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雪初沒等到法明的話,轉身看了看法明。

2020 年 11 月 18 日

法明把自己的手抬了起來,擋在林雪初眼前。

「有人可以接受有人接受不了。」法明道。

林雪初閉上了眼睛。

「不是累了?好生休息吧。」

法明的話簡直有魔力,林雪初在聽完之後便沉沉的睡了過去,連她自己也沒有意識到,她是有多享受這個瞬間。

迷迷糊糊中,林雪初轉了個身便把一條腿搭在了法明的腰上。

「謝謝道長。」林雪初說。

法明放在半空中本想拉開自己與林雪初距離的手,就這麼慢慢的放了下去。

「走吧。」在兩個人終於從那片田野中起來的時候法明開口。

不知道為什麼,法明在起來的時候想到的是林雪初送自己的這片星空。

在星空亮了的時候,法明在看見的時候,有些事情好像冥冥中發生了什麼改變。

但是前路依然是孤獨的。

「道長,國都快到了嗎?」林雪初問。

其實這個時候的林雪初覺得她自己才是那個最嚮往國都的人。

經過以前的關山月以及現在的法明,林雪初就在他們的影響下對國都有著莫名的嚮往。

每個地方都是一樣呢的,在林雪初的心裡。

不過國都經過潤色以後,有些地方就不一樣了。

法明每次都會給林雪初留一個背影,但是咋背影之外,是法明刻意放緩的腳步。

有時候林雪初會故意停下來等著法明轉

身問她事情。

但是法明只是淡淡的站在原地,淡淡的開口道:「就快到了。」

「道長以為我在期待國都嗎?」林雪初問。

法明道:「你在期待什麼?」

林雪初:「我覺得這一路的風景甚好,道長不如就這樣陪著我走吧。」

「我現在亦在陪你。」法明道。

林雪初搖了搖頭:「我好不容易等到這一刻的。」

「為什麼好不容易?」看著林雪初跟上了自己后法明問。

林雪初:「如果我說,我們兩個總是在離別,然後又相遇,你會怎麼回答我。」

法明道:「離別有離別的理由,再次相遇有再次相遇的理由,總的來說都是心的取捨。」

「可是。」林雪初看著前面。

前路被花鋪滿,印在眼睛里有種別樣的美。

這種別樣好像從這個時空中虛浮了上去,然後在告訴著林雪初它真正想表達的意思。

「心本來是我自己的東西,有時候卻不如天來的可靠。」

說完,林雪初笑了笑搖頭:「我為什麼會給道長說這些。」

法明:「想說什麼就說吧。」

「我很感謝道長可以帶著我走。」

聽見林雪初的話后,法明想到的是林雪初在出山時候的樣子。

法明搖頭:「我沒有想過你會跟著我。」

「我之前就說了,道長救我於水火中,我便會一直跟著道長的。」

「神仙便會長生。」法明道。

林雪初:「所以,在道長看來,我的追求就是長生嗎?」

法明:「你可以去追求長生。」

說完,法明便看見林雪初笑了一下,「我的願望就是現在這樣,一直跟在你後面。」

每次林雪初提起這件事情的時候法明不知道應該怎麼回。

在法明看來,以林雪初的靈氣,自然可以完成很多事情。

林雪初:「走了這麼久,道長我們又該休息了吧!」

法明道:「沒有多久。」

「我覺得我的腿好疼啊!」林雪初道。

然後,林雪初便看著法明的心再次軟了下來,等自己坐下以後,法明也坐在了旁邊。

「那便休息一下吧。」法明道。

林雪初一直笑著,「我知道道長現在肯定很怨我……」

「為什麼怨你?」法明問。

林雪初:「我一路上都不好好走,還一直叫道長坐下。」

對於這種輕微的撒潑打滾,林雪初覺得現在的她已經手到擒來了。

再加上看著法明在聽見自己說這些話的時候的神情,林雪初就覺得自己找到了別樣的樂趣。

法明以前肯定沒有遇見過像自己這樣的人。林雪初想。

但是顛覆法明一直以來期望的,林雪初覺得確實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在上個位面

林雪初就已經發現了關於顧靖卓的一些事情,只是自己並沒有去仔細領悟。

現在一想,林雪初簡直要給這樣的法明故障了。

在顛沛流離的日子裡遇見法明這樣的人,確實是很美好的。

