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沐青青的話,那名青年連忙拉起另外一名少年的手臂,身形爆退而去。

2020 年 11 月 18 日

「想跑?」沐青青輕笑出聲,隨後身形閃動,只是一瞬,便消失在了原地。

「說吧,到底找到了什麼東西,交出來吧!」

沐青青停在一棵大樹之上,居高臨下的望著正在不斷閃掠而來的兩道身影冷聲開口。

「我們與你們聖光宗無冤無仇,為什麼專門抓住我不放?」那名青年遠遠的停在了離沐青青大約十幾丈遠的地方。

「放與不放那還不是看你自己的態度!」

沐青青雙手抱臂,斜靠在了樹梢之上,淡淡的開口道。

「你別逼我,若是惹得急了…….」話未說完,在那樹梢之上卻是陡然響起了一道破風之聲,那名青年臉色瞬間大變,幾乎沒有絲毫的停滯,身形一動,便是將他身旁的那名少年護在了身後。

而就兩人身形剛動的一剎那,只感覺身前的空氣旋即被撕裂,一襲雪白的身形周身充滿著銀色的電光之色,夾雜著無比強橫的勁風爆掠而來。

望著那道雪白的身影,青年眼瞳驟縮,而後大喝一聲,周身上下濃郁的靈氣驟然聚集到了雙手之上,對著沐青青的身影怒砸而去。

那雙拳頭之上裹挾著一抹勁風,如閃電一般,只是一瞬便是與沐青青的身影轟然對撞到了一起。

啪!

低沉的撞擊聲驟然響起,那雙拳之下的的身影竟然在那青年的眼前緩緩消散了。

「不好,殘影!」

那青年沒有想到這名白衣少女的身法如此之快,只是眨眼之間,身形便是一閃而過。而後那名青年猛然轉身,卻是發現一道白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了他的身後,而其手掌正死死的掐著少年的脖子。

見其青年轉身,沐青青微微一笑,旋即開口說道:「若是想要他活命,便把實情給我講出來,如若不然,你便等著收屍吧!」

說罷,沐青青的手掌猛然一用力,那名少年的雙眼已經泛白。

「你到底想要我怎麼樣,這件事情若是說出來,你聖光宗定然也不會放過我!」青年望著那停留在少年喉嚨處的手掌,連忙開口,甚至連那手中的動作也是放緩了許多,生怕沐青青一個用力,那名少年便是當場斃命。

「說,或許我會放過他,若是不說…….」沐青青微微的笑了笑,但語氣之中卻是透著一抹難以抗拒的威嚴。

那青年的目光不斷的在沐青青與少年的身上不斷轉換著,最後目光一沉,開口道:「我說!」

見青年已經鬆口,沐青青的手掌當下便也放緩了許多,只不過依然放在那少年的喉嚨之處,以防備那青年的突然反水。

那青年見少年已經脫離了危險,便也是鬆了一口氣,向沐青青講起了兩人的計劃。

這兩人是高級宗門水元宗的弟子,兩個人是親兄弟,年長的名叫吳憂,少年叫無慮!兩人的修為都已經達到了氣海境八品,再突破一品,便達到了氣海境的頂峰,接下來便是要為化元境的突破做準備了。

可是兩人攢了兩年多,化元丹一共才攢了二十幾萬枚,離那所需的數量還是差了許多,而這一次的秘藏開啟,吳憂求了自己的師父許久,才得來了這次機會。

只知道這秘藏中有著那枚輪迴丹,但吳憂也知道自己的本事,那寶貝自然是沒有自己的份,所以,只能從那拍賣會中動些手腳。

第一次秘藏的開啟,吳憂都聽別的師兄說過,在這黑石城中都會有一種大型的拍賣會,只要拿出的寶貝夠好,化元丹絕對不是問題,所以兩人才準備一件高仿品,想到那黑石城中的拍賣會中騙出幾十萬的化元丹。

