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雲卿識海之中那兩團光點不斷左突右沖,像是想要闖出她識海之外,而姜雲卿的精神念力卻根本就壓不住它們,正當她想要放它們離開時,金烏身上突然湧出一團灰色霧氣,瞬間將那兩團光點束縛起來,然後之前曾經出現過的深藍色火焰漂浮在那兩團光點身邊。

2020 年 11 月 18 日

那原本左突右沖極力掙扎的光點突然便停了下來,甚至像是害怕至極一般,蜷縮在灰霧之中半點不敢動彈。

姜雲卿來不及去察看識海中的情況,就聽到周圍傳來凌秦等人的聲音。

「怎麼回事?」

「剛才怎麼了?」

奚佑手中拿著陣盤,手中結印片刻之後臉色難看,「這陣法不知道緣何生了變故。」

原本半個時辰才能消融的雪原眼下已然全部崩塌,而原本身後的那些吞噬雪原的無盡黑暗更是快速朝著他們這邊籠罩而來,奚佑厲聲道:「先進前面林子里!」

其他人都是察覺到了不對,半點不敢耽誤,在奚佑話音落下之時就紛紛朝著對面的能量牆疾射而去,而姜雲卿也跟著他們一起幾乎瞬間便衝進了能量牆裡。

幾人只感覺到自己就如同泡入了水中,身上被能量推擠之時,只聽得是氣泡破裂的聲音之後,他們身上一重,便腳踏實地的落在了林家。

而幾乎在他們踏入林中的同時,就看到能量牆外,他們原本所在的地方已經被那無盡黑暗吞噬。

那濃郁如墨的黑色和身前的能量牆瞬間撞擊在一起,所有人都是驚懼的朝後急退,等退開了許遠之後,才看到那能量牆泛起無邊波紋,像是搖搖欲墜,而那些黑暗彷彿要衝進來一般。

直到許久之後,能量牆才穩了下來,和那無盡黑暗彷彿連接在了一起。 這可是一筆大買賣,執事大人讓自己參與清點物品,就證明裡面有自己一份提成。

這單交易做成了,就算大頭在執事大人這裡,自己也能獲得別人幾個月都賺不到的傭金。

丁宣淡淡掃了張儉一眼,從她激動的神色中可以看出,這姑娘此刻的心情。

少年同樣也明白,這是梁執事刻意給自己的一個面子。

既然是自己願意提攜的新人,他便當著自己的面給對方一個出頭的機會。

至於張儉是否能把握住這個機會,就是她自己的事了。

當然,這也是讓張儉記他丁宣一個人情,將來有機會可以找她將這人情還給他。

丁宣並未說什麼,只是痞痞的笑了笑,手在儲物袋上一抹,被他收起的材料便嘩啦啦堆放在貴賓室中間。

即便之前在大廳里見識過這堆東西,此刻再看到,梁執事和張儉小姑娘神色依然有些震驚。

不怪他們大驚小怪。

實在是,丁宣拿出來的材料不僅多,而且等階還相對較高。

這樣高等階的材料,在青峰鎮這種地方,是很少冒險團能輕易獲得的。

就算偶爾有人獲得這些東西,也是少之又少,甚至會因傷亡慘重而得不償失。

除非是一些超過三星的冒險團,才能如此輕鬆獲得這麼多高階材料。

不過,好在梁執事和張儉都是經過天雲殿嚴格培訓出來的,短暫的震驚后,兩人便先後清醒過來。

梁執事道:「張儉,別愣著了,開始清點吧。」

「是。」

張儉答應一聲,拿了材料清單對照著,仔細的一一清點起來。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她的速度相當快捷,一雙手彷彿上了發條的機器似的,不停將各類材料分開,數量也記得十分清楚。

看得出,這是個十分努力,又十分認真的姑娘。

看張儉做事如此嫻熟,梁執事暗暗鬆了口氣。

收回目光對丁宣道:「貴客這邊請,我們喝杯茶稍候,很快便能清點完成。」

丁宣並未說什麼,默默點頭,與梁執事一起坐在一旁喝茶閑聊。

由於兩人關係並不熟,過去也沒什麼利益往來,丁宣跟梁執事間便只得隨便聊些無關緊要的閑話。

場面一度顯得十分尷尬。

丁宣對此不以為意。

他是來交易東西的,又不是來討好別人的。

到是梁執事,幾次挑起的話題,都沒引起丁宣的興趣,讓他有些訕訕。

「對了,聊了這麼久,還不知貴賓如何稱呼?」

終於,當話題再也聊不下去時,梁執事才想起,還沒問過他的身份。

丁宣客氣的道:「霸主冒險團丁宣。」

「啊?你便是那位霸主冒險團長?」

這信息讓梁執事忍不住瞪大眼睛,一下子激動起來,「一個單挑幾百個,還秒殺無數人的丁宣!」

丁宣點頭:「你說的若是霸主冒險團的話,那便是我。」

「哎呀,真是幸會幸會。」

梁執事這下總算找到可以一丁宣聊下去的話題了,口中連綿不斷的表達著對丁宣的各種崇拜和認識他的榮幸。

別看他在天雲殿是個執事,在外人看來風光無限。

事實上,只有他們自己清楚,以梁執事這樣的年齡,還停留在青峰鎮這種地方的小執事,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但若他們在任期能結交一些有天賦,有潛力的年輕人,而這個年輕人又願意提攜的話。

