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局的回應來得很快,巨蟲發言人嚴正地說:「不是我們!降維打擊?你們太瞧得起我們了……工程局並不具備這樣的技術,阿奇利世界也不具備,這種設想完全違反了銀河系已知世界的物理法則。」

2020 年 11 月 18 日

那為什麼火星會突然爆了呢?發言人則說:「也許它就是突然自爆了,開發局的勘測資料顯示,火星核的活動很不穩定,突然自爆聽上去很奇怪,但這最可能是真相。」

最後發言人更表示,從法律上熒火人並不擁有火星,他們不會拿到一毛錢的拆遷補償。

這樣的回應,熒火人怎麼能接受!

突然自爆?不管你們信不信,熒火人反正是不信了。

但現在擺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難題,要鬧大嗎?比如抗拆軍不回母星而是去塔安星,或者眾神星,堵在工程局門口,拉起橫幅不肯走。然而這樣子……實在是有失身份啊!

宛渠人會那樣做,地球人也會那樣做,但是熒火人,做不出來。

保衛母星要補償款說得過去,而這事難說。

「熒火人還要繼續在內域混的啊。」「還要面子的啊。」大臣們一個個苦勸火嘎啦嘎啦。

那難道就要咽下這一口氣嗎?!

在過去那些日子,每到這種時候,熒火人都會看上一段地球人的愚昧影像,大笑一通,再慶幸驕傲自己是內域文明,這口氣也就咽得下去了。然而現在,地球人似乎混得挺好。

「事情不能就這麼算了,不能……」火嘎啦嘎啦連連說著。

大臣們則連連說著是的是的,但通常,事情就是這麼算了,或者說,不了了之。

「我發誓,絕對沒有讓任何飛船偷溜過去,絕對沒有!」在遠程會議中,火咯火咯咕仍然堅持著這個說法,「地球人或許真有關係,因為……」

「我看你就是瘋了!」火嘎啦嘎啦怒斥,「你這個石灰桶,最不可能有關係的就是地球人了!」

全體大臣都同意,中臣、小臣、微臣也都同意,不要再提地球人了,聽到就火大。

在熒火人震驚、憤怒、委屈、無處發泄的同時,地球人還是那樣,大部分人過著沒電沒自來水的樸素生活,少數人在城市刷網路和抗議,一些人發現夜空中再也找不到火星。

這天,毫無預告的,聯盟飛船在全球範圍到處廣播,林球長馬上要發表球長講話。打從「最後一次球長講話」以來,林放幾人像是死了,沒有露臉十來天了。

現在終於敢出來了嗎,城市街頭上更加人潮湧動,鄉村各處的人們都停下了活。

十座新城的孩子們,也全都抬頭望天。

「林放下台,滾蛋!」

「我們沒有同意拆遷,你代表不了我們!」

「不要躲在星港了,有種下來,有種站在我面前!」

就在人類的一片罵聲中,球長講話開始全球廣播,也在安賽波網路直播。

地球人、天宮碗業主和其他關注者,都看到林放在一處新聞發布廳。他看上去消瘦憔悴了很多,這對於一個吃貨來說非常不容易,還掛著兩個大大的黑眼圈,這對於一個懶貨來說也非常不容易。

