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獸王知曉秦昊等人在拖延時間,他們又何曾不是,他們已是準備拖延到人類強大的到來,然後將人類強者斬殺了,人類從外面再次派人進來,只要這裡的消息能夠傳遞出去,他們的計劃便算是徹底的成功了。

2020 年 11 月 18 日

「可以,那武王境界的人先參與戰鬥吧!」

秦昊同意了妖獸王的提議,同意了下來,第一場戰鬥還是武王境界的戰鬥,這樣獲勝的機會更大一些,只要有人真的離開了這裡,那他們便能夠等待強者的救援,能夠活下去了。

「好!」

妖獸王聽見了秦昊的話已同意了下來,第一場武王之間的交手。

「百羅你去!」

妖獸王看向了一位達到了武王一段的妖獸王冷聲的說道。

「諾!」

對面走出了一位達到了武王一段的妖獸王,這位妖獸王面貌崢嶸,看起來便是不好招惹的對手,秦昊一時間不知道派出什麼人對抗了。

「城主我去吧!」

秦昊還在思考派誰出戰的時候,突然一道聲音傳入到了秦昊的耳中,然後便看見了丁玄羅自己走了出來,對著秦昊笑了笑然後一步踏出,前去了空中,站在了百羅的對立面。

「殺!」

百羅和丁玄羅正面對立的時候,沒有過多的話語,一瞬間便在空中碰撞到了一起,兩人的速度極快,快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沒有達到武王境界之人,完全看不清楚兩人之間的戰鬥。

百羅非常的陰險狠辣,每一招都是攻擊丁玄羅的要害,而且完全不準備和丁玄羅準備對敵,不斷的躲避,然後快速的進攻,不斷的朝著丁玄羅的要害殺去,讓的丁玄羅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了下來,如此這樣下去丁玄羅必定會落敗。

「破!」

丁玄羅冰冷的怒吼了一聲,一瞬間全身的玄氣調動了起來,磅礴的玄氣從丁玄羅的體內爆發而出,最終化為了一道數百丈的巨手,浮現在天空之上,最終朝著百羅狠狠的轟殺了過去。

百羅看見了丁玄羅居然不準備在拖延下去了,嘴角舔了舔嘴唇,臉上浮現了一抹冰冷的笑容,既然你不願意拖延時間,那我便成全你!「

」哼!「

百羅一聲冰冷的怒吼,然後便看見了百羅一步踏出,只見得百羅身上磅礴的玄氣同樣釋放了出來,一圈圈驚人的玄氣瀰漫在天空之上,讓的天地之間的玄氣都是狂暴了起來。

「破!」

百羅一聲冰冷的怒吼,然後一拳狠狠的轟擊而出,無所畏懼,完全沒有任何的退後或者害怕。

「彭!」

一瞬間兩人的攻勢便在空中碰撞到了一起,兩道由玄氣化成的巨拳和巨手不斷的碰撞,不斷的消磨著對方,不斷的吞噬著對方,一瞬間居然有一種分不出高低,勝負的感覺。

天地之間的玄氣已經狂暴到了極致,兩人攻勢的地方哪裡更是不斷的有玄氣風暴朝著四周不斷的蔓延而出,而且那裡的空間都是在不斷的崩塌,不斷的破碎,一直響個不停。

「彭!」

狂暴的玄氣,在天空之上爆發開來,直接是生生的將數百丈的空氣盡數的引爆,不斷的響個不停。

無數道目光緊張的看著那個地方,然後便看見了一道急速的身影從煙霧之中快速的衝殺了出去,朝著另外一人狠狠的殺了過去,殺過去的此人正是百羅。

「哼!」

丁玄羅看見了百羅殺了過來,一聲冰冷的冷哼之聲響起,然後兩人在空中劇烈的碰撞到了一起,不過片刻的時間兩人交手便已經不下數十招了,天地之間的玄氣狂暴到了極致,兩人已經殺出了真火,徹底額達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完全沒有任何一個人準備退後,退縮。

如此猛烈和激烈的戰鬥,不斷地碰撞著。

「嘩啦!」

突然一聲輕響,然後便看見了兩道身影交錯,一圈驚人的漣漪蔓延開來,然後便看見了兩人皆是倒退了出去,飛出了數百步才艱難的通知了下來,方才穩住了身形。

如此激勵的碰撞,兩人放佛沒有任何一個人落於下風,這一幕看的不少人類和妖魔震驚,尤其是那名妖獸王更是震驚,他可是知曉百羅的強大,所以第一站便是派出了他,讓百羅給他們妖獸這一邊增加一些鬥氣。

