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熙象徵性的掙扎了兩下,就乖乖地窩在雲言君的懷裡。

2020 年 11 月 18 日

雲言君的胸膛很溫暖,也很寬闊,有種安全感。

洛熙沖完澡躺在床上,看著眼前沒有離開房間的男人,嘴角抽了抽。

「你怎麼還沒離開。」

「自然是要為老婆大人暖床啊。」雲言君滿臉笑容。

洛熙冷冷的盯著雲言君。

雲言君見洛熙不為所動,只好改換戰術。

「算了,這段時間你也累了,從小島坐船回來,還坐了半天的長途車,你好好休息,我就在隔壁,有事叫我。」雲言君一臉的黯然,微長的劉海遮住他的雙眼,整個人看起來頹廢了許多,就像一隻被人遺棄的小狗。

雲言君又提起那幾天的事,還做出這種姿態,這男人什麼時候這麼不要臉了!

洛熙青筋跳了跳,「行了,你留下來吧。」

「真的嗎,我還是回自己的房間吧,免得打擾到你。」雲言君將手放在了門把手上,背對著洛熙,聲音悶悶的。

洛熙眸光閃了閃,「既然這樣,你就回房間吧,我也可以好好休息。」

雲言君:!

這種情況不應該是極力挽留嗎!怎麼直接就順著他說下去了!

為什麼不按套路走!

「那,那個……」

雲言君厚著臉皮轉過身,卻見洛熙已經背對著自己躺在床上。

「洛洛,你還醒著嗎?夜裡太涼,我想了想還是留下來給你暖床,還可以隨時照顧你。」雲言君輕聲細語,卻見洛熙毫無反應,快速說道:「既然你沒有說話我就當你是答應了。」

雲言君下一刻就閃身鑽進了洛熙的被窩,輕輕攬住洛熙。

洛熙的睫毛顫了顫,然後沉沉的睡了過去。

隔天醒來的時候,雲言君已經不在身邊,但他躺過的位置還留有淡淡的餘溫,顯然是沒有離開太久。

洛熙坐起身,看了眼鬧鐘已經是早上九點了。

洛熙洗漱好走下樓才發現餐桌上擺著兩盤荷包蛋香腸,還冒著熱氣,明顯是剛做好的。

廚房裡還傳來「乒乒乓乓」的聲音,洛熙看過去,看見男人正挽著袖子在煮些什麼。

洛熙走進廚房,「你在幹什麼?」

雲言君嚇了一跳,「你走路怎麼沒聲音啊,來看看我做的早餐。」

洛熙看了眼鍋里的蔬菜,差不多已經好了,從冰箱里拿出調料,雲言君已經把菜盛好端上了桌。

「嘗嘗,我專門為你做的早餐。」雲言君期待的看著洛熙。

「嗯,還行。」洛熙給了個不錯的評價。

「你喜歡就好。」雲言君笑的更開心了。

「小意呢?」洛熙有意無意地問道。

平時小意都是和他們一起吃早餐。

「小意上學去了。」

「上學?」洛熙有些驚訝,她一直以為小意都是沒有去學校的,都是有家庭教師教授的。

「怎麼了,很驚訝?」雲言君笑道,「我不可能一直把他關在家裡,那樣他就太孤單了,讓他去上學多認識些朋友也好。」

洛熙點點頭,是她沒有考慮周全,說實話雲言君為小意考慮的真不算少,雲言君可以說是一個稱職的爸爸,但她真的是一個不合格的媽媽。

大概是太孤單了,所以小意才會一直想要一個弟弟妹妹。

「不要想太多,只要你陪在他的身邊就足夠了。」雲言君看出了洛熙在想些什麼,安撫道。

這個早晨真是平和又溫暖的早晨。 今天的陽光很好,洛熙搬了張躺椅在後院,心情愉快的曬太陽。

因為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洛熙被所有人禁止出門,畢竟這幾年她結下的仇家可不少,隨時等著除掉她,要是被這些人知道她現在身體虛弱成這樣,那還不是群起而攻之了。

「夫人。」

蕭颯是雲言君吩咐照顧她的,最近這幾天隱殺忙成了一鍋粥,齊麟齊顏他們沒一個有時間留下來的,於是雲言君就讓蕭颯留了下來。

「什麼事?」洛熙懶洋洋的說道。

「蘇少和凌少來了。」蕭颯應道。

蘇少?凌少?

