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黎寒扶額,他算是知道了,不怕羲和喝醉酒,就怕醉了遇摯友。

2020 年 11 月 18 日

兩個醉醺醺的女人湊在一起,註定是不得安生。

楊堃扶著程悅:「你好,我叫楊堃,我和她是一個大學生創業團隊的,今天聚會,她喝多了。」

楊堃知道夏羲和是程悅的好閨蜜,又開口道:「既然這麼巧,就一起送她們回去吧」

楊堃正準備背著程悅繼續走,就被葉黎寒叫住:「上車吧我知道她倆住哪兒。」

葉黎寒和楊堃一人扶著一個,將人扶到了夏羲和家門口

「羲和,羲和,醒醒,到家了,鑰匙呢?」

夏羲和迷迷糊糊的,手胡亂掏著衣服上的包包:「咦? 北京往事 兜呢?鑰匙放在兜里呢,誰把我兜弄丟了?」

葉黎寒盯著那隻在線縫上摸來摸去的手,不禁笑出了聲,喝醉了也這麼傻。

掏半天沒掏出來,葉黎寒乾脆直接伸手自己把鑰匙摸出來開了門。

家裡漆黑,一個人也沒有,葉黎寒沒顧上為什麼夏叔叔不在家,只是精準地將夏羲和扶到她的房間。

隨後又將程悅扶到她身邊躺下,這件事才算完了。

葉黎寒和楊堃像是鬆了一口氣一樣,癱坐在沙發上。

「喂兄弟,裡面那個是你女朋友啊?」楊堃先打破了寧靜,轉頭問葉黎寒。

葉黎寒點點頭:「嗯」

「那你就是葉黎寒咯?」

「嗯」

楊堃坐起來:「早就聽說你了,沒想到今天居然見著了」

楊堃突然的興奮,讓葉黎寒有些奇怪,難道自己的魅力已經大到連男人也愛上他了嗎?

面對葉黎寒有些質疑又有內涵的眼神,楊堃心中冒出一個不好的想法,他甩甩頭:「那個,你別誤會,就是你這名聲有點大,我聽得有點多而已,而且平時程悅也會提到她閨蜜的男朋友而已」

聽到這兒,葉黎寒不得不為自己的兄弟問出這句話:「你喜歡她?」

如此直白的問題,楊堃本想直接否定,可這一刻腦海中竟然出現了之前程悅無意識的那個吻,他遲疑了一秒:「沒有,我們只是普通朋友。」

他遲疑了,所以還是喜歡的嗎?陸錦庭這個木魚腦袋,居然這麼草率地就把這件事解決了,都不去哄哄程悅,被別人捷足先登了也是自作自受。

「這麼晚了,夏叔叔也沒在家,把空調開大點,在客廳湊合湊合一晚上吧。」

楊堃點頭,眼看著葉黎寒站起身,把空調開到了二十八℃。

「那個,葉黎寒,開這麼高,會不會很熱啊?」

素手為謀動京華 葉黎寒一句話潑了他的涼水:「不會,沒有被子」

楊堃忽略了這個問題,突然意識到的時候,他竟然有一種想要把空調再開高一點的衝動。

就這樣,兩個大男人蜷縮著身子,躺在了沙發上,直到第二天早上,夏羲和卧室里傳來的那聲尖叫把他們吸引過去。

這樣平靜的嗎?怎麼可能?女人這種生物,不弄出點幺蛾子,那還叫女人嗎?

