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點,秦旭倒是有所聽聞。

2020 年 11 月 18 日

警犬的待遇很好,它們的伙食費,是按照飛行員的標準,除了伙食費用,還有特殊工資,用來執行任務的加餐。

警犬在刑偵中的地位,早有先例。

但讓秦旭沒有想到的是,小憨蛙也能享受到同等待遇。

「在我這裡,其實只有經手過四隻動物警察,也並非全都是犬類。」李文君娓娓道來,「它們的待遇,比普通警犬更高。」

「我記得第一隻是昆明犬利刃,在十五年前,不過它現在已經去世了。」李文君笑著又看了一遍小憨蛙的資料,說道,「它可以說是我們開國以來,我們嶺南省最為優秀的警犬之一。如果按照它的功勞計算,你們羅局的位置給它,估計還是委屈了。」

李文君是一個很風趣的人,說話爽朗,而起特別生動。

話一出口,秦旭腦子裡馬上想象,一板一眼做事的羅楊宏局長的位置上,坐著一隻帥氣的大狼狗,還戴著警帽,穿著警服,同樣一本正經的模樣……

噗!

憋住,領導面前別笑場。

「當時這個特殊編製的設立,也是因為它。利刃當時身患嚴重的疾病,需要從國外聘請獸醫,這就需要高昂的治療費用。如果按照以往做法,只能放棄治療。但是利刃的天賦非常優秀,省內經過討論,建立了這個特殊動物警察的編製,專門為一些有特殊能力的動物們提供專項的待遇。」

「第二隻動物,是一隻來自澳洲的大葵花鸚鵡,當時那個小傢伙是被走私進來,半道上被我們警方攔截了,它真的非常非常的聰明,我覺得它的智商比我兒子上幼兒園的時候高多了,具體的工作就不細說了,保密,它可是有兩枚一等功獎章,現在還活蹦亂跳,以後說不定你也有機會看到這個小傢伙。」李文君似乎很願意與秦旭介紹這些特殊的同事們。

「第三隻動物,也是一隻警犬,拉布拉多犬,一隻救過上百人的搜救犬。」李文君介紹完前面三位前輩,然後失笑地說道,「不過,我大概也沒想到,第四位具有特殊編製的動物,居然是一隻小青蛙。」

