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基地的軍人,恐怕還不知道自己曾經也是在基地外面那數千的窩棚里的一員吧,當初自己可是連他們分發的那兩個度『性』命的饅頭也沒有吃過,在這一點看來,自己並不虧錢他們什麼,不過,看在他們不僅為那些倖存者提供保護,還有限的提供糧食的這一點上,自己暫時接納他們,給他們一個喘息的機會也不是不可以。

2020 年 11 月 18 日

但是,對於這些軍人的想法,自己還不了解,甚至,連他們現在是否能和他們的上級有著聯繫都不清楚,接納這樣的一批人,對著自己到底有沒有什麼厲害相關,也無法推測。

最好的情況,就是他們還與軍方和『政府』有著聯繫,能夠在不久的將來,將所有的人都援救出去,但是,即使是這樣,自己的身體的異變,恐怕也很難再隱瞞下去了,而對於這些急於了解敵人的弱點,習『性』甚至思維模式的軍隊和『政府』來說,自己無意就是一個最好的小白鼠。

而最壞的情況,就是這群人,和自己這些倖存者在本質上也沒有什麼區別,和外界失去聯絡,被圍困在這些異界生物的包圍里,苦苦求活,而掌握了足夠力量的他們,肯定不會聽命於一個民間武裝團體的指揮,那麼,接收指揮權那是順利應當的事情,那自己怎麼辦,將基地指揮權拱手相讓,還是拉開架勢,和他們火拚一場,顯然,這都不是最好的選擇。

他邊走邊想,不知不覺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喬巧兒和方香現在這個時候肯定不會再房間里,那麼,房間里就只有阿曼達一個人了。他想起阿曼達先前奇怪的表現,微笑著搖搖頭,用手推開了房門。

果然,房間里就只有阿曼達一個人,她靠在唯一的床上的那個碩大的枕頭上,翅膀耷拉著,兩隻眼睛靜靜的看著前方,不知道在想什麼,竟然一副很出神的樣子。

方離開門的時候驚動了她,她的目光轉了過來,正好和方離的目光相交,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的緣故,方離覺得阿曼達脖子以上似乎都變紅了。

「阿曼達,你今天很奇怪!」方離走到床邊坐下,看著她:「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了嗎?」

阿曼達眼帘垂下,翅膀微微顫抖,方離從來沒有看到過她這副模樣,給方離的感覺,似乎,似乎就像是一個羞澀的少女一樣。

「我的天!」方離好像有點明白了,猛的一拍額頭。

和阿曼達認識這麼久,締結了契約,共同戰鬥,甚至阿曼達主動願意留在他的身邊,方離和阿曼達關係親密而融洽,雖然偶爾兩人會互相拌嘴幾句,或者諷刺對方,對著對方翻幾個白眼,但是這樣並不能影響他們之間的關係,甚至,方離覺得,有了這些不見外的舉動,兩人的感情更加密切了。而且,作為方離的戰鬥夥伴,阿曼達和方離有著共同的利益需求,就憑著這一點,方離把自己和他們的關係定位在夥伴,盟友這樣的關係上。

但是,他卻從來沒有意識到,阿曼達原來也是一個女『性』精靈,好吧,這樣說吧,雖然阿曼達的身材很惹火,相貌很俏麗,但是他的體型就足以打消所有男人的綺念了。

阿曼達不光光是在他的頭上停留過,就連他的肩膀,也被她劃為自己專用的「停機坪」了,方離沒有覺得這樣的接觸有什麼不好,實際仔細想一下,除了這樣的接觸,他還真的沒有和阿曼達進行過真實的身體接觸,而自己一時糊塗,竟然用手去觸『摸』一位異『性』的身體,難怪阿曼達當時反應那麼激烈,回來之後又怏怏不樂了。

