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生此刻,整個人充滿了無法拒絕的男性香氣,非常舒服。

2020 年 11 月 18 日

剛開始的掙扎抗拒,漸漸的竟然變成了慌亂。

江緋色實在抵擋不過他如此強大的力氣,鬼知道男人生氣的時候,力氣無恥無敵。

江緋色雙膝發軟,被他緊緊抵在門上,小臉透著一抹迷人的動人暈紅,可愛得讓人想狠狠啃上幾口。

沈生把她壓制在紅色的雕花門上,十指緊扣。

在沈生如此迫人的注視下,江緋色控制不住的微微顫抖。

江緋色鐵了心要拿走發現的東西,她不會放棄,反正更過分的事他們這些人都做過了,何況這區區的一小事情。

小事情,她都不會讓他們得逞!

如果一個吻就換來自由的話……

心裡跳動得好快,江緋色知道這樣的想法真的要不得的。

她狠了狠心,忽然順從的閉上眼睛。

來吧,不就是一個吻嗎。

穆夜池這麼喜歡吻她,她要拍下倆,然後發給穆夜池氣死穆夜池!

反正忍忍就過去,一下就好!能讓他們兄弟兩膈應,相互廝殺的話,那好像也不錯的樣子。

原本以為會像暴風雨的吻,並沒有在江緋色閉上眼後來臨。

隔了幾秒時間,江緋色聽到耳畔傳來沈生的戲謔笑聲。

她愕然睜開眼眸,疑惑的望著沈生。

「哎!真可惜,我還真想如了你的願狠狠吻個夠。」沈生雖然沒有吻她,可是卻把她個人包圍在自己的氣息之內動彈不了。

江緋色很乖巧的沒有在掙扎,任他環抱著。

反正他要做什麼事情,她現在都沒有拒絕的權利。

「好了,你走吧。」

放開江緋色,沈生倚在另一邊的門上淡然微笑,絕美傾城。

江緋色紅著小臉,不敢去看他的眼。

沈生嘴角淡淡微笑,他想他肯定是中了她的蠱惑了。

轉身離開剎那,江緋色抬頭瞬間,就看見沈生淺淺微笑的望著她,欲言又止。

江緋色知道,事情不會這麼簡單的,沈生今天撞見她的事……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他不說才是真有問題。

江緋色現在不想知道,也算是一種逃避吧,可她的第六感告訴自己,知道比不知道要好。

「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話對我說?」

沈生半眯雙眼,與穆夜池一樣分明英俊的側臉特別深邃,因為比較陽光美少年,特別好看,與穆夜池不一樣的好看。

也只有如此仔細打量沈生,江緋色才發現他們的輪廓特別相似。

其實撇開別的不說,沈生真的很迷人,尤其是他陽光般淺笑的時候,那叫一個傾城如斯。

看了看手中的東西,江緋色想說電視呢么,沈生先說了話。

「好吧,既然不想走,那就別走這麼急,我還有事沒告訴你呢。」

江緋色一聽,立刻撒開腳丫子走人。

「噗,真有意思,幹嘛這麼怕我說的事情。」

江緋色準備跨過樓梯角的時候,沈生乾淨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自尊心作祟,江緋色硬生生的停下腳步。

「真不知道該說你什麼好,你手裡的東西,你看都沒有看,怎麼知道是不是你需要的啊。你如果不想在承受背叛這種殘忍的懲罰,最好乖乖放回來,我不會告訴他你來過這裡。當然!你如果不相信我,那我也沒辦法。」

沈生話音一落,江緋色感覺自己的腦子,被什麼東西狠狠刺中,發出鈍痛的聲音。

江緋色覺得她又被欺騙了,該死的!

她憤怒的轉回身子。

才短短的時間,沈生剛才還倚在門邊的身子竟然消失。

尼瑪,跑得可真快!

她不過愣了不到幾秒的時間。

眼光在手中和房門做著痛苦的決定。

狠狠咬牙,江緋色返回房間。

「真是就沒半分的信任嗎?真是不乖的笨女人!」

江緋色離開后,沈生從樓角里現身,勾著嘴角若有所思的笑。

*……

江緋色回去了學校。

不知道是不是想逃避什麼,還是想找個地方安靜一會,她就來了學習設計的學校。

學校走廊上,三三兩兩的人群說說笑笑,打成一片的熱鬧。

從走廊上灑下來的陽光被旁邊綠色植物遮掩,有些稀落。

樹上葉子,有些狀態開得很好的,鬱鬱蔥蔥像把盛開的雨傘,也有些是被別的葉子積壓,營養不良般的枯黃在一邊,顯得孤單而落寞。

這大夏天的,又不是悲秋傷冬,怎麼還會有這麼孤單的葉子呢?

江緋色惆悵的看著葉子發獃。

與其說葉子,還不如說她自己來得更適合。

不想在這裡觸景傷情,江緋色轉回教室。

她坐在位置的側邊,撐著圓潤小巧的下巴,依然是控制不住的望向窗外,心底沒由來的悲傷起來。

在學校也沒有什麼心思,江緋色下午就返了回去。

她以為穆夜池會很快發現有些東西被人動過,可她估測錯了。

穆夜池依然與她溫存,兩人之間沒有任何的語言交流,只有讓她厭倦的身體交流。

可那東西,沈生說的那東西,竟然是真的。

鑰匙是假的,裡面藏著的秘密文件並不是她想要了解的母親與穆夜池父母,甚至更多牽扯事件。

裡面沒有她要的東西,而她再次偷偷還回去的時候,又驚奇的發現被她動過的文件等等那些東西是齊全的,並沒有少了她手上的那份。

也不知道誰背後幫她填補。

或許這就是穆夜池都沒有發現她動過的真相吧。

神寵醫妃:王妃要上位 沈生?

