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內武者紛紛響應,很快就聚集十萬之眾。

2020 年 11 月 18 日

這支十萬人的修行大軍,被寧龍臣命名為麒麟,寓意鎮壓叛亂,平定四方。

石柱暫時住進北魏城,祝石帶來的十萬凶獸大軍也被安排在此地,用來鎮守一城。

原來的北魏宮廷,此時已經成為了石柱的居住地。

北魏原來的那些官員,寧龍臣並沒有斬盡殺絕,留下一批人幫助石柱管理城內,了解各地情況。

盛世為凰:暴君的一等賢妃 宮廷之內,石柱坐在寶座之上,身旁站著蘇善。

下方劉三節為首的一群臣子,正在向石柱彙報各地情況。

短短一個月之內,寧龍臣就將北魏國內各地作亂城池鎮壓了大半。

寧龍臣的麒麟軍,也從十萬擴充到了七十萬。

此時劉三節手中拿著一份奏摺,上前一步道:「峰主,這是寧元帥呈來的密信。寧元帥說,一定要峰主親啟、示下!」

旁邊出來一人,將劉三節手中奏摺呈上,恭敬交到石柱手中。

石柱翻開奏摺,讀取其中信息。

「這裡沒你們什麼事兒了,都先下去吧!」石柱翻看完之後,對下面眾人說道。

「是,屬下告退。」

劉三節等人恭敬一禮,然後退出大殿。

「這是寧