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鈺的不由的砰砰亂跳起來。不是心動,而是興奮!她是第一次看見玉姝真人展現出這樣的風采,彷彿是一直霧裡看花的美人突然在你的面前掀開了她那神秘的面紗,雖然只是一角,但是卻足以讓人口乾舌燥,心生憧憬。

2020 年 11 月 18 日

在玉姝真人的教導之下,沈鈺逐漸的懂了之前一直朦朦朧朧的事情。之前沈鈺所理解的即使是相當的簡單粗暴的。但是現在玉姝真人的教導卻是讓她怎麼樣從粗獷轉為精細,怎麼樣更好的利用借來的力量將它完美的融入到自己的劍訣裡面。

當初常大嬸教導沈鈺覆海劍訣的時候曾經說過,覆海劍訣雖然表面上看上去想通,但是實際上,不同的人用出來有不同的效果。常大嬸教導額時候自然是按照自己的方向,但是現在,沈鈺已經開始慢慢的再往自己的道路上行走,和常大嬸的方向不一樣了。

沈鈺的變化雖然面上看不太出來,但是水青青和她相熟多年,哪裡不知道她正在發生著蛻變。當下她也努力起來,開始嘗試傳承給她的那個法術了。

水青青傳承到的法術有些危險,她一個人不敢嘗試,只好拜託自己的師傅在一旁小心的看護著。

玉寧真人雖然不是雷靈根,但是他博學多識,對於各項法術了解頗深,還是很能給水青青提供一些意見的。

水青青傳承到的法術其實是一門逃生用的法術,當然,其實也是可以用在戰鬥上面,猝不及防出現在對方面前,那麼一定可以趁此機會取得一些勝利。

這門法術叫雷閃。就是要駕馭雷光,馴服雷光,讓其為我所用。雷本來就是最危險不過的,現在不但要駕馭,要馴服,還要如臂使指。玉寧真人在看到的那一刻就知道是危險的很了。即使水青青是個雷靈根的修士,但是要想練成雷閃,還是會被傷到的。

不過水青青並不害怕,相反,她的鬥志高昂的很。雷光是不遜色於風的速度,要是真的讓她練成了雷閃,那麼就算是高她一整階的也是追不上她的。不愧是逃命的法術。

妻子的寵愛 不出玉寧真人所料,水青青在練習雷閃的時候根本沒成功的進入第一閃就被劈傷了。隨後她越是想將雷踩在腳下,雷就越是桀驁不馴的想要給水青青一個「教訓」。腳上鮮血淋漓那是常有的事。不過水青青都咬牙挺住了。

在鍛煉了一個月之後,玉寧真人過來了。

「望月城到了,我們下去逛一逛看一下吧。」 望月城的名字來源於城中央的那個望月台。據說那望月台曾經是仙人在這裡降臨過,在這裡望月之後就留下瞭望月台。而說實話,要不是那望月台坐在上面能夠凝心聚氣,增強人的領悟能力,誰也不會把這個傳說放在心上。

不過在沈鈺在聽說了這個傳說之後倒是對望月台很有興趣,她想知道望月台究竟是又什麼樣的作用能夠讓人增強悟性的。

玉姝真人現在已經可以下床走動了,只是最好不要輕易的動用靈力,所以沈鈺和水青青今天的任務就是牢牢的跟在玉姝真人身邊。

現在玉姝真人看出了沈鈺的意思,警告道:「你可不要想著對望月台做什麼,別人早就嘗試過了。 悍妃難惹 並沒有什麼一樣。望月台的材質還有地底下的情況都被人看遍了,沒有任何的一樣,所以才會推到仙人的頭上的。」

沈鈺扁扁嘴,「我是那樣不懂事的人嗎?」

玉姝真人笑,不說話。

沈鈺看到她這樣的態度更加生氣了,只是對著玉姝真人的臉沈鈺根本氣不起來,只好自己悶在心裡。

玉寧真人倒是安慰了一下沈鈺,「你師父這不是擔心你嗎?以前也有人對望月台,結果差點就把整個望月台都給砸了,望月城的人那叫一個憤怒啊,所以現在對於接近望月台的人都是相當警惕的。一個不小心我們科室都會被趕出去的。」

