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吉早在冰封之力席捲而來之時便捨棄了救生盤艙。

2020 年 11 月 18 日

數秒之後,連帶救生盤艙在內,整片海域都被冰封了!包括那三頭吞雲鯨及一大批紅了雙眼的魔獸!

「呼————」雷薩克松出一口氣,吞雲鯨總算是抱住了。

啪嗒!

重新回到海面上,莫吉臉色鐵青,腳邊冒起的寒氣一陣借著一陣,似嘲如諷。

烈的這個絕戶計可是徹底打亂了莫吉的計劃,想要從入海口去往埃爾洛,他就必須得穿過這一萬米!

「哎。」馮再次嘆氣,他搖了搖頭,衝上前去。

「這回看你怎麼跑!」美羅揮舞著繩鞭,惡狠狠的從天而降。

「斬!」

莫吉把心一橫,他知道,這場仗是避無可避了。

「啊!」

麥基趕到,他正面杠上了莫吉!

當!當!

一場混戰正式開啟!

「混蛋!」

未幾,莫吉便破口大罵起來。

這群人的戰鬥十分猥瑣,正面由麥基對抗,而美羅則選擇了用繩鞭側面揮擊,目標正是他懷中裝著小但丁的籃子!

噠噠噠!

隨著時間推移,馮和雷薩克也快趕到了,莫吉似乎面臨了一種絕境。

啪!

又是一鞭子!

為了保護小但丁,莫吉的左臂已經傷痕纍纍。

即便是借著斬域他也無法同時抗下兩名傳奇的襲殺!

哇哇!哇哇!

小但丁哭的不停,他並不知道自己的生命隨時都有可能逝去。

「哈哈!你躲啊!你再躲啊!」美羅放肆大笑,一鞭又一鞭抽著,每每看到莫吉的左臂皮開肉綻,她就有股莫名的快感。

「結束了吧!」

馮來了,他拔出了自己的大刀,四周本就因為冰封而寒冷的溫度再次下降數分。

莫吉心中警惕萬分,當他對上馮的雙眸之時,直覺告訴他,眼前這個男人比美羅和麥基都要棘手!

殺人三獄!羅生獄!

馮低喝一聲,莫吉身子如遭重擊。

「域場!」

一瞬間,莫吉吐出了兩個字。

是的,他的域場崩潰了一部分,原因是又一個域場降臨!兩者相互抵消!

嘩啦啦!

當馮的大刀落下,周圍的環境大變,黑暗成了主旋律,而一道道凄厲的呼喊彷彿讓人如臨地獄!

四星兵術!日光斬擊!

莫吉深吸一口氣,他知道最大的危機已然降臨,這一劍他挨不過去,下場便是死!

「完蛋吧!」美羅、麥基和雷薩克三人興奮道。

老大的殺人三獄也是一套自帶域場的兵術,現在已經被消耗了不少的莫吉還會是其對手嗎?

「來吧!」莫吉揮出這一劍,他已經做好了犧牲的準備,哪怕自己死,殿下也必須送出去。

拒婚神祕老公 轟!

黑色的刀與白色的劍相互交錯,海天之間彷彿也只剩下這兩種顏色!

「開始了,你可要活下去呀。」馮以微不可查的聲音喃喃道,眼神之複雜令人難以想象。

只是此時其餘三人都被這大碰撞所吸引,並未看清楚他的表情。 轟!

兩個域場的相互廝殺,一劍一刀的相互碰撞,帶起了巨大的衝擊力。

雲海海面生生凹陷下去,形成了一個完美的圓形大坑!周圍的海水高高疊起,再向著四周漫去。

噗!

莫吉胸口一震,腥甜的鮮血便從喉嚨口噴出。

他被這股巨大的衝擊力帶飛了出去,然而他死死抓著那籃子,不曾放開。

「嗯?」雷薩克皺起眉頭。

雖然從局面上來看馮完勝,但莫吉竟然借著這股力道反衝了出去!

原本一萬米的距離被瞬間縮短了一千米!

「這···」莫吉有些驚愕。

「跑!趕緊跑!保護好殿下!」

一道聲音悄然在他的心底響起,莫吉猛然轉過頭,死死盯住那水霧籠罩的碰撞中心。

在那裡站著一道人影,他對著莫吉輕輕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 重生之鑽石豪門 莫吉面露喜色,毫不猶豫的沖向入海口,雖然沒有救生盤艙,但在這堅實的冰層上狂奔,也少去了那些魔獸的襲擊。

「該死!」麥基赤裸著雙腳,飛快追了上去。

馮面露狠色,右手狠狠打在了胸口。

噗!

