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嵐霧家公館數百米遠的一個別墅頂層,一男一女兩個惡魔正迎風站著,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貌似在等待著什麼。

2020 年 11 月 18 日

這一男一女正是魅可兒和卡爾洛斯,不過此刻的魅可兒全身籠罩在一層粉色的薄紗之下,不單單是面容,就連身體都彷彿包裹在粉色煙霧中看不真切,朦朦朧朧一片,而卡爾洛斯則乾脆穿上一身黑色,帶了一個只留下眼孔的黑面具,他的兩把寶劍被艾西多拉拿去修理了,故而此時是空著手的,身為大劍師,沒了趁手的紅藍雙劍,其戰鬥力自然受到了影響,下降了兩成左右,饒是如此,他也是一個非常重量級的助力。

「我們鬼鬼祟祟打扮成這樣,就是要來擒拿一個六星級的傢伙!?」卡爾洛斯的聲音穿透面具后變成了十分沉悶的嗡嗡聲,這面具不單單能遮掩臉龐,還能改變佩戴者的聲音,是卡爾洛斯在擊殺了一位潛行者大敵後繳獲的戰利品,沒想到今天還能用上,可一想到幾個超脫境惡魔對付一個六星惡魔都要這麼藏頭露尾,大劍師就很是不爽,按他的想法,自己直接提劍殺上去就行了,何必這麼麻煩。

不過卡爾洛斯也知道,在康斯村做這種事情太危險,一旦被發現了可就要面臨被通緝的危險,他心中的不滿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這整個計劃是由亞歷克斯提供的,那個詭異的靈魂法師和魅可兒的關係很是親密,讓大劍師心裡有些吃味,當然,這種小兒女般的心理卡爾洛斯是決計不承認的。

魅可兒也隱隱看出卡爾洛斯對蒼伊的敵意,不過有些事情不能明說,總不能告訴他亞歷克斯就是你曾經見過的那個名叫蒼伊.伊凡雷斯的少年,也就是和本姑娘同族的弟弟,她並不是不知道卡爾洛斯對自己的情誼,奈何落花有意流水無情,自己對他真沒什麼感覺。

魅可兒苦笑一聲,渾身的粉色薄紗一晃,剛準備說話,突然兩個惡魔齊齊面色微變,彷彿感應到什麼似得,扭頭往身後的半空中看去。

從扭曲的空氣中冒出虛空的陰影,如章魚觸鬚般在四周一晃后,一襲黑袍的身影憑空出現,輕飄飄落在別墅的樓頂。

「都安排好了,不出意外的話,我們能把安洛引到村子外,在康斯村外製住那傢伙,到時候血精化命藥劑給你們,其他的好東西都歸我。」『亞歷克斯』低沉的聲音從斗篷下傳出。

「就算制住了浩克,他也不會輕易把血精化命藥劑給你,空間戒指都是靈魂綁定的,只要他不願意,你就是殺了他也拿不到藥劑。」卡爾洛斯冷哼一聲,說道。

「放心好了,我有辦法!別忘了我的職業!」蒼伊笑了笑,雖然空間戒指是靈魂綁定的,每個惡魔的靈魂波動就是最獨特的dna,各不相同,但蒼伊修鍊的是比普通精神力玄奧許多的神識,可以模擬各種各樣的靈魂波動,只要給他時間,沒有他開不了的空間戒指!

看亞歷克斯如此篤定自信的樣子,卡爾洛斯雖然心中疑惑,但也不好多說什麼,畢竟亞歷克斯已經讓出了不少利益,這次行動還是自己比較佔便宜,在卡爾洛斯看來,秘藥師浩克身上的財物加起來,都沒血精化命藥劑值錢,這種分配方式亞歷克斯明顯是吃虧的,大劍師並不知道,血精化命藥劑對蒼伊而言和白開水沒什麼區別,只能用來換錢,還不如給魅可兒和卡爾洛斯做個人情,而且和血精化命藥劑比起來,蒼伊更看重的,還是浩克這個秘藥師!

這三個惡魔各自的盤算暫且不提,在數百米外的街道上,嵐霧家的豪華馬車正在四隻並駕齊驅的霧鱗馬的拉動下,十分平穩地前進著。

這霧鱗馬渾身長著十分晶瑩璀璨的淡藍色鱗片,隨著運動,汗液蒸發,在鱗片表面能形成氤氳的嵐霧,四足奔騰間如踩著煙雲一般,神駿無比的高頭大馬,華麗鏤刻的實木馬車,車后齊步慢跑著的兩排家族護衛,一看就是豪門大族的氣魄格局。

這架豪華馬車長約五米,寬約三米,內部空間非常大,分為前後兩層,前半部分可以會客,後半部分則是休息的地方,裡面裝飾著各種各樣的豪華擺件,琳琅滿目,富貴逼人,在馬車前部分,有一個鑲嵌滿寶石的大型坐塌,浩克正和一位衣著白袍的惡魔坐在一起把酒言歡,而弗利姆則躺在馬車後方隔間里一個小床上,正面容痛苦地把一瓶烏黑的漿糊狀藥劑塗在自己嚴重脫水如乾枯敗革般的膝蓋上,不時發出小聲而痛苦的呻吟。

「看弗利姆這麼慘的樣子,那丫頭下手很重,一點面子也不給,看來是根本不願意嫁過來。」這白袍惡魔是個精神矍鑠的嵐霧族老者,頭頂上的嵐霧角晶瑩剔透,釋放出如玉絲般的璀璨霧氣,包裹在白袍下的身軀十分瘦弱乾枯,整個人坐在那兒,體型都佝僂著,但伸出來的手掌上,皮膚卻溫潤光滑如處子,說話時一張嘴,滿口牙齒都潔白如玉,顆顆飽滿。

