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茉莉本意是好的,身為好盆友,她這樣做只是自私地想保住好朋友的名聲和安全。

2020 年 11 月 18 日

「緋色,我們離開,別管穆夜池了,你們這樣是沒有結果的,男人靠得住母豬都會上樹。更別說你和穆夜池之間的關係有多惡略你自己也清楚,你還猶豫什麼,等別人出手你就沒有辦法躲藏。」

江緋色沒有什麼動靜,也不知道有沒有聽進去她的話,夏茉莉在一邊干著急,都快要站起來把江緋色直接拖走。

「我這樣離開也不是什麼好辦法,他們既然趕在這個節骨眼上算計我,也肯定會料想事情曝光之後我會想方設法離開,我真的能隨隨便便就安全離開這裡?」

名門隱婚:前夫,別亂來 江緋色淡然的直視夏茉莉,小臉上的冷靜看起來令人都不忍心。

夏茉莉咬了咬牙,低聲的說道:「我當然知道你在擔心什麼,我也不是什麼盲目粗魯的人。我明白你擔心我的安全問題,不想連累我,但都鬧成這個地步,你留下來也沒有什麼意義。」

對啊,她留下來到底有什麼意義?

當初是因為覺得穆夜池跟卿月月暗中玩弄她,狼狽為奸欺騙她,所以想要給自己爭口氣,在他們婚禮上風風光光出現。

再不濟,看他們兩方人馬鬧得你死我活的,也是好戲,也算安慰。

誰知道到了蘇城,知道了穆夜池是被算計到這樁婚姻里,算計穆夜池的還是蕭涼城夥同卿月月。

這兩個人一個是因為恨她,一個是利用她算計穆夜池,都跟她江緋色脫離不了干係。

本來這事情好像也沒有什麼了不起,她又不上當,她也不痛不癢,頂多就是覺得噁心,覺得他們沒事找事吃飽了撐著。

結局她根本不在乎,根本就虐不到她。

唯一承認的,是他們利用她算計穆夜池,把她給噁心到了。

至於跟穆夜池之間……

「緋色,你快點下決定,咱們不能拖太久時間!」夏茉莉小臉著急得很,時不時在跟姜森用微信聊天了解最新情況。

堵在穆家大公司大門前的人已經被驅離,穆夜池進去公司並沒有走出來,估計正在處理今天一大早發生的事務,還要跟姜森他們談合作項目。

離開嗎,丟下穆夜池肚子面對一切嗎?

江緋色握緊小拳頭,又鬆開。

看看夏茉莉擔憂的臉,江緋色慾言又止。

最後在夏茉莉收到姜森最新消息,說有人在網上刊登了懸賞,私人懸賞捉拿江緋色,獎金高達六位數,江緋色才知道真拖不得。

「走吧,我們先離開蘇城!」

夏茉莉拉住江緋色冰涼的小手,拖著她先走進去衛生間,拿出包包里的化妝品,先幫江緋色把頭髮弄凌亂美,然後幫江緋色畫了一個大濃妝。

走出來的江緋色,從清純可人兒直接變成了外面的妖艷賤貨,整一個風塵艷麗,畫著媽媽煙熏妝的不良少女。

不是穆夜池卿月月蕭涼城這些人親自找來,八成不會有人認出跟在夏茉莉身邊的人,就是今天一大早再次紅遍整個蘇城的江緋色。

距離當年穆夜池斷掉蕭涼城左手的火爆之後,江緋色再一次成功的火了。

走出外面,四周的人眼睛往他們身上盯著看,嚇得夏茉莉小臉發白,趕緊拉住江緋色就跑。

中途打了車,夏茉莉說姜森幫他們安排了離開的路線,讓他們先去一個地方與人碰面。

不出來真不知道事情的嚴重,計程車行駛過的路段,能看見時不時有人組隊舉著江緋色的照片和不堪入目的廣告牌橫掃大街小巷,比某種可怕的組織還要讓人看得后怕。

「幸好,差一點點就被他們……」夏茉莉心有餘悸,看著江緋色哆哆嗦嗦的后怕,只不過後半句話被江緋色捂住了嘴巴。

夏茉莉一愣,隨機看向計程車司機的背影,吞了口口水。

江緋色沒有夏茉莉這麼擔心害怕手腳發軟,只不過看著外面抗著她相片和罪行公告招搖過街搜人的行為,緊緊咬住唇,眼睛里冷得可怕。

她真不想離開。

她真想留下來,看看背後的人到底想怎麼對付她,想看看卿月月還能搞出什麼花招害她。

理智告訴她,留下來絕對是死路一條!