「百羅不要玩了,你可知曉我讓你第一出戰的意味!」

妖獸王冰冷的聲音傳入到了百羅的耳中,百羅聽見了妖獸王的聲音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感覺到了一股冰寒的氣息,一瞬間百羅的氣息提升到了極致,殺意不斷的從身體之中擴散而出,面色冰寒,面目殺機鎖定了丁玄羅,此刻百羅已經不準備打算拖下去了,準備和丁玄羅徹底的決出生死! 和朱莉進了另一間空包廂,關上門那一瞬間,羅陽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講真,活了十幾年,羅陽還是頭一遭感到這麼緊張的。

畢竟這是揭開生死謎底的關鍵時刻。

至於是怎麼坐到沙發上的,羅陽想不起來。

只覺得腳下像是踩著棉花,輕飄飄的,不知不覺便從門口移到沙發旁邊,然後就坐下了。

朱莉可能已看到羅陽臉龐上過度緊張的神色,便抿嘴微微一笑。

說來也怪,當見到朱莉笑時,羅陽的心情陡地明朗開來,便如撥開烏雲見明月,一切似乎有了結果。

羅陽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尷尬地笑了笑,便取出香煙點燃,深深地吸了一口,人便鎮定多了。

「坐過來。」朱莉輕拍旁邊的座位。

先時羅陽坐在單人沙發上。

旋風百草卷一:光之初(旋風少女) 說悄悄話,當然是緊挨著坐更合適。

當移到朱莉身邊坐時,能聞到她嬌軀散發出來的淡淡體香,混合著煙味,另有一番趣味。

「辦妥了。」朱莉輕聲道。

當聽到這話,羅陽心裡高懸的大石頭終於落了下來,整個人輕鬆多了,倒有些兒虛脫的感覺。

原來,朱莉找了個嗑藥的傢伙,反正也是不可救藥了,那傢伙答應去自首,招認是他做的,換取給家人留下一筆生活費。

羅陽需要支付五十萬報酬。

那傢伙信得過朱莉,不用先給錢,以後慢慢給都行。

因羅陽去了林家,將林國髮帶走,警方一定會找羅陽協助調查。

羅陽承認捉走林國發,但並沒有傷害他。

那個嗑藥的傢伙當時正嗑了葯,產生了幻覺,便將幾人都殺了,最後火燒了屍體。

這麼一來,羅陽的責任並不大。

從地獄回到人間,羅陽還未能完全適應,依然有些兒手腳發軟的感覺。

仰靠在沙發上,什麼也不願意想,只讓腦子空空白白的,一口一口地抽煙,專註地去回味香煙的味道。

在羅陽的眼裡,世界由灰色變成了彩色,一切又都有意義了。

包廂外面有高跟鞋的的得聲傳來,門開處,陳潔已端了一杯香檳走進來。

見到羅陽和朱莉挨著坐在沙發上,彼此吞雲吐霧的。

陳潔嗤一聲笑了,關上門,踩著T步婀娜地走了過來。

「嗨,你們在幹什麼嘛?」陳潔嘴角勾出耐人尋味的笑意。

朱莉對著走近的陳潔噴出一條長長的煙氣。

嘻嘻一笑,陳潔身子一歪,便坐在了羅陽的大腿上。

晚上在養雞場發生的事,羅陽沒有告訴陳潔。

事情太過複雜,少一個人知道少一分風險。

朱莉也沒跟陳潔提起。

「陳姐。」羅陽只得坐直腰身,伸手摟緊陳潔的柳腰。

這時陳潔輕輕地晃臀。

羅陽只得用嘴叼著香煙,雙手捧定陳潔的臀,不讓她磨來磨去。

隨即陳潔格格嬌笑著,一手端著高腳杯,一手去捻羅陽嘴角的半支香煙,取過來,悠悠地抽了一口。

「張開嘴嘛。」陳潔笑道。

羅陽知道她又要噴煙氣進他的嘴裡。

「陳姐,不了。」羅陽窘道。

「快來嘛,讓我噴一口。」

愚妻不候 說著,陳潔已滿滿地吸足了煙氣在嘴裡,要對著羅陽的嘴噴出去。

羅陽只得眯著眼睛,由陳潔噴了煙氣過來。

「你們終於在一起了?」陳潔神秘兮兮地掃視一眼。

「陳姐,不知你在說什麼。」羅陽只覺得臉燙。