「你就不怕他們發現么?」

沐青青的美眸之中閃過一抹詫異之色,沒想到這兩兄弟居然如此大膽。

「怕什麼,秘境再有不到二十日便要關閉,我喬裝改扮,他們就算髮現了,等我出了秘境他們去哪裡找我!」

說到這裡,吳憂的神情到是頗為得意。

「若是在二十天之內發現了怎麼辦?」

「哈哈,我準備的東西,在這二十天內,他們肯定不會使用便是!」吳憂大笑一聲。

「到底是什麼?」那吳憂越是這麼說,沐青青越是感興趣,到底是什麼東西可以讓他們能騙來幾十萬的化元丹,而且還能在短時間裡不被人發現。

對於這一點,王絡也是同樣好奇不已,這兩兄弟的本事倒也大,假的東西還敢如此肯定,這萬一在拍賣會之中被人當場發現,豈不是要血濺當場。

「我若是告訴了你,你可不可以不要抓我們去聖光宗!」

沐青青目光流轉之間,吳憂再次開口,但其中的一抹乞求之意不甚明了。

「抓與不抓完全再於你們的態度,若是說得我高興了,我便放過你們!」沐青青微微抬眸,淡淡的開口。

「好!」吳憂鐵牙一咬,沉聲喝道。

話音落下,吳憂卻是伸手向那吳慮的腰間抓來。 張北羽的確老老實實,但不代表他一點脾氣都沒有。

早上的事情,那是因為自己多管閑事,被打也就忍了;路上聽到的罵聲,那是因為自己沒有融入這所學校。而現在這個人,完全是吃飽了撐的沒事幹。

張北羽心中燃起一股怒火,他毫不示弱,瞪著眼睛與來人對視。只瞪了一眼,僅僅過去一秒鐘,他害怕了。怕的不是眼前這個凶神惡煞,也不是他身後的五六個小混混,而是站在走廊角落裡的一個人。

這人慵懶的靠在牆上,劉海遮住額頭,微微低頭,一臉陰沉,雙眼像一潭死水,緊緊盯著自己。張北羽不想承認,可他的確被這個人「看」怕了。

「你不服?」先前抓著窗戶撞向自己的人再次大聲喊了一句。

張北羽緊緊咬著牙,手臂上傳來的劇痛被他強忍下去。說是不想惹事也好,害怕也罷,他還是認慫了,微微點了點頭,用極小的聲音說了一聲服。

來人往後退了兩步,此時走廊里鴉雀無聲,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張北羽身上,他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屈辱,恨不得找個地方鑽進去。

這種屈辱比剛剛在操場上被揍了一頓還要強烈。

「你說啥?大點聲,我聽不見!」這人對張北羽的態度感到十分不滿,顯然沒有放過他的意思,依舊咄咄逼人。

張北羽緊緊握著拳頭,全身發抖,又向前看了一眼。除了眼前的人,後面還跟著五個人,他不認為自己有能力打得過這五六個人。

「好漢不吃眼前虧,嘴上說說而已。」張北羽在心裡這樣安慰自己。他呼了一口氣,大喊一聲:「服!」

這人大笑一聲,往後退了兩步,繼續道:「小籃子記住了,我是九班的李俊楓,你要是不服,可以來找我。」說完,李俊楓往後走去,臨走的時候,他似乎感到還不解氣,又狠狠罵了兩聲,好像不這樣做,就顯不出他的威風。