「賈斯丁,你也見到弗利姆有多慘了,那丫頭太沒教養,不過她那個老師當真厲害,完成了靈魂超脫,藍鱗家那個老傢伙都被他一招制住了。」浩克皺著眉說道

,「他一力阻撓婚事,靠我和藍鱗老祖的力量無法震懾住他。」

「無妨,靈魂法師雖然詭異,單打獨鬥我一個肉身超脫也別想討得便宜,不過我這兒正好有個好寶貝克制靈魂法師!」白袍惡魔賈斯丁哈哈一笑,手指上乳白色的空間戒指一亮,一方人頭大小的大印出現在其手上,這大印上布滿雲紋,通體雲遮霧繞,無數細密的雲朵符文旋轉成無數小小漩渦,仔細看這些符文漩渦,一股詭異的拉扯感直透靈魂深處。

「雲尊御神印!賈斯丁,你怎麼會持有雲尊御神印!」浩克一看到這雲紋大印,整個人都驚得汗毛立了起來,霍得一下站起身來,驚喜交加地問道,「就算你貴為家族的太上長老,也沒資格隨身攜帶這鎮壓家族底蘊的黃金元器!」

「別誤會,我可不是偷偷把此印帶出來的!」賈斯丁看著浩克驚疑不定的眼光,趕緊解釋道,「一個月前,家族的探險隊在錫林河的一個支流河底發現了一個寶藏,可惜這寶藏被一隻拉爾斯鎖魂者看守著,這隻古老的幽魂生物擁有超脫境的實力,而且極其擅長靈魂攻擊,我十幾天前就帶隊去發掘寶藏了,為了對付那隻拉爾斯鎖魂者,長老會才決定讓我帶走雲尊御神印,你忙著和藍鱗家的聯姻,才不知道這事兒,現在寶藏已經成功發掘出來,我正準備回家族交差,正好路過康斯村,聽說你在這兒,就來湊湊熱鬧,沒想到還遇到這種事兒。」

惡魔界666_惡魔界全文免費閱讀_第六百六十六章賈斯丁更新完畢! 「既然雲尊御神印在這兒,那靈魂法師絕不是你的對手了!很好,明天你就陪我一起去藍鱗家一趟,挫挫那個亞歷克斯的囂張氣焰。」浩克目光灼灼地看著賈斯丁手中的雲尊御神印,略有些激動地說道。

也難怪浩克和賈斯丁這麼自信,這雲尊御神印是嵐霧家的領主境先祖雲尊遺留下來的黃金元器,從屬性上看有『靈魂』和『氣』兩系,雲尊甚至依照此印開創了一門名叫『雲尊御神印法』的珍貴煉魂法門,修到極致能直達超脫境,有這件黃金元器庇護靈魂,賈斯丁簡直可以免疫領主境以下的所有靈魂法術,正好克制靈魂法師。

在賈斯丁和浩克眼中,就算這亞歷克斯再厲害,面對雲尊御神印也只有飲恨敗退一條路,安洛的眼中閃爍著陰毒的寒光,就想著明天該如何折辱亞歷克斯,把今天受到的侮辱都找回來。

「對了,我是不是應該拜見一下雲嵐女士,她老人家雖說是器靈,但庇佑家族數千年,於情於禮都該打個招呼才行。」浩克看著賈斯丁掌上懸浮的大印,突然好像想到什麼似得,面色微變,小聲說道。

「不用了,雲嵐女士正在全力鎮壓那隻拉爾斯鎖魂者,根本無暇分身,沒精力召見你,不過不用擔心,雖說沒有雲嵐女士配合,無法最大程度發揮此印的威勢,但我的雲尊御神印法已經練到第六層,能發揮出雲尊御神印三四成的威力,足以打敗那個靈魂法師了。」賈斯丁看出了浩克臉上的顧慮,不以為意地笑了笑,十分自通道。

黃金元器全力施為,完全可以抗衡同級的領主境高手,就算只能發揮出三四成的威力,也足以碾壓大部分超脫境惡魔,更何況靈魂方面的黃金元器,在天然階位上就剋制靈魂法師,浩克思索了一下,也是放下心,整個人都放鬆下來。

………

馬車緩緩駛入藍鱗家公館的地下車庫,護衛們紛紛各自離開,回歸公館的各個防守位置,這些護衛的回歸讓公館內外數層的防守陣紋都激活了起來,從外界能看到在公館里閃爍升騰起來的層層靈光,這代表整個守備等級都提了上去,這種森嚴的戒備,就算以蒼伊如今高級的虛空行走也別想無聲無息潛進去,也難怪蒼伊這小子要趕在浩克回來前布置。

白袍老者賈斯丁和浩克一邊談笑風生,一邊在幾位重甲護衛的簇擁下走進公館內部,在他們身後,弗利姆躺在擔架上,被兩位護衛抬了進來。

而在數百米外的別墅頂層,蒼伊也緩緩收起了從左眼迸射出的刺目精光,他眼中劃過一絲意外之色,對身旁同樣在使用秘法窺探公館的魅可兒和卡爾洛斯問道:「那個白袍老頭是誰?我從他乾枯瘦弱的身軀上察覺到了非常濃郁的血肉精氣。」

