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花闔首,扶著陳瑤又等了好久,天都快亮了,藍釉才回來。

2020 年 11 月 18 日

「怎麼樣?」陳瑤問。

「賊人已經被打趴下了很多。」藍釉說。

「嗯。」陳瑤放心了不少。

黑暗裡,陳瑤看不太清楚藍釉的臉。藍釉的臉一點喜悅都沒有,反而皺著眉頭。

山寨里有火把,藍釉找了棵大樹爬上去看,加上月光。隱隱約約的勉強能看清楚。賊人是被打趴下了很多,但是趴下的定軍山人更多。

定軍山,怕是保不住了。

可是這話,她不敢對陳瑤說。只能暗暗的著急,得想個辦法讓夫人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沒有看見袁猛的陳瑤,哪裡肯離開?

無計可施的藍釉,眼神偶爾一閃,看見前面一團白光飛奔而來。原本遠遠的一點白色,轉瞬之間,就快奔到了眼前。

藍釉心中大驚,趕忙護著陳瑤往旁邊閃:「夫人小心!」

陳瑤轉頭,也看見了那飛奔而來的白糰子,一時驚到,嚇得跌倒在路邊。

「嗷…..吼,吼」

耳邊是老虎的大吼聲。

在地上跌成一堆的三人,緊閉著雙眼。心裡無一不在想:這下完了,都得被老虎吃的骨頭都不剩了。

預想中的疼痛並沒有到來,反而有一聲好聽的聲音傳來:「瑤瑤,是你嗎?」

這聲音很輕軟,帶著點著急和不確定。

這是徐天姣的聲音。

「嬌嬌?」陳瑤睜眼,就看見徐天姣站在面前,正看著她。

「嬌嬌,真的是你!」

陳瑤她們三人爬起來,隨後陳瑤又問:「你怎麼在這裡?」

怎麼在這裡?

夜裡和李成煜喝酒,反過來算計了李成煜的徐天姣,聽到李成煜說「嚴孜青他要死了。」後面卻怎麼也問不出來為什麼。

不得已,徐天姣想到,嚴孜青最大的依仗就是定軍山了,想要嚴孜青死,那麼定軍山就不能作為嚴孜青的依仗。

這麼一推算,那麼定軍山今晚上肯定會出事。

剛剛轉過來這個念頭,就看見如家麵館的那五個夥計急急的趕來:「徐姑娘,求求你救救定軍山眾人!」

這五個夥計,也看見了半空中的那個閃亮的信號光。那不是定軍山人常用的信號光,可是從定軍山上發出來的,肯定是出事了。

他們首先想到的援軍就是徐天姣的白虎。那可是能號令百獸的王!上次把中郎將佘敬追的要死不活的,就是徐天姣的大白!

徐天姣沒有多問,就和他們一起出了城,城外有養馬場,他們去偷了馬。

因為徐天姣不會騎馬,就必須要一個人帶著她騎馬,這樣,趕路的速度就慢了很多。

他們心裡著急,也無可奈何。

其實,徐天姣也很著急,那可是嚴大哥的大後方,關係到他的生死,她當然著急了。

徐天姣就是這樣的人,一旦認可一個人,就傾盡全力的對待這個人,以前的李成煜也是,只不過現在換成了嚴孜青而已。

著急的徐天見就一路把食指放嘴巴里,發出悠長的聲音來召喚大白。

皇女嫁夫記 果然,黃天不負有心人,他們沒有走出來多遠,大白就威風凜凜的出現了,馬匹差點就失控了,幸虧徐天姣時刻注意著周邊的動靜,一發現大白,就讓它收斂全身的氣息,加上騎馬的人馬術不錯,才沒有把人摔下來。