李俊楓趾高氣揚的向角落裡的那個人走去,兩人說了兩句,便走上樓梯。等他們的身影消失,走廊里又響起議論聲。

「你看他那副衰樣,真他嗎窩囊!」「傻狗一隻!」「還敢跟李俊楓瞪眼睛,這回有他好受的了。」

隨後,另一種言語導向響起,「我看他能堅持多久,惹了長毛,又惹了九班的人。」「聽說是個轉校生,我堵他一個星期內肯定轉走!」

學生們的小聲議論,讓張北羽覺得更加丟人,也更憤怒。可他又不得不把這怒氣硬生生的壓下去,強大的怒氣,慢慢與難過、委屈交織在一起。

只是短暫的議論,走廊里又回到應有的狀態,對剛才發生的事情似乎已經見怪不怪。周圍那麼多人,包括七班的學生,甚至沒有人上前安慰張北羽一句。

張北羽愣愣站了一會,低下頭,默默走進教室。接下去的整整一節課,他都趴在桌子上,老師也不管他。

「他們…就…就是這樣,喜歡欺負…人,你也別…別太在意。」

一個聲音突然響起,張北羽一個激靈坐起來,轉過頭看了一眼,發現原來是他的同桌。雞窩一般的頭髮,獃滯無神的目光,說起話來結結巴巴。

看著他,張北羽勉強的擠出個笑容說了聲謝謝。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一個上午很快就過去。張北羽只知道他的同桌叫小乞丐,因為其他同學都是這麼叫他,這個稱呼倒不是特意侮辱他,只是他的形象太像一個乞丐了。

小乞丐平常邋裡邋遢,不聲不響,沒有任何存在感,班裡的任何人,只要心情不好了,就拿他撒氣,心情好了,也要耍耍他尋開心。

只要小乞丐站起來,他的凳子立**被抽掉,接著就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引得哄堂大笑,有的時候他發現了,就會一臉憨笑的回頭求人家把凳子還給他。他趴在桌子上睡覺,前面的同學會捲起一本書,狠狠砸向他的頭。他認真聽講,會有人過來把他的書搶走,扔進水桶。

張北羽氣得牙根痒痒,為小乞丐抱不平,便找別人理論,誰知道人家根本不鳥他,一個又高又壯的學生跟他說,不服就來打我。看見這副嘴臉,有那麼一刻張北羽真的想揮拳上去。不過,他自己都是泥菩薩過江,哪有能力去幫別人呢。

小乞丐不斷跟張北羽說謝謝,還說不用他幫忙,他早就習慣了。

快到中午放學的時候,小七終於有了反應:什麼驚喜啊?是要送我一部iphone么,嘻嘻。張北羽一陣歡天喜地,對她說:你馬上就會知道了。

武俠之戰盡群雄 下課鈴響起,整棟教學樓似乎都在顫抖,張北羽第一個奔出教室,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了十二班教室的門口。他到的時候,老師恰巧從裡面走出來,學生們也陸陸續續的走出教室。

張北羽一臉焦急,踮著腳向教室里張望。從教室里走出來的學生紛紛對他投來疑惑的目光,這些已經被他自動過濾,現在他的眼裡只有小七。

沒過一會,他就看見自己朝思暮想的小七跟幾個女生一起走了出來。不過,現在的小七,似乎與他舊印象當中的那個人不太一樣。

曾經的清新純真彷彿已經被抹去,換成了如今的濃妝艷抹,小七的打扮十分火辣,讓張北羽不忍直視。

不管是什麼人,總會或多或少的受到環境的影響,何況是一個正值花季的少女。當然,在這個正在接受社會認知的年紀,接觸到什麼樣的環境,甚至會改變一個人的一生。

「小七!」張北羽扯著嗓子喊了一聲,小七和她身邊的女生都被嚇了一跳。

緩過神來,小七的表情十分驚訝,馬上就笑了出來,一路小跑過來,「小北,你怎麼在這?你不用上學么?」

張北羽嘿嘿的傻笑,「當然要上學,我現在不就在上學么。」小七長大了嘴巴,「你…你是說,你轉學了?」張北羽重重點頭。

接著又有幾個女生走出來,小七為她們介紹張北羽,說這是自己兒時的鄰居,兩人到了高中才分開,現在,他轉學到了盈海三高。

打過招呼,幾個女生很識趣的告別了小七,小七嘻嘻哈哈的拉著張北羽向食堂走,說中午要請他吃飯。路上,張北羽把轉學的過程給他講了一遍,他隱瞞了自己刻意來這裡找她,只是說家裡有些事情要搬到盈海。