魅可兒頭頂上懸浮的紅粉天晶緩緩落下,她猛地睜開雙眼,透過紅粉天晶,她十分清楚地看到了嵐霧家公館門口發生的一切,語氣有些凝重地說道:「他叫賈斯丁,是嵐霧家三位超脫境的太上長老之一,不過其中一位太上長老已經在不久前坐化了,現在只剩下兩位了,這兩位都是完成肉身超脫的強者。」

「這個我知道,嵐霧家購買血精養心草就是準備給那位太上長老延壽,可其等不到藥劑煉出來就坐化了,嵐霧家這才準備拿這藥劑去換取娜娜過門。」蒼伊點了點頭,他也感覺到有些棘手,雖然這位賈斯丁只是完成肉身超脫,在三大超脫境界中,是對戰鬥力的直接提升最小的,肉身超脫的優點更多是體現在壽命方面,能增加惡魔三百年到八百年的壽元,再有就是拚命的時候能引法則力量灌體,但是不到生死搏殺,一般不會有人用這個秘術,畢竟消耗實在太大,甚至或損耗生命源能,虛弱期也太長。

不過事無絕對,完成肉身超脫后,一些體術職業者的實力會一下子飆升起來,綜合實力會比六星級強上兩三倍,就算不是體術方面的職業者,完成肉身超脫的施法者也能擁有更快的施法速度,能調集更多的元素力量,這是因為作為施法載體的肉身強大了。

不管怎麼樣,這都是個無法忽視的超脫境戰力,蒼伊皺了皺眉,覺得自己的計劃要稍稍變更一下。

「我也聽說過他的名號,那個賈斯丁是個很強勁的拳斗師。」卡爾洛斯的面孔遮掩在面具下看不出變化,但語氣卻明顯沉重了下來,「他的突然出現對我們很不利呀!亞歷克斯,我看你需要重新考慮一下自己的計劃。」

卡爾洛斯對自己的不信任溢於言表,蒼伊心中也有些不爽,不過他也知道,賈斯丁的突然出現讓兩個同伴對自己的計劃產生了懷疑感,這是人之常情,沒什麼好苛責的。

「放心好了,我有辦法對付那個賈斯丁!」蒼伊覺得是時候展現一番自己的力量,給同伴豎立一下自信心,同時震懾一下對自己一向很不友善的卡爾洛斯,於是這小子大手一揮,身後金光微閃,一尊近三米高的銀甲天將手持一對八角銀錘,威風凜凜地從金光中走出。

巨神傀儡的雙眸迸射出銀色的光輝,通體的肌肉疙瘩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單是體型就給人一種壓迫感,蒼伊毫不懷疑,若非這傀儡內部有反重力陣紋,這別墅三樓的地面根本支撐不住這三米高的巨人,會被瞬間壓塌。

突然出現的巨大怪人讓魅可兒和卡爾洛斯都是心中一驚,魅可兒隔著粉色的薄紗審視著自己這位同族的老弟,不知道這小子還藏著什麼秘密,有著什麼底牌,不過一想到自己和蒼伊的關係還是很不錯的,魅可兒也是心中一安,誰能想到不久前還被自己看成後輩提攜的同族小弟,現在竟擁有讓自己都要重視的強大實力,毫無疑問,魅可兒押對了寶,魅魔不由得心中暗自慶幸。

卡爾洛斯一眼就認出這詭異巨漢不是生命體,畢竟這廝明顯是被蒼伊從空間戒指里召喚出來的,而且渾身絲毫血肉精氣都沒有,眼神里沒有一絲神彩,明眼人一看就是個傀儡,出於一種強者的直覺,再加上蒼伊這麼鄭重其事地將其拿出,卡爾洛斯覺得這尊傀儡定然不凡。

「區區一隻傀儡,你想靠他對抗賈斯丁嗎?」卡爾洛斯嘴上卻是不服,冷笑道。

「什麼叫對抗!哼哼,賈斯丁那老傢伙能抗衡我的巨神傀儡已經算他老當益壯了。」蒼伊倒是頗為自信地拍了拍巨神傀儡的腰甲,他本來是不準備讓這巨神傀儡出戰的,為了結丹,這小子把積分都花在了宙龍柱上,現在可沒有資金給巨神傀儡充能,而保守估計一場激烈戰鬥后,起碼要花上幾百積分來充能,實在是用不起呀!

秀色田園:異能農女要馴夫 不過賈斯丁這個嵐霧家太上長老的出現,讓蒼伊的整個計劃遭遇了巨大變數,本來是三隻老虎去撲殺一隻狼,手到擒來的事情,可現在這隻狼身旁出現了一隻雄獅同伴,想要順利得手就顯得困難許多,、這種情況下就需要外力來破局,巨神傀儡這個肉盾的加入補全了這個犯罪小隊的職業構成,法師,劍士,肉盾,再加上魅可兒這個可遠程可近戰的敏捷類萬金油,這個小隊就有種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感覺,人數雖少但職業互補,能發揮出壹加壹等於三的複合力量。「話說得真大,這具傀儡有這麼強力嗎?能對抗超脫境的傀儡絕對是專家級數,整個大陸這種級數的傀儡種類都是有限的,我可從沒聽說過和你這具相似的。」卡爾洛斯質疑道。

「不信的話盡可一試!」蒼伊眼看卡爾洛斯一副不相信的模樣,嘿嘿一笑道,「實踐出真理,一會兒我們到村外,你和他打一架就知道了。」

「很好,我們現在就走!」卡爾洛斯冷哼一聲,旋即化為一道紅藍相間的遁光衝天而起,緊接著,一道粉紅一道六彩色的遁光一起飛起,很快消失在雲層之中。

………..