沈鈺有些懷疑,「既然如此,那他們是怎麼檢測望月台有沒有問題的?」

玉寧真人攤手,「這個我就不知道了。」

水青青轉了轉眼珠,說:「也許那個望月台裡面有什麼東西,但是是藏在最裡面,所以沒有被人發現呢?」

「這也不是沒有可能,不過,有那個人願意頂著得罪整個望月城甚至還有其他的高手來拆掉望月台就為了證明一個可能有可能沒有的東西呢?」

水青青這才法訣自己還是想的簡單了一點。

又給自己的徒弟上了一課的玉寧真人很滿意。四個人慢悠悠的在城裡逛著。

其實也沒什麼東西好買的,四個人看了一會兒之後就直接去望月城最大的酒樓望月酒樓了。

這個望月酒樓是城主府的人開的,所以才能冠上望月兩個字。不過也是因為酒樓的菜的卻做的挺好吃的,不然不管是城主還是什麼人,望月城的居民可不會認可。

他們並沒有要包廂,而是在二樓要了一個雅座,四周用屏風還有花草等遮擋住視線。雖然這樣的擋法對修士來說完全沒用,但是還是給人一種私密安全的心理。

店小二也相當的熱情,見他們四個人,就向他們推薦了酒樓的特色套餐。

「裡面包含了兩個冷盤,三個葷菜,三個素菜,一份湯,一份甜點。還有一些特色的糕點。這是菜單,幾位可以看一下。」

沒想到還有這種操作,沈鈺和水青青來了興趣。

玉寧真人和玉姝真人什麼沒看過,對這個見怪不怪了。而且他們多年以前來過望月城,所以點菜的事情就交給沈鈺她們兩個了。

既然這樣,沈鈺和水青青就按照四個人的喜好點了一個套餐。

小二麻溜的記下,然後迅速的給他們上了茶。茶雖然不是什麼名貴的品種,但是解渴還是不錯的,而且還有一點淡淡的靈氣。

小二給他們斟完茶水之後嘴裡問道:「不知道四位可是為了三天之後的望月盛典而來的?」

沈鈺好奇,「什麼是望月盛典?」

小二驚訝,「四位客人進步是為瞭望月盛典而來的嗎?那可千萬不要錯過。」

說著,小二就講解了起來。

「說到望月盛典,那就要說一說我們望月城的望月台了。望月台的作用想必幾位都了解。而這望月盛典就是我們望月城在經歷多年才終於得到的一個規律。三天後就是望月台的效果最強的時候,也就是說,那一天在望月台上修鍊的人就算資質極差也能夠悟出點什麼來。而每到這一天,想要上台的人就特別多,特別的熱鬧。久而久之,城主府的人乾脆就把這一天定為瞭望月盛典之日。」

「四位要是不急的話,可以在這裡多留一些時日,正好也可以看一看望月盛典的景象。」

說完之後,小二也沒有在多嘴多舌的推薦,恭敬的退下了。

沈鈺感慨,「這小二可真是夠稱職的。這麼想讓我們住在望月酒樓啊。」

水青青問玉姝真人和玉寧真人,「師傅,師叔,你們說我們要留下來看一看這個望月盛典嗎?」

玉姝真人反問道:「你想留下來嗎?」

水青青愣了片刻,然後點頭道:「我想留下來看看。要是可以的話,我也想上那個望月台。」最近她的雷閃一直卡著,她想知道到底是哪裡不對。

她師傅玉寧真人是知道的,但是水青青向他求助的時候卻被拒絕了,還讓玉姝真人也不要幫助她,顯然是想讓她自己想明白,所以水青青不確定玉寧真人會不會讓她留下來。

聽到水青青的話,又看到沈鈺也在一旁點頭,玉姝真人挑了挑眉,看向玉寧真人,「師兄,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在這裡停三天吧。等小二來了讓他說一說那個望月盛典究竟是怎麼回事,那天的望月台要怎麼上去。說好了,既然你們兩個要留下來,那麼就要儘力的讓自己登上望月台,要是沒能上台……」

