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壓下心底的無奈,揚起笑臉問道:「您需要多少?」

2020 年 11 月 18 日

「先要兩百張吧。」林沐晨想了想回答道。

他雖然翻閱過魂珠中的神紋秘典,見過一些符紋,但畢竟還沒有真正畫過,不知道熟練掌握一些符紋,需要消耗多少符紙,因此多準備一些,以備所需。

「多……多少?」徐燕美眸湧出一絲震動,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她雖剛來符紙店打工不久,但也一月有餘,卻還從未見過出手如此闊綽的客人,張口就要兩百張符紙。

要知道,若是她能拿下這單,單提成就足夠她在這裡干一兩年。

因此她凝望著林沐晨,心臟砰砰直跳,有些不敢相信。

蓉姐有些詫異地側過頭看向林沐晨道:「一張符紙價值十枚金幣,二百張就是兩千枚金幣,你確定要買?」

她雖然在給林沐晨解說,但是嘴角微撇帶著一抹嘲笑。

凡是上來二樓及以上樓層的客人,哪個衣著不高貴華麗,貴氣逼人,身邊都帶著隨從幫忙拿物品。

而林沐晨雖然長相俊朗、氣質不凡,但衣著相比之下,過於樸素簡陋,怎麼看都不像是有錢之人。

可這樣一個人,張口便是要兩百張符紙,他以為那是普通的紙張嗎?

那可是珍貴的符紙,她一個月的薪水都買不起一張,此人是想故意折騰她們嗎?

「十枚金幣?這麼便宜?」林沐晨微微有些詫異。

符紙在青龍城都沒有貨源,加上方才樓下那名少女所言,二樓都售賣的是珍貴之物,林沐晨原以為價格會很高,因此權衡之下準備先採購兩百張。

一張符紙價值十枚金幣?

要知道他每天都給依依五枚靈晶當零食吃,那可是價值五萬枚金幣啊!

足以購買五千張符紙!

「便宜?」蓉姐嗤笑一聲,像是聽到了好笑的笑話。

眼前這個少年雖然長得好看,但未免太過虛榮。

她都已經把價格說的這麼明白,他竟然還說便宜,非要打腫臉充胖子,這樣的人她實在見得太多,都有些厭煩。

林沐晨沒有理會蓉姐的嘲笑,而是看向旁邊的徐燕道:「再給我加三百張吧!」

「啊?」徐燕紅唇微張,美眸之中滿是震撼,有些不可思議。

蓉姐起身走來,目光冷漠帶著厭惡,淡淡地掃了林沐晨一眼,毫不客氣的道:「五百張符紙?那可是價值五千枚金幣!」

芯片產業帝國 她雖然沒有說的那麼直白,但語氣與表情,無不暴露出「你買得起嗎」這幾個字。

在她心裡,已經把林沐晨歸為人窮話大的虛榮之人,她倒要看看,林沐晨能撐多久? ?「有問題么?」林沐晨眉頭微皺,神色有些不悅。

這是他第二次來寶來商會,兩次皆被商會之人嘲諷,而上次在青陽城分會時,更是被門口的侍衛阻攔。

難道寶來商會的人,都是這樣嫌貧愛富么?

眼看林沐晨似乎不悅,蓉姐反而譏笑一聲:「當然有問題,我們很忙,可沒時間接待您這樣的大客戶!」

「大客戶」這三個字,她咬得格外重。

在她看來,林沐晨分明是被她說破,卻又拉不下面子,因此有些惱羞成怒。

不過她可不是普通的店員,她上面有人,就算林沐晨憤怒又如何?敢得罪寶來商會的人么?