洛熙不用想也知道是誰,雲言君有三個一起好兄弟,這是她一直都知道的,而且那三個也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凌少,凌若,凌氏集團的大少爺,主要做鑽石生意,與雲氏是合作關係。

蘇少,蘇徹,A市市長家的二少爺,是個流連於花叢的風流少爺。

「跟他們說雲言君不在。」洛熙隨口說道。

「夫人,他們不是來找雲少的,是來找你的。」蕭颯一臉為難。

聞言,洛熙終於睜開了眼睛,「找我的?」

「是呀嫂子,沒想到平時那麼不近女色的雲哥居然會金屋藏嬌。」在蕭颯正要開口時,被人打斷。

一個穿紅色西裝笑容妖孽的男子突然出現在後院,身後還有個藍色休閑裝笑容和煦的男人。

洛熙一眼就認出了兩人,穿紅色西裝的就是蘇徹,另一個自然就是凌若。

蘇徹笑容輕佻,從背後拿出一束紅玫瑰,「我之前還以為雲哥是個謙謙公子不近女色,沒想到居然金屋藏嬌,藏的還是嫂子這樣的絕世美人。」

洛熙淡淡瞥了眼蘇徹,雖然對方的態度很友好,但是,那雙眼睛所透露出來的不屑,洛熙還是很清晰的感覺到了。

而且蘇徹這樣一副輕佻的模樣,身為兄弟的凌若也沒有任何阻止的意思,反而以一種探究的眼神看著她。

洛熙眼眸微眯,感到厭煩,為什麼總是會遇到這樣的人!

洛熙面無表情的接過蘇徹手中,後者的眉頭機不可聞的皺了一下,隨即恢復正常。

「是么,這也沒什麼,必竟連兒子都有了。」 最佳女主角 洛熙姿態慵懶,摸了摸手中的玫瑰花。

「小意是你和雲哥生的!」蘇徹一臉的不可思議。

洛熙沒有理會他,而是將手中的玫瑰花瓣一片一片的摘下來,「還有,我不喜歡玫瑰。」

洛熙的態度相當無禮,完全不將兩人放在眼裡。

這副模樣落在兩人的眼裡,就像是一個榜上金主而傲慢無禮的愚蠢之輩,空有美貌而沒有頭腦。

蘇徹頓時一臉怒容,就連一直微笑的凌若都收起了笑容,神情淡淡。

「呵,就算你給雲哥生了小意又能怎樣,像你這種貪慕虛榮女人怎麼配得上雲哥,我警告你趕緊離開雲哥,否則——」

「蘇少!」蕭颯厲聲喝道,夫人是雲少好不容易帶回來的,要是夫人就這麼被氣走,那後果絕對是不堪設想。

蕭颯臉色難看的對蘇徹搖了搖頭。

「你!」蘇徹這下更生氣了。

一直作為旁觀者的凌若突然抓住蘇徹,對洛熙說道:「真是抱歉,今天我們真好順便來這裡看看,沒想到會這樣,我們還有事就先走了。」

「嗯。」洛熙冷傲的應了一聲。

凌若捂著蘇徹的嘴,把人給拖走了,走的時候不經意間看到了洛熙充滿戲謔的惡劣笑容。

「夫人?」蕭颯不解的看向洛熙。

洛熙冷冷一笑,看的蕭颯莫名,卻也沒有再問,雖然她不明白夫人為什麼對雲少的兄弟態度這麼惡劣,但也一定有她的道理。

洛熙吹了吹手中的玫瑰花瓣,眼中滿是嫌棄。

金屋藏嬌?

呵!

真以為她聽不出來這是在諷刺她,一個被藏起來沒有名分的女人,跟個玩物又有什麼區別?