玉姝真人的話沒有說完,但是卻讓沈鈺和水青青都浮想聯翩,隨後兩個人的臉都白了白。

小二很快就上菜了,還是剛才的那個人。水青青在上完菜之後攔住了小二,「我們決定參加望月盛典了,不知道要等上望月台需要什麼條件?」

小二臉上的笑容更加的燦爛了,「想要登上望月台需要經過一連串的擂台賽來證明自己的實力。先是初賽,再是複賽,最後留下來的那些人才是最後能夠登上望月台的人選。」

說著,小二很機靈的說:「兩位要是選擇住在望月酒樓,以兩位的實力,進入初賽是沒有問題的,望月酒樓可以給兩位開一個證明。這樣兩位前輩就可以直接去參加複賽了。不需要和他人擠在一起。」

「哦~」沈鈺好奇的問,「你怎麼知道我們的實力不錯?」說話間她的眼睛緊緊的盯著小二,試圖給他製造壓力。

小二的額頭上已經漸漸的滲出細汗來了,但是臉上還是保持著微笑,同時嘴上還拍著馬屁。

「看兩位的渾身的氣質就知道兩位不同尋常了。再說了,我們望月酒樓也不是什麼人都推薦的,也是兩位看上去實在是獲勝的可能極高,我們酒樓也願意給兩位行一個方便嘛。」

小二的話說的很動聽,沈鈺挑了挑眉,往後一靠,算是同意了。

「既然這樣,這幾天我們就先暫時住在望月酒樓好了。」

小二聽了這話喜笑顏開,不枉他剛才說了那麼多的話。

「好好好,那四位請慢用,用餐結束之後我可以直接帶四位前去選定房間。到時候用餐的價格和房錢掛在一起便可。那我就先告退了。」

等小二走了以後水青青白了沈鈺一眼,「你嚇他幹什麼呀?」

沈鈺眨眨眼,做出一副無辜的樣子,「我就是想看看城主府開的店是什麼樣子的嘛。」

玉姝真人拿起筷子慢條斯理的夾起菜塞進嘴裡,「望月城的城主可不一般,要是沒點手段,他們能霸佔望月台這麼久?」

「我看出來了。剛才的那個小二明明怕得要死,額頭上都冒汗了還是能夠保持微笑,還能對我們拍馬屁,這樣的人,要麼就是他心理素質好,要門就是有更可怕的事情在後面追著他。而他,僅僅是一個小二!」

沈鈺說的意味深長,但是四個人當中只有水青青認真的聽了她的話。玉姝真人和玉寧真人對這個話題都不感興趣,只是夾著菜吃個不停。沈鈺一看不對,也不再解謎了,直接抓起筷子開始吃了。再不吃就要被玉姝真人和玉寧真人吃完了。

沈鈺一邊往自己的碗里扒菜,一邊還給水青青夾了幾筷子。看她那慢吞吞的樣子,肯定會沒飯吃的!

水青青有些沉默,她其實想說,他們可以再叫一些的。

吃完飯之後四個人就去看房間了。本來想一人一間的,但是最後不知怎麼的,竟然就定下了一個小院子,正好住下他們四個人。

進了院子之後沈鈺才算是回過神來,不由的感嘆道:「城主府的下人真的是會做生意啊!」

望月盛典其實很簡單,任何人都可以報名,但是能不能進入複賽甚至決賽就要看你自己的實力了。因為也有很多人把望月盛典當做是檢驗自己實力的一個途徑。

沈鈺和水青青因為望月酒樓的推薦,可以直接進入到複賽。不過她們並沒有得意,而是去初賽的場地上看了一下。

果然很盛大!