篝火已經被法明點燃了,林雪初把手伸了出去,放在火上烤了烤。

法明的臉在火光里若隱若現。

林雪初不經意間看出神了。

就是這樣一張臉,給自己留下了不可磨滅的記憶。

不管在什麼時候,林雪初回想起來的法明總是這樣寂靜的。

不僅僅是跟法明一直看著星空的時候,還有在各個角落裡自己跟他的相處。

好像在整合過後,林雪初覺得自己更加想要靠近法明。

「道長,你想過你的以後嗎?」林雪初開口。

法明看林雪初一眼后道:「以後,就是下一個現在。」

「道長的話總是這麼讓人難以忘懷。」林雪初道。

法明:「忘懷不了的是什麼?」

林雪初站了起來,因為她想要用眼睛看著法明,對法明說出這句話。

「忘懷不了的是現在,以前的現在。」

法明聽后終於笑了:「我知道了。」

林雪初重新坐回去的時候沒有看見背後的樹枝,於是,很榮幸的就被樹枝把衣裳劃破。

法明輕輕皺了皺眉:「你別動。」

但是在下一刻,林雪初還是被樹枝劃破了背。

「不是很嚴重。」林雪初道。

只是如果自己受傷的話,很容易就會變為原型。

林雪初僅僅這麼一想,還沒等法明走過來的時候便化成了原型。

法明成功走到林雪初身邊的時候,林雪初覺得自己正很可憐的躺在石頭上。

「你……」

不知道應該給林雪初說什麼了。

林雪初閉上眼睛,把自己裝作很虛弱的樣子。

不管是原型還是現在,林雪初覺得自己確實是在法明面前裝的了一手好虛弱。

無論在什麼時候,只要林雪初使出自己的某種技能,法明就會直接心軟。

這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成了林雪初自己的樂趣了。

(本章完) 林雪初還在原地等著法明過來。

但是,法明只是靜靜地站在那裡看著林雪初。

林雪初在最後,感覺自己都要被法明看出一朵花的時候終於坐了起來。

法明:「你變成人吧。」

林雪初搖了搖尾巴。

其實在最近的一些日子裡,林雪初覺得搖尾巴這件事很能搏法明的好感。

即使對著主人搖尾巴是小狗才會做的事情。

但是狐狸什麼的,偶爾用一兩次還是沒事的。

法明看著眼前的狐狸在搖尾巴。

這隻狐狸在這些日子裡好像長大了不少,但由於她一直以人的形態跟自己的交流,所以法明其實不知道狐狸到底長大了沒有。

一人一狐就這麼對視了好久之後法明轉身。

狐狸瞬間愣住了。

法明坐回到自己的石頭上:「休息吧。」

林雪初聽見法明的這話后不樂意了,直接飛了起來,下一秒,便落到了法明的懷裡。

「之前我跟你說過的,如此接觸不合適。」法明道。

林雪初沒說話,而是像以往一樣靜靜地窩在法明的懷裡。

不過好像沒喲以前那麼的肆意了。

想到這一點,林雪初為了印證自己,便把頭直接埋進了法明懷裡。

還是沒有以前那樣來的舒服。

林雪初懷疑自己是不是長大了。

太久沒有變成原型了。

法明:「睡吧。」

聽法明說完,林雪初便感覺到自己回到了那塊冰冷的石頭上。

下一秒,林雪初再次回到了法明的懷抱里。

循環往複,最終只能是法明嘆氣:「你這樣,會依賴我的。」

法明並沒有想過跟這隻有仙氣的狐狸相處多久。

林雪初心道:「依賴就依賴,這就是我的最終目的。」

於是,林雪初便更加安心的靠在法明的懷裡,一動不動的享受著法明的溫暖。

法明輕輕摸了摸狐狸的背,然後道:「但是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

林雪初動了動耳朵。

法明沒再說話。

林雪初一直在法明開口,於是沒有真的睡過去。

最終,林雪初只等來了法明的一句:「你休息吧。」

今天這一路上的休息已經夠多了,只是林雪初突然想到自己好像很久都沒有被法明抱過了,於是便想著法明可以好好的抱著她。

不過聽了法明的欲言又止后,林雪初覺得自己的胃口直接被吊了起來。

在這個時候,林雪初平時的一些念頭終於忍不住了,想等著法明都說出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