「蓉姐,來者就是客,我們不能……」

旁邊的徐燕有些看不下去,她好心勸說,卻被蓉姐瞪了一眼,只得生生住口。

「你呀,做事就是太死板。我們可是寶來商會的店員,很忙的,若是人人都來煩我們一下,卻又不買東西,那我們的生意還要不要做?」

蓉姐厭惡地瞥了林沐晨一眼,對徐燕苦口婆心的道:「做人要靈活,你要多向我學學怎麼做生意……」

剛說到這裡,蓉姐忽然瞟向不遠處,眼睛一亮,連忙走出店外,迎向一個腆著肚子的中年男子。

「吆,陳老闆,又來進貨了嗎?」蓉姐笑容滿面,熱情洋溢,像是換了個人一般。

那個叫陳老闆的男子見到蓉姐,笑眯眯地掃了一眼她胸前的豐滿。

蓉姐注意到陳老闆的眼神,嬌嗔一聲,拍打一下他的胸膛,腰肢扭動的更歡,引得陳老闆的眼睛都快眯成一條線。

兩人眉目交接,低語幾句,蓉姐頓時面臉通紅,輕啐一聲:「死鬼,記得多給我介紹一些客戶哦!」

「一定一定!」陳老闆色眯眯地瞄著蓉姐身後的圓渾,吞了一口口水,眼看蓉姐返回店裡,這才打了聲招呼不舍而去。

全程,林沐晨和徐燕在旁邊觀看。

不同的是,林沐晨是一副饒有興趣之色,而徐燕美眸之中則滿是厭惡與反感。

眼看蓉姐返回,徐燕很自然地側過頭忙其他事情,動作自然而又嫻熟,顯然蓉姐這樣也不是一次兩次,徐燕都已經習慣。

「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

蓉姐板著面孔,鼻孔朝天,驕傲的如同一隻孔雀,不屑地掃了林沐晨一眼。

聞言,林沐晨臉色一僵,嘴角微微有些抽搐。

這蓉姐雖然確實有幾分姿色,身材豐滿,凸翹有致,但要說他沒見過美女……

昨天他剛「調戲過」郡城三大女神之一的齊萌女神……

林沐晨那副無語的表情,正好被徐燕瞄見,她忍不住「噗嗤」一聲笑出聲來。

兩人對視一眼,皆是看到彼此眼中的笑意與無奈……

「你笑什麼?」蓉姐雙手叉腰,臉色有些不善地看向徐燕。

徐燕連忙低下頭,懦懦的道:「沒……沒什麼……」

「哼!」蓉姐嬌哼一聲,扭著水蛇腰走到店內坐下。

回頭,當發現林沐晨還站在攤位前,她皺著眉頭不滿道:「你還不走?」

林沐晨無奈地攤開雙手,有些無語:「二樓似乎就只有這一家符紙店吧?而且,你這樣對待客戶,你的上級知道嗎?」

雖然林沐晨剛上二樓不久,但如今他精神力已經到了結丹境中期層次,感知比一般的結丹境強者都要靈敏,靈識掃視之下,二樓的店面及布局,很快便已掌握。

整個二樓店面不下三百家,但售賣符紙的,還確實只有這一家。

「上級?」

蓉姐輕笑一聲,有些好笑的道:「上級都是我家的,他知道了又能怎樣?」

她神色中帶著傲慢,老氣橫秋的道:「少年,這個世界很複雜,你的思想還很單純。別看我只是個店員,但我後面有人,你惹不起。識相的,就快點離……離……」

最後一個字,蓉姐卻是始終講不出口。

只見,林沐晨掏出一張白金卡放在櫃檯上,淡淡地望著她,冷漠道:「這個夠嗎?」

這蓉姐不就是嫌貧愛富,以為他買不起么?

林沐晨不想再浪費時間,索性直接拿出白金卡,亮給她看,讓她儘快住嘴。

蓉姐張大嘴巴,被震撼到獃滯,表情由於太過誇張,顯得有些醜陋。

她原以為這個衣著樸素的少年,不過是一個平凡人,只是礙於面子與自尊,強撐著滿口大話。

然而就是這樣的一個少年,竟然就這麼掏出一張白金卡……

天啊,那可是白金卡!

整個郡城,擁有這種卡片的人並不多!

要知道,能拿得出白金卡的人,那可是代表身價過百萬枚金幣的大富豪啊!

這樣的人,不是富商,就是大勢力的掌權之人。

蓉姐不過是一個小人物,她也只是帶著羨慕,遠遠看過那些人,從不敢設想與那樣的人有所交集。

然而今天,她竟然就這樣看到一張白金卡,而且還是出自一位少年之手!

她做夢都想不到,眼前這個樸素的少年,竟然是一個有大來頭的人!

「你……你怎麼可能有白金卡?」蓉姐不可思議地盯著林沐晨,聲音發顫。

一想到自少年出現在店門前,她就一直沒給好臉色,蓉姐心臟突突直跳,有些不安。

林沐晨不在理會她,這種人雖然與他不會有交集,但總歸就是心裡有些不喜與排斥。

「給我打包五百張符紙。」林沐晨看向仍在震撼中的徐燕,微微一笑。

「啊?哦!您請稍等,我馬上就去!」看到林沐晨對她微笑,徐燕俏臉一紅,芳心頓時有些慌亂。

一開始不知道林沐晨身份時,她還能與林沐晨正常交流與對視,如今知道他身份不凡,徐燕怎敢再注視他的眼睛?