他望向朱莉,見她俏臉也染了紅暈。

「咦?你倆幹嘛都臉紅了?還裝?」陳潔一會瞅瞅這個,一會瞧瞧那個,彷彿發現了新宇宙。

「一邊爬去。」朱莉翻了個白眼。

一面說,一面站起走向門口。

若朱莉在包廂里,陳潔還能安分些。

朱莉出去了,包廂里只有陳潔和羅陽,陳潔會做些很瘋狂的事兒。

「陳姐,我也去拿杯香檳哈。」羅陽輕輕地拍了拍陳潔的臀。

「我這就有。」陳潔非但不肯起身,反而用左手勾住了羅陽的脖子。

同時,她又扭著腰枝,在作跳舞狀。

她若是坐在沙發上,她再怎麼扭身子,羅陽也任由她。

可是此時她坐在他的大腿上,她一晃身子,圓臀便跟著動起來。

羅陽實在是受不了,只得兩手牢牢地捧住她的臀。

「陳姐,你先起來,我去拿香檳再來哈。」羅陽苦笑道。

「我來了,你就急著要走,什麼意思嘛?」陳潔撅著紅唇,幽幽道。

她算是打橫坐在羅陽的大腿上,羅陽目光往下一射,能欣賞到「側成峰」的兩座飽滿雪山堅挺地突出去。

現今心情好了,看到這麼富有藝術魅力的弧形線條,羅陽腦海里浮現當日給林喜欣通奶的畫面。

只一想,便打了個不小的激靈。

陳潔坐在羅陽的大腿上,左手又摟住他的脖子,當他輕顫時,她無理由不發覺。

又見他目光正斜射下來,所看的位置正是她的上圍。

「滿意嗎?」陳潔含笑道。

彼時羅陽的目光和心思都放在陳潔的兩座雪山上面,並沒有留意她的眼神。

見問,也不知問什麼「滿意」,便抬起頭,正好與她那揶揄含笑的目光相接觸。

瞬息間,羅陽便明白她問「滿意嗎」是什麼意思了。

先前臉面有些燙,此時脖子都熱了起來。

「陳姐,你噴了什麼香水,好香?」羅陽顧左右而言他。

陳潔笑的花枝招展的。

她一笑,嬌軀便顫起來,她的圓臀便會微微跳動著。

為了不讓她的臀太過磨人,羅陽只得捧起她的臀,本要將她抱放在旁邊的沙發上。

可是陳潔的左手緊緊地箍住羅陽的脖子,除非用力去弄她,不然難以將她抱開。

「我好好地休息了一個晚上,頭痛真的減輕了很多。」陳潔止笑道。

「平時別熬那麼深夜,多吃蔬菜水果。」羅陽勸道。

見陳潔笑彎的眸子依然含著嘲笑,羅陽也咧嘴呵呵一笑。

「陳姐,年會員銷售情況怎麼樣呢?」羅陽問。

他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岔開話題。

不然陳潔老是用揶揄的眼神望過來,羅陽很窘。

晚上打擂台賽,雖得了二百萬獎金,除去扣稅,就沒有二百萬了。

何況還要從中拿出五十萬做大事,只剩下百萬左右。

在縣體育中心時,羅陽還想著用獎金去幫雙喬還高利貸,現在看來是不能如願了。

雖從關百強那兒借了五十萬,但那筆錢,羅陽並沒有想過要用掉。

過兩天,他會還給關百強。

借錢,目的只是要跟關家進一步拉近關係而已。

欲要還雙喬的高利貸,還得從陳潔的美容院拿錢。()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滔天般的凶煞之氣從百羅的身體之中席捲而出,整片天地的溫度放佛都是在頃刻之間冰寒了下來,無數妖魔,人類目光震驚的望向了那裡,顯然被這恐怖的凶煞之氣所震懾。

百羅一步跨出,龐大身軀的身影,直接是將丁玄羅隆重,而後他眼神兇狠閃過,一拳撕裂空氣,當頭便是朝著丁玄羅的腦袋轟了下去。

丁玄羅眼神一寒,一步跨出,身體瞬間涌動出磅礴的玄氣,很快金色的玄氣包圍了他的整條手臂,讓的他的手臂如純金打造的一般,直接是一拳狠狠的轟出了出去與百羅的一拳生生的硬憾在一起。

「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