「阿曼達,你今年多大了,這個問題我還從來沒有問過你呢!?」方離見到阿曼達瞪著圓溜溜的眼睛看著自己,想了一下問道。

「五十多歲了,怎麼了!」阿曼達不解他怎麼突然問出這樣一個奇怪的問題。

「那就好,那就好!」方離長吁了一口氣,五十多歲,不說是一個老太太,也是一個大媽級的了,自己的舉動不算太出格。

「好什麼,你也看不起我,嫌棄我年紀小?」阿曼達眼圈一紅,那小模樣要多可憐就多可憐。

「不小不小,我怎麼會嫌棄你呢!」方離急忙寬慰她到。

「就是,我們精靈一般都只能活到兩三百歲,我們的王都說了,五十歲就算成年了!」

「成年?」方離傻了,這要是換成人類年紀,不是正是十七八歲的豆蔻年華嗎?敢情自己『摸』了對方翅膀一下,那是不折不扣的非禮啊。 ?沉默,長久的沉默。

在這間斗室,兩個各懷心思的男女,偶爾心虛的看一眼對方,目光甫一相接,又忙不迭的錯開自己的目光,將視線投往不相干的地方。

阿曼達:他是不是知道了點什麼?

方離:怎麼才能邁過這個坎,給阿曼達解釋一下我真的是無心的呢?天知道他們精靈有沒有什麼稀奇古怪的風俗。

飽覽各種yy經典的方離,似乎記得有位大神的作品里,說精靈的尖尖的耳朵是絕對觸『摸』不得的,那『性』質和你『毛』手『毛』腳在人家大姑娘胸脯上抓了一把沒什麼區別,被抓的精靈要就幹掉你,要就嫁給你,就這兩條路。他記得那本書里,倒霉的豬腳可是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了慘痛的代價,楞是活生生的被『逼』婚了。

不會這麼邪門吧,再說了,阿曼達也沒有什麼尖尖的耳朵,自己不過是碰了她的翅膀一下,想必不會上升到那個高度吧。

「咳咳…..!」還是方離打破了沉默,「阿曼達,我記得有些典籍里記載,你們精靈都是一對尖尖的耳朵是不是!」

說完,他還特意的朝阿曼達的耳朵看了一眼,確定阿曼達沒有這個特徵。

阿曼達眨眨眼睛,「你怎麼知道?」

我日,還真的有啊!方離一陣大喜,如果確有其事的話,那自己這點事情還真的算了不什麼事情了,只要不碰精靈的耳朵,應該就沒多大的事情,大不了,自己貢獻出幾顆能量核心,安慰安慰下阿曼達那受傷的小心靈就行了。

「戰鬥精靈在成年後,才會出現這樣的種族特徵!」阿曼達說道:「不用這樣看我了,我是花精靈,不好有這樣的特徵的!」

「那…」,方離張口結舌半天,還是沒敢問出如果碰了一下花精靈的翅膀會有什麼後果這樣的問題來,他甚至還想問問,花精靈是不是可以長大,體型是不是能變得和人類大小。

因為就在這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一陣嘈雜聲,還夾雜著方香的哭聲,方離顧不得再理會自己和阿曼達的這點小曖昧,拉開門唰的沖了出去,阿曼達楞了一下,也跟著飛了出來。

「怎麼回事情!?」走廊里『亂』糟糟的,他手下幾個軍事組的成員,正和兩個端著槍的軍人對峙著,而在他們的中間,方香抱著她的那隻圓滾滾的皮卡丘獸「溜溜」,正在放聲大哭,一副受到了驚嚇的樣子,見到方離過來,她丟下手裡的溜溜,撲進方離的懷裡,哭的更歡了。

「我拿你們當客人待,就是讓你們來嚇唬我的女兒的?」方離大怒,營地里誰不知道方香是方離的心肝寶貝,自然不會對方香惡言惡語,甚至嚇得她大哭,那麼想必就是這兩個軍人乾的好事了。

那個哨兵見到方離過來,在他身邊還盤旋著一個會飛的生物,神情更是緊張了,他們都是參加過基地保衛戰的士兵,對於這些不屬於人類世界的生物有著根深蒂固的敵意,有這個反應就不足為怪了。

剛剛方香帶著溜溜出現,就嚇得他們夠嗆,他們毫不猶豫就舉起槍,想要打死這個奇怪的生物,他們可是親眼看到過一些看似沒有危險的奇怪生物是怎麼樣奪去他們戰友的生命的,哪怕現在這個生物是和一個人類小姑娘在一起,他們也不敢掉以輕心。

可正在附近的幾個軍事組的小夥子不幹了,就算你們是軍人,但是二話不說,對著我們首領的女兒舉槍,這算什麼事情,你們能不能帶我們離開這裡還不知道,但是,現在大家可都是在方先生的地盤上過日子呢,所以,他們也毫不猶豫的舉起了槍,對準兩個軍人。