人們看得出來,他已經身心疲憊了,想來在這段日子裡,他並不好過,飽受良心的煎熬。

而在他兩旁,東墨彤弓、衛苗都板著面孔,豆包也在。

「大家好。」林放沙啞的聲音透著一股令人心酸有哀然,就像一位剛剛經歷了連續一千次表白被拒的失敗者,而且每一次被拒絕的理由都不同。

「你可能已經知道,你可能還不知道。」他說得沉重,「火星,被強拆了,就那樣突然爆開了。」

地球上一片驚呼,大多數人都是剛剛知道。

人類曾經對火星充滿著各種的想象,普遍認為那會是人類進入星際時代的第一個殖民地星球,現在聽到這個假想殖民地爆了,頓時像失去了什麼。

「或許有些人認為,我會因此很高興。」林放緊緊地抿著嘴巴,抿得是那麼緊,讓人分不清楚他是在忍著笑,還是在忍著哭。「我要高興嗎?這樣的強拆,隨時也會發生在地球。」

東墨彤弓別過臉,也是緊抿著嘴巴,神情忍得很彆扭。

重生八零:學霸嬌妻,致富忙 林放嘆道:「地球,這顆有著七十多億人類和無數億萬生靈的美麗星球,還有那些壯麗的景色、燦爛的文化,隨時!是隨時會在一秒之間,爆成一堆碎片。地球只是一個偏遠落後的文明而已,各位有沒有想過,一旦工程局全力強拆,我們要拿什麼去抵擋?」

「火星的結局已經告訴了我們答案,答案是沒有,我們拿不出來!」

他一甩拳頭,憤恨地道:「我們只能等死,先是成為太空垃圾,然後變為超空間新站點的一部分。我的朋友們,我親愛的地球同胞們,我們很弱小!我們很弱小!你們從來都沒有搞清楚,從我們降臨紐約的那一天起,直到現在,你們還是沒有搞清楚這一點,還在那裡分派系,搞內鬥!白白地消耗時間和資源。」

聽著他這番憤慨的話語,人們有些靜下來了……

「沒錯,地球聯盟使用了一些簡單粗暴的手段,但這都是為了你們能活命,為是這個文明啊!沒錯,我們是答應了工程局的拆遷方案,但是如果我們不答應,早在火星爆之前,地球就已經爆了。」

林放抹了臉龐一把,雖然這堅強的男兒沒有落淚,可這個動作,看著就加分。

我為這個星球操碎了心啊!

那些看熱鬧的銀河民眾、銀河大V,也紛紛靜下來了……

「有人說,既然你深愛地球,就應該跟它同生共死。說得對,說得好!那就是我們之前沒說,但準備要做的。我林放、還有神運號的幾位船員,我們要留在地球,直到地球爆炸!」

他滿臉堅決,東墨彤弓、衛苗也是,雖然衛苗看著很緊張。

而人們有些聽蒙了,什麼?林球長他們要以死明志?

「拆遷,爆炸,無論如何,我們留在地球上! 錯付之不悔不歸 但讓他們走吧,讓這七十多億人類和無數億萬生靈,讓他們走,讓他們去蓬萊,去新地球,讓地球文明延續下去,這是我們唯一的心愿了。」

頓時間,安賽波網路上轟然了,是不是啊?真的嗎?

林球長他們原來這麼偉大!?

籃壇狂鋒之上帝之子 就知道會有反轉!!! 火星被強拆后,林放的一番講話,反轉!

地球人是被逼的,就像良家婦女被逼著直播吃老鼠,好慘,真的好慘。

「我們之前誤會了。」銀河寧靜協會第一時間站了出來,發言人表示出深深的懊悔:「地球同意拆遷是因為工程局無恥的逼遷,事實上地球人的堅守的時間之久令人佩服,林球長要陪著地球一同毀滅的情操感人肺腑,地球無愧是心靈凈土!」

本屆尋尋覓覓、心心靈靈、凈凈土土的獲選星球,還是地球。

緊接著,阿奧吉遊人的多位旅遊家也都發文表示:「看到火星的悲慘結局,誰還能責怪地球聯盟呢?」「每每憶起地球福島那香甜的空氣,都讓我們好一陣心曠神怡。」

斯提夫-斯巴多-格蘭斯克不久也表示:「地球的美食貴是貴了點,卻恰恰符合它們的價值。」

事情如此明朗,明大V們、網民們要麼立即轉口風,要不就當從來沒有參與過這件事。當然也有一部分人繼續聲討地球,靠拆遷暴富就是要罵,怎麼就不是拆遷我那疙瘩!?

但反正在漫遊網上,地球的冒牌心靈凈土標誌悄然不見了。

正宗心靈凈土,又換回來了!