就算有茉莉幫著,她都不知道還能不能安全離開,機場,車站,私家車,水路,一定被人暗中動手腳。

能動這麼大手筆,只為捉拿她江緋色,可見有某些權勢穆夜池都不能干預。

讓穆夜池不能干預,老爺子說話也要給三分薄面的,無非就是卿家背後的大靠山,那是不可撼動的勢力和實力,那些大世家的競爭,在那種掌控權謀的大靠山面前也只是小兒科。

要真有關,穆夜池想插手管她這件事,絕對會吃虧,並且……她沒有猜錯的話,穆家二叔現在肯定在卿家做客。

卿月月和穆家二叔都知道他們逼不了穆夜池,穆夜池會在明天婚禮拒絕似乎並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

為了能讓穆夜池無法拒絕,為了能趕走她江緋色,把她江緋色逼上死路,他們甚至不惜動這麼大的手腳。

穆夜池找上他們要談談,撤掉對她的追捕,條件一定是娶卿月月!

江緋色眼眸略過薄涼,有著淺淺的絕望與不安。

她本來覺得穆夜池有辦法應付婚禮的事情,不可能跟卿月月結婚,不管她答不答應跟他假結婚,穆夜池都不可能娶卿月月的,誰知道……

卿月月一定也想到了這點,所以才用這招下手。

重生八零致富記 穆夜池不去找卿家,明天也會跟卿月月結婚,去找了卿家,捅穿他們的陰謀那也正好落入他們的圈套,用江緋色的安全和性命當做條件讓他娶卿月月。

橫豎就是要穆夜池娶卿月月,把江緋色逼入絕望的深淵,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喊殺,休想在安安心心踏入蘇城一步。

以前的卿月月只想弄死江緋色,恨不得殺了江緋色。

現在的卿月月開始學會玩起陰謀手段,不想弄死江緋色,只想讓江緋色生不如死,讓江緋色活在她帶給的垂死掙扎里,看著她和穆夜池結婚生子,白頭偕老。

事情曝光了那又如何?跟她卿月月根本什麼關係都沒有。

這些所作所為卿月月從來都是通過收買威逼利誘,更利用了別人達成陷害江緋色的目的,比如焦思優這樣的,喜歡蕭涼城,被卿月月洗腦之後就來找江緋色拚命,關她卿月月什麼事?

「緋色……緋色你還好嗎?」夏茉莉擔憂的問江緋色。

上車之後,江緋色就沒有說過一句話,整個人安安靜靜的,一言不發,抵著小小的腦袋。

江緋色靠在玻璃窗上,眼神里沒有任何情緒,灰濛濛的如同一潭死水。

夏茉莉用力掐了她好幾下,才讓江緋色悠悠掀開眼皮,低低的應了聲,「我沒事,我不是這麼一點打擊算計就想死想活的人。」

兩人下了車,看著計程車走遠才往對面的房子走。

江緋色用沉默取代心中沸騰的情緒,一聲不吭。

夏茉莉輕輕皺眉,心疼的什麼都沒有逼她,小聲收到說道:「我們到了,先與姜森說的人見面。見面之後你不能再猶豫,一定在穆夜池和那些人安排的人出現之前離開,否則你想想就知道接下來的事情,要多糟糕就有多糟糕!」

「我知道。」

「你知道是一回事,你可不要做出來的又是一回事。你不能……不能再對穆夜池心軟,不能再抱著給他機會的心思了。」

「我沒有……」

夏茉莉看著江緋色,坦白的說:「我知道,他以前對你好,你跟他很多事和誤會也許是因為穆家其他人和卿月月算計。以前我也這麼認為,覺得你們兩個都太驕傲,不願意低頭主動找對方好好溝通才會落到彼此仇恨,你們心中扔留著一個位置給對方。」

江緋色沒有說話,沉默走路。

她和穆夜池的事情,知道最多的人就是夏茉莉,很多事情夏茉莉比她更清楚,但夏茉莉是個很聰明的女人,不該點破的她從來不會讓他們之間出現為難和尷尬。

這麼多年,他們之間不會臉紅尷尬,在現在這樣的情況下,夏茉莉也不想當做什麼都不知道。

「心裡還有一點位置又如何?這麼多年你們已經錯過了最美好的年華,錯過了應該坦白在一起的機會,你等蕭涼城的借口已經不管用了。緋色,你應該走出來,不管是從蕭涼城的世界,還是穆夜池帶給你根深蒂固的牢籠與執念,你都應該放棄穆夜池了——」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放棄嗎?