嵐霧家公館的客廳里,浩克正和賈斯丁坐在沙發上,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一個管家樣貌的惡魔早已端著白瓷盤子,一對水晶杯里各乘著半杯琥珀色粘稠液體,小心翼翼地擺在嵐霧家這兩位位高權重的領導者面前。

「賈斯丁,你可有口福了,這是三十年陳釀的龍蛇果酒,一杯就能增加身軀不少的力量,普通惡魔喝下去就變得力大無窮,能在短時間內增加兩到五成的身體力量。」浩克有求於人,再加上他和賈斯丁私交不錯,故而十分大方地把這瓶窖藏許久的龍蛇果酒給拿了出來。

賈斯丁眼前一亮,他輕笑著接過水晶杯,稍稍傾瀉杯體,把琥珀色的酒液噙在口中,眯著眼十分享受地品味著,而後一揚脖把剩餘的酒液都倒入喉嚨里,感受著喉嚨久違的辛辣感,賈斯丁突然嘆道:「完成肉身超脫后,身體各細胞抗性大增,已經很少有酒能讓我有感覺了,不過這龍蛇果酒窖藏時間太短,無法對我這個級別進行力量的增幅,怕是需要上百年的龍蛇果酒,才能起效果。」 「完成肉身超脫,壽元大增,又有數百年好活,不知有多少惡魔羨慕你呢!你這傢伙還敢來抱怨。」浩克指著賈斯丁大笑道,「上百年的龍蛇果酒我這兒可沒有,龍蛇果樹一直掌握在康斯家族手裡,輕易不對外出售,我這兒一瓶三十年的果酒也是費了老大力才買過來,你要是晚來幾天可就喝不到了。」

正在浩克和賈斯丁敘舊談話的時候,突然從一側的走廊里傳來一串急促的腳步聲,這腳步聲十分沉悶,咚咚咚的,就像大石頭砸地的響聲,只是聽這聲音,浩克就知道,這是家族培養的重甲戰士在走廊里奔跑,可重甲戰士一身甲胄極重,奔跑起來十分消耗體力,一般來說沒遇到急事不會這麼匆忙才對。

一念及此,浩克的目光就沉了下來,轉頭一看,果然看到一位衣著白色重甲的武士急急忙忙跑了過來,浩克心中升起一絲不祥的預感,霍得一下站了起來,這甲士也顧不得對浩克行禮,貼近其身小聲急道:「浩克長老,飛雲嵐霧石不見了!」

「什麼,飛雲嵐霧石不見了,這怎麼可能?」浩克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飛雲嵐霧石被他藏在密室里,這密室十分隱蔽,知道位置的除了自己和弗利姆就只剩下幾個忠心的護衛,而且在密室門口還有專門遮擋的陣紋,就算有小偷潛進來,也不應該能找到密室才對。

「怎麼回事?你把飛雲嵐霧石帶出來了?」賈斯丁也站起身來,面色凝重地問道,「飛雲嵐霧石是我族重寶,萬萬不能丟的,快說,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我剛才奉命去密室取龍蛇果酒時就感覺少些什麼,把果酒給管家送去后才猛地想起來,又回去確認了一遍,飛雲嵐霧石的確不見了!」這重甲武士的聲音透過頭盔顯得有些沉悶,但語氣卻十分著急,「而且,我在原本放置飛雲嵐霧石的地方,發現了這張紙條。」

重甲武士恭敬地遞上一張一指長,半指寬的白紙,浩克和賈斯丁接過打開一看,上面寫著十分工整的一行小字:「想要你的石頭嗎?就儘快來康斯村外的熒光燈籠樹林!記住,一個人來!」在這行小字的後方,還綴上了一行坐標,生怕浩克不知道位置。

紙條上說的熒光燈籠樹林就是不久前白銀傭兵團進行符石交易的場所,蒼伊很喜歡那兒的環境和景色,再加上足夠偏僻安靜,這小子也就選了那兒當戰場。

「會是誰做的,到底是誰能無聲無息地潛進來,找到我的密室,偷走飛雲嵐霧石。」浩克目光微眯,低聲沉吟著。

「不管是誰幹的,飛雲嵐霧石絕不能丟!正好我也在這兒,你就去赴約,我藉助雲尊御神印的力量隱藏起來,在後面跟著你,隨時準備出手。不管是誰在算計我嵐霧家,有什麼陰謀,但一定沒想到我賈斯丁會出現在這兒,到時候我們打他一個措手不及。」賈斯丁冷笑道。

「好主意,賈斯丁你是剛剛才過來的,偷走飛雲嵐霧石的傢伙肯定不知道你來了。」浩克眼前一亮,摸著自己髒兮兮的鬍鬚,平添了許多信心。

「不過賈斯丁,就憑你我還是有些勢單力薄,萬一對方人多勢眾,我們可就難辦了,不知道雲尊御神印能隱藏多少惡魔?能不能把幾個厲害的護衛也帶過去。」浩克還是不放心,問道。

「我能用雲尊御神印施展出一個方圓五米的靈魂庇護所,應該能帶不超過三位護衛,不過有膽子挑釁我嵐霧家,又讓你單獨過去,很明顯對手有把握對付你,普通的勇者境護衛怕也沒什麼用出。」賈斯丁皺眉道,「可惜,我帶去挖掘寶藏的探險小隊已經帶著寶藏回家族了。」

「無妨,我這兒有兩位五星級的重甲斗師,擅長合擊之術的高級職業者,聯手起來普通的六星惡魔都不是對手,你帶著他們兩個就夠了。「浩克拍了拍手,從身後的護衛中走出兩個雙胞胎般一模一樣的重甲護衛,倒不是說著兩個護衛長得一模一樣,而是渾身的甲胄,武器,身上的掛件都一般無二,看起來就像一個模子印出來的。

賈斯丁滿意地看著這兩位身高近兩米的魁梧惡魔,他知道這兩個五星級的重甲斗師,是嵐霧家從小培養的家將,忠誠度自然是不用多說,而且實力十分不俗,不是嵐霧家的每個長老都能配置上這種級別的護衛,浩克身為珍稀罕見的秘藥師,家族才把這一對強力的護衛配置給他,這兩個重甲斗師是十分不錯的肉盾,賈斯丁很是滿意。

……….