秦旭也很意外,他原本還以為,家裡那隻嗅覺天賦出眾的小香豬,會是他手裡第一隻「為人民服務」的動物。

沒想到倒是這隻小青蛙搶先了。

「你現在帶著這位秦小塘同志嗎?」李文君說道。

秦旭往衣兜里一掏,然後將小憨蛙秦小塘放在李子君面前。

小憨蛙在任何場合,從來都不會怯場,他穩如磨盤,蛙掌穩穩踩著辦公桌上的玻璃,圓鼓鼓的大眼睛,一動不動地與李文君對視。

如果不是它鼓起的肚皮,一起一伏,很容易讓人當成模擬玩具。

「你好。」李文君微微低頭,與小憨蛙對視,打招呼說道:「秦小塘同志,歡迎你加入人民警察的隊伍中,我是你的同事李子君,以後請多多關照。」

她說話的口氣,跟剛才與秦旭打招呼聊天的時候,似乎沒有什麼不同。

「咕咕呱……」

李文君話音落下,小憨蛙也回應了一聲,表情一如既往的沉穩。

秦旭下意識撓了撓頭,已經無法用語言表達自己內心的想法。 李文君與小憨娃打完招呼,從電腦中找出一份文件,列印出來遞給秦旭。

「還有一點,你作為秦小塘同志的飼養者,需要有一些責任和義務。」

「每個月,你需要帶秦小塘同志到警犬中隊,找安榮歡教授,為秦小塘同志進行各項體檢。第一次體檢,需要在入職后一周內完成,我到時候會通知你時間。」

「……」

「有時候,安榮歡教授可能會對秦小塘同志進行一些科學上的研究,不過,請放心,他的所有研究,都是在保證它們安全的情況下進行,絕對不會對它造成傷害。」

「……」

「秦小塘同志每天的伙食費四十元,每個月工資八百元,負責購買它的食物,以及為它生活提供便利。飼養者不得挪用。出警任務有專屬津貼,由服務部門負責津貼發放。」

「……」

「對了,你需要給秦小塘辦理一張銀行卡,以秦小塘的名義,我等會兒會讓小周給你開具證明,你拿著證明,直接找商業銀行的陳經理,他會直接給你辦理。」

「……」

「還有問題嗎?」

「沒,沒有。」秦旭拿著手裡的紙張,愣愣地回答道。

信息量太大,他一時沒有回過神。

「好了,關鍵的幾個問題,基本上就這些了,這張說明,你帶回去要細看。對了,如果秦小塘同志有什麼特殊需求,你可以直接聯繫安榮歡教授,無論是食物還是特殊生活環境,他會提供專業的幫助。」

「……」

「沒問題了嗎?」

「啊,哦,沒事,我知道了,沒問題,我先告辭了,謝謝李處長。」秦旭回過神,,,瞄到半開放的隔間外,有其他人拿著文件在等待,趕緊說道。

「好的,小秦再見,小塘再見!」

「咕咕呱……」

秦旭帶著小憨蛙離開的時候,腦子裡還回蕩著李文君所說的每一句話。

所以……

真正擁有開掛的人生,是這隻小憨蛙才對吧!

自己其實只是一個飼養員才對吧?

秦旭走出潮海市警察局的時候,仰天長嘆。

「咕咕呱……」

無論秦旭心情有多麼起伏,小憨蛙卻不會因為自己在短短一天時間,變成「國家公務員」有啥變化。

除了捕捉飛行的昆蟲,小憨蛙可不知道,自己的每月工資,放在它身上,有多麼強大的購買力。

網路上,肥肥嫩嫩的大麵包蟲一斤只要二十元,一千塊錢全用來買食物,夠餵養幾百隻小憨蛙了。

秦旭正琢磨著第一個月發下來的一千塊錢,是不是給小憨蛙在它的專屬辦公室里,打造一個水陸兩棲專屬私人大水缸,種幾棵碗蓮,放幾個微觀亭台樓閣的擺件什麼的。

剛坐上電動車,他的警用手機響起來。

秦旭掏出手機,一看是師父黃正浩的電話,就猜到有緊急任務發生。

啟動電動車時,接通電話,果然是緊急集合,突發任務。

「秦旭,立刻趕到興南小區,七棟樓下,與盧李輝碰頭,據群眾舉報,該棟501室,發生可疑暴力事件。」

羅美婧的家暴事件,正在網路上發酵,成為新聞熱點。

輿論引導思維,全國警方在這一天內,接到家暴報警的數量明顯比往日增加。

特別是鄰里之間,以往讓人覺得容易被忽略的打鬧和爭吵聲,也會有一些熱心的鄰居,報警處理。

秦旭聽到是住宅內的家庭暴力事件,第一個想法,很容易考慮到是家庭糾紛引發的矛盾。

興南小區雖然屬於長陽分局管轄,但已經位於轄區邊緣,從警局趕過去,就算騎電動車,也需要至少十分鐘的時間。

反而秦旭目前所處位置,潮海市警察局,速度加快,距離興南小區不到五分鐘的距離。

黃正浩知道秦旭此時正在市局,所以乾脆讓他趕過去。

「明白了。」秦旭回答后,將執法記錄儀別上,直接從小巷抄小路,趕往興南小區。

小路雖然拐了幾個彎,但無需等待交通指示燈,秦旭僅僅只花費了三分鐘時間,就抵達興南小區七棟住宅樓樓下位置。

興南小區內的住宅樓建築層數在七層左右,所有樓房都未曾安裝電梯,從一樓到七樓,一切行動靠腳力。

秦旭剛將車停妥,一個抱著自家孫子的短髮大媽,興沖沖地跑到秦旭面前,噼里啪啦就問道:「是民警嗎?我是七棟401的住戶,是我報的警,我們家樓上那戶人,前兩個月剛租出去,這陣子老是有打打鬧鬧的聲音,晚上還鬧到很遲,我孫子經常被吵醒。」

