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事的一聽,蹭的一下子從那櫃檯後面竄了出來。

2020 年 11 月 18 日

「住手!誰他媽敢搶七寶玲瓏閣的靈石,不想活了是吧!」

末世之魔王女友 到底是七寶玲瓏閣,還是很有威懾力的,這一吼,那些個趁亂想要拾取靈石的傢伙,急急的後退,擺著手,表示自己的清白。

一群夥計,從後面沖了出來,一人提著一個大儲物袋,開始收集靈石。

而那管事,則拿著喬拉丹給的清單,急急的乘坐傳送陣去準備貨物去了。

十份呢!

單憑天雲城這一家分店,根本就備不齊這麼多材料。

什麼材料?

都是鋪設傳送陣的陣法材料!

喬拉丹也是急了,以前頂多在神龍逆鱗之內儲存一兩份陣法材料,這一次,索性,直接買上十份,省的跑來跑去的。

不多會兒,那管事便提著十個儲物袋返回了大廳。

閃人!

走出七寶玲瓏閣,喬拉丹冷冷一笑。

背後跟了好幾條尾巴。

也是。

財不外露這句話還是有道理的,這恰逢戰爭時期,什麼人都有,為了靈石鋌而走險的絕對不在少數,這些尾巴之中,甚至還有培元境的強者。

無視!

喬拉丹大搖大擺的來到了天雲城的傳送陣處。

「最近一班傳送是去往落月宗的,三個時辰后,先去一旁等著吧!」

管理傳送陣的陣法師提醒道。

三個時辰?

那也忒晚了。

喬拉丹手一揮,十一枚上品靈石掏了出來:「十枚傳送費,立刻送我去青山宗,剩下一枚歸你,有人問我去哪裡,你應該知道怎麼回答吧?」

說著,喬拉丹還把自己那傳送陣協會名譽長老的令牌亮了一下。

這陣法師也是個機靈人:「明白,明白,有人問我,我就說你去那落月宗了!」

喬拉丹大拇指一豎,這謊話扯的,有水平,那落月宗和青山宗,一南一北,隔的遠著呢,那些個尾巴,可有得追了。

閃人!

白光一閃,喬拉丹抵達了青山宗。

還是老規矩,包傳送陣。

傳送。

再傳送。

……

天黑之時,喬拉丹美滋滋的返回了皇宮。

沖!

白天跟張翠花的遊戲還沒做完呢,繼續!

卻沒成想。

寢宮外竟然站著一個老嬤嬤,竟然不讓喬拉丹這個皇帝進去。

反了天了!

雙手一伸,喬拉丹便要推門而入。

可是。

「翠花姐,你真的跟那傢伙是夫妻?」

「張大牛,哈哈,這名字好,這名字好!」

「什麼?黃巾力士?哈哈哈,不行了,笑死我了!」

這聲音,喬拉丹一聽就聽出來了,正是喬靈兒那個丑尼姑。

「尼瑪!」

有喬靈兒在,今晚是甭想跟翠花嗨皮了。

惱怒之下,喬拉丹拂袖而去。 如果人生真的有重新選擇的機會。無論是張北羽、立冬、江南甚至是鹿溪,可能都會做出與現在截然相反的選擇。

或者是,讓時間永遠停留在這,停留在這個最美好的年紀,停留在這個大家都還沒有被權力、利益、地位、勝負所吞噬的時候。

如果有可能,想必這四人願意用一切,換回曾經的…一個「情」字,或是親情,或是愛情,更是友情。

當然,這是不可能的。那時候的立冬,只希望這個世界上存在平行世界,只希望平行世界當中的自己,不要再次經歷自己所經歷的一切。

真正的痛苦從來不源自於肉體,而是心裡…

……

暴徒總是有許多缺點,但他不是個小氣的人。剛剛那一下如果沒有歐仔的話,雖不說自己一定會被砍到,但怎麼著也得溜著邊劃過去。

對於歐仔的幫助,他絲毫沒有吝嗇感謝之詞。

三個箭頭的確是發揮的非常好,而在他們的帶領下,其他人也自然受到了鼓舞。

暴徒和歐仔帶來的人,都是各自手下的精英。暴徒這邊的幾個人,立冬基本上都認識,以前見過幾次,都是好手,敢沖敢拼,扛得住事的主。

歐仔的人他就不熟悉了,裡面還有個也說港普的人,估計是他從香港一起帶過來的朋友,還有幾個人也都是生面孔,想必都是白馬人。雖然絲毫未了解過,但一看他們下手就知道:不比暴徒的人差。