一個小時后,黑曜天陽淡淡的光輝灑在熒光燈籠樹林里,這些熒光燈籠樹一顆顆枝葉耷拉下來,白天是它們休憩的時候,整個森林裡聽不到蟲鳴聲,一片寂靜,蒼伊靜靜站在一棵熒光燈籠樹下,他身後的魅可兒和卡爾洛斯各自籠罩在釋放出的光華中,三個惡魔都靜靜無言,默默準備著即將到來的戰鬥,而巨神傀儡則腳底升騰起雲霧,如神仙中人般騰雲駕霧懸浮在空中,雲層遮住了他的身影,完美地隱蔽了起來。

蒼伊雖然靜靜無言,但神識早已散布在方圓數千米的範圍內,他突然睜開眼睛,手指在身前乾淨利落地劃了個圓環,六彩的光絲編織成明鏡,印照出了一臉凝重的浩克的身影。

「很好,果然來了,不過那個賈斯丁哪去了,這種情況下他怎麼可能真讓浩克一個人過來。」蒼伊的神識先是四下一掃,卻是什麼也沒發現,這種異常讓這小子心中一驚,浩克可不像這種沒腦子的人,明顯的陷阱就這麼孤零零跳下來,很可能賈斯丁悄悄跟著他。

意識到賈斯丁很可能用了隱匿的手段躲在後方,蒼伊趕緊收束神識,化為集中起來的精神力量束,以快速移動的浩克為起點,往後方地毯式掃描過去,以他如今的靈魂境界,只要認真起來全力掃描,就算是領主境也難以徹底隱匿,果然,他很快就在浩克身後百米遠處發現了一個由隱晦精神力量組成的倒鐘形空間,大概有直徑五米左右,不算太大,但隱隱能看出這空間內三個模糊的人影。

蒼伊心中一驚,以自己的神識竟然只能看到人影,就連高矮胖瘦都看不出來,這層精神力壁障的威力絕對是領主級的,不過這麼藏頭露尾,絕不應該是領主境惡魔駕臨,應該是賈斯丁藉助外力,用捲軸或者道具才造成這種效果。

「真是打得好算盤,這種高級別的隱蔽手段,就算是惡魔領主也不是都能發現的,難怪這麼有恃無恐地跟了過來。」蒼伊心中一肅,這人影有三個,看來除了賈斯丁,浩克又派了別的高手過來,不過時間如此倉促,他明顯招募不到什麼強者,很可能是用的自家護衛,不過蒼伊曾經觀察過,嵐霧家派過來的護衛每一個六星級的,最強的也不過五星而已,不足為懼。

數千米的距離轉瞬即逝,浩克的遁光按下,輕飄飄落到熒光燈籠樹林前,他掃視了一圈整個森林,熒光燈籠樹不算太高,平均僅有四五米左右,並沒有太過茂密的林冠,故而一眼能看的很遠,這種地形想埋伏大隊人馬根本不可能,浩克輕輕鬆了口氣,對方人少的話,依靠賈斯丁和兩個重甲斗師,應該能進退自如才對。

醫流高手 直到現在,浩克都不知道是誰偷走了飛雲嵐霧石,他想到了自己以前的一些對手和嵐霧家的敵對勢力,可怎麼想都沒想到靈魂法師亞歷克斯。

畢竟他怎麼也想不到,這廝仗著虛空穿梭者超卓的機動性,竟然趕在他回去之前布置下了一切,懷著一絲疑惑和謹慎,浩克小心翼翼地邁進了樹林。

……….幾乎在浩克進入樹林的同時,藍鱗家公館的二樓一間房屋裡,安洛平息著心中激動的心情從床上躍下,他摸了摸手指上那個神秘惡魔給自己的銀白色空間戒指,從中閃爍出一隻布滿雲紋的奇異巨石,看著面前充斥著令人心曠神怡氣息的飛雲嵐霧石,安洛眼中的怨毒之色更深了,此石本應該歸自己修鍊,卻被安洛那老傢伙截下給了弗利姆。

想了想,安洛躊躇了一下,最終還是決定按那個神秘惡魔吩咐的辦,飛雲嵐霧石固然很好,但以此石的貴重註定不是自己能享受的,一旦被發現可就完蛋了。

安洛咬了咬牙,把此石收入空間戒指里,他摸了摸這銀白色的空間戒指,那神秘惡魔可是說用此戒指給自己當報酬,這空間戒指內部相當於一個小房間大小,價值數千金幣,對安洛而言也是一筆不菲的橫財。

安洛從房間里施施然走出,原本看守他的護衛都離開,去三樓的療養室為受傷的弗利姆站崗,沒人去理會失勢的安洛,這小子完全被遺忘了,他裝作若無其事地在走廊里走著,忽而趁著沒人注意轉到一個衣帽間,在牆上敲敲打打一番后,走進了浩克的密室內。 惡魔界669_惡魔界全文免費閱讀_第六百六十九章伏擊來自()