在沈鈺的視線里,這片廣場上面有百十來個來台,每一個擂台上面都有兩個人在對戰,下面也是圍著很多的觀眾。有些人在為上面的人搖旗吶喊,有些人則是單純的分析著。場面熱鬧的很。

沈鈺和水青青在各個擂台周圍轉悠著,時不時在感興趣的擂台旁邊停留一陣子。也是給自己打聽一些情報。

果然,在人群中沈鈺和水青青就聽到了關於誰最終能夠奪冠的猜想。

「肯定是蘇少爺啊。蘇少爺天資聰穎,肯定能夠奪冠。」

「呵呵,蘇少爺還不是我們楊先生的手下敗將,楊先生那是哪個最後勝利的人!」

「我呸,明明就是李小姐!」

「李小姐算什麼,是我劉小姐好嗎?」

隨後眾人就開始嘰嘰喳喳的說起了這些人的一些事迹。沈鈺在一旁默不作聲,但是卻悄悄的把這些信息都記載了心裡。

只要連勝十局就可以進入複賽,所以另一邊就是複賽的長堤。沈鈺和水青青的號碼牌還早著呢,要等到明天才會輪到他們上場。

在初賽的場地逛了一圈,記住了幾個需要注意的人物,隨後她們兩個就去複賽那裡了。

複賽的精彩程度可比初賽好多了,至少經過了初步的篩選,不會出現一個草包一樣的人物。

沈鈺和水青青一邊看台上的打鬥一邊點頭,這還有些像樣啊。

不過她們也發現了,有師傅和沒有師傅真的是挖暖不一樣。就說台上的這幾個,明明在台下的人的眼中也都是挺厲害的人選,但是沈鈺和水青青看完比賽之後卻覺得,她們輕輕鬆鬆的就能打敗他們。

這樣的感覺讓兩個人有些開心,這說明她們的實力又增強了。

大致看完了之後沈鈺和水青青對自己充滿了信心,隨後回到瞭望月酒樓。

玉姝真人和玉寧真人一直待在房間裡面沒有出去,也不知道是在幹嘛。沈鈺和水青青也沒有去打擾他們,自顧自的回了自己的房間。

就算是有必勝的把握,也要小心行事!調整好自己的狀態是對對方的尊重!

第二天,沈鈺的對戰是在上午,水青青的對戰是在下午。兩個人正好錯開。既然如此,水青青就跟著沈鈺一起去她的比賽了。

和沈鈺對戰的是一個主修金靈根的男修士。但是卻不是劍修。金靈根是最好的檢修人選,而他不是劍修那就說明他沒有這個天分。

不過男修士倒是很倨傲的樣子,看到沈鈺上台來也是微微的抬著下巴,尤其是看到沈鈺是水靈根之後,更是露出了不屑的表情,好像自己肯定會獲得勝利一樣。那副神情,真是令人討厭!

沈鈺微微眯了眯眼,水青青在下面看到了,心裡為那個男修士默哀。沈鈺生氣了,後果很嚴重啊!

果然,比賽一開始,沈鈺就以雷霆之勢出擊,直接就是重水,三疊浪,水劍!還附加著她新學到的借勢。

男修士只感覺自己好像面對著一個龐然大物一樣,這樣巨大的壓力讓他發揮失常了。手忙腳亂的躲過沈鈺的第一次攻擊之後就被重水拍在了臉上。隨後被重重的拍出了擂台!

ko!

下面的人震驚的眼睛都瞪出來了,沒想到身為奪冠熱門的男修士竟然這麼簡單就被打敗了!這不是幻覺吧!

男修士也相當的不敢置信,他忍著渾身的酸痛站起來,想要說些什麼,卻發現之前被沈鈺用重水拍中的鼻子唰的一下留下了鼻血。

原本眾人還在質疑當中,但是看到男修士這樣的表情安靜了一秒之後瞬間哄堂大笑。不僅如此,已經有手快的觀眾將他們的對戰錄了下來,包括最後的流鼻血。然後直接傳到瞭望月盛典的論壇上面。只是瞬間,下面就蓋起了很多層的樓。

男修士也發覺了不對勁,連忙擦掉鼻血狠狠的瞪了一眼沈鈺之後跑掉了。現在他要看看網上有沒有關於他的話題,有的話,趕緊撤下來!

