼!」

「可是,媽,女王哪裡是我說見就見的。」儘管心裡認同對方的主意,可眼下的問題是,他連跟女王說話的機會都沒有了,還怎麼可能跟她上床?

「說你笨你就是笨,凌賀還是宋橋不是跟那什麼官女兒在一起了,你讓他們幫幫你不就成了!」

這……

「可……」袁安生不是沒有想過,可是他一直以來都是兩人的領頭羊,這會兒位置轉變成了小弟,還要去找他們幫忙,其中的反差總讓他覺得沒面子。也就一直擱置下來,強撐著。

「媽知道你的面子問題,但是等你拿下了女王,有什麼事不好解決?而且現在你爸這邊公司出了點事情,你要是還想著大手大腳花錢,就照著媽說的做。」

袁安生還想張嘴說什麼,可是對方已經把電話掛了。

他深呼吸一口氣,垂著頭在考慮怎麼跟兩人開口。

凌賀跟美娜里約會回來的時候,便是看到袁安生這幅頹廢模樣。

「怎麼了?」

送走美娜里,凌賀眼神一凝,坐到袁安生的身邊。心裡已經猜到了七八分,這小子肯定是被女王拒絕了。

他早就看出來,女王的目光從始至終都沒放在袁安生身上。只不過……沒想到袁安生居然堅持了這麼久,還真是讓他有點意外。

「凌賀,幕屈是不是有機會見到女王?」袁安生心裡思想做了好幾分鐘,就在凌賀要起身給自己倒水的時候,他忽然開口。 凌賀的動作一頓,回頭看了一眼袁安生,大約是因為三人地位轉變的關係,他的語氣里都帶著絲絲冷意和壓迫感,「你要找幕屈做什麼?」

「我想請她幫我安排跟女王的會面。」袁安生咬咬牙,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

說完,又想起什麼似的,「不要帶上艾莫爾!」

若是有這個男人,說不定又會搞砸了。

「嗯……」袁安生這個安排不得不讓凌賀多想,他快去給自己倒了杯水,坐在沙發上癱倒狀,看著袁安生似笑非笑。

「你到底想做什麼?」

袁安生只得把自己的計劃告訴了凌賀。

凌賀聽了以後,眼底的笑意更深,也不知道他心裡是個什麼想法。

「好,這事兒我幫你去辦。」

……

袁安生不知道凌賀是怎麼做到的。三天以後得到通知,由美娜里和凌賀帶他去的一個私人會所里,竟然真的只有蘇眉一個人來了,沒有看到艾莫爾的身影。

蘇眉正跟幕屈說話,見他進來了也沒有太大反應。袁安生明明已經猜想到對方的態度,但是真正感受到時,他又有些不甘心。

「女王陛下,嘗嘗魚肉,是這家廚子的拿手菜。」幕屈把桌子上的魚肉轉到蘇眉面前,洽談之餘,幕屈的目光淡淡掃過忽然進來的袁安生,最後將目光放在自己的侄女身上。

蘇眉順勢夾了一小塊,微微偏頭就能看到幕屈的目光所在。

「美娜里來了,見過女王陛下。」幕屈把自己的侄女招呼過來,美娜里在走過袁安生面前時,悄悄擺手讓他見機行事。

「女王陛下!」美娜里遠比半年以前開朗許多,也許是因為有了愛情的滋潤,讓她更加性感了。

蘇眉微微一笑。

袁安生藉此機會也悄悄移動到她身邊。見她沒有反應,也不驅趕,頓時放下心來。

自動擔任起夾菜的義務,袁安生一直忍著內心的那份陰險。

蘇眉對於袁安生的出現沒有一點兒意外,甚至已經洞察了他接下來想要做的事情。只不過,對方既然這麼急著動作,她也要配合才對。

面對袁安生用乾淨筷子夾進碗里的菜,蘇眉都緩慢下咽,直到感覺自己頭重腳輕渾身發熱以後,她才止住了動作。

用手撐著自己的額頭,微微眯眼像一隻慵懶的貓兒,哪怕是中了葯,也是高貴優雅的女王陛下。

總裁大人放過我 「幕屈,我身體不太舒服,你自己吃吧。」

她的聲音輕輕柔柔,無意撥動的筷子,在碗旁邊滾動了幾厘米,在快要掉到桌子下時,及時被一隻手擋住。

袁安生偏頭看著自己朝思暮想的女人,心裡的波濤洶湧,面色不改。

「女王陛下,我帶你去休息吧。」

蘇眉順著聲音往上抬頭,臉蛋上因為藥物作用帶著淡淡的蜜粉色,越發誘人了。

隨著她的目光看過來,袁安生竟然有種緊張感,手心不自覺黏濕,貼緊了褲腿悄悄抹乾。

他終於聽到對方的回答:

「好啊。」

甜心嫁一送一:總裁,請簽收! 想了這麼久的事情,終於要實現,袁安生垂下眸子,以免對方看到他眼睛里的邪念,可是嘴角的詭異弧度還是出賣了他。 這一切都是準備好的,蘇眉只需要負責跟著對方走就行了。

房間距離這裡不遠,坐著電梯往上兩層就是。袁安生拿出房卡打開房門,把蘇眉攙扶進去就連忙關上門,連著窗帘什麼的都拉的嚴嚴實實。

「女王陛下?女王陛下!」做完這些,他連忙走到蘇眉身邊,湊近了她輕輕叫著。

對方卻如同喝醉了酒沒有意識的那樣,斜斜的倒在床上,一隻手臂枕在頭下,眼睛輕輕閉著,雙眉緊蹙,似乎在隱忍著什麼。

「女王陛下?」

再三確定蘇眉沒有了反應,袁安生的動作開始大膽起來。

原本他也是有些害怕的,畢竟這可是一個國家的女王。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只要一句話就能把他打入地獄了。

可是想想自己的境遇和那天通話的內容。袁安生決定相信自己的母親,她再強大又怎麼樣?還不是一個女人?只要變成了自己的人,他就不信蘇眉還不乖乖聽話。

顫抖著的手緩緩伸到蘇眉身體的上空,眼裡也因為興奮感而布滿血絲……

「你做什麼?」

就在他的手快要搭上蘇眉裙子的拉鏈處,對方的手直接抓住他的手腕。

一雙冷冷的眸子竟是清明,壓根沒有點中招的痕迹。

「你……」

袁安生的心跳驟停,隨即一陣發虛。對上蘇眉的眼神,他的氣勢在不知不覺中變弱許多。

轉眼想來,現在他已經跟女王在同一個房間里了。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無論做與不做都會受到處罰,還不如就此放手一搏,好歹有個把柄在手!

「女王陛下,你醒了。」這想法轉變僅僅幾秒鐘,袁安生的目光重新變得自信起來,他想要將自己的手扯出來,卻沒想到對方一個女人的力氣竟然這麼大!

表情僵硬在臉上,袁安生咬牙,還以為對方是做了什麼手腳。殊不知他呆在妮坦婭國半年多,身體素質早就大不如前,蘇眉甚至沒怎麼用力。

「你想女雖女干?」蘇眉突然冷笑一聲,一字一句打在他的心尖上,震得他渾身發冷。

「沒……沒有的事!」

知道自己處境不妙,袁安生完全沒辦法思考對方為什麼一點事情也沒有,再加上他的手被對方緊緊抓住動彈不得,袁安生唯有把自己甩的乾乾淨淨,等他脫身了再考慮自己原來的計劃。

「哦?」蘇眉似笑非笑,「那你的手剛才想要做什麼?」

「我……」袁安生的額頭出了一層細細密密的汗,他的腦子飛速旋轉,在危機之間,說出了一個拙劣的借口。

「我是看到女王陛下的身上髒了,想要幫忙清理,誰知道我只是看花眼了……」

「看花眼?」蘇眉噗嗤一聲笑出來,上下打量了他許久,終於把袁安生的手放開。

還嫌棄的隨手從床頭櫃扯了紙巾給自己擦手,似乎他有多麼骯髒。

袁安生的手終於得到了自由,看到對方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他咬咬牙,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撲上去!

蘇眉早就料到他還有動作,擦著手的時候,餘光還注意了袁安生的動作。

他才撲過來,蘇眉直接一腳飛出去! 嘭!