兩人睡到半夜,就聽到房間里傳來奇奇怪怪的聲音,晃了晃昏昏沉沉的頭,走到房間一看,夏羲和趴在床沿上哇哇直吐。

程悅倒還挺安分,在另一邊床上睡得正香,見狀,楊堃又回到沙發上。

葉黎寒過去,拍了拍夏羲和的後背,看著她難受的樣子,心裡挺不是滋味。

片刻之後,夏羲和終於緩過來,不再吐了,葉黎寒忍著噁心,把地板打掃乾淨,回到了沙發上。

不知過了多久,房間里又傳出一聲巨響,兩人又往房間跑去。

程悅摔在地上,瑟瑟發抖。 「唉,睡覺也不老實」楊堃走過去將她抱回床上,蓋好被子。

轉頭看了一眼葉黎寒,長嘆一聲:「唉,走吧走吧,睡覺去」

剛走到門口,程悅又翻下床,楊堃重重拍了拍腦門:「唉,年底總會倒霉一下。」

確保程悅真的不會再摔下來以後,楊堃終於鬆一口氣,再看時間,已經凌晨四點多了。

也許是累的不行,他倒在沙發上沉沉睡去。

……

程悅和夏羲和坐在餐桌旁,用一種相互鄙視的眼神盯著對方:「原來你酒品這麼差?」

楊堃揉了揉黑眼圈:「你倆,半斤八兩,就不要鄙視對方了。」

夏羲和轉頭:「葉黎寒,你怎麼知道我家在這兒?又怎麼知道我房間在哪兒?」

她記得很清楚,她從來沒有帶葉黎寒回過自己家。

葉黎寒一臉無語的表情:「你腦子是笨的嗎?之前送你回來的是鬼嗎?難道你爸的門要裝飾成那個樣子嗎?」說著,他指了指被裝飾的粉粉萌萌的卧室門。

「哦,好吧」

程悅則一臉抱歉地看著頂著兩個黑眼圈,還哈欠連天的楊堃:「那個,楊堃啊謝謝你昨天送我回來,這樣吧,我請你吃飯,當做補償」

楊堃忙擺手:「客氣什麼客氣?不用補償了」

他可不敢隨隨便便和程悅出去吃飯,萬一她又喝多了怎麼辦。

程悅扯了一個大大的笑臉:「嘿嘿好的」

楊堃:「……」

這時,門突然打開。

夏正華手提著一個行李箱從外面走進來,一時沒發現屋子裡面有人。

「爸」

夏羲和叫了一聲,嚇得他手中的鑰匙都掉在地上。

「你這丫頭,什麼時候回來的啊?小悅悅也在啊,咦?還有朋友」

夏羲和湊近,接過他的行李箱:「爸,你去哪兒了啊?我生日你都不在,去哪兒浪了?」

夏正華沒搭理她,直接倒了一杯水,和葉黎寒說話。

「小葉啊,你們什麼時候來的啊?這是?」

楊堃有禮貌地自我介紹:「叔叔您好,我叫楊堃」

「哈哈哈好好好,我還以為我去玩兒了幾天,羲和一個人會無聊呢」

玩兒幾天……

「爸,你一個人去玩兒啊?」

夏正華:「不是啊,還有你程叔叔,你張叔叔啊,不過你程叔叔提前回來了」

程悅愣了愣:「我爸先回來了?那他怎麼不給我打電話?」

夏羲和:「爸,你們也真是,每次出去都不說一聲,回來也不說一聲,真當這女兒是假的啊?」

麻雀要翻身 夏正華點頭:「養你們這麼久,不得自己找點樂子?」

夏羲和閉嘴不說話,直接打開夏正華的行李箱:「我看看你帶來什麼好吃的」

行李箱一開,各式各樣的小吃映入眼帘,夏羲和抱著好幾包抬頭看著夏正華:「爸,你給我買的啊」

「給小悅悅買的」

夏羲和:「沒事兒,悅悅的就是我的,悅悅來,分了」

這時候,杵在一旁的葉黎寒和楊堃就像是花瓶一樣,尷尬的立在那兒

「叔叔,那你們繼續聊吧,我們就先回去了」

楊堃鞠了一躬,夏正華也沒有留,任葉黎寒和楊堃離開。

「解釋解釋吧」

蹲在地上分零食的兩位大小姐瞬間感覺空氣中多了一絲寒意,當他們抬頭的時候,已經不見兩個男生,對上的,則是夏正華冰冷的眸子。

「爸」

「夏伯伯」

兩人無辜的小眼神不敢看夏正華,只好低著頭。

「怎麼回事,你倆身上一股酒味,昨晚那兩個男生在家裡住了?」

夏羲和點點頭:「不過爸,你放心,啥也沒發生」

「夏伯伯,他們只是把我們送回來而已,什麼事也沒發生」

夏正華怒斥:「兩個女孩子,在外面喝酒,還帶兩個男的回家,成何體統,要萬一是壞人怎麼辦?」 夏羲和鼓起勇氣:「爸,他們是朋友,不會有事的,你放心吧」

「哼,最好是這樣,對了,小悅悅,你爸還沒回來?」

程悅點頭:「夏伯伯,你們一起去玩兒,怎麼他先回來?」

夏正華皺了皺眉,自言自語:「不對啊,怎麼小悅悅不知道這件事?」突然,腦袋一閃,夏正華心裡暗叫不好。

「小悅悅,快給你爸打電話,他可別做出什麼傻事來啊」

一聽夏正華這樣說,程悅心裡不禁揪起來:「夏伯伯,到底發生了什麼?」

「還記得之前叫你回家來的時候,被你撞見的那件事吧」

程悅想了想,上次叫她回家,她在樓下看到了周燕和一個陌生男人在樓下親親我我,無意中聽到男人說:「等你把他的財產搞到手,我們就走的遠遠的。」

說著還捏了一把周燕的豐臀。

周燕嚶嚀一聲:「討厭啦,你先躲著,要是被他們撞見就麻煩了。」

程悅躲在角落,看到那男的離開之後,正準備走出去,就被夏正華拉住。

「夏伯伯」程悅眼中含著淚花,帶著些許疑問。

夏正華嘆了一聲:「這件事你別告訴你爸,他那個傻子,這次真以為周燕是回心轉意了。 帝國掌門人 突然出現准沒好事,還帶了個男人,搞清楚再說,不過你回去一定別讓你媽進門。」

