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立夏很快速度將自己的驚訝掩蓋了過去,一張臉上滿是不解地詢問:「什麼故事?誰告訴我?我聽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2020 年 11 月 18 日

西門鴻皺緊了眉頭。

到底是這丫頭反應快,會演戲?還是她確實不明白自己在說什麼呢?

「沒什麼。」

丟下這句話,西門鴻大步朝門口走去。

經過顧立夏的時候,他斜斜地掃了她一眼,徑直出了房間,離開這棟別墅。

顧立夏雙腿發軟地靠在門扉上。

剛剛真的是嚇死她了。

這個西門鴻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過了好一陣,雙腿終於恢復了一點力氣,她拖著身子,往床上走。

還沒走到床邊呢,突然,身後一雙堅實有力的雙臂,緊緊圈住了她…… 顧立夏正要驚叫出聲。

鼻尖聞到一股熟悉的味道,高高懸起來的心,終於落了下去。

「壞蛋,你都快要嚇死我了!」

顧立夏轉身,抬起手覆上司傲霆的額頭。

「膽子什麼時候變得這樣小了?」

顧立夏白了他一眼:「下次換你試試,這樣突然悄無聲息的出現,嚇不嚇人。」

關心地抬手覆上他的額頭:「還好,已經沒有發燒了。對了,你剛剛來的時候沒有碰到西門鴻吧?」

「碰到了。」

顧立夏瞪大了雙眼,轉而皺起眉頭,瞪了司傲霆一眼。

「騙誰呢。若是碰到西門鴻了,你現在能這麼快到我面前來?」

司傲霆幽深的眸底,揚起一抹笑意。

「還是老婆大人聰明。」

顧立夏望著司傲霆,突然噗嗤笑出聲來。

司傲霆不解:「笑什麼?」

「我是覺得咱們現在這樣,好像偷情。」

「瞎說什麼呢,我可是正大光明地來找我老婆。」

司傲霆將顧立夏揉進自己的懷裡。

「我可沒看出你哪裡正大光明。」

「我說是就是。老婆,好想你。」

司傲霆緊緊摟著懷裡的女人,朝她吻了下去。

若是從前,他絕對想不到自己有一天會對一個女人如此魂不守舍。

尤其一想到,她在一個危險的男人身邊,就算那個男人是她的親生父親,他還是覺得不放心。

天氣漸漸暖和起來。

M.E總裁離婚的熱點,就算過了好幾天了,還高高掛在頭條上。

不少女人都摩拳擦掌,等著撲向單身的司傲霆,企圖飛上枝頭變鳳凰,坐上M.E總裁夫人的位置。

西門鴻沒有再來別墅這邊,林嵐和顧立夏兩人在一起舒心地過了好幾天。

司傲霆每天晚上都偷偷溜來西門家找顧立夏。

顧立夏沒想到自己的男人居然爬牆本領這麼高。

她每天都焦心地等待著墨梓翊那邊的消息。

原本司傲霆想把拜託給墨梓翊的事情交給他來做,但是,考慮到隱蔽性,還是麻煩墨梓翊更好。

司傲霆的勢力和西門家族還沒有完全分割開,司傲霆做點什麼,西門鴻很容易順藤摸瓜查到蛛絲馬跡。

第三天,墨梓翊終於來了消息,一切準備妥當。

夜深。

冬日的夜晚,所有人都懶得出門。

西門家偌大的花園裡,幾乎看不到一個行人。

顧立夏站在客廳中,焦急地看著客廳內掛鐘的時間。

「墨梓翊是怎麼回事?怎麼還沒有給我電話呀?」

林嵐安撫顧立夏:「別急,應該快來了。」

「電話打又打不通,真不知道那傢伙正在搞什麼鬼。」顧立夏一邊說,一邊再次撥通電話。

突然,門口傳來微弱的敲門聲。

顧立夏眼前一亮,急忙衝過去開門。

門口站著的是司傲霆。

顧立夏詫異地看著他:「你怎麼來了?不是說好了今晚上你不用來嗎?」

「我放心不下,所以過來看看。墨梓翊那邊怎麼樣?」

顧立夏搖搖頭:「還沒有過來呢。」

「還沒有嗎?」

司傲霆眉心緊蹙,目光落到林嵐身上。

這幾天他雖然每天晚上都有來找顧立夏,但是基本上沒有和林嵐碰面。

「媽。」

磁沉的嗓音,溫柔地喚出聲。

林嵐看著面前高大俊秀的司傲霆,眼前浮現出蘇宛嫿的身影,眼眶紅了:「好孩子。」

顧立夏被司傲霆這稱呼甜蜜到了,一臉羞紅。

寵上呆萌小記者 還有什麼比自己的丈夫尊重自己父母更讓人驕傲自豪的事情呢?

正幸福著,門口傳來砸門聲。

顧立夏心情愉悅地準備去開門。

快走了幾步,手指正要擰上門把手的時候,整個人突然一僵。

不對勁!