不是沒有擁有過任何嗎。

江緋色捫心自問。

那些美好的年少,她知道已經不復存在,全部都面目全非,所以她該放棄什麼?踏擁有的意見支離破碎,再也拼湊不回來。

根本就沒有什麼可放棄,她卻可悲的還深陷其中。

「緋色,離開穆夜池,放手,也放過你自己吧。穆家養育你是十八年並不是恩惠,是他們欠你的!真正讓你無家可歸,成為人人眼中釘肉中刺的,是穆家!是穆夜池,穆夜池才是害死你父親的罪魁禍首……」

穆夜池才是害死她家庭破碎的罪魁禍首。

穆夜池才是那個惡魔,不是穆夜池,父親根本不會死,母親根本不會鬱鬱寡歡患上病,不會不願意治療選擇追隨父親而去。

如果沒有穆夜池,沒有穆夜池,不是為了救穆夜池,她江緋色會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有疼愛她把她當成寶貝疙瘩當成小公主的父親,有溫柔善良賢惠把她當成寶的母親。

所有的一切美好,全都是因為穆夜池的出現,是穆夜池毀掉了她江緋色的整個人生!

江緋色狠狠咬著唇,嘗到了點點腥甜味道,才如夢初醒。

差一點,差一點就在夏茉莉的話里,被指引著走入魔障,鬼迷心竅里走火入魔,把穆夜池當成除而後快的心魔。

「緋色,你還想不明白嗎,你以為穆家對你好?不,不是!穆家根本對你不好,他們對你根本就不好。他們穆家不僅沒有感激你父親,還把你當成累贅,把你當成眼中釘肉中刺,把你母親當成懦弱無能的垃圾,把你這個拖油瓶拖累他們穆家。他們這些年對你做的事情,絕對沒有那件事稱得上是好事!」

夏茉莉握住江緋色冰涼的小手,激動氣憤,一字一句戳中最骨感的現實。

她還想說什麼,被江緋色甩開了手。

江緋色的眼神直勾勾的看著夏茉莉,眼中沸騰的情緒還冷靜不下來,可是她對激動的夏茉莉,第一次用冰冷的口氣:「茉莉,我們朋友,是最鐵的姐妹,是不是!」

「是!」夏茉莉抬頭,固執的說道:「正因我是你朋友,我把你當成姐妹,所以這些事我一定要跟你說清楚,讓你明白你現在在做著錯誤的決定。」

江緋色蹙了蹙秀眉,停下腳步,沒有在說話。

「你是因為穆家老爺子和穆家老夫人嗎?是,我沒說他們兩個老人的不是,他們對你的確挺好的。可他們對你好的前提上,不過是因為他們有愧你父親,算得上還有幾分良心,並不能算得上對你真正的好,只是想求個心安理得不被老天爺劈罷了。」

夏茉莉說得很骨感,赤露露的揭開了最後那層皮。

「這都是站在你的角度給我分析,我知道你說的沒錯,因為那是你旁觀者的觀點,是事實也是自以為是!」

夏茉莉一僵,咬著牙不說話了。

「我知道你為我好,我明白你的話是什麼意思。」江緋色緩緩轉身,認真的看著夏茉莉:「茉莉,我們的友情很乾凈,我不想被任何東西玷污,如果不小心,那請你跟我坦白。」

「我……」夏茉莉小臉白了白,「緋色……」

「沒什麼,上去吧。」

江緋色轉身推開門走了進去,身後的夏茉莉低頭看姜森發過來的簡訊,默默刪掉自己打出來的字,快速跟上江緋色的身影。

「緋色……」

夏茉莉叫著江緋色名字,追上二樓的時候,看到江緋色和蕭涼城正在二樓窗口面對面僵站。

空中氣氛有著詭異的寧靜,死一樣,令人心裡特別不自在。

夏茉莉走過去,站在江緋色身邊,低聲的說道:「緋色,我沒有別的意思,我以為……」姜森不會騙她,不會利用她,她跟姜森在一起三年,是有感情的。

可是緋色這麼聰慧的女孩,這麼心思敏感細膩的女孩,怎麼會查不到她暗搓搓藏著以為不會泄露的小秘密。

雖然她覺得這些小秘密對江緋色是好的,是不會傷害江緋色的,這也是她偷偷藏著,帶江緋色走的原因。

即使她也猜得到姜森的目的……是幫著蕭涼城和卿月月,讓卿月月跟穆夜池結婚成功,把江緋色支開。

在避免江緋色受傷,江緋色安全離開的前提下,她選擇了江緋色的安全和離開。

可能……她的選擇錯了,可能她不該藏著秘密。

緋色的話很純粹,純粹到讓夏茉莉心裡慚愧。

江緋色伸出手,輕輕我這夏茉莉的手,搖了搖頭。

「緋色,別擔心,你不用跟我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的樣子,我並沒有想過對你做什麼。我只是覺得這時候你應該跟我待在一塊,讓我保護你!」蕭涼城往前走過來一步,低聲說道:「你回去穆夜池身邊又能做什麼?你用什麼身份站在他身邊?他會害死你,會把你推入深淵,沒有辦法翻身的!」