「吱呀」一聲,兩個哨兵身後的們打開,楊宏志略顯疲憊的臉『露』出了出來,看了看面前的情景,眉頭一皺,「把槍放下,一隻皮卡丘,這麼緊張幹什麼!」

方離余怒未消,瞪著楊宏志,也不說話,似乎非要楊宏志給個交代不可。

看到被幾個小夥子擁簇到中間的方離,楊宏志微微一笑,「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就是陳陽說的那位方先生吧,下面的人有點反應過度,嚇著令愛了,見笑了!」

「你認識這個?」方離見楊宏志一出來就叫出了溜溜的名字,心裡略感奇怪,在營地里,除了他和路亮小黑,還沒人真正知道溜溜的名字呢。

「這些天,天天和這些傢伙打交道,那裡會不知道他們的底細的!」楊宏志苦笑了一下,「對了,這個能飛的小傢伙,也是方先生的朋友吧,倒是沒有見過!」

見到雙方的首領都出來了,場面上劍拔弩張的氣氛才稍稍緩和了一下,見到在楊宏志的示意下,軍人們都收起槍,方離把收一會,示意自己的人也收起槍離開,雖然他對於方香被嚇得大哭心裡有點不舒服,但是,人家一個大校都和顏悅『色』的對自己表達歉意了,再在這事情上揪著不放就顯得氣量太狹隘了一點了。

「原本想等你們休息好了,再和楊大校好好的談談的,既然都打攪了你的休息,不如我們坐下來,好好聊聊,我這裡還有一點好茶,我叫人沏上來!」

「好好,方先生的好意,我就卻之不恭了!」

兩人順著走廊,朝著指揮室走去,身後那幾個還沒有離開的小夥子心裡還有點嘀咕,以免瞪了那幾個惹事的哨兵一眼,一邊跟著後面走去:「幾個沒見識的大頭兵,大驚小怪的!」

「楊大校從大青山基地來?」雙方分賓主落座,方離好整以暇的問道,而方香看到了阿曼達,早就把溜溜忘記到了一邊去了,好像找了一個新玩具一樣,和阿曼達在一邊玩了起來。

「沒有什麼大青山基地了!」楊宏志一陣唏噓,「如今那裡,就只有一片廢墟了!」

「這事情我知道,實際上,我對你們能堅持到今天還是很敬佩的!」方離端起手中的茶喝了一口,有點苦。

來勢洶洶:奪情總裁 「你知道?」這些輪到楊宏志有點吃驚了。

「當初,我也曾經打算帶著人投奔你們基地而去,畢竟,基地的武力對於我們這些平民來說,還是很有保障的,甚至,我們還在基地外面的窩棚里呆了幾天!」方離說起往事,也似乎有點傷感,短短的一月間,賓主易位,不得不感嘆命運的無常,如果自己當初和巧兒決定留在那裡,恐怕現在不是被怪獸骷髏的『潮』水淹沒,就是遠遠的逃進了深山了吧。

「想不到我們還有這樣的一段香火情!」楊宏志沉默了,這地位的巨大反差,他也覺得有點尷尬。

「好吧,我們不說這個了,說說正事!」方離可不是來和這位來追憶往事的,清清嗓子,正『色』說道:「楊大校打算這後面打算怎麼辦?」

方離的意思很清楚,你們如果是有去處,當然他會好吃好喝的送他們上路,不管怎麼說,人家還有架直升機,來去自如。如果打算留下來,就得考慮一下留下來的事情了,這一山還不容二虎呢,方離不可能放任一群不受自己節制的人在自己的營地里的。

「我在基地的時候,也曾經努力想和上級聯繫,但是卻一直聯繫不上!」楊宏志有點苦惱,「這些怪物再厲害,也不至於讓我們的衛星失去作用吧,但是即使是通過衛星,我們也收不到任何的迴音!」

「這是什麼意思?」方離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事情,衛星都聯絡不到外界,那就只有兩種可能,一是根本沒有了接收方,而是接收方不願意回訊! ?「這個很難判斷,但是,從衛星的聯通情況來看!」楊宏志苦澀的笑了一下:「怕是上級不願意和我們聯絡這種可能『性』更大一點。」