墨梓翊的人如果過來,絕對不會這麼大聲音的砸門。

她回頭,果然看到司傲霆和林嵐的眼底,都閃爍著和她一樣的疑惑。

外面的人會是誰?

砸門聲急促而劇烈。

這扇門不知道為什麼,並沒有安裝貓眼。

顧立夏緊張地咽了口口水,悄聲離開門口,躡手躡腳地往樓上爬。

站在樓上一間房的窗戶處,顧立夏輕輕推開窗戶,往大門口的位置看下去,驚訝地張開了嘴。

門口站著的居然是西門雪兒。

顧立夏困惑又擔憂地跑下樓來,悄聲說道:「是西門雪兒。」

司傲霆瞳孔一縮:「怎麼會是她?難道剛剛我進來的時候,被她給看到了?」

「現在我們怎麼辦?」

正躊躇中,門口的西門雪兒砸門砸得手酸了,怒火衝天地大聲嚷嚷:「開門!」

別墅里就他們三個人在,並沒有其餘傭人。

顧立夏頭疼地想著怎麼解決這件事之時,西門雪兒拍門聲更響了。

「裡面的人快點開門,再不開門我就叫人來了。」

顧立夏的心猛地一緊。

「如果西門雪兒大吵大鬧,引來更多的人,那今晚上和墨梓翊越好的計劃就要糟糕了。」

林嵐皺眉:「要不,我去裝瘋抵擋一下?」

顧立夏的手機響了。

她看了一眼手機上墨梓翊發來的信息,搖頭道:「不要。你們先藏起來一下,我想,我有個好辦法來對付西門雪兒了。」

「哦?什麼好辦法?」林嵐好奇地問。

顧立夏勾唇神秘地笑道:「待會兒你們就知道了。」

司傲霆擔憂地看著顧立夏:「還是我來應付西門雪兒吧。」

顧立夏遞給司傲霆一個放心的笑容:「別小瞧你老婆好么!你們只要……」

顧立夏告訴了司傲霆和林嵐她的計劃,司傲霆和林嵐明了地點了點頭。

顧立夏給墨梓翊回了一個消息,然後整理了一下衣服,腹黑地勾唇笑了笑,去玄關處開門。

大門吱呀打開了。

冬日的寒風吹了進來。

西門雪兒穿著一身洋氣的羽絨服站在門口,正抬著手砸門。

看到門后出現的顧立夏,她臉上的神情寫滿震驚。

「怎麼是你!你……你就是我爸新接到家裡來的情人!」

「是啊!不知道西門大小姐這麼晚了跑來砸門是什麼意思?」

「司傲霆呢!」

西門雪兒一臉憤怒地就要往裡面沖。

至尊瞳術師:絕世大小姐 顧立夏攔住她的身形:「司傲霆?我怎麼知道。」

「賤人!」

西門雪兒惡狠狠地瞪著顧立夏。

「沒想到你居然比我想象中的還不要臉,居然和司傲霆離婚,勾引我爸!」

「讓我和司傲霆離婚,這不是你最希望的嗎!」

「我是希望你和司傲霆離婚,但沒說讓你勾引我爸!剛剛我分明看到司傲霆進了這棟樓。讓開,我要進去找司傲霆。」

「我可是和司傲霆已經離婚了,他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你要找我麻煩,還請你說一個靠譜一點的理由,可別亂說話,待會兒讓你爸誤會我清白。」

「有沒有誤會你清白,等我進去找到司傲霆就知道了。

西門雪兒往裡面直衝。

「不行!」

顧立夏朝遠處看了看,口中一邊拒絕,身形卻一邊讓開,讓西門雪兒進了室內。

西門雪兒進來客廳之後,四處張望,一邊大喊:「司傲霆,我知道你在這裡,給我出來!」

「都說了沒有人。」

「賤人,你把司傲霆藏到哪裡去了!」

西門雪兒怒火沖沖地瞪著顧立夏。

顧立夏去了廚房,慢條斯理地將一個炒鍋放在燃氣灶上,點開燃氣,往平底鍋內倒滿上油。

「西門小姐餓了沒?我正準備弄點吃的,你要不要?」

西門雪兒氣惱地上前去推顧立夏:「我跟你說話呢,你沒有聽到啊!」

不過是輕輕一推,顧立夏突然手一抖,平底鍋里的油傾斜,朝灶台倒下去。

一部分油倒進灶台,一部分順著檯子,往地上流。

灶台內的火遇到油,迅速引燃,順著油流過的痕迹燃燒,點燃了廚房地上放著的早就被顧立夏倒過油的傢具。

廚房很快被熊熊烈火包圍。

「啊!著火了!」顧立夏佯裝嚇壞了,往二樓沖。

西門雪兒長這麼大,還從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看著燃燒的大火,嚇得往外面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