走出教學樓的時候,小七突然問:「他們說的那個人是不是你?」張北羽沒反應過來,「啊?什麼人?」

「就是早上被長毛打的。」小七說的如此直白,張北羽感到臉上滾燙,這可不是什麼值得炫耀的事情,他低著頭嗯嗯啊啊。

小七輕哼了一聲,「他如果再找你,你告訴我,我找人去跟他說說。」張北羽一聽,扭過頭直勾勾的看著她,「你怎麼認識這些人?」

聽他語氣僵硬,小七似乎也不是很高興,「認識這些人怎麼了?我認識的人多了。」張北羽一看要生氣,馬上說沒什麼,只是不想讓她跟這些混混走的太近。見到小七,別提他有多興奮了,臉上的笑容就沒停過。

一路上,的確如小七所說,她認識的人很多,走到哪都有人打招呼。

不過,跟她打招呼的人絕大部分是男生,而且看上去就是小混混,有那麼幾個人還色眯眯的盯著小七圓鼓鼓的胸前看。張北羽當下就要發作,被小七攔了下來,說都是她的朋友。張北羽說他們在不懷好意的偷看你。小七則非常坦然,表現出無所謂,也不知是沒注意,還是不在意。

相反,女生沒有幾個跟她打招呼的,看過來眼神也不是很友好。

快到食堂的時候,張北羽突然問小七錢夠不夠用。從小到大,他的大部分零花錢都給小七用掉,小一點的時候給她買零食,大一點的時候給她些首飾、帽子這些小東西。上了高中,他還不定時給小七匯錢,所謂不定時就是湊夠一百就轉賬,由此也可看出,他有多麼在意小七,多麼想讓小七生活的好一點。

張北羽的家境很一般,他的錢都是自己一塊一塊攢下來的,能省就省,可是為小七用,從來都不眨眼。

小七沒有正面回答,支支吾吾的說最近看上了一條連衣裙,很漂亮,很合適,就是太貴了。張北羽立刻會意,笑著從口袋裡掏出了三百塊錢遞給她,「你先拿去用吧。」 寶窯 小七猶豫了一下,有些害羞的說:「這不好吧,你也沒有多少錢。」

張北羽十分大方的擺了擺手,「放心吧,我這還有,你要是不夠用了跟我說。」小七立刻笑出來,接過錢,勾著他胳膊,「小北,你對我最好了。」殊不知,張北羽一個月生活費只有四百塊,給了這三百,已經不剩多少。

到了食堂,張北羽用小七的飯卡去打了兩份飯,剛走回來,就看見兩個男生圍著小七說話。他馬上跑了過去,喊了一聲:「你們幹嘛!」

那兩個男生嚇了一跳,扭頭莫名的看著他,其中一個白了張北羽一眼,問小七:「這人是誰啊?」小七站起來笑道:「他是我老家的同學,沒事沒事。」兩個男生對著張北羽毫不避諱的打量了幾眼,悻悻的離開。

坐下之後,張北羽又追問這兩人是誰,小七隻說是同學,可他不罷休,不停的問,終於把小七問煩了。

「小北,他們是我的朋友,你沒有權利管我交朋友吧?」小七語氣明顯有些不悅。

【作者題外話】:東北話籃(音同懶)子=**。這只是為了襯托角色的語言效果,各位文明的小夥伴們要堅決抵制粗俗的髒話。 沐青青見那吳憂伸手,便是一揮手,一道能量爆涌而出,頓時衝撞到了吳憂的手掌之上。

嘭!