洛熙站起身,就要往後山的方向走,蕭颯立馬跟上。

洛熙揮了揮手,「你不要再跟著了。」

「可是,夫人……」蕭颯一臉的為難。

「行了,你在這裡等我就好,不會有事的。」洛熙安撫道。

蕭颯只好乖乖的在這裡等著她。

洛熙動了動手腕,雖然還無法動武,但身體明顯已經沒有那種虛脫感了。

洛熙確定周圍沒有人,躍身就到了一顆樹上,然後又連續跳了幾顆。

洛熙動了動腳腕,沒有不適的感覺,就是體力消耗比往常還要大。

既然身體沒有太大問題了,洛熙抬起手,嘗試使用自己的異能,腦中卻傳來劇烈的刺痛。

蘇徹被凌若拉上車之後,怒氣沖沖的說道:「凌若你幹什麼!那個女人——」

「蘇徹!」凌若嚴肅的看著蘇徹,「你覺得那個女人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不過就是一個以色侍人的騷貨。」蘇徹撇嘴。

「你真這樣覺得?那樣的話,阿言的身邊就不會一個女人都沒有了。」

「呃,確實,雲哥也不是那種人。」

「你覺得像雲言君這種人會看上一般的女人?」凌若笑道。

「你的意思是,那個女人是故意的!」蘇徹瞪大了眼睛。

「不然呢,我可想不到第二種可能了,除非阿言真的眼瞎了。」

「也對。」蘇徹點點頭。

妻妙無比:冷麪BOSS甜甜妻 「而且蕭颯的態度也不對,你不覺得嗎?」蕭颯作為雲言君的心腹之一是絕對不會做任何傷害雲言君的事的,所以這位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嫂子」肯定不簡單。

「啊——,好煩。」蘇徹抓了抓頭髮。

「煩什麼,今晚我們就在拜訪一次好了。」

「啊?」

「今天晚上我們剛好都有空不是么,而且阿七今天也要回來了,不如晚上一起去。」

「好主意。」蘇徹眼睛一亮。

此時,還在飛機上的某人突然打了個噴嚏,揉了揉鼻子,「哈,肯定是他們在念叨我了,不枉我出去拍戲還惦記著給他們買禮物。」

「你在說什麼?」身旁美麗大氣的女人說道。

「敏敏,我跟你說,回去我就帶你去見見我的兄弟們,我要向世界宣告你是我段七知的女朋友。」

關敏看著身邊笑的跟二貨似的男人,嘆了口氣,她究竟是為什麼才會答應這個男人? 洛熙撥了撥長發,神情慵懶,「芊瑜,茵茵的考核什麼開始。」

「還有八天。」情報部分一直都是由她來負責的。

「叮——」

洛熙的手機突然響起,是雲言君的。

「怎麼了?」洛熙接通電話。

「洛洛,今天我要給你介紹幾個人。」雲言君語氣輕快。

洛熙想起中午的兩人,唇角微勾,「好。」

「等我回來。」

「嗯。」

洛熙掛斷電話,看向一旁的宮芊瑜,「我記得段七知在追求關敏吧。」

「是的。」

段七知是雲言君的好兄弟之一,同時也是雲氏旗下的娛樂公司中最賺錢的一位藝人,至於關敏……

宮芊瑜默默的看了眼洛熙,為那位還沒有見過面的段大影帝默哀。

「芊瑜,跟齊顏說一下,今天我要親自下廚。」

「好的。」她好像記得蘇徹那位少爺的樂趣之一就是吃……

洛熙看著電視里耀眼的兩人,嘴角揚起一抹艷麗的笑容,就像是個惡魔,身後彷彿還揮舞著巨大的蝙蝠翅膀,腦袋上頂著兩個紅色的小犄角。

「媽媽!」

洛熙抬頭看向門口,是剛放學回來的小意。

小包子歡快的撲進洛熙的懷裡。

「媽媽,我回來了。」小意揚起小腦袋,小小的臉蛋紅撲撲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