那麼他們將來很可能因此而離開這種小地方,晉陞到更好的地方,更高等階的天雲殿工作。

這也是之前秦春明發現總管事和瞿老對丁宣有所好感后,對他如此客氣的原因之一。

如今,梁執事得知了丁宣的身份,同樣看到了晉陞的希望。

更慶幸今日在丁宣面前,沒擺什麼架子。

丁宣聽著眼前這位,曾經令他仰望的梁執事,在自己面前表現得這般熱情,一時間還有些不適應。

雖如此,他臉上卻沒半分表現出來。

遊刃有餘的含笑,回應著對方對自己的熱情。

他的回應並未令梁執事感到疏離感,反而讓他覺得與這個少年說話,越來越有趣。

……

大約半柱香后,張儉終於從那堆材料中抬起走來:「梁執事,我已清點完成。」

「嗯,那便給霸主團長彙報下材料數量,看有沒有點錯。」

梁執事聽了張儉的話,連忙吩咐道。

丁宣:「不必了,時間寶貴,說個總數吧,有個總數我便知道是否有誤。」

張儉看看梁執事,得到後者點頭示意,她便連忙怯怯的道:「這裡算下來,總價值五千三百枚金幣。」

丁宣點頭,這與他們回來前計算的價格差不多。

隨即他從懷裡拿出那枚青銅貴賓卡,又將自己的二星徽章拿了出來:「你看看,加上這個的優惠,是多少?」

看到這兩樣東西,不要說張儉神色恭敬,就連梁執事都忍不住激動的站起來:「這是青銅貴賓卡。」

「哎呀,霸主團長,你怎麼不早拿出來呢?看我……」

梁執事一時都不知該如何說了,短暫的尷尬后,他連忙道,「不行,我得親自替您斟茶去。」

丁宣攔住他:「梁執事不必麻煩了,今日我還有重要的事,就不在此耽誤了,還請這位姐姐替我計算下。」

張儉連忙點頭,手中筆仔細在紙上算起來。

不大一會兒,她抬頭,滿面紅光的道:「按照青銅貴賓的要求,您在我們這裡交易的物品,購買價八點八折,二星徽章購買價九五折,合計起來,給您算八五折。」

「出售物品,便是比原來價格高出百分之十五,您看是這樣嗎?」

丁宣點頭:「就按這個算吧,多少?」

張儉恭敬的道:「尊敬的貴客,按照這個比例算下來,您這裡總共收入6095金幣。」

丁宣滿意的點頭道:「好,將其中五千枚金幣,請替我換成靈石,剩下的,給我換成這些生活和冒險物資。」

說話間,他從儲物袋裡取出一張寫滿物資名稱及份量的清單,「拜託了。」

張儉接過清單,又不自覺的看了梁執事一眼。

梁執事友好的笑道:「看我幹嘛,還不快替霸主團長把事辦好了。」 「轟!」

天地之間彷彿震顫,那能量牆穩下來時,將黑暗拒之在外,可是依舊有一絲黑色能量涌了進來后被快速斬斷,卻飄忽著落在綠林之上。

只不過瞬息之間,就見到那些黑色能量籠罩在綠林之間,原本鬱鬱蔥蔥的樹木瞬間枯黃腐敗,而整個地面也猶如被腐蝕了一般,傳來一陣惡臭之感。

姜雲卿他們看著身前不遠處的情況,臉色都是忍不住發白。

要是剛才他們沒有來得及閃躲,沒有第一時間衝進來,而是被那些黑色能量包裹其中,怕是這會兒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下了。

之前雪原之上的秕谷獸也能吞噬,可是和這無盡黑暗消融一切的能力比起來,那些秕谷獸簡直完全都不夠看。

幾人望著那能量牆外被阻擋在外,像是被激怒一般洶湧咆哮著翻滾不斷的黑暗,都是喉間發澀,「這東西,簡直太恐怖了,要是人落在其中,恐怕根本就逃不出來。」

凌秦也是目光微閃:「這黑色能量有些像是惡魂淵那邊的瘴氣。」

惡魂淵是東聖之中最為危險的地方,在那裡滿是能吞噬人性甚至靈魂的瘴氣,且裡面像是有無數惡鬼哀嚎,哪怕靠近方圓百里,都能感覺到心緒浮動,靈力動搖,像是能受瘴氣影響。

惡魂淵最初出現時便吞噬了周圍的一切,讓得方圓千里之內寸草不深,甚至那裡面的瘴氣能夠污染人心和靈獸之體,從裡面飄散出來的瘴氣一旦沾染到任何活物之上,無論是人,獸,疑惑是飛鳥,都會瞬間狂化,變得理智全無。