「這是為什麼!」方離心裡隱隱覺得不妙,這些軍隊的高層秘聞,如果不是楊宏志說出來,他還真的不了解。

「如果我判斷沒錯的話,我們這個區域,應該是這次事件的重災區,國家早在美國的911事件之後,就成立了相關的危機處理小組,制定了很多的危機處理政策!」楊宏志話頭一轉:「我問你,如果是一輛火車,或者是一架飛機,發現了未知的病毒,上面的乘客有的被感染了,有的雖然沒有被感染,但是卻處在隨時被感染的危險當中,而對於這種病毒,卻還沒有相關的解毒劑和抑製劑,當局會怎麼做?」

「當然是隔離啊,在有要的情況下,將所有的感染源全部消滅!」方離張口就答,這樣的問題,不要是那些國家領導人了,就是一個普通的中學生都知道應對的辦法,哪怕這其中有沒被感染的,但是為了更大多數的人的安全,這些人也勢必會被犧牲掉!「

「如果是一個城市,一個地區呢?」楊宏志玩味的看著他!

「我日!」方離跳了起來,「你是說…你是說我們現在被隔離了!整個城市和周邊地區就是一個巨大的隔離區?」

「我不確定,不過,從種種跡象表明,恐怕是這樣的!」楊宏志說道:「一個標準的c級軍事基地,被不明力量打擊,國家卻沒有任何的行動,你覺得這可能嗎?就算不能及時派援軍來,但是,我們研製的那些中長程導彈,太空武器,你當都是假的啊,為什麼全部都沒有動靜,我們再往壞處想,就算,這場災難是全國『性』的,但是,各處都是身處地下幾百米的防核避難所,臨時指揮中心,這是針對未來的核大戰的防禦措施,這些地方是不可能被一次『性』消滅的。就算我們的軍隊的有生力量指揮系統被瞬間摧毀,但是後備措施會立刻發揮作用,對於我們基地的呼叫,後備的指揮中心就算不能給予物質上的支援,但是,給我們精神上的鼓勵,甚至指示我們的逃生路線,這些都是可以的,為什麼卻是一點音訊都沒有?」

看得出,這番話憋在楊宏志心裡已經很久了,但是他又不能和自己的部下去說這些打擊人心的話,此刻對著方離,他卻是沒有什麼顧忌,痛痛快快的發泄了出來。

「所以,我現在無處可去,就算我有地方去,丟了基地,部隊傷亡殆盡,等待我的也只可能是軍事法庭的審判,現在是戰時,被立即執行戰場紀律都是可能的!」楊宏志攤攤手,對著方離說道。

這算是掏心窩子的話了,要是他手下那些鐵血的士兵,看到他們一直敬佩的司令竟然說出如此令人沮喪的話來,恐怕打死他們都不相信。

「我相信你的話!」方離沉默了半響,「但是,這些話,絕對不能讓外面的人知道,人還是要有一點希望的,沒有了希望,和行屍走肉也沒有什麼區別!」

「我省會的!」楊宏志點點頭:「接下來的日子,恐怕要叨擾方兄第幾天了,如果能找到落腳的地方,我會帶著我的人立刻離開的,在這之前,怕是要打攪了!」

「這個好說,不過,你們都是一群職業軍人,戰鬥也許你們在行,但是,在沒有了後勤援助的情況下,另外重起爐灶,建立一個生存基地,怕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你們就放心在這裡住下來吧!」方離點頭應到:「不過,你的人你要約束好,不能出現攪民的事情,有些地方,也需要你們多多出力!」

兩人達成了一些初步的協議,這氣氛就變得比較融洽了,不知不覺,二人竟然聊了大半個小時。

「對了,楊大校,我剛剛好像聽到你一口就道出了了小女的寵物的來歷,這也是我在外面隨手抓回來的一個小動物,似乎楊大校對這個比較熟悉?」方離隨口問道,卻是全神貫注的盯著楊宏志,他不確定楊宏志對於這些怪獸有多少了解,甚至對於那些別的種族有多少了解,在他的印象中,大青山基地和獸族,鬼族都作戰過,作為基地的領導人,了解敵人的底細應該是一個比作的功課,他很想知道楊宏志光宇這些到底知道多少。