袁安生的身體直接撞到對面的門上,滑下來,肚子立即翻滾起來,感覺自己五臟六腑都攪成一團!

疼!

袁安生的五官都扭曲了,整個人看起來尤為猙獰。

遠遠看去,那罪魁禍首正端坐在床沿上,翹著二郎腿,那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霸氣!

對方嘴角噙著一絲弧度,一雙眼睛看著他,只是眼神里完全沒有把他當做一回事。

狂妄!絕對的狂妄!

可偏偏對方就是有這樣的資本!

在那一瞬間,他居然不覺得討厭,反而覺得渾身熱血沸騰,胸口小鹿亂撞的慌亂。

而那種感覺……

他沉淪了。

蘇眉起身,黃褐色的紗裙飄起漂亮的弧度,高跟鞋噠噠地走路聲,像是踏在他的心上。

走到袁安生跟前,站定。

居高臨下的看著他,那一刻,袁安生才知道為什麼這個看起來美艷而稚嫩的女孩子,竟然能夠做一個女王。

此刻,她就是女王!絕對領域的王!

「敢打我的主意,你膽量不錯呵……」

輕飄飄的一句話,彷彿給他判了死刑。

袁安生腦子裡一片空白,恍惚了兩秒以後才反應過來,連忙起身調轉頭抱住蘇眉的腿,「女王陛下!不是這樣!不是……這不是事情的真相!」

蘇眉哪可能理他,袁安生抱過來,她又是一腳把對方踹開。

拿出手機按了幾個鍵,不久以後,整個樓層都傳來了騷動。袁安生把房卡放在自己褲口袋裡,她不想動手去拿,直接就叫人過來找她了!

兩分鐘以後,在大堂經理拿來的備用房卡,終於把房間門打開。

「莫吉帶我回去,多羅,那個男人交給你了。」

之前她是渾身動用了能夠用的元素力量壓抑了體內的藥物作用才能保持清醒,這會兒壓抑的過久,元素的力量都快失去作用了。

好在,莫吉和多羅及時來了。

以最快速度駕車前往附近的醫院,抽血檢查和注射藥物治療,就花了一個多小時。

艾莫爾聞訊趕來,蘇眉正躺在病床上玩手機。

意圖女雖女乾女王陛下,袁安生這個動作有點大了。他直接被多羅和女王的親衛隊連夜押到大使館,這一次不僅僅是袁安生,就連他所在的國家都要重新考慮一下和妮坦婭國的一些合作問題。

要不是有誘受一直監視三人,蘇眉怎麼可能未卜先知?

又怎麼能將計就計,再一箭雙鵰?

相信,沒有誰願意錯過為自己國家謀取利益的機會。

「女王陛下,你……你沒事吧?」艾莫爾焦急地跑進來,連氣都喘不順,就已經開始左看右看,檢查蘇眉身上的不對勁了。

蘇眉抬眼,看見這男孩子的模樣,原本還想裝裝難受逗一逗他,就怕對方傻乎乎的相信了。

「你看我的樣子像是有事嗎?」

艾莫爾搖搖頭,整個人都快趴在蘇眉身上了,「艾莫爾不知道啊,要是女王陛下還難受的話……那,那就再檢查一遍?」

「過來。」蘇眉向他招手。

艾莫爾順從的把耳朵湊過來,伏在蘇眉嘴巴附近。

「剛剛,我中藥的時候……」蘇眉的聲音由著氣息推送入耳,「尤其想對你……」 兩人之間的感情像是邁進了一步,可又像是倒退了一步。

在艾莫爾心裡,他是這麼想的。

這種不安的感覺,在教父讓他們兩人宣誓的時候,也一直存在著。

「我……」

教堂里上百座的人屏氣凝神,莊嚴的修女站立兩旁,為蘇眉抬婚紗尾裙的女孩子目光里,都是那樣的專註。

艾莫爾深呼吸一口氣,微微偏頭看向身邊的絕色女子。

察覺到他的目光,蘇眉同樣轉過頭來看他,微微露出一個笑容,眼裡是全心全意的信任。

然而,這個笑容,不但沒有讓艾莫爾放鬆,反而讓他更猶豫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