而哪怕是頂尖強者踏入惡魂淵中,也從來沒有安然出來過的。

若是任由惡魂淵的瘴氣滋生,甚至蔓延開來,不僅會污染了天地靈力,讓其暴動難以吸收,整個東聖以及修鍊之人都會漸漸走入絕境。

所以後來惡魂淵被無數強者聯手封印,且每隔十年都會有強者前往加固一次封印,周圍更是被陣法封鎖,由一隊至少是半步破虛以上的人輪流看守。

除此之外,惡魂淵也成了各大宗門和隱世大族懲處罪大惡極的門徒之地,凡有人若是做下背叛宗門氏族,甚至天理難容之事,便會被強行押入惡魂淵,受瘴氣所噬,神魂俱滅,永世不得超生。

姜雲卿曾經也在拓跋族留下的那些東西里看到過有關惡魂淵的事情,此時聽著凌秦說起來時,不由道:「惡魂淵的瘴氣?」

凌秦點點頭:「我曾經去過惡魂淵附近,雖然未曾靠近,可是卻也親眼看到過那些瘴氣的模樣,那些瘴氣也同這些黑色能量樣,能夠吞噬一切,只是惡魂淵那邊的瘴氣遠沒有這邊厲害。」

姜雲卿聞言越發覺得這試練塔古怪。

前面幾層便也罷了,可是越往後走,所能見到的東西就越發讓人覺得驚異。

先是早已經在外絕跡的秕谷獸,再是這和境靈完全相同的能量牆,如今更是出現了像極了惡魂淵中瘴氣,能夠吞噬消融一切的黑色能量。 接觸到張儉投來的目光,梁執事友好的笑道:「看我幹嘛,還不快替霸主團長把事辦好了。」

「你這丫頭今日真是走了好運,遇到霸主團長這樣的人中龍鳳。這次交易后,你就可以升職成小組長了。加油!」

張儉小臉激動得紅撲撲的,可她卻並未立即去辦。

而是弱弱的說:「可,要兌換靈石,不是需要執事大人的簽名首肯,還需要向大管事彙報嗎?」

這話,讓梁執事一愣,隨即笑著對丁宣道:「實在抱歉,我竟忘了這回事了。」

「這樣,貴客您稍等下,我這就親自向大管事彙報,相信大管事不會阻止這次兌換的。」

丁宣了解的點頭:「無妨,只希望你快去快回。」

他十分清楚,金幣換靈石本身就是件比較難的事。

靈石是修鍊界十分稀少的資源,在青峰鎮,出現一枚靈石都會被三大家族搶破頭。

恨不得用遠超底價的金幣,去買回所有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靈石。

可這種修鍊資源,又豈是隨便能換到的?

用靈石換金幣輕而易舉,可要用金幣換靈石,簡直比登天還難,一千五百枚金幣能換到一枚靈石都算走大運。

總裁的祕製小嬌妻 丁宣剛剛那句話,也就隨便這麼一說。

他也不清楚天雲殿給不給換。

能換最好,不能換,他也不勉強。

畢竟霸主團的兄弟們,目前修為普遍較低,還不是特別需要這種高級資源。

因此,聽了梁執事這話,丁宣想也沒想便答應下來。

梁執事離開前,已讓張儉將清點過的材料裝進不同的儲物戒里,送往倉庫。

貴賓室內瞬間便只剩下丁宣一人,及那還沒涼透的茶水。

他深吸口氣,在茶几旁坐下,沉下心來默默等著。

又是半個時辰后,梁執事和張儉先後進來。

梁執事見面便抱拳行禮:「抱歉,讓貴客久等了。」

丁宣放下茶杯起身,看向對方手中的儲物袋道:「無妨,不知結果如何了?」

「幸不辱命。」

簪纓世族 說著,梁執事拿出一隻最低等的儲物袋道:「這裡面便是您兌換的靈石,還請您清點一下。」

丁宣接過來,意念進入儲物袋,發現裡面有四枚鴿蛋大小,散發著濃郁靈氣的靈石。

他笑著將靈石轉移進自己儲物袋,滿意的將那隻儲物袋還了回去道:「很好,多謝梁執事幫忙!」

「客氣了。」

梁執事說話態度愈加客氣了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