「那東西叫皮卡丘獸,屬於怪物的一種,沒有多少戰鬥力,這是我從手下的研究人員的報告中得知的,實際上,我關注的是那些戰鬥力強大的怪物更多多一些!」楊宏志看著方離回答道,他不認為,作為這個小團體的首領,一直沒有接觸到這些怪獸,對方這麼問,多少是試探一下自己的誠意吧。

「和怪物們的作戰中,我們損失了不少戰士,這些情報差不多是一條條生命換回來的!」楊宏志顯得有點黯然:「怪物們的組成,顯然比我們認識的要複雜得多,他們有組織,有紀律,甚至有統一的指揮,階級分明,就像我們人類的社會一樣,我不覺得這些怪物是經過了感染的普通動物變異而來的!」

他斟酌著用詞:「就像是一個嶄新的社會形式,毫無徵兆的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你覺得這些怪物們攻擊我們的目的是什麼?」方離問道:「為什麼了覓食嗎,難道是生物的本能?」

楊宏志搖搖頭:「不是,如果你看到過我的戰士們的戰鬥,就不會有這種膚淺的認識了,這些怪物,有的的確是以人類為食物,但是,更多的,似乎嗜殺成『性』,他們的唯一目的,好像就是為了殺戮!」

兩人從指揮室里出來,楊宏志去安排他的戰士們,方離也帶著一些得到了解答完疑『惑』的滿足,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雖然這些人是百戰餘生的精銳,但是,方離並沒有從楊宏志的口中得到更多的關於怪物的信息,這樣看來,自己從阿曼達口中得到的情報,遠遠要比他們的情報更為翔實可靠。戰爭歷來講究的就是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從信息的掌握量看來,自己比他們更具有優勢,別小看了這麼一點點優勢,在關鍵的時候,也許就是這一點點優勢,可以贏得一場戰鬥的勝利或者是挽回很多人的生命。

「我需要補充能量了!」阿曼達見到方離怔怔的發獃,小聲的提醒道。

「哦!」方離反應過來,一直以來,阿曼達對於人類的食物都是絲毫不敢興趣,最多就是飲用一點清水,方離也曾經為這個事情感到過『迷』『惑』,阿曼達的解釋是,他們花精靈一般都是靠汲取植物的精華維持著生命的消耗。當然,直接吸取能量核心中的能量,轉換成他們自己能收吸收的能量,也是可以的。

阿曼達自從上次升級后,一直沒有補充,而其間,又因為頻繁使用技能消耗了不少自己的能量,現在,也終於有點吃不消了,主動朝著自己的夥伴,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如果換成人類的話說,就是:她餓了!

方離從自己的懷裡拿出自己貼身珍藏的小袋子,袋子里只有可憐巴巴的三顆能量核心了,這還是他和路亮小黑三人上次出去的戰利品,後來雖然他得到了不少喪屍們的奉獻,但是,那些能量核心卻是不能直接收藏起來,只能當時就吞噬掉,所以,儘管方離最近似乎接觸過很多的能量核心,但是現在手裡能用的就只有三顆。

「這些夠不夠!」方離攤開手,將手中的核心給阿曼達看看!心中也是無可奈何,如果不夠,那就真的去想辦法去了,總不能讓自己身邊這個極有用處的精靈挨餓吧!。 ?方離現在只要出去到有喪屍聚集的地方,很快就有已經完成了初步進化的喪屍們拿著不知道從哪裡得到的能量核心,奉獻給方離,留下核心,得到和方離鬧腦中的那團白霧短暫的交流機會。方離不理解這些喪屍到底是依靠什麼途徑尋找到的自己,但是,毫無疑問,只要他出現,附近的喪屍都能察覺到,這讓他有點鬱悶。

雖然他可以源源不斷的得到能量核心,但是,作為他的戰鬥夥伴們,無論是阿曼達,小黑或者是路亮,實質上都得不到任何的好處。但是更過分的是,他從這些喪屍手中吸收的能量的大部分,都是被那團神秘的白霧吸收了,真正被他的身體吸收的,十不存一。