「老大?」

美羅和雷薩克原本還想和麥基一塊追趕上去,但瞧見如斷線風箏似飛出的馮,頓時亂了。

「咳咳!」

倒飛出去的馮被雷薩克的大章魚接住了,雷薩克對著美羅道,「你去幫麥基,我去看看老大。」

「好!」美羅也未猶豫,抓起自己的繩鞭飛到了空中。

「老大?你沒事吧?」雷薩克數息之後來到了馮的身旁。

「咳咳!沒事,不過怕是戰鬥不了了。」馮面癱似的臉上擠出一絲苦笑,眼中閃過一絲憤怒。

雷薩克不疑有他,問道,「怎麼會這樣?我明明看見老大你···」

「我懷疑他馬上就要突破史詩了。」馮低下頭,眼中閃過一絲異芒。

「什麼?不可能吧?」雷薩克心中一震,莫吉真要突破了,那他們別說攔下他,甚至有可能付出血的代價。

「儘力去追他吧,雷薩克,你也別管我了,一起去!哪怕是他的突出了重圍,也要給他添點堵!從入海口回到埃爾洛的路可沒有那麼一帆風順。」馮冷笑著。

「好的,老大,你照顧好自己。」雷薩克點點頭,便撇下馮而去了。

望著雷薩克消失,馮捂住胸口的手緩緩放下,他輕咳著,嘴角溢出了鮮血。

為了讓這群「夥伴」相信,他可是實打實的對自己打了一掌。

「別讓我失望了。」馮喃喃道,臉上的憂色未泄去,而後打開了聯絡器。

嗶嗶————嗶嗶————

「馮?是你?」

「大人,那孩子差不多保住了,剩下的只能看命了,不然我就會暴露了。」馮低聲道。

「好,這樣就夠了,如果他真的撐不過去,那就說明他並非我聖堂的救世主!」聯絡器的屏幕上,一張狂放不羈的面容淡笑著。

那是加百列!

「大人,既然我們都知道了唐克的計劃,為何不通知大天使?」馮嘆了口氣,「一想起明天會有許多同胞死去,我就···」

「馮,這是必經的過程,我們沒有辦法阻止,唐克是個野心家,但他也很謹慎,你想把消息傳遞出去太難了。我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等待!」加百列喃喃道。

「等待嗎?」馮默默合上了聯絡器,他已經等了二十年了,也不怕再多等幾年了,只希望聖堂可以回到原來的模樣。

另一邊,莫吉咬牙堅持著。他身上的傷口看著唬人,實際上全是皮外傷,並不影響他的戰鬥力。

「他是大天使的人嗎?」莫吉思考著。

馮救了他,這是毫無疑問的,但他究竟屬於哪一方卻還是待定的。

「別想走!」

拳影重重,麥基在狂追了近五千米之後終於趕上了莫吉。

「真是快牛皮糖!」莫吉身上殺意四溢,若不是懷中有小但丁,他非得停下來幹掉這野蠻的傢伙不可。

啪!

繩鞭從天而降,莫吉一個激靈,向著一旁堅硬的冰地上滾去。

卡擦!

蠻橫的力道生生打碎了冰面,美羅又一鞭子甩向了莫吉。

「斬!」

莫吉冷笑著,域場再次開啟。

「又來!」麥基受到了影響,雙腿猶如灌了鉛水似的,而來自於斬域的壓迫也讓他咬緊了牙關堅持。

「他怎麼還能用!」最後趕來的雷薩克面容一抽,又想起了馮的話語。

照理說兩個域場相互抵消,莫吉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再使用。

唯一的解釋就是莫吉的域場比馮強!在剛才的碰撞中完全沒有損壞!

而這恰恰證明莫吉擁有隨時突破史詩的實力!

「雷薩克!攔住他!」

就在雷薩克思考之時,美羅的大喊將其喚回現實。

原來,在美羅的驅趕下,莫吉選擇了雷薩克所在的右方。

雷薩克本想動手,可馮的話就像是一個魔咒一般印入他的腦里,結果他的動作慢了!

「嗯?」莫吉微微驚詫,他原本都做好和雷薩克交手的準備了,但這個傢伙似乎放過了他!難道他也是一個「夥伴」?

「你在幹什麼!雷薩克!」

麥基氣憤道。

「我···」雷薩克感覺腦子昏沉沉的,似乎是斬域壓制了他。

「好機會!」莫吉抓住這個關頭,一下子沖了出去,竟逃出了包圍圈!

「別怪我,雷薩克。」馮在遠方遙望著。

沒錯了,剛才他給雷薩克下了一個精神類的魔法! 勝利就在前方!

莫吉望著邊界線的冰層面露喜色。

烈的魔法雖然暫時凍住了海面,但在源源不斷海水的沖刷之下,冰面已經有了崩裂的預兆。

莫吉距離最後的成功只剩下最後一千米!

「阿魯巴!給我幹掉他!」美羅恨恨的望了一眼雷薩克,直接對著冰面上的大章魚道。

大章魚阿魯巴先是望了一眼自己的主人,隨後還是乖乖行動起來。

雷薩克顫抖著身子,幾乎縮成了一團,馮的精神暗示魔法已經在他的心中種下了一枚恐懼的種子。

另一邊,阿魯巴隱匿於冰層之中。

他是一隻變異的帝王章!在擁有帝王章巨型身體的基礎上還變異出一個特殊大的血脈天賦————隱水!

只要是水元素構造的物什,他都可以隱匿其中!

憑藉這一個特性,阿魯巴在雲海之中可以說已經利於不敗之地。

當初雷薩克也是憑藉著小隊的力量才抓到了阿魯巴,並精心培育至今。

也因為這樣,阿魯巴平日里也聽從小隊其他人員的命令,當然,這得在雷薩克默認的情況下進行。

「有東西!」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