浩克全身肌肉緊繃,一步一個腳印地走在森林裡,剛剛走了幾十米遠。【百度搜索會員登入】

突然,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感湧上心頭,秘藥師就像一隻被獅子盯上的羚羊,渾身的毛孔都豎了起來,浩克隨驚不亂,他先是高聲呼喝了一聲,蘊含元力的聲波震蕩數百米,這是給賈斯丁發的求救信號,而後浩克整個飛身而起,通體的鱗片瞬間變化成墨黑色,凝成液態的秘葯氣從體內噴薄出來,如粘稠的墨汁般充斥體表,其身後浮現出六隻烏黑六芒星的虛影,手中卻多了一瓶詭異的藥劑,裡面竟是一隻只懸浮在透明液體里的小蜘蛛。

幾乎在秘藥師做出這一系列動作的同時,一紅一藍兩道煊赫的劍光從森林深處飛出,如兩條猙獰蛟龍彼此盤旋在一起,無數鋒銳的劍符帶著或灼熱或冰寒的氣息撲向浩克,這劍光中蘊含了凝成實質的劍意,狠狠壓迫過去,沿途的熒光燈籠樹要麼被焚燒成焦炭,要麼被凍結成冰塊碎裂,好不凄慘。

「劍意實質化,你是哪位大劍師?」浩克驚呼一聲,趕緊捏碎了手中的藥劑瓶,頓時滿瓶子的小蜘蛛飛了出來,一隻只如吹氣球般脹得如磨盤大小,八隻細長的節肢踩在空氣上,竟如履平地般跑得飛快,一時間,足有近百隻巨型蜘蛛,組成一條蜘蛛河流,撞倒了一顆顆熒光燈籠樹,迎向卡爾洛斯的實質化劍意。

冰塊碎裂的聲音和火焰燒灼蛋白質產生的嗶啵聲此起彼伏,卡爾洛斯的劍意幾乎是碾壓式地把浩克的秘藥劑催生出的大蜘蛛給絞殺殆盡,近百隻大蜘蛛要麼成了焦炭,要麼成了冰粉,滿地都是殘骸碎渣。

浩克則趁著大蜘蛛們爭取的時間,成功飛退近十米,同時秘葯氣灌入肉身,身體素質大增之下輾轉騰挪,找了個方向就準備逃跑出去,浩克可沒有傻到和一位大劍師戰鬥,六星級的大劍師就能抗衡超脫惡魔,更何況看剛才那一劍破去自己『高級巨蛛藥劑』的威勢,應該本身就是超脫境惡魔,自己一個六星秘藥師又不是專業的戰鬥職業者,怎麼可能打得過。

「想跑,已經晚了!」一個銀鈴般的笑聲突然出現在浩克耳邊,剛要加速逃跑的浩克面色瞬間凝固了下來,他下意識地回身拍了一掌,凝結了秘葯氣的烏黑手掌足以毒死一隻五星大地之熊,可卻被一隻潔白如玉的小手輕飄飄擋了下來。

一位全身籠罩在粉色薄紗中的女子不知何時出現在浩克身後,玉白小手十分隨意地擋住秘藥師全力一掌后,手指對著浩克輕輕一點,無數粉色的能量顆粒凝聚起來,一道粉色光束瞬間從指尖飛出,無聲無息卻又以難以反應的速度穿透了浩克的肩胛骨,粉氣在傷口炸開,化成一根鎖鏈,一端死死鎖住浩克的肩膀,另一端卻被魅可兒的小手牢牢拽住。

大名鼎鼎的秘藥師此刻確如一隻老狗般被鎖鏈牽住,浩克發現此時的境況后心中狂怒,他不管不顧肩膀處傳來的刺痛,體內粘稠的秘葯氣涌了出去,和肩膀上的粉色能量飛快碰撞,彼此湮滅,不過讓他心中驚怒的是,自己足足消耗了三分之一近三百能級的秘葯氣,可僅僅是把貫穿肩膀的鎖鏈給堪堪熔斷,樂觀估計湮滅了近三十能級的粉色能量,巨大的差距讓他意識到,這個神秘女子怕是完成了元力超脫,自己和他的元力質量才差了這麼多。

「你們到底是誰,兩位超脫境惡魔來對付我,在下自問可沒得罪過你們!」辛苦擺脫了鎖鏈,浩克一邊捂住肩膀飛退,一邊厲聲喝道。

「你當然得罪過,不過今天以後,我大人有大量就不計較了。」一個囂張而熟悉的聲音突然從浩克身旁傳來。

秘藥師面色大變,扭頭就看到一個衣著黑袍的身影從扭曲的空氣中浮現出來。

「亞歷克斯,是你偷走了飛遠嵐霧石!」浩克非常大聲地吼道,三位超脫境惡魔來圍追堵截,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逃出生天,不過算算時間,賈斯丁應該已經聽到自己的求救信號即將趕來,自己這麼大聲說話其一定聽得到,就算今日遭了不測,也要讓亞歷克斯血債血償!