沈鈺勝的乾脆利落。等她下台之後,水青青沖著她豎了一個大拇指。

下午的是水青青的對戰。沈鈺同樣也站在擂台下面觀戰。水青青的對手和沈鈺的不同,是個女修士。不過這個女修士看上去身材很是豐滿,風情萬種的很。台下的人看到她都情不自禁的起個哄。

女修士也不介意,身上的衣服雖然包裹的嚴嚴實實,但是卻是緊身的,將她的好身材襯托的淋漓盡致。豐胸,窄腰,翹臀。

她沖著水青青拋了一個媚眼,柔媚的說:「小妹妹,對姐姐可要手下留情哦~」

水青青面無表情,只是規規矩矩的沖著她行了個禮,等待裁判水開始。

女修士雖然看上去不安分,但是實力卻是不錯。一手火球玩的出神入化。若是碰上的是個普通的人那麼肯定能夠勝利,但是很遺憾,她遇上的是水青青,註定要在這裡折戟了。

水青青很冷靜,手裡也是一個個雷球凝聚起來和女修士的火球對撞。但是雷球總是比火球厲害,所以還是會有一部分的雷球突破阻攔來到女修士的面前。

女修士被砸的連連後退,臉上再也保持不住那輕鬆的笑容了。心裡不住的暗罵,一個雷靈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老娘的運氣也太差了吧!

水青青一步一步的將女修士逼退到擂台邊緣,她在等,等女修士自己認輸。

女修士也知道水青青的這些動作是給她一個面子,當下深深的看了水青青一眼,然後主動的跳下了擂台。

「妹妹修為高深,姐姐甘拜下風!」

水青青勝了!

這一回台下的人倒是沒有覺得怎麼奇怪。這一次的打鬥是看的很明顯的,水青青的實力比女修士高了很多,所以沒有人有什麼異議。只是有些好奇今天上午和今天下午出現的這兩個修士到底是哪裡的人。

等到沈鈺和水青青回到瞭望月酒樓,就看到玉寧真人和玉姝真人已經坐在院子里了。兩個人在悠閑的喝茶。看到沈鈺兩人進來,玉寧真人放下茶杯,笑著說:「不錯啊,勝利了。再接再厲啊!」

沈鈺也不奇怪玉寧真人是怎麼知道的,只是湊到桌子邊給自己和水青青都倒了一杯茶。

「嗯,不錯。」

玉寧真人有些心疼,「這可是上好的茶葉,你慢慢喝呀!別糟蹋了!」

沈鈺嘿嘿一笑,頗有些死皮賴臉的味道,讓玉寧真人是無奈不已。水青青也在一旁覺得好笑。

院子里的氣氛一下子就變得相當的快活了。 沈鈺之所以這樣抽科打諢的,主要還是因為她們兩個走進來之前感覺到了一股沉鬱的氣氛,也不知道兩個人之間是發生了什麼,還是外面有什麼事,氣氛這樣的不好。

為了讓他們開心起來,沈鈺也就只好暫時犧牲自己的形象了。好在很快兩個人就開心起來了。

看到這樣的情況,沈鈺和水青青對視了一眼,心照不宣。

晚上的時候,兩個人用通訊器還是聊天。主要講的就是今天的事情。她們在猜發生了什麼。

沈鈺腦洞大開,想了一大堆的事情。不如說什麼流光宗出事啦,望月城失竊啦,玉姝真人身體不好啦,玉寧真人身體不好啦,妖獸入侵啦,魔族入侵啦,或者是哪個宗門出事啦,朋友出事啦等等等等。

水青青知道今天才真正的見識到了沈鈺的腦洞,一瞬間感覺連沉重的氣氛都被破壞了。

「算了,我們還是好好修鍊吧。我們現在修為低下,就是真出事了也幫不上什麼忙啊。」

沈鈺:「也對。算了算了,不想了,早點睡吧。」

接下來的幾次比賽沈鈺和水青青都輕鬆的勝利了,最後成功的得到瞭望月台的名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