江緋色不是很肯定沈生會偷偷幫她收拾殘局。

疑惑接踵而來,她在想這日子,是不是又要變臉了?

心裡焦急,焦急得江緋色快夜不能寐。

她很想離開,想得快發了瘋。

因為穆夜池的鬆懈,她總算是有時間默默安排了一些事情。

接下來她要做的,就是找證據,然後逃得遠遠的。

思緒間,一個人影走進來,暗光籠罩著她。

一回頭,江緋色便看見有個女人正坐在顏浮生的位置上,好整似瑕的望著她。

「你知道沈生去了哪裡嗎?」女人現在的臉色和口氣,似乎不太友善。

江緋色微微皺眉,沒有應答。

總裁爹地:媽咪要出軌 「你知道沈生去哪裡了嗎。」女人看著江緋色,又問了一遍。

難道是因為她跟沈生走得比較近?她也同那些女生一樣羨慕嫉妒恨?

江緋色靜觀其變,在想這個女人看起來如此冷清高傲,應該沒這麼俗吧,雖然她承認這種套路好像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

「能告訴我沈生在哪裡嗎?」不厭其煩的問。

事不過三,江緋色知道。

「你來問我沈生的下落?你應該知道他經常神出鬼沒,誰能了得他的去向呢?」

江緋色的友好和答案似乎讓女人更不友善,看她擰緊的秀眉就知道了。

「如果連你也不知道的話,那估計沒人能知道他去哪裡了。」

這話,讓江緋色很想失聲發笑。

話說得也太抬舉她了吧。

她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跟沈生的關係,親密得讓他們這麼認為。

秀眉淺揚,江緋色不著痕迹的笑:「你太抬舉我了,我跟他的關係,沒有你們想象中好到如膠似漆的程度。」

女人愣了愣,冰著臉站起身,表情如江緋色看到的那樣冷清孤傲。

離去之時,她仍給了江緋色一個難題。

「他失蹤了,我希望你能幫找找他到底去了哪裡。我們懷疑他出事了。」

看著女人離開的背影,江緋色揪著秀眉。

沈生失蹤?出事?關她什麼事了。

不去警察局報警來找她?這又是什麼邏輯?

她真的不懂,所以她拒絕陪他們玩。

她還巴不得真失蹤了呢。

又或者,這只是他們開的玩笑,來戲弄她。

他們這些人,什麼伎倆都玩轉得心應手,她才不會相信她的話,沈生這麼神出鬼沒的人,失蹤難道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難不成還有人敢動他不成?

因為了解,所以江緋色並不相信女人的話。

下課的時候,江緋色也沒有像同學們那樣著急的出學校或者回家,逛街。

她不想回去,一個人去天台或者花園小歇也比回去別墅里好。

拐過學校草地,江緋色爬上樓梯,享受著累與難得安靜時光。

沒走到天台,她就能感受到夏天的風從樓梯口灌入,隱約的,有對話聲?

江緋色一愣,感緊剎住身子。

她站在樓梯口,背對著牆壁悄悄探出頭。

天台不遠處,江緋色看到兩個身影。

她眨眨眼,確定是不認識的人。

覺得自己不小心撞見了這不該撞見的一幕,為了害怕引起誤會和尷尬,江緋色決定返回去。

「他到底是出事了,還是故意躲起來的?」

夏風中,女人的聲音聽起來像擔憂又像幸災樂禍。

艦載特重兵 「你覺得會是故意躲起來,玩躲貓貓?你又不是不認識沈生是什麼人,估計是出了事。」

退了幾步的江緋色被沈生的名字吸引,斟酌在三,她決定聽聽怎麼回事,也想知道這些人為什麼提到沈生。

「出事?沈生會出事八成是他心裡有問題,乖乖就範才出的事,不然放眼這個城市,有穆夜池暗中幫著,誰敢動他半根毫毛。你該不會是鬼迷心竅的矇混了腦子,才覺得沈生出事吧?」

男人諷刺的話隱含著怒氣。

「都這個時候,你還帶你那點私人恩怨?人家的確比你優秀。」

「你剛才不是去問了江緋色嗎,沒有問出來什麼消息?」

女人冷笑,「她能知道什麼?不過是個工具,問她是因為沈生信任她,不然我才懶得跟這樣的女人說話,我怕髒了我的眼。」

暗中偷聽的江緋色:「……」

「你什麼眼神?不是因為真的擔心沈生會玩丟小命,我才不去問她,也不用碰了一鼻子的灰了,想想就讓我窩火,她江緋色算哪根蔥?裝什麼清高了不起?就一個不要臉的女人,不知道沈生到底為什麼信任她。」

江緋色:「……」

想她何時這麼對過一個原來躺槍就是這樣的感覺。

「當然有人能動他,你難道忘記了那個人?」與女人的衝動浮躁相反,男人此時展現的是與他以往不一樣的冰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