「沒錯,就是我,老傢伙!今天誰也救不了你!」蒼伊哈哈一笑,通體冒出刺目的六彩光絲,濃郁至極的精神力量幾乎凝成實質,額心的如一朵璀璨的六彩火花,他對浩克伸手一指,心靈之火化作猙獰的巨蛇,蜿蜒撲向浩克。

靈魂法術的速度簡直匪夷所思,浩克根本沒來得及捏碎手中突然多出的藥劑瓶,心靈之火化成的火蛇已經猛地鑽進其體內,並開始焚燒其靈魂。

不過和藍鱗老祖不同,浩克並沒有在蒼伊的心靈之火面前喪失對肉身的控制,他腰間的一枚雲紋玉佩突然爆裂開,蒼伊曾經見過的無數雲朵符文變化了出來,一枚飄渺優雅的大印出現在浩克的靈魂光球內,無數雲朵飄飄蕩蕩,鎮壓過去,一時間竟在熊熊燃燒的心靈之火面前保住了浩克的神智,於是秘藥師在蒼伊略帶詫異的目光中,如即將爆炸的鍋爐,渾身各個穴竅不停冒出六彩火焰,但速度卻絲毫不減,頭也不回地往林外飛去。

而此時,在熒光燈籠樹林外,賈斯丁也顧不得撐起靈魂庇護所,他早已顯露身軀,和兩位重甲斗師一起散發出強大的威壓,氣勢洶洶地飛向樹林。

感受到一股屬於超脫境的強大威壓出現在林外,蒼伊也不去追趕秘藥師,他知道,浩克靠玉佩激發的雲尊御神印法抵抗不了多久,跑不了多遠就會被尾隨其後的魅可兒追上,當務之急還是要先把那賈斯丁打發了。

心念一動,蒼伊手中就多了一枚金色的圓珠,正是巨神傀儡的控制金珠,此珠內部有滿滿的金色液體,代表巨神傀儡如今能量充足,心神勾連金珠,蒼伊飛速下達指令。

幾乎在指令下達的瞬間,原本隱藏在半空中的巨神傀儡雙眼猛地綻放出光芒,他如天神下凡般渾身冒出銀光從雲層里飛出,掃視了一圈就看到急速飛來的三個惡魔,手中大鎚上冒出了錘形的光影。

賈斯丁也看到了突然冒出來的奇怪惡魔,他聽到了浩克的呼救聲,見這傢伙擋路哪還會猶豫,潔白如玉的大手上猛地爆炸出一枚枚符文,整個手掌擴大了好幾圈,往前方狠狠一拍,一個近十米長的巨大雲霧手掌出現在空中,砸向巨神傀儡。

巨神傀儡飛身而起,身上鎖子甲的銀光幾乎凝成實質,如一枚炮彈般撞在巨大雲霧手掌上,而後竟硬扛著無數爆裂的雲氣破開巨掌繼續飛來,看到這一幕,賈斯丁心中就是一驚,他施展的雲霧手是自身修成『雲嵐尊體』完成肉身超脫后才能使用的術法,普通的六星惡魔一個不注意都有可能被一掌拍死,就算是同級惡魔也不敢硬抗,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有惡魔能憑藉肉身抵抗住雲霧手!

像嵐霧家這種出過惡魔領主的一等豪門,擁有能直達超脫境的秘法經典,直達靈魂超脫的『雲尊御神印法』,直達肉身超脫的『雲嵐尊體』,直達元力超脫的『飛雲漩渦』,雲尊為他的後代鋪好了路,完成這三個秘法的修鍊,就能成為第二個雲尊,可惜的是,嵐霧家數千年傳承中沒有一個惡魔能全部修到大成。

賈斯丁主修雲嵐尊體,已經修鍊到了大成境界完成肉身超脫,看到氣勢洶洶撲來的巨神傀儡,他冷哼一聲,整個人體表爆炸出一團團密集的符文,而後這些符文飛速迴流入體,他瘦小佝僂的身軀吹氣球般膨脹了起來,變成了一個足有五米多高,比巨神傀儡還大上一號的巨人,而且渾身升騰起雲霧,皮膚十分虛幻。

賈斯丁展開雲嵐尊體,化為一尊雲霧巨人,力量大增,這種秘法手段已經不遜色於普通肉身超脫施展法則力量灌體了,這就是擁有完整領主傳承的好處了。

「快去幫浩克,這裡我來對付!」變得十分巨大的賈斯丁發出了嗡嗡的聲音,他身後的兩個重甲斗師趕緊領命,加速往森林飛去,巨神傀儡也沒去阻止這兩個重甲斗師,他雙錘上的光影已經凝結了出來,一個銀色的錘影狠狠砸向賈斯丁。

控制技能——銀錘飛擲!

這光影銀錘能造成不俗的眩暈效果,可肉身超脫的惡魔各方面抗性大增,賈斯丁被銀錘砸中后只是腦袋一昏,眩暈時間不超過一秒,不過也足夠巨神傀儡搶到先手,一錘砸向賈斯丁的頭顱,另一錘則直擊其腰腹部。

賈斯丁被搶到先手后雖驚不懼,不退反進,巨大的身軀一晃,一朵朵雲氣從體內升騰出來,整個人撲向巨神傀儡,同時一手爆出刺目的白光,一手捏出印決,轟隆一聲,正好抗住了兩把銀錘。

惡魔界669_惡魔界全文免費閱讀_第六百六十九章伏擊更新完畢! 惡魔界670_惡魔界全文免費閱讀_第六百七十章好硬!來自()

一陣驚天動地的爆響在天空中炸開,一銀色一灰白兩道身影在劇烈的震蕩波后各自彈開,巨神傀儡和賈斯丁的碰撞以勢均力敵告終,巨神傀儡的兩隻銀錘失去了光澤,而賈斯丁的雲嵐尊體也布滿了裂痕,如一堵斑斑駁駁的古城牆上細碎的裂紋,感覺一碰就會稀稀疏疏掉著渣的那種。//百度搜索看最新章節//

這一次碰撞讓賈斯丁意識到,面前這個神秘的傢伙絕非血肉之軀,而是一具傀儡,認識到這一點,賈斯丁心中暗道不妙,傀儡之軀蘊含五金精英,天然就比血肉之軀強大,而且不知疲憊,就算是自己的雲嵐尊體也討不了好,不過傀儡的弱點也很明顯,那就是能量儲備,傀儡並沒有元星來吞吸元力,能量基本上要依靠外界充能,只要自己穩紮穩打,用拖延戰術打消耗戰,他有把握取得勝利。

不過,等自己把傀儡的能量消耗完了,浩克差不多也就完蛋了,而且傀儡之軀血厚防高,一心拖延自己的話,還真不好抽身去支援浩克。

一念及此,賈斯丁的目光狠厲了下來,一顆雲紋飄渺的大印出現在頭頂,雲霞從大印里灑下,落到五米多高的雲嵐尊體通體發光,上面的裂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彌合。

黃金下品——雲尊御神印!