多來寶的「地球小店」依然停業,那些還擁有地球手機的人又開始翻箱倒櫃,那些已經把手機捶爛的人則懊惱不已。

人們在讚美、感慨,林球長他們願意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向銀河展示自家文明的品德,這是多麼罕見的事情啊。他們都不好意思阻止工程局拆遷了,他們可不能奪走林球長等人成就偉大的機會。

地球的價值在光速回升,就現在的情況,地球簽下拆遷協議還會遠嗎?

……

前一天還喜氣洋洋的交通工程局拆遷辦,如今又被烏雲籠罩,竟然被地球鹹魚翻身了。

「不要讓我知道是誰炸掉火星的!」

巨鼠局長怒狠狠地罵了拆遷辦每一位員工一通,認定那就是拆遷辦的所作所為,太心急了,太毛躁了,等地球的熱點過了再拆,誰都不會在乎。

拆遷辦眾員乖乖挨罵,雖然真的不是……

「之前你們應該接受地球那新提議的!」局長不知怎麼也知道了,拆遷辦之前拒絕了林放那個扣一萬億賠償把地球搬去半人馬座的方案,「你們了不了解,流金星對新站點的招商引資工作有多重要!」

「趕緊給我落實這個拆遷!」

局裡誰都想趕緊,這事兒拖得越久越是不利,保不準哪天地球又違章擴建了。於是談判團立即再次地球聯盟與遠程通信,簽協議吧,三萬億+這就是地球,再加幾條條款……

「不好意思。」林放毫不掩飾自己的趾高氣揚,「東墨參謀,麻煩告訴他們現在的行情。」

「好的。」東墨彤弓微笑,「現在是三萬五千億+這就是地球。」

拆遷辦已經預計到這幫傢伙會趁機敲竹杠,可就是沒想到敲這麼多,足足多五千億?

「不行,這個數字遠遠超過繞道費用了。」數學師彷彿受到了智商的侮辱,少有地激動起來,「我們大可以買奇異物質運到半人馬座那裡進行新站點的建設。」

「是可以,但那樣沒辦法滿足大家看著地球爆炸的慾望。」林放呵呵道,「需要我提醒你們么,能旁觀看戲的災難卻沒有來,人們有多失望就有多生氣,然後就要追究你們強拆火星、逼遷地球的責任了哦。」

「我們沒有強拆火星……」小領導很不甘心地又說了一次,這兩天不記得第多少次了,說著說著連他自己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擁有降維打擊技術,又真的下令拆過?

「林球長,你們當真願意犧牲?」數學師無法相信,無法理解,以至於無法算量。

「當然啦,如果需要的話。」林放說。

「這不歸你們管啊。」東墨彤弓打住,不想多說這個話題,看那樣子就是有秘密的。

數學師打量兩人一番后,才道:「不,歸我們管。因為你們不犧牲,地球不值那麼多。所以爆炸的時候你們必須在地球上,這要寫進協議里去,如果你們沒有實行,那就是欺詐……」

「行了,不用說狠話啦。」林放擺擺手,「錢夠就沒問題,我們肯定實行,把協議發來吧。」

「我知道你們打什麼主意。」蟲族小領導寒聲,「不就是提前把自己的心靈信息流和DNA信息存好,過後再讓人把你們復活過來。想得美!我方要求銀行給你們和那個叫衛苗的辦理『物質印記』,就只有這堆物質,才能動用獲取拆遷補償款的帳戶。」

「可以的。」林放還是擺擺手,毫無驚訝、猶豫或者爭論,似乎早就準備好會這樣。

物質印記是銀行都會有的服務,如果你不想忽然一天自己的全副身家被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克隆體全部轉走了,最好給自己打上印記。