饒是這樣,也把馬匹嚇得夠嗆,四條腿直打顫。

徐天姣無奈的笑一笑,自己下了馬,轉身就騎在了大白的身上,然後在五人的目瞪口呆中揚長而去。

大白跑起來,那是真的像風一樣,不一會兒,就把另外的人遠遠的甩在了後面。

到了定軍山腳下的時候,看到地下跌成一團的三人,聽聲音很像陳瑤,才下來問了一聲。

徐天姣來不及述說自己的經歷,就趕緊的問道:「瑤瑤,你怎麼在這裡,袁猛呢?定軍山怎麼樣了?」

陳瑤無語。皺著眉頭,兩手按著小腹。

倒是一旁的藍釉說:「定軍山很危及!」

徐天姣也就暫時的顧不上她們了,走到不遠處的大白身旁,溫柔的摸了摸大白的頭,低聲說了什麼,

大白往前一竄,就過去了兩丈遠。同時,樹枝搖晃,樹葉沙沙作響,地上響起密密麻麻的細小腳步聲。

這時,有馬蹄聲疾馳而來。後面的五人已經趕到了,看見徐天姣還在這裡,不由詫異:「徐姑娘,你怎麼還在這裡?」

怎麼還不上山去救人?這句話卻是不好直接說出來的,像指責徐天姣一樣。

然,徐天姣並不在意他們口氣里的微微不滿意。說:「大白它們已經上山去了。你們也上去吧。我就在山下等你們。」

五人原本就是嚴孜青派來保護徐天姣的,哪裡敢丟下她?只是山上的戰況如何,他們也很擔心,最後,他們想到了一個折中的辦法。

上去了三個人,留下兩人。

那邊,藍釉驚叫:「夫人,夫人,你怎麼了?」

徐天姣快步過去,就看見陳瑤弓著腰,皺著眉頭,臉色蒼白,雙手放在小腹部,嘴裡喃喃道:「好疼,孩子,我的孩子……」

徐天姣頓了頓,伸手探向陳瑤的脈,發現她的脈像滑數無力,應指突跳不足,氣血紊亂,脈行躁動。這是要流產的前兆。

這種情況需要卧床,靜養,輔以保胎葯,或許可以把孩子保下來。可是現在這時候,哪裡有這個條件啊?何況也沒有保胎的葯,保胎葯製作複雜,不像外傷草藥,有時直接從地上扯起來就可以貼傷口上。

「瑤瑤,你不要走動。盡量保持情緒,不要激動。這樣才對胎兒好」徐天姣輕聲的安慰她。「孩子會好好的。」

「真的嗎?」陳瑤問。

「真的,你相信我。但是,你首先要保持情緒穩定。」徐天姣說。

「嗯。」陳瑤慢慢的安靜下來。

徐天姣的話,陳瑤相信,她也是個會醫的。

兩個丫鬟趕緊扶著陳瑤,輕聲的安慰她。

趁著這個空檔,徐天姣把留下來的兩個小夥計之一叫到一邊,說:「你趕緊回城裡去,去徐家醫館里把所有的保胎葯都抓三兩回來。要快!」

小夥計依言,騎上馬回城裡去了。

徐天姣又對另一個小夥計說:「你上山去看看,打仗打完了的話,就找一個擔架之類的東西回來。」

「這……」小夥計為了難。

他要是也離開了。這裡就只剩下四個沒有武藝的女人。不安全。

「我去!」藍釉心細,注意到了徐天姣的異常,所以關注了他們。 長時間的戰鬥,使人疲憊,加上人數上的不對等,定軍山已經漸漸的落到下風了。

袁猛掃視全場,以前這個乾淨整潔的山寨,現在到處是一片狼藉,血污滿地,倒在血地上的自己人多過於敵人。就算還在奮力應敵的定軍山人也都是全身挂彩,多處受傷。

這種情況對他們很不利,袁猛抬頭看看天色,天將明了。他現在有點後悔了,應該一發現敵人就發信號光的,就算遠在臨安城的援軍也能趕到了,他不由自主的又想到了徐天姣的大白和大白的獸軍。

要是大白能來,何至於到現在這個地步?

有錢難買早知道,現在後悔又什麼用呢?這種狀況,就算想從地道撤離都撤離不了了,只能堅守,不知道現在發信號光還來不來得及?

背靠著的黑三,看著躲過刀劍伸手進懷裡拿東西的袁猛,著急道:「你還猶豫什麼?有什麼后招趕緊的啊!」

黑三因為被暴露了「大當家」的身份,所以成了所有黑衣人的目標,狼狽至極的黑三就想到了一個絕好的辦法,背靠著袁猛,以袁猛為靠山。

袁猛的武功不弱,雖然也很不齒黑三的行為,但是在嚴孜青還沒有回來的時候,留著黑三還是有用的,所以時不時的幫他擋開明裡暗裡惡毒刀劍。

但是,這樣也讓袁猛束縛了手腳,施展不開了。原本被他追著著打的蒙面人,也早就脫身站遠了去。

黑三才不管這些,他保著自己的命就好,現在看到袁猛好像有辦法保命的樣子,就趕緊的催他。

袁猛苦笑:「援軍遠在臨安城,趕來得半日時間。」

半日,現在這情況哪裡能支撐到半日?

黑三不由得想罵人:「你們定軍山是怎麼回事?都沒有後路的嗎?」黑三一著急,忘了他就是定軍山的「大當家」了。

袁猛回望他,說:「沒有。」

「你以前不也是一寨之主嗎?就沒有什麼辦法扭轉這個局面?」袁猛反問他。

黑三堪堪避過面前的刀,說:「我能有什麼辦法?周邊小山寨能打的人,我都帶來了,剩下的也指望不上。」

周邊聽到他們對話的黑衣人都大笑起來。

青春狂想曲:校草請就範 一時間,略鬆懈了一下,袁猛趁這個機會又掃視了一下全場,想估計下形式。

「牆頭上那毛絨絨的,什麼東西啊?」黑三詫異的說。

毛絨絨…..