四方這邊,羅晉他們幾個人彼此間非常熟悉,十分有默契,早就已經打出章法,研究出自己的套路了。就有點類似南八虎,單個拆開可能挺一般的,但是聚在一起就相當凶了,何況羅晉比南八虎任何一個單拎出來都要強。

至於賈丁,早就進入「人擋殺人佛擋殺佛」的狀態。剛交上手的時候,他本想跟著立冬,作為近身,最主要的職責之一就是保護自己的老大。不過看上立冬似乎用不著他來保護。

於是,他殺入敵陣,充當起開路先鋒。賈丁擅長的是拳頭,之前還曾特意進行過訓練,但在這種情況下,拳頭顯然不太好用,畢竟他沒有立冬的身手。正好羅晉還有一把刀,直接甩給他用。

練拳的人,天生就有一股狠勁,賈丁就是如此。雖然是自己不擅長的械鬥,但仍然沖在最前面。只有有那麼一丁點機會,他絕對會以砍刀為守,抽出空當就是一個炮拳。幾拳打出去之後,對面這些比他們大了不少的混混,竟也對他有了些許忌憚。

不得不感嘆,年輕人就是好!

這場突襲,勝負看似已定。立冬、暴徒、歐仔各自把守一個方向,底下的人已經開始清場。

頗為漫長的十分鐘已經過去。此時此刻,正是張北羽給童古撂下狠話的那一刻。

……

四方樓前,充滿了火藥味。雙方均是怒目圓睜,盯著對方,只要有那麼一點要動手的跡象,就會先發制人。

童古的人顯然氣勢更足,十二三個人已經圍了上來,不是攥著拳頭,就是一手伸進懷裡要掏傢伙。四方這邊勝在人多,除了立冬帶走的人之外,還能有近三十個人。

尤其是張北羽泰然自若的狀態,給了大家很大的信心。人們相信,自己的老大一定有十足的把握,才能有如此鎮定的狀態。

他的一句「我就怕你不敢進!」點燃了童古的怒火,而後又來了一句「那就試試吧」,顯然是發起了挑戰。

出道至今,童古雖然也輸過,但還真就沒懼怕過任何挑戰。此時面對的僅僅是個毛頭小子,豈會認慫。

「呵呵。」童古啞然失笑,「你他嗎到底是哪來的勇氣!」

張北羽聳了聳肩,看看左右說道:「我的兄弟們給我的勇氣。」

「行!那我就試試!」童古突然大吼一聲,邁開步子就往前走。張北羽擋在他面前,看不出絲毫畏懼。

剛剛那句話的確有不少挑動情緒的成分在裡面,老大的勇氣來自於這群兄弟們,別管真的假的,聽上去就給勁。而實際上,更多的勇氣還是來自於信任,對鹿溪的信任。

遇見百分百男人 鹿溪傳遞給張北羽的信息是來者不拒,換言之,如果童古不想打,那就不打,他要是想打,絕對奉陪到底。至於輸贏,張北羽根本不擔心,因為他相信鹿溪一定會有完美的解決方法。

有了這道底線,心裡也就有底了。這種情緒是能夠在無形中傳染給身邊的人,張北羽就能通過一句話、一個細微的神情,把這樣的心態傳達給每個人。

無畏二字,此刻在他身上慢慢發光。

在童古向自己走來的時候,張北羽沒有向後退哪怕半步,他突然振臂一會,麻桿立刻從後面走上來,將天縱遞過來。

張北羽接過天縱,抽刀出鞘,轉手抽出別在腰后的天收,冷眼在眼前一干人身上掃過。

這個舉動,在童古的人看來,也就是開戰的訊號。霎時間,各人從懷裡掏出傢伙,各式各樣的什麼都有,砍刀、甩棍,還有帶虎指的。

童古轉眼向張北羽手中的刀瞄了一眼,心頭不禁升起一股怒意。自己的愛將嘉佑,左手正是被那柄短刀所傷,而火王雖然是轉頭,但好歹也算是他手下的一員猛將,也是被那柄長刀刺穿小腹。