這也就意味著,要解決阿曼達的能量需求,甚至幫助小黑和路亮的進化,他必須從另外的途徑獲得能量核心。當然他可以利用自己吸引喪屍的這些特徵來設一個圈套,然後伏擊這些喪屍,但是,這樣做,似乎完全沒有必要,這些喪屍能被自己吸引,一般都是對著自己有所需求,有所奉獻的,這和偷自己家裡的東西沒有什麼區別。

而且,如果這樣做的話,他心裡還隱隱有點擔心,會不會觸犯什麼規則,惹來那個彪悍的殭屍王者多多羅,用阿曼達的話說,就是有百十個方離,也未必經得起人家的一擊,對於這樣強大的存在,方離自然是敬而遠之,能不招惹就不招惹。

這樣看起來,想獲得能量核心,只有從別的種族的身上打主意了。鎮子里的重合點,現在是一個勁兒的往外蹦怪獸,那些骷髏倒是一個都不見,和骷髏們相比,獸族的這些怪獸們的能量核心的出現幾率要小得多,而且,要獲得的過程也艱難的多,這大約就是死體和活體的區別吧。

「我要去出去走走!」方離臉上波瀾不驚的對著喬巧兒說道,喬巧兒是個異類,擁有超乎常人的力量,是大多數的人的渴望,尤其在這個朝不保夕的『亂』世。但是即使是看到了小黑和路亮吸收能量核心后出現了明顯的能力特徵,她卻依然是不動心,似乎在她看來,照顧好小方香比提高自己的戰鬥力更重要一點,當然,更有可能是,她作為一個年輕的女孩,對於這種和異類面對面的廝殺有著一種從心裡深處的厭惡。

「去哪裡?」喬巧兒螓首低垂,方離看不到她的表情,更聽不出她話里是不是蘊含了什麼其他的味道。

「我想去他們的基地看一看,那個楊大校說了,基地里有著很多的設備,雖然他們離開的時候,啟動了基地的自毀程序,但是,那麼大的基地,總會有不曾損毀的地方,何況,有的設施在地下很深的地方,我去看一看,有沒有可以利用的地下?」方離為自己找了一個連自己都不太相信的理由。

「就這樣嗎?」

「也不是完全是這樣!」方離把一顆能量核心放在她的手裡,「你知道,不管是我,小黑,路亮還是阿曼達,都需要這種能量石,而這種石頭只能從怪物身上得到,我們這次去也是看看有沒有機會獵取到這些!」

「還是你們三個去嗎?」

「不,這一次路亮留在家裡,來了這麼多的外人,雖然他們看起來很合作,但是我還是有點不放心,他在這裡,我心裡多少踏實一地啊,這一顆能量石你收起來,萬一有什麼應付不了的情況,也許能對你有點幫助!」

方香似乎也感覺到了什麼,瞪著黑漆漆的大眼睛看著方離,不知道想些什麼。

方離用手指在她有點嬰兒肥的下巴上颳了刮,「爸爸出去有點事情,在家裡好好聽巧兒阿姨的話,不要調皮哦!」

楊宏志得知他要去基地,倒是一點都沒有藏私的拿出一張基地的示意圖給他,對於方離這種做法,他雖然不是很贊同,但是,他們這群人只是客居在這裡,對著主人的舉動,但是不好指手畫腳,只得儘力表達一下自己的善意罷了。

在這樣一個陽光明媚的早上,兩個人,一個精靈,告別的送行的人們,離開了他們的營地,朝著山下走去。

———

多多羅很滿意,不光是他獲得了這麼大一片的領地,更是因為,在機緣巧合下,得到了一個傳承祭壇,這對於一個領地的興衰有著巨大作用的祭壇,居然就被自己得到了,這讓剛剛晉陞王者的多多羅如何不滿意。

當然,如果實在要雞蛋裡挑骨頭的話,就是這個傳承祭壇居然是一個活體,也不知道,是什麼地方出了差錯,傳承祭壇的神聖力量,居然沒有在自己實現選定的建築身上駐留,而是選擇了一個明顯是剛剛轉化不就的小殭屍身上。 冷魅校草獨寵乖乖女 這種情況,他倒是沒有意料到,但是,對於實力強勁的他來說,這也不成什麼問題,他在這個小殭屍的身上,留下了自己的靈魂烙印,只要在自己的領地範圍里,無論傳承祭壇在那裡,自己都能隨時的出現在祭壇的身邊。