程悅點頭,這時周燕已經坐在了自家客廳里,她一進門,見周燕無辜的坐在那兒,腦海中浮現出剛才看到的那一幕,心裡忍不住,直接破口大罵,卻被程俊制止住,最終因此被趕出家門。

現在夏正華突然提到,想來一定是和那個女人有關了。

「夏伯伯,我還記得,怎麼了嘛?」

「昨天說好一起回來,結果他接了個電話,說是你找他有事,就先回來了,你不知道這件事,那麼肯定是別人打的電話。」

程悅瞪大雙眼:「周燕!」

程悅眉頭緊鎖,掏出手機撥通了程俊的電話:「喂爸,你在哪裡?」

電話那頭喧鬧聲充斥著程悅的耳朵:「我在街上呢,和你媽逛街,她說要給你買衣服」

果然是她,程悅怎麼也想不通,自家本來就只是一個剛好奔小康的家庭,根本算不上有錢,那周燕要的財產是什麼?難道就是那個房子?

「爸,快回來」

程俊在那邊,笑嘻嘻的,好像是新婚燕爾一樣:「著什麼急,我們才出門呢,晚上就回來了」

說完,電話就掛掉,程悅心中一陣無奈,她就知道,周燕一回來,自家父親就會這樣,畢竟,在對母親為數不多的記憶力,父親對她都是百依百順的。

人都說,小別勝新婚,這都十多年了,周燕突然回來,程俊不知心裡高興到什麼程度了,竟然沒有懷疑她。

「夏伯伯,有件事我得和你說」

夏正華也是看著她長大的,現在,程悅信得過的也就這一個長輩了。

「說罷」

程悅抿了抿嘴:「夏伯伯,那天,我無意中聽見那男的和周燕說,把爸爸的財產搞到手就遠走高飛,可是,你知道我家的情況……」

夏正華聽了,也是一陣唏噓,周燕這是窮到什麼地步了?居然回來找程俊要財產?

「這件事,怕是得問你爸了,畢竟周燕也是嫁到你們家幾年的,對你們家也算是知根知底」

夏正華的話驚醒了程悅:「難道她是為了老家的地?」

「老家?」夏羲和突然開口,在她的記憶中,從小就沒聽到過程悅說老家,或者回去老家這件事,突然冒出一個老家,這……

程悅點點頭:「我爸說,老家爺爺奶奶去世后,老宅和地都是由我大伯繼承,但是幾個月前,大伯去世,他無兒無女,所以所有的東西都轉到了我爸名下。」 那也正常,因為他倆在拉家常的時候,夏正華已經從程俊的嘴裡知道了他的一些情況。

程俊原本不是學師範專業的,相反,程俊大學時候其實是學會計的。他成績很好,在隔壁省知名的大學裡面,成績也算突出。

只可惜,他什麼都好,就是沒有談過戀愛,他家裡管的嚴,從小到大心裡都只有學習,上了大學之後,總是因為不夠浪,而和周圍的同學們格格不入。

也是那個時候,程俊和周燕認識了。

周燕沒有上過大學,高中畢業之後就出去打工,後來在那所大學裡面找到一個洗碗工的工作,偶爾會幫忙打飯。

年輕時候的她,還算是貌美如花,初入社會,雖然接觸的都是大學生,可她總會在他們的眼中看到鄙視,瞧不起的眼色。

這讓小小年紀的她心裡堆積出了一層又一層的不滿,嫉妒,可她也無力改變這個結果,只能忍著。

這天,程俊獨自一人去了食堂,手裡拿著一本書,黑框眼鏡架在他的鼻樑上,不是特別出色的臉龐上,也多了一抹神秘,優雅的氣息。

正好是周燕給人頂班,可能緣份就是這樣,周燕剛好給他打飯的時候,勺子掉入鍋中,濺起水花,滾燙的湯汁滴在她的手上,而旁邊的阿姨不僅僅沒有關心她,而是對她一陣訓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