一道低沉的撞擊聲隨之響起,吳憂的身形倒退了幾步才緩緩止住。

「姑娘放心,吳某並沒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想要拿舍弟的乾坤袋一用。」

吳憂的一隻手掌被沐青青那一記打得紅腫不堪,而後神情略有些尷尬的開口。

因為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一掌,他已經用了靈力抵抗,但依舊被她一上記掌風打退,可見兩人的差距是如何之大。

沐青青沒有說話,只是淡淡的的點了點頭,而後吳憂這才緩步向前,一把將吳慮腰間所別的那隻乾坤袋抽出,退後了十數步方才站定。

乾坤袋到手,吳憂將袋口打開,隨後一隻方型的檀木盒子便是被他掏了出來。

「姑娘請看!」

說罷,那吳憂將那檀木盒子雙手舉過頭頂,來到了沐青青的身前站定。

沐青青一隻手抓著無慮的脖子,另一隻手接過那枚檀木盒子,而後單手打開,卻見裡面靜靜的躺著一枚褐色的泥丸,可再一望去,那泥丸又變成一隻小小的泥人,正當沐青青驚訝之時,那泥人又變成了先前的樣子。

「這是什麼東西?」

沐青青倒是第一次見這會不斷變化的泥丸,當下便是驚嘆道。

「姑娘可能分辨出真偽!」

吳憂看著沐青青手中的檀木盒子,頗為得意的開口。

沐青青剛要張口,王絡的聲音便是傳了出來:「沒想到這吳憂倒也算是一號人物,這神宮七十二變中的兩變,也被他模仿的惟妙惟肖。」

「神宮七十二變?」

沐青青下意識開口。

「沒想到姑娘你果然有些見識,沒錯,這正是神宮七十二變中的神丸變以及裂人變!」吳憂聽沐青青認出了這兩件寶貝,當下便是開心的說道。

沐青青當然不明白這神宮七十二變到底是什麼東西,只不過聽到王絡的話,下意識的重複了一下而已。

「就這東西能值幾十萬的化元丹?」 閃婚甜妻超暖萌 沐青青的一雙美目不停在那枚小小的丹丸上流轉,心中不停的低喃道。

「那是當然!這神宮七十二變可是神級的功法,若是能集齊那七十二變,便可有通天徹地之能!」王絡是這屠靈棍的器靈,而屠靈棍中大部分的記憶被封,只是這其中小小的一部分,都已經讓王絡了解到了整個萬莽大陸之上的諸多功法與寶物,這神宮七十二變,便是他目前所知道的功法之中最為高級的一種。

「神級?」

沐青青這可是第一次聽王絡說起這神級功法,沒想到竟然是這枚小小的毫不起眼的泥丸。

「沒錯,正是神級功法,看來姑娘果然見多識廣,對這神宮七十二變有所耳聞!」

吳憂見沐青青年紀輕輕,便知道神宮七十二變,倒也算是有一些本事。

沐青青輕輕的點了點頭,她當然不會承認自己對此毫不知情,而後纖長的手指微微一動,那枚檀木盒的蓋子便是被她噠的一聲扣好。

「拿回去吧,我對這東西並不敢興趣!」

沐青青對於這種假寶貝當然沒有任何興趣,而且會是一件很容易讓自己惹禍上身的假寶貝。

「那姑娘可以放了舍弟么?」

吳憂當下大喜,連忙開口,沒想到這名聖光宗的弟子竟是如此好心,發現了這神宮七十二變的仿品居然不治自己的罪。

「放了他也不是不可以,拿你手上的乾坤袋來做交換吧!」

讓沐青青意外的意,話音剛落,便有兩隻乾坤袋向自己飛掠而來,伸出手,一道帶著絲絲電光的磅礴能量將那半空之中的乾坤袋纏繞而進。

東西到手,沐青青手掌猛然向前一推,一道能量驟然打在了那吳慮的後背之上,將其推送到了吳憂的身旁。

「你們好自為知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