「這是我的事,我的事情跟你已經沒有什麼關係。」江緋色後退一步,看著蕭涼城低喝:「不要走過來,不要以為我現在走投無路就可以趁機威脅我,我江緋色從來就不是個願意乖乖任人擺布的娃娃!」

「我沒有,我只是,只是想在你孤獨伶仃無依無靠的時候陪在你身邊,你需要我,你需要一個人護在身邊。穆夜池現在根本沒有空管你,也管不到你,明天他還要結婚,結婚對象也不是你。你現在蘇城是全民公敵,是人人得而誅之的罪人,你除了我,還能去找誰——」

蕭涼城並沒有聽話停下腳步,反而更靠近江緋色,聲音激動,胸口起伏很大。

「對不起,我想你應該確認是不是認錯人了。」江緋色冷眉,對蕭涼城的靠近不客氣阻止:「沒認錯人,請不要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在我知道你有女朋友的前提下,你說出這些話會讓我覺得你這個男人表裡不一,我討厭這樣的人。」

「緋色,你為什麼還看不清穆夜池的真面目!都這時候了你還想維護他。他那種人才是真正的表裡不一,才是真正的混蛋,你會被他害死,會被他騙的團團轉,騙得一輩子都過上這樣風雨飄搖居無定所的日子。」

「你在代表誰?」

蕭涼城臉色一僵,隨機笑出來,「我知道,我知道他最近花了很多手段去討好你,去求你原諒,而這種事情對他穆夜池來說不過是舉手之勞。你真的原諒他了?你真的原諒他了嗎?你竟然對一個惡魔,一個步步逼近你想把你推入地獄的魔鬼心軟善良……」

「你算什麼東西,閉嘴行嗎!」夏茉莉氣呼呼走上去朝蕭涼城就是一記怒吼:「就算穆夜池真是這種人,你蕭涼城也見不得是什麼好東西。緋色看在你的情面上,沒有把你那張噁心的臉撕破你還不知足,你還想怎樣?」

「你沒資格過問。不是看到姜總裁面子上,沒有他,你算什麼東西?」蕭涼城轉身看夏茉莉,聲音多了幾分薄涼怒火:「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和姜森背後搞什麼手段,你要是真對緋色好,真的把江緋色當成你好姐妹,你會帶她來這裡?」

「你胡說什麼,你懂個屁——」

「我不懂?你們兩人背地裡幹了什麼,你不可能不知道,你就是看緋色好欺負,你就是對她嫉妒羨慕恨……」

「閉嘴!」江緋色拉住氣急敗壞的夏茉莉,對蕭涼城冷著臉:「很好玩嗎?你們是不是想開個房間進去打個你死我活才過癮?」

蕭涼城和夏茉莉沉默,沒有人應答江緋色的話。

「說吧,要我來這裡想做什麼,真想帶我里開也好,不想帶我離開也好,想讓我遠離穆夜池和卿月月的婚禮也好。都說出來吧,別跟我藏藏掖掖,鬧成這樣鼻青臉腫也夠了。」

江緋色放開夏茉莉,走到對面的沙發,冷靜淡然坐下來,眼角抬起,望向對面站著不動的蕭涼城和茉莉。

「哼!」夏茉莉對蕭涼城冷哼一聲,這才走到江緋色面前:「緋色,我承認,我也許猜到了一些什麼,但是我覺得對你沒有危害,還能幫助你脫離蘇城,離開危險才答應帶你過來,並沒有某些人想的那麼噁心歹毒。」

對面的蕭涼城冷笑,譏諷的嘲笑不言而喻。

「我根本不知道姜森讓我帶你來見的人是……是這種噁心不靠譜的人,要知道是他,我死活也不會帶你過來。」

夏茉莉這次沒有說謊,她答應帶江緋色過來,真的不知道等他們的是蕭涼城,還以為是姜森在這邊認識的,可以帶江緋色安全離開的某個大人物,誰知道竟然是蕭涼城這個小人嘴臉!

夏茉莉心裡也很不舒服,也很憋。

姜森……還是利用了她,打著這麼好的借口,讓她背負著背叛好姐妹的惡名。 愛在初晴後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