放手愛 賈斯丁看著全身籠罩在銀光下的巨神傀儡,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心神勾連頭頂上的雲尊御神印,一股龐大的意志飛速掃過其身軀,而後便從此印上傳遞下來一股強大的力道,是充斥著雲和氣的力量,和賈斯丁同根同源,瞬間融合在一起。

獲得雲尊御神印的加持,賈斯丁的雲嵐尊體頓時從五米高一下子拔高到近十米,足有三層樓高,全身都是飄渺的霧氣和雲嵐,而這些雲氣也不是一開始的灰白色,而是十分純粹的金色,透著股高貴典雅的氣息。

在雲尊御神印的幫助下,賈斯丁完成了從**絲到高富帥的蛻變,雖然只是暫時的,但此刻他的雲嵐尊體絕對是領主境的水準,金色的虛幻雲氣組成的巨手足有一人多高,以十分恐怖的速度帶起震耳欲聾的罡風,拍在巨神傀儡的胸口,這傀儡身上的銀色鎖子甲一下子崩碎開,整個如斷了線的風箏般飛退,轟隆一聲狠狠砸在地面上。

熒光燈籠樹林里,蒼伊駭然地看著手中的金色圓珠瘋狂顫抖,裡面的金色液體幾乎在一瞬間憑空蒸發了一小半,這代表巨神傀儡受到了難以抵禦的進攻,才不得如此大量消耗能量進行防禦。

「怎麼可能,賈斯丁區區一個肉身超脫,怎麼可能讓巨神傀儡一瞬間損失五成能量?」蒼伊心中驚怒,神識趕緊往林外彌散開,很快就發現在林子邊緣,卡爾洛斯正和兩位身著重甲的戰士戰鬥,這位大劍師生怕被認出來,故而不敢使用賴以成名的冰火劍意,而是激發出普通的劍氣和劍光對敵,一身實力只發揮出一半左右,饒是如此,還是能壓著這兩個重甲斗師打,大概在百招左右就能擊敗他們。

而魅可兒已經抓住了浩克,無數粉色的能量顆粒組成薄紗,將秘藥師緊緊包裹在裡面,組成了一個粉色的大蠶蛹掛在樹上。

在森林外,一尊近十米高的金色人影如太陽墜地,充斥著無數金色的雲霧符文,從天空中落下,逼人的威勢,澎湃如巨大火爐般的血肉精氣,讓蒼伊整個人都倒吸了口氣。

他曾經遠遠以神識觀察過賈斯丁,其血肉精氣雖然充足凝練,已達肉身超脫境,但比之今日令人目眩神迷的氣象差了不止一兩倍。

「這廝磕了什麼葯,竟生猛到這種程度!?」蒼伊暗罵了一聲,其神識在弗利姆周身一掃,就看到他頭頂上懸浮的雲紋大印,這熟悉的大印讓蒼伊目光一凝。

「是雲尊御神印,嵐霧家傳承的黃金元器,怎麼會在賈斯丁手裡,這種核武器是能隨身攜帶的嗎?」蒼伊心中一驚,黃金元器的力量十分可怕,雖然勇者境惡魔無法發揮出這種高級別元器的全部力量,但像這種領主為後代留下的血脈傳承的元器還是可以用秘術激發,爆發出十分強大的力量。

錯嫁替婚總裁 「在雲尊御神印的加持下,我的肉身能短暫達到領主境,以領主之體完全可以擊敗二次超脫的惡魔,趁這段時間趕緊把浩克找到,救他出來。」賈斯丁心中很是著急,他降落到樹林里,居高臨下四下一掃,就看到蒼伊這個懸浮在半空中的黑袍惡魔,目光一凝,巨大的金雲軀體撲了上去,濃郁的血肉精氣凝成了肉眼可見的金色雲朵,隨著其拍掌的動作壓迫過去,讓蒼伊一時間都覺得四周的空氣沉重了許多。

「好強!絕不能硬拼!」蒼伊心知現在的賈斯丁力量無人能擋,就連巨神傀儡都險些被其打壞,這小子可沒傻到和他死磕。

不過賈斯丁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蒼伊的神識略一計算就知道想要以肉身移動躲避是不可能的,可賈斯丁拍來的這一掌絕對擁有五六百能級的衝擊力,依靠『遁入虛空』只有十分之一的豁免幾率,蒼伊可不想把希望寄托在這十分之一上,於是這小子在空中猛一跺腳,腳上的相位之靴一閃,帶著這小子的身軀整個往右側挪移了幾十米,避開了賈斯丁這一掌,而在他剛剛懸浮的位置下方,賈斯丁的一掌拍在地上,震蕩波四散開,竟然留下了一個十幾米長的大坑,隱約能分辨出五指的印痕,把十幾顆熒光燈籠樹都給壓成了木頭疙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