但是,他現在確實有點不太滿意了,因為,他發現屬於自己領地的傳承祭壇,正在朝著自己領地的邊緣進發,按照這個速度,要不了多久,就會逸出自己的領地。雖然從內心來講,這塊領地並不是讓他感到滿足,地盤不是很大,死氣不是很足,甚至,連一些高階的,可以成為自己的手下的殭屍都還沒有進化出來。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他可以容忍屬於自己領地的傳承祭壇就這麼消失,一個完整的傳承祭壇,可以幫自己領地啟蒙多少亟待進化的子民,又會增加自己領地多少的戰鬥力,這一點他當然是心知肚明,他當然不會容忍自己的祭壇跑到別人的領地去。

他大吼一聲,從冥想中醒來,騰空而起,朝著自己靈魂烙印的方向而去,在他的身後,是一群忠心耿耿的高階喪屍。

多多羅很聰明,沒有足夠的智慧,就算你又你逆天的運氣,也不可能成為一個王者,他很快就意識到,自己的靈魂祭壇的移動是有這自己的目的的,這和那些四處游『盪』,靠著本能活動的喪屍有著明顯的不同。

他的心裡莫名其妙的湧上這樣一個念頭,難道,自己領地的這個靈魂祭壇,還有著自己的意識,有著自己的智慧不成。一個有著自己意識的靈魂祭壇,這簡直是在死亡世界數萬年來都聞所未聞的事情,他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情,這一切,只有他自己儘快的趕到這個祭壇的身邊,他才能一窺究竟。

方離當然不知道自己的身後還有著這樣的一群尾巴,或者說,他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動,給多多羅帶來了多麼大的困擾,從營地到基地的外圍,即使是路況不是很好,但是,在小黑駕駛的汽車下,也不過三個小時就到了,遙遙看到那曾經的一片密密麻麻的窩棚區的外圍的時候,方離和小黑果斷的棄了車,開始徒步行進。

如果情報沒有錯誤,那麼,他們現在就已經處於怪獸出沒的地區了,方離心中甚至有這樣的一個念頭,要不要立上那麼一個告示牌在路邊,上面寫著「怪獸出沒,請小心!」

他搖搖頭,將腦子裡這個荒誕的念頭驅逐出去,和小黑一前一後的朝著基地的大門區走去,阿曼達則是高高的飛起,盡心儘力的擔當他們的眼睛和耳朵。 ?黑黝黝的大門如同怪獸的大嘴,沉默的矗立在那裡。四周是一片的寂靜,沒有人類的嘈雜聲,沒有怪獸的嘶吼聲,甚至沒有任何風聲,整個世界彷彿突然凝固了一般,而方離三人就是這凝固的畫面中唯一幾個活動的蹤跡,也因為有了他們的動靜,才讓人不會感覺這個角落已經被時間遺忘了。

「不是說基地已經自毀了嗎,怎麼看不到任何大面積的爆炸的痕迹!」小黑嘀咕道:「那些當兵的會不會在忽悠我們,他們根本就是落荒而逃,那裡還顧得上這些事情!」

「噓!」方離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打量著這個他只曾從遠處觀望過的巨大基地。

他們現在站立在基地的大門前,兩個身軀,在巨大的大門前顯得是那麼的渺小,當初這個基地的設計者,一定考慮到了基地是否能夠作為飛機的機庫使用的緣故,巨大的大門,足足可以容得下一架巨大的波音客機進出,而近三十米的高度,更是不會成為飛機進出的妨礙。

「果然是國家的戰備基地!」方離第一時間就得出了這個的一個結論,基地外面的公路,顯然是下了大工夫修葺的,一旦國家轉入戰時體制,在機場被摧毀的情況下,那些戰鬥機就可以利用這些公路降落,然後即使的進入這依山而建的基地。也只有這個用途,這個基地的大門才會如此的巨大的不像話,而進入大門后的巨大的機庫模樣的建築更是證明了這一點,只不過,現在這個機庫里,沒有任何的飛機,除了幾輛已經徹底毀壞的裝甲車輛,顯得空落落的,而到處的彈痕、爆炸的痕迹,都說明這裡曾經進行過一場過激烈的戰鬥。

