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瀅堂堂陳家貴女,世家嬌嬌,尊貴堪比珺君,可是她如今卻要忍受他人笑話嘲諷,未入府時便要替別的女人養孩子,嫡子未出,便有庶長,將來她怎樣在魏家立足?

2020 年 11 月 18 日

那般情況之下,陳瀅只能退親,也只有退親這一條路可走。

姜雲卿握緊了拳心,臉色森寒。

半晌后,她才咬牙怒罵了一句「廢物」,也不知道是在罵魏卓還是在罵魏家的那些人。

穗兒見姜雲卿臉色難看,連忙上前替她順著氣低聲道:「小姐息怒,小心傷了身子。」

她輕拍著姜雲卿的後背,低聲說道:

「阿瀅小姐本是不願意讓奴婢將此事告知與您,怕您因她傷神,如今您若是動了氣損了身子,阿瀅小姐知道之後更會內疚了。」

姜雲卿深吸口氣,好不容易才壓下了心頭怒意。

「當初我和璟墨替魏卓保媒,幫她求娶阿瀅,說服陳連忠,我本以為這是樁極好的婚事,可沒想到居然會讓阿瀅受了這般屈辱。」

「若是早知道是這樣,我絕不會替魏卓出頭!」

阿瀅那般好的女孩兒,就該配這世間最好的男兒。

她不該受這般折辱,更不該遭受這些難堪。

穗兒知道姜雲卿把陳瀅當親妹妹疼愛,她扶著姜雲卿說道:「小姐不用這般愧疚,當初誰能知曉魏家之人這般無恥,更何況魏統領也是好的,這些事情全是魏家鬧出來的。」

姜雲卿聞言冷嗤了一聲:「他好?」

「呵……」

「我看他才是最大的廢物!」

姜雲卿冷嘲出聲,言語之中全是毫不掩飾的嘲諷。

穗兒愣了下,低聲道:「小姐……」

「怎麼,覺得我說錯了?」

姜雲卿冷哼出聲:

「魏卓要是好,又怎麼可能容忍魏家一而再再而三的鬧出這麼多的事情來?」

「他要不是廢物,他早該處理好魏家的那些事情,竟然還會被一個虛名逼迫,鬧的自己和家宅不寧也就算了,還牽連阿瀅和整個陳家因他而受累!」

君璟墨不在朝中,魏卓手握軍中大權,說句不好聽的,論朝中新貴,誰人比得上魏卓? 為了確保林天恆能享受到最好的待遇,楊總連忙打招呼道:

「對了,把店裡最漂亮的那幾個女服務員全都叫過來,讓她們務必要伺候好林先生!」

手下有點為難的問道:

「楊總,您這個『伺候好』指的是?」

楊總將手中的煙頭,直接用手指捻滅,然後臉色嚴肅的說道:

「簡單的來說,就是林先生要殺了她們,她們不但不能拒絕,還得主動給林先生遞刀!」

跟之前的周總一樣,楊總的這些手下也不知道林天恆到底是什麼來路。

但是在看到楊總如臨大敵的表情之後,他們心中確定了一件事:今天如果伺候不好林天恆,那他們都得玩完。

為了讓這個胖胖的手下辦事更加努力,楊總最後還不忘丟下一句:

「這事情要是辦好了,副總的位置就是你的了。」

胖胖的手下激動不已,他剛準備開口感謝,楊總卻擺手說道:

「別謝我了,因為要是這事情辦不好,你可能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這尼瑪……

總裁的腹黑女人 胖胖的手下望著楊總躁動不安的背影,害怕的咽了口口水。

望著匆匆趕來的幾個姿色上佳的女服務員,胖胖的手下破口大罵道:

「你們這都穿的什麼玩意兒?又是露胸,又是露腿的,以為自己是雞呢?趕緊把接待外賓時候的訂製旗袍給穿上!」

「哎呦姑奶奶,你長這樣也好意思來呢?快他么的滾遠點!要是讓林先生看著不高興了,老子第一個弄死你!」

……

在胖胖的手下緊急訓斥女服務員們的時候,林天恆這邊,也準備好了去泉眼泡溫泉了。

走了幾步,林天恆突然回頭。

之前那些沒幫林天恆,反而在背後說風涼話的男生,立刻將腦袋邁進了水裡。

因為他們生怕林天恆一怒之下,讓楊總把他們的腿全都給打斷了。

不過林天恆才懶得跟這些牆頭草計較那麼多。

指著跟程思玥關係比較好的那幾個女生。

也就是之前幫林天恆和程思玥說話的那幾個小妞,林天恆微笑著說道:

「你們幾個,一起來泉眼泡吧。」

其實程思玥早就有了這個心思,但這個泉眼可是人家度假村的鎮店之寶。

所以沒有林天恆的開口,程思玥那裡敢擅作主張。

而那幾個被林天恆點名的女生,則興奮的都快竄上天了:

「恆哥威武!」

「哇咔咔,居然能泡溫泉眼,這回頭皮膚還不得彈的就跟乒乓球一樣?!」

「咱們泡溫泉眼,那其他人豈不是泡咱們的洗澡水了……」

望著走向泉眼的林天恆等人,其他同學心裡羨慕不已。

這裡的溫泉一看就知道比外面的那些假溫泉,高級多了。

所以可想而知,如果能去溫泉眼裡泡一泡,那肯定對身體又極大的益處。

特別是女生們,嫉妒的眼睛都快紅了。

而且一想到自己等會兒要泡林天恆等人的洗澡水,心裡就憋屈的不行。

但是她們又舍就這麼離開了,畢竟要不是偉豪請客,她們這些普通人,哪裡進得了這麼高級的地方。

至於男同學們,也很羨慕。

雖然他們不在乎什麼滋潤皮膚,但是他們在乎面子呀。

要是能去溫泉眼裡泡一泡,回頭走起路來,都得感覺自己高人一等。

走到溫泉眼邊上,幾個小女生早就迫不及待的鑽了進去。

「哇塞,好舒服。而且這裡的溫泉水,還香香的,好夢幻的感覺!」

「恆哥,班長,快下來呀!多泡一秒鐘,都是血賺呀!」

「燕燕你是不是傻,恆哥和班長他們還沒換衣服呢。」

溫泉眼的邊上,有一男一女,兩個精緻小巧的更衣間。

林天恆沒有多想,快速進入換上了美女服務員遞來的大褲衩子。

但是程思玥卻站在試衣間內,望著那羞人到極致的簡陋泳衣,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

瞄了眼外面,一看除了林天恆之外,都是女人,程思玥稍微放鬆了些。

微雨青春 再看了看誘人的旗袍美女服務員,以及自己那幾個長相和身材都不差的好朋友。小女生的不服輸心理,促使程思玥一咬牙,直接將這件誘人到極致的泳衣給換上了……

「呔!哪裡來的女妖精,怎麼長的如此勾人!」

程思玥的好朋友們,在回過神后,還不忘跟程思玥開啟了玩笑。

倒是林天恆,看著程思玥此刻的誘人模樣,渾身都不由自主的燥熱了起來。

好在程思玥自己也很害羞,快速的就鑽進了溫泉裡面……

這個丫頭要逆天 林天恆丟在試衣間的衣服,正在小幅度的抖動著。

高公公從林天恆的褲腿中鑽了出來。

他聞了聞空氣中的陰柔氣味,立刻便找到了偉豪的位置。

由於為了不暴露自己成為太監的事實,偉豪一直坐在溫泉不遠處的休息區,正在跟葉子希商量著,對付林天恆的備用計劃。

高公公又回頭看了眼林天恆,確定林天恆的注意力,此刻全部集中在程思玥身上之後,高公公便下定了決心,準備開始奪取偉豪的肉身!

「我只速度夠快,應該能在林天恆發現之前,成功奪取偉豪那小子的肉身!」

咻!

高公公化作一道肉眼不可見的黑影,如同利箭一般,直接沖向偉豪。

眼瞅著自己就要碰到偉豪的時候,高公公突然發現,一道強烈的殺氣,直接朝著自己的腦袋席捲過來。

抬頭一看,那駭人的青龍偃月刀,差點沒把高公公嚇破膽。

沒有多想,高公公立刻竄回到了林天恆的褲腿之內。

感受到了「地藏王的金印」稱號傳來的異動,林天恆皺眉用意念詢問道:

「高公公,你在做什麼?」

高公公連忙回答道:

「回大人,我剛剛準備偷吃關二爺面前的供果,結果差點沒被關二爺一刀砍死!」

順著高公公指引的方向,林天恆抬眼看去,發現了一尊氣勢十足的關公像,正擺在偉豪身旁不遠處。

林天恆沒有多想,隨口提醒道:

「你老實待著別亂動,不然關二爺真的要砍死你,我也沒轍。」

作為中國歷史人物中,唯一一個被道.佛.儒三教同時供奉為神的男人,關羽的實力,絕對不容小覷。

一擊為中,高公公面色頓時扭曲了起來。

望著近在咫尺的偉豪,高公公的心裡就跟貓抓似的。

不過他知道,眼下絕對不能動手。

否則關二爺和林大爺,可都是他惹不起的狠角色。

「等他們泡完了澡,我以監視偉豪為借口,趁機他的肉身給奪走!到時候所有人,特別是林天恆你小子,都得成為我的食物!!!」 魏卓掌管京畿和宮中防衛,手中有兵。

而陳家是文臣之首,手中有權。

之前又正是新舊帝交替,朝政更迭的亂世之時。

魏卓如果真的想要對付魏家,想要徹底斬除後患,他就該趁亂用重典一次性打怕了魏家,讓他們不敢再出手。

而他對魏家出手雖然名聲有誤,可是那般情況之下,有陳家幫忙,朝中有什麼人敢攔著他動手不成?

有陳家相助,一個早已經落魄甚至於眼見著利益便能緊貼著不放,費盡手段攀附的落魄氏族,以魏卓和難道還下不了手嗎?

若是他足夠果決,足夠果斷,哪裡還會有後面的這些事情?

姜雲卿從來不厭惡無能之人,可卻恨極了如魏卓這般明明有能力處置好一切,卻因為自己的願意而弄出這般後果,讓他人替他承受的人。

說句不好聽的話。

這整個事情當中,最沒用、最讓她厭惡的人,就是魏卓,甚至比魏家更甚。

姜雲卿沉著臉說道:「京中可有閑言碎語議論阿瀅?」

穗兒抿抿唇遲疑。

久幽凌霄錄 姜雲卿說道:「直說就好。」

穗兒只能低聲說道:「有一些。」

「當初陳家將嫡女嫁給魏家庶齣子的事情,本就招人眼球,不少人都議論陳家瞎了眼,覺得陳家自甘墮落。」

「後來魏統領平步青雲、異軍崛起,不知道多少人羨慕陳家有先見之明,便也連帶著這樁婚事被人提了起來,阿瀅小姐身上落了不少注目。」

「阿瀅小姐生辰那一日,陳家本是想要趁著機會,讓人知曉陳家和魏統領的這樁婚事是天賜姻緣,所以邀請了京中不少人,可誰想到會鬧出那般事情。」

「雖然陳家已經讓人封了口,魏統領事後傳話給了當時所有賓客,不允人議論此事,否則就是與他做對,可是小姐也知道,這世上哪有不透風的牆。」

穗兒低聲說道:

「那一日賓客眾多,那些跟陳家和魏統領交好的人,自然是不會多加議論,還會幫著守口如瓶。」

「可是那些人里卻有不少和他們不對付的人,而且陳家的聲勢本就讓人眼紅,早有人看不順眼想要抓陳家的小辮子,恨不得能將陳家拉下來就之後取而代之。」

「所以那日的事情根本就瞞不住,連兩日都沒到就傳遍了整個京城。」

穗兒想起之前京中的沸沸揚揚,還有那些人對陳家的指指點點,聲音便忍不住低沉了幾分。

「陳尚書和陳大人還好,朝中之人知道此事是陳家逆鱗,哪怕有心思也不敢隨便笑話,怕激怒了陳尚書他們,可是陳夫人和阿瀅小姐卻是受了不少委屈。」

「后宅夫人之間的事情,幾句閑言碎語,哪怕陳夫人再氣,也只能跟人爭吵幾句,而阿瀅小姐之前被清月縣主笑話了之後,便不再出門。」

「最近兩個月時間,阿瀅小姐除了偶爾會到華府巷那邊坐坐,其他時間幾乎全部都留在府中,奴婢見到好幾次阿瀅小姐偷偷抹眼淚。」 晚飯本來是偉豪請客的,但是由於林天恆的關係,高三3班的所有同學,都被請到了海天度假村最豪華的大包廂之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