一邊說著,她便是連忙移開目光,慌慌張張轉身,準備去拿符紙。

「你站住!」

旁邊的蓉姐叫住徐燕,然後轉身面向林沐晨,臉色全然沒有開始的嘲笑與輕視。

她臉上掛著熱情的笑容,帶著諂媚之色,嬌滴滴的道:「小哥哥,方才多有得罪,還望不要和奴家計較。」

說著,她還不忘向林沐晨拋個媚眼,令得林沐晨感到一陣惡寒。 ?此時店外,林沐晨懷中抱著依依平靜而立。

他身體欣長略顯削瘦,俊朗清秀的臉龐上,一雙漆黑的眸子炯炯有神,帶著深邃,有種別樣的神秘。

儒雅的淺笑,如陽光一樣耀眼,像是帶著光輝,令人心生一股親切之感。

笑容中帶著自信,又似乎隱藏著一絲鋒芒,如同未出鞘的利劍,時刻等待著發出銳利一擊。

蓉姐心潮湧動,越看林沐晨越覺得順眼,這樣一位翩翩佳公子,方才她怎麼可以對他產生厭惡的情緒呢。

此時此刻,她心中不禁有些後悔與暗惱,都怪她太過粗心,險些放掉一頭大肥羊!

她表面熱情洋溢,笑容甜美,但內心卻是心思電轉,在焦急中尋找對策,看怎麼挽回在林沐晨心中的印象。

畢竟這樣一個有錢且好看的公子,若是抱上他的大腿,她立刻就能飛上枝頭變鳳凰,從此走上人生巔峰……

想到這裡,她挺了挺傲人的胸脯,雙手撐住櫃檯,上身微微向林沐晨傾斜,露出兩團白軟的半球。

「小哥哥,奴家有眼不識泰山,惹您不快。要不這樣,您只要高興,要奴家……做什麼都行!」

蓉姐面帶嬌羞,眼波流轉,貝齒輕輕咬磨紅唇,神態極具誘惑,言語與肢體間的意思不言而喻。

林沐晨冷笑,一開始見他穿著樸素,便對他冷嘲熱諷。

當他拿出白金卡,立刻就像換了個人,對他熱情如火,恨不得往他身上貼,全然忘了開始時的所作所為。

這要是剛才的那個陳老闆,指不定就會被她勾去魂,不再計較她的過失。

林沐晨後退一步,拉開與她之間的距離,如此勢力與污穢之人,只會令他心生厭惡。

旁邊,徐燕咬牙,原本欣喜的情緒,在蓉姐叫住她時,頃刻間落入谷底。

她止住腳步,微垂著頭,美眸帶著不甘,有些黯淡。

這已經不是一次兩次,她的客戶經常被蓉姐截取。

如今被叫住,她立刻便是明白,今天這個單子她是拿不到了。

誰讓蓉姐不僅年輕貌美、體態豐滿,而且善於抓住男人的心,這種手段,她學不會也不想學……

輕嘆一聲,徐燕眼中露出一抹釋然。

看來她或許並不適合這份工作,或者說不適合與這樣的人一起工作……

這是一種對現實的無奈……

「剛才那個陳老闆,每月能帶給你多少客戶?」林沐晨突然問道。

蓉姐身體一僵,表情微微有些不太自然,似乎有些難以啟齒。

林沐晨掃了她一眼,目光帶著憐憫,淡淡地道:「做個正常人吧,並不是所有的人都吃你這套。」

聞言,蓉姐渾身一顫,臉色一青一紅。

林沐晨的話語,尤其是眼神,令她感到羞憤,有些難以自容。

她望著林沐晨目光閃爍,惱羞成怒下忽然一把撕開衣袖,露出一截蔥臂,詭異的笑道:「你不是自視清高嗎? 李大炮的抗戰歲月 今天要麼在我手上買下這批貨,並補償我五千枚金幣的精神損失費,要麼名譽受損,你看著辦吧!」

這些有錢人最好面子,蓉姐自信,這個少年不過才十五六歲,思想單純,肯定會為了面子對她妥協。

難得遇到一頭肥羊,此時不宰,以後或許就再沒這樣的機會了!

林沐晨目光微冷,此人恬不知恥,竟然還想用這種手段訛他?

「公子你快走吧,蓉姐的相好是這片區域的主管,屬於商會的人,若是事情鬧大,引來魏主管,可能……」

「閉嘴,你這吃裡扒外的東西,看來平時是我對你太仁慈!等這件事情過後,在好好收拾你!」

蓉姐打斷徐燕的話,臉色陰沉,聲音冰寒,嚇得徐燕腦袋一縮,俏臉有些發白。

林沐晨向徐燕投去微笑,自信的道:「放心吧,不會有事。」

不知為何,看到林沐晨的笑容,徐燕心中一定,忽然覺得有種莫名的安全感。

蓉姐冷笑,正欲說話,忽然看向不遠處。

「魏哥,你要為我做主啊!」一邊喊著,她朝著一個身材精壯的男子跑去,抱住他的手臂哭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