兩人的腳步聲,在巨大的空間,引起了一陣陣的回聲,可以想象,在以前的日子裡,這裡是何等的忙碌,戰士,後勤人員,來來去去的車輛,,如今卻物是人非,除了一堆堆破壞殆盡的車輛殘骸,一團團扭曲得千奇百怪的鋼鐵,卻再也看不到任何一個人類的蹤跡了。

穿過長長的機庫,是一道巨大的合金門,如今,這道無比堅固的合金門上,卻有著一個巨大的裂縫,不像是被巨大的力量震裂開來的,倒像是被什麼東西腐蝕出來的一樣,大門旁邊的電子鎖上的燈光,無奈的閃爍著,卻再也不起一點作用。

「不要離我太遠!」方離叮囑著急於飛進去的阿曼達說道,「這裡不比外面,在我的身邊,你更安全一些!」

他這是擔心基地里那裡自動防禦武器沒有徹底的被摧毀乾淨,阿曼達一旦被識別成敵人,她柔弱的身軀,可禁受不住那些狂風暴雨般的子彈。

阿曼達很乖巧的停留在方離的肩頭,顯然,她知道這裡並不是耍耍小『性』子或者固執己見的地方,方離這麼說,必定有他的理由,雖然她和方離是彼此地位平等的戰鬥夥伴,但是在戰鬥中,還是以方離為主體的,她只是起到輔助的作用,對於自己的本分,她知道的很清楚。

「我在前面探路!」小黑不由分說的搶在方離的前面,跨過裂縫,走進了基地。

裂縫後面,是一條長長的甬道,每隔一段距離,就有有一個類似出口的地方,小黑和方離沒有從這些出口出去的意思,他們的目的很明確,直接到達基地的地下指揮中心,因為據楊宏志說,那裡有著完整的衛星通訊設備,如果他們臨撤離的時候的自毀程序沒有被啟動的話,那麼,這個地下指揮中心應該也是保存完好的。那麼,也許他們能利用這些衛星通訊設備,了解一下外界的情況,最不濟,也能和附近那些能夠生存下來的人類團體聯繫聯繫。

一路上,方離心目中一直提防的獸族卻一個都沒有出現,這讓他微微感到奇怪,不僅如此,就連所有犧牲的戰士的遺體一具也沒有看到,當時這個基地就算是不從外面的倖存者中招募戰士,也有上千人員,但是,最後撤離出來的,不過寥寥數十人而已,其餘的人不是陣亡就是失蹤了,這情況讓方離和小黑更加警惕,因為他們知道,這些戰士的遺體就算是被怪獸們吃掉,也絕對不會出現如果幹凈的狀況。

死一般寂靜的基地內部,除了他們的呼吸聲和腳步聲,聽不到任何的聲響,就連阿曼達也感覺對這詭秘的寂靜感到極端的不舒服起來,尤其還是在這樣密閉的空間里,如果阿曼達知道人類有「空間幽閉症」這種病的話,她會毫不猶豫懷疑自己也得了這種病的。

在一塊巨大的鋼鐵大門前,他們停了下來,這裡是這條甬道的盡頭,往前再沒有路了。方離拿出楊宏志給他的基地示意圖,借著微弱的應急燈的光芒仔細的看著,少頃,抬起頭來說道:「這裡是e區,但是已經被隔離封閉了,越過這堵隔離牆,就是b區,這裡沒有被破壞的痕迹,如果怪物們攻擊到了指揮中心,一定不是走這條路,他們有別的路徑。」

「我們回頭!」三人轉身回頭,在最近的一個旋梯出口爬了上去。既然怪獸們不是從這主要的通道進入b區的,那麼一定是從這些分支的途徑找到了突破口的。

旋梯出口的上面是一個生活區,從布置上看起來,更像是一個餐廳的樣子。方離從示意圖得知,e區是外圍人員聚居的地方,除了少數的後勤人員,應該是被基地拿來安置那些新招募的戰士的所在,而這裡,只怕就是這些外圍人員就餐的一餐廳之一了。

「方哥,你看!」

順著小黑的手勢,方離看到,這裡的乾涸的血跡,比起外面的要多的多,而且,噴『射』狀的痕迹更為明顯,而那些散落在四周凌『亂』的桌椅餐具,更是表明了,這裡曾經有著人類和怪物們進行過夠慘烈的戰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