既然是報案人,秦旭當然必須停下來了解情況。

「剛才,我在陽台抱著孫子曬太陽,就聽到上面,有一個女的,鬼哭狼嚎的叫了好幾聲,最近新聞台不是報道什麼家暴案嘛?嚇得我趕緊報警,可別出人命了。我剛從樓上下來呢!剛才站在這兒,好像還能聽到有一個男人的大喊。」

「行,大媽,你別擔心,我上去了解一下情況,你帶著小孩,危險的地方,先別靠近。」了解歸了解,秦旭也不能光待在這兒,聽這位老阿姨嘮嗑家常,他迅速說道,然後轉身飛奔上樓。

這位報警大媽「誒」了一聲,很想跟上去,但又想到秦旭離開前的交代,看了看懷裡白白胖胖的孫子,到底沒敢上去,只好跑到社區廣場上,逢人就說這件事。

三層樓梯跨成一步,不到三十秒鐘,秦旭就趕到報案人所說的501室。

暗棕色的防盜門,門外貼著對聯,看起來沒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

秦旭打開執法記錄儀,深吸一口氣,調整完呼吸。

期間,他沒有聽到任何報警人所說的哭嚎打鬧聲。

秦旭並沒有像以前接警那樣,選擇敲門詢問,而是側頭,向身邊的老秦師父問道。

「老秦師父,幫我瞄一瞄,聽一聽,這屋子裡有什麼動靜。」他與老秦師父交流的聲音極其輕微,就算是掛在胸前的執法記錄儀,也不能錄下他的聲音。

雖然從黃正浩和報警人口中得到的線索,猜測這個住宅內可能發生家庭暴力事件,但秦旭站在防盜門前之後,卻直覺感到有一點奇怪。

門內非常安靜。

沒有一絲響動。

按照那位大媽所說,在幾分鐘前,室內還在發生爭吵,是什麼原因,讓室內一下子變得安靜起來。

老秦師父從秦旭的肩膀上飄起來,落在防盜門的門把手上,側著腦袋,幫秦旭探查情況。

「唔,沒有聲音。不過我感覺到裡面有人,應該有兩個女的,一個男的,他們,他們好像,好像在抽煙,就是你師父黃正浩經常抽的那個臭臭難聞的東西,應該是躺在沙發上,老朽感覺他們,好像特別高興。」

——

——

p.s推薦一位作者童鞋的新書,司馬白衫《警察攻略》,也是警察文,喜歡的童鞋可以搜一搜。 「又好像不是高興,眼神很空洞,」老秦師父在門把手坐下,困惑不解地摸了摸下巴,說道,「感覺他們好像很陶醉,互相之間也沒有說話。咦,那個男的,搖搖晃晃站起來,他從沙發底下,找出了一個瓶子,就是你們常喝的飲料瓶。」