袁猛定眼一看,不由大喜,說:「援軍到了!」

雲里霧裡的黑三:「…….」

什麼鬼?不是說援軍得半日後才能到啊,何況信號光也還沒有找到機會發出去呢。就牆頭上那毛絨絨的什麼東西,又不是人,能是援軍?

重生校園:天后攻略 大戰之中,虛脫的人有點臆想,也是能理解的。

下一秒,讓黑三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牆頭上原本的毛絨絨紛紛躍下來,張開血盆大口,鋒利的牙齒一咬合,就撕扯出一大片血肉。那是一群兇猛的狼!

而且這狼會認人,專咬黑衣人。

頓時,一片慘叫響起聲。

原本的定軍山人都知道,這是大白的軍隊,他們有救了!

黑三帶來的人還懵懂中,怕這些兇狠的狼群咬自己,嚇得往何義他們那裡躲。何義不肖的冷哼,不過也沒有說什麼。

「這就是百獸相護?」黑三心思活絡,已經想起來了定軍山是有「百獸之王守護」的傳說。眼裡是明亮亮的光。

定軍山真是個好地方,要是全部歸屬於他,那多麼好!

大門口,大白就站在那裡,一身純白的毛髮。威風凜凜的掃視著全場,像戰場上的一個將軍。它身後還有熊啊,野豬啊等等大型的野生動物不斷的湧進來。

「吼…..吼……」

黑衣人都慌了神,這些野獸們數量太多。動作又非常靈敏,又快,且沒有什麼招式可言,那一嘴的鋒利牙齒,一不留神就扎進了肉里去,一扯,就帶出來一大片的血肉,讓他們痛苦不堪。

蒙面人露在外面的狹長眼睛,微微的眯起來。

「撤!」

他下令。

可是,現在,就算撤,也不是容易的事了,一邊是野獸,一邊還要防著定軍山人的暗箭。

黑衣人慢慢的聚集在一起,暗襯著逃跑的路線。

四周都是一人高的圍牆,要快速的爬上去還能躲開野獸的血盆大口,也不是容易事。野獸的跳躍能力很強,保不准他們還沒有爬到牆頭,就先進了野獸們的嘴裡。

而大門口,那隻威風凜凜的大白虎就站在那裡,左邊一頭黑熊,右邊一頭異常高大的頭狼。他們想要衝出去,也不是容易的事。

「大人,怎麼辦?」黑衣人之一問。

蒙面人低聲說:「我過去引開那白虎,我們從大門出去。」

近兩百人的黑衣人,只剩下了五十人不到。要是從大門衝出去,有一大半的可能逃出去。

只是這樣一來,去引開白虎的蒙面人就非常的危險。

「不,不行。大人不能去!我帶上十人過去!」那黑衣人提議到。

蒙面人略一思索,就同意了。確實,他一個人過去,危險不說,還不一定能引開白虎。

一群黑衣人成團靠在一起,慢慢的往大門的地方移動。

大白感受到了黑衣人的殺氣,一點也不畏懼,它身體前傾,一雙眼睛瞪的老大:「吼…..」

眾人感覺地上好像都震動了一下,這百獸之王的威風可不是蓋的。

移動的黑衣人也是頓了頓,才接著往前走,大門是他們唯一的出路。

被追著打了半夜的黑三,現在終於翻身了,看到黑衣人的狼狽樣,不由得大笑出聲,吩咐人說:「去拿弓箭來!」

沒人動,黑三帶來的人大都脫力躺地上了,爬不起來。現在還有戰鬥力的人都是原本定軍山的人,沒人聽他的。

黑三壓下氣,轉身對袁猛說:「這些賊人那麼可惡,你不想全部絞殺了嗎?」

袁猛看著大門口,目光幽幽,並不答話。

他快步走到何義的面前,說:「看著點!」就轉身往後院里去了。戰爭太激烈,他一時間都忘記了陳瑤還在外面等著他呢。

現在,趕緊的跑到地道那裡,從地道里穿出去,沿著腳印一路飛快的往山下去了。

留下莫名其妙的黑三,把怒氣又往下壓了壓,說:「何義…..」

何義本來不想搭理黑三,但是為了大義,他還是說:「大當家的,你沒有看見嗎?這裡野獸那麼多,用箭,你能保證不誤傷?」

「野獸畢竟是野獸,哪裡比得上人?」黑三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