相反若然沒有印記,即使本體來了,銀行都不會承認。

怎麼回事?怎麼是這種態度?數學師實在想不通,談判團其他代表也是。有古怪,他們知道有古怪,對方有逃命的方法?卻想不出來是什麼方法……

「你們想好了。」數學師還想套話,「只有在地球拆遷完畢后,銀行才會允許補償款被使用。如果你們違反協議,這筆錢會被凍結;如果你們死了,這筆錢放著也沒人能用上。」

「我們要求一部分補償款現在就能用。」東墨彤弓重聲道,「五千億,用於安置遷移居民。」

「嗯,三萬億先凍著沒所謂。」林放依然淡定。

「但如果你們……」

「完蛋是不,這你們真的管不著。」林放說。

數學師他們面面相覷,又暫停通信,討論了一頓。也只有這個時候,兩個地球人才流露出一絲的緊張急切。討論的結果由數學師嚴肅地說出:「那大家把協議定下來吧。」

拆遷生涯最大的失敗,最大的恥辱。

所以,林放必須跟地球一起爆炸!

不到1秒,工程局的智能體就把協議搞定,傳給地球。

又不到1秒,無涯、貝貝等多個智能體審核了協議所有的條款,沒問題!協議並沒有條款說林放三人一定要死,而是地球爆炸的時候他們要待在球內距離地表一千米的範圍,而且不能使用曲速引擎、脈衝引擎、躍遷引擎等一大串引擎驅動飛船逃離爆炸。

這個條款非常人道,非常合理,誰也不能指責工程局殘暴。

雖然正常來說,林放三人肯定被爆得渣都不剩。

「行,就這份協議了。」林放繼續淡定。

東墨彤弓笑了,隔壁躍遷引擎又不是躍遷引擎,你說什麼?它的名字?那它叫「翻牆引擎」好了,跟躍遷引擎無關。使用翻牆引擎逃離爆炸,可沒有違反協議。

查過了,這樣合法。 其實羅陽倒希望花襲伊把他看成智商是負數的,那日後在爭奪血煞子之中,他才更有把握拿到血煞子。

現今花襲伊對羅陽也越來越有感覺了,她是確實喜歡上他了。

這讓羅陽很糾結。

得到美人的芳心,那應該高興才對。

問題在於,羅陽想要得到血煞子,花襲伊也想得到血煞子。

這麼一來,二人實際上算是競爭對手。

此時此刻恩愛,他日為了血煞子或許會大打出手。

若真發生那種情況,羅陽寧願花襲伊從來沒有喜歡過他。

不然,相愛相殺,實在教人心酸。

花襲伊還沒看出羅陽的真實意圖,她有點小看他,覺得吃定了他。

俗話說:大意失荊州。

若花襲伊一直不把羅陽放在眼裡,那她會被羅陽吃掉。

抱著花襲伊的嬌軀,感受著她身子的玉潤,聞著她黃花閨女特有的體香,羅陽很想跟她說真心話。

可是有些話語,一旦說出了口,那就收不回來。

羅陽想直接跟花襲伊說自己也想得到血煞子,若能說服她,那他如虎添翼。

不過萬一花襲伊反對,那二人的關係會迅速惡化。

結果可想而知,羅陽想得到血煞子的難度會成幾何級數增長。

想了想,覺得還是不要隨便透露心聲為妙。

輕輕拍了拍花襲伊的小腹,羅陽說道:「花姐老婆,跟你的日子多了,我也變得比以前聰明了。」

一句話把花襲伊奉承得格格嬌笑起來。

啪!

花襲伊忽然用手重重打開羅陽的手,把上圍的衣服整了整,紅著臉嬌嗔道:「呵呵!你敢再這樣偷偷摸摸的來弄寶寶,把你手打折!」

別看她好像真的發火了,其實用的力還是不大。

鑒於花襲伊是女漢子,羅陽不敢再隨便占她便宜,見好就收。

「花姐老婆,我不是故意的。」羅陽道歉道。

「呵呵!寶寶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是有意的!」花襲伊撿了羅陽說過的話語來回答。

二人側躺在床上,若是有空閑時間,就這樣過一個下午,那也挺不錯的。

只是安玉瑩和唐桂花等美人都要見羅陽,本來已拖了很久了,若再不去,那屆時兩位村花惱起來,羅陽晚上睡在床上,恐怕會被她們好好的治一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