「是不是飲料瓶上有一個長長的吸管,但瓶子里沒有東西?」秦旭腦子裡立刻閃過一個事物,快速問道。

「嗯嗯,老朽看來,確實是這樣,他在幹什麼?」老秦師父不太理解地問道。

「發現三個癮君子。」秦旭暗自啐了一口,幾乎可以斷定裡面人的行徑。

秦旭拿起手機,給黃正浩發送短消息,彙報自己的新發現。

他暫時沒有驚擾屋內正在嗨頭上的三個癮君子,儘管從老秦師父的描述來看,正在吸毒的幾人,就算屋外有驚雷巨響,都未必肯起來看一眼。

「你怎麼不進去?」老秦師父疑惑地問道。

「第一,無法確定,屋內更深處是否有其他人,如果貿然驚動,反倒打草驚蛇,我一個就算再能打,也無法兼顧,被溜掉一個都不划算。」

「第二,當然是……我開不了門啊!」

秦旭攤了攤手,無聲地說道。

他們又不是電影里的超級警察,一腳能踹飛各種各樣的門鎖,再不行肩膀一撞,要不然就扣動扳機來一槍,頓時大門敞開,威風凜凜地衝進去。

普通人忘了帶鎖匙,通常請開鎖公司,能用工具巧妙打開門鎖,但抓捕犯罪嫌疑人的時候,這種方法耗時還容易驚擾嫌疑對象。

所以,他們通常使用的是警用破門錘。

這個玩意,就像古時作戰的攻城錘一樣,不過是實心鋼柱,對準鎖舌,三兩下就能破壞鎖舌,迅速進入屋內,第一時間控制犯罪分子。

秦旭一向力氣大,自從進了分局,這種「揮鎚子」的活,基本上都是他承包了。

秦旭現在就在等黃正浩他們,從警局裡把破門錘給帶來。

黃正浩迅速給他回復了消息,表示馬上趕到。

按照速度,這種涉及毒品的警情,通常作為首要目標,他們這樣的小分局,基本上是全員出動,全力以赴。

秦旭現在則是以靜制動,蹲在大門口,防備屋內的各種情況。

老秦師父在門把手上坐了一會兒,原本還幫秦旭留意屋內動向,忽然,他眉頭一皺,小臉露出很不高興的表情。

「怎麼了?」一直在通過老秦師父的能力,關注屋內變化的秦旭,立刻發現這位小師父煩悶的心情,立刻問道。

「老朽要去洗洗耳朵。」老秦師父生氣地把臉埋進肥兔子老黃長絨毛中,悶聲嘀咕說道。

「什麼?」秦旭一時沒有明白。

「唉,老朽平生五百年,第一次如此猥瑣,竟蹲守別人家門,竊聽人倫之事。」老秦師父的小臉從肥兔子身上拔出來,悲憤說道。

「額……」秦旭看老秦師父一臉「老朽很純潔」的模樣,尷尬地解釋道,「這個,毒品這種玩意,它就是這麼個東西,吸高了以後,通常會陷入狂亂狀態。」

「要不你馬上進去把他們捆起來?否則以後休要老朽幫你聽牆角。」老秦師父清修五百年,猛地撞上這種破事,漂亮小臉拉長,看了一眼情緒,堅持說道。

「額,可我怎麼進門?」秦旭看老秦師父一副準備撲上來擰耳朵的架勢,立刻把偷笑藏好,不敢顯露出來,非常正經地討論,「再等幾分鐘,警局的支援馬上要來了。」

不過,一向耐性很高的老秦師父,這次一點也沒有忍耐的想法,他把肥兔子頂在頭上,兔子長長的耳朵垂下來,正好把他的耳朵遮住。

「你,把早上修鍊的小傢伙拿出來!」老秦師父說道。

「啊?你是說那隻黑螞蟻?」秦旭看到老秦師父點點頭,於是打開背包,拿出黑螞蟻暫住的塑料盒。

早上通過煉獸訣吸收了一部分駁雜靈氣的黑螞蟻,看起來明顯比其他幾隻同類強壯,觸角和六條腿都長了一小截。

同樣待在塑料盒內,這隻黑螞蟻看起來特別沉穩,一蟲獨佔中心位置,而其他幾隻黑螞蟻,則只能畏畏縮縮地躲在塑料盒的四個角落。

秦旭的手指一伸過去,黑螞蟻觸角晃了晃,似乎馬上感知到什麼,六條腿飛快移動,以極快的速度,爬到秦旭的指肚上。

雖然它個頭太小,能表達給秦旭的信息也不多,但秦旭能感覺到,這是一隻非常機敏而又充滿戰鬥力的小傢伙。

「然後呢?」

「放在那裡!」老秦師父朝著門把手努了努嘴。

秦旭將食指靠近金屬門把手。

老秦師父長袍一抖,直接飛到防盜門鑰匙插口的位置,小巧的手捏起那隻黑螞蟻,旋風一般,鑽進鑰匙孔中。

秦旭瞪大眼睛,眼睛湊近小小的孔洞中,可惜什麼也沒看出來。

一秒,兩秒,三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