火王的命是保住了,但人基本上廢了,沒有個一年半載都下不了床,想要像以前一樣活蹦亂跳的,怎麼著也得養上個兩三年的時間。嘉佑還算好,雖然當初的傷勢十分嚴峻,整隻手都被斬斷,但送醫及時,也勉強保住了。

弱不是自己的兩個得力助手受傷,童古也不至於凡是都親力親為,想到這,他對眼前的張北羽更增添了幾分恨意。咬著牙道:「上次被你鑽了空子,這回我要讓你為嘉佑和火王的傷負責!」

上一次,的確是因為童古的輕敵才導致兩人身受重傷。如果早知道張北羽有這樣的手段,他怎麼也不會讓嘉佑和火王對付他,早就親自出馬了。

不過,就算張北羽刀上的功夫再怎麼厲害,只要能卸了他的刀,也就沒有什麼威脅了。

童古說完,加快了步伐,同時發出濃重的喘息,忽然間抬手一拳轟過來。

這個動作同樣是開戰的訊號。他身後一個混混大喊一聲:「上!!」童古的人瞬間發出一陣殺喊聲。

張北羽反握天收,右手橫天縱而立,壓低了中心,準備發起進攻。

就在兩方人馬即將碰到一起的時候,二樓突然傳來了鹿溪的聲音:「等等!」

這聲音不太大,但是「戰場」之上突然傳來一個女生,著實讓人有些意外。童古不自覺的停下了動作,抬頭看了一眼。

鹿溪微微一笑,對著他努努嘴,輕聲道:「你的手機應該馬上就會響了。」 不愧是大周國的皇宮,大!

也是運氣好,當初帝都一戰,那大周國天子怕死,未動刀兵直接投降了,也因此,皇宮的一切都保存完好,沒有一絲損壞。

尋尋覓覓,喬拉丹來到了冷宮。

可不是來找什麼被打入冷宮的妃子的。

大周國天子投降之後,妃嬪貴人之流盡數被攆出了皇宮,所以,此刻,這冷宮,真真是冷冷清清,便連太監宮女都沒幾個。

尋了一處面積最大的宮殿,喬拉丹推門而入。

布陣!

布傳送陣!

絕對是老手了。

刻刻畫畫,連半個時辰都不到,一座三級傳送陣便布置完畢。

「喚王將軍、牛將軍他們來這裡!」

心情不爽的喬拉丹,也不管這是什麼時辰,喊過貼身老太監過來,便讓他派人去傳喚諸位大將軍。

說起這貼身老太監,了不得,乃是當初大周國的重臣紀布,以敢於直諫而聞名朝野,若是在開明盛世,必將是一代名臣,可惜,卻偏偏遇上了大周天子這麼個昏君,竟聽信讒言,把這紀布給弄成了太監。

紀布倒也硬氣,以殘缺之軀,無視他人的鄙夷,愣是堅強的活了下來,看到了當初自己的預言成真,看到了大周國被滅。

因緣巧合,喬拉丹認識了這老太監,可憐其遭遇,佩服其意志,便將其留在了身邊,作為貼身太監使喚。

紀布得令,派出一群小太監,挨個將軍家裡報信。

半個時辰后。

浮生沐煙雨 諸位大將全都來到了冷宮。

很懵逼。

一般來說,外臣進宮,頂多是在前宮,這倒好,竟被徑直帶到後宮來了。

「陛下這又是準備鬧哪出?」

「不知道啊!」

「要不咱們還是別進去了吧,外臣進後宮,恐有流言對陛下不利。」

「屁!後宮娘娘就翠花姐一人,其餘皆是宮女太監,流言個屁!」

「也是,翠花姐以前沒少跟咱們一起喝酒歡慶,誰說過閑話?」

「快點兒走吧,莫要耽誤了陛下的大事。」

於是。

一群人在太監的帶領下,一路殺向了後宮。

「參見陛下!」

眾將行禮。

喬拉丹一招手:「來來來,來我身旁。」

眾大將得令,起身,走到喬拉丹身旁。

「咦?陛下,這是什麼?」

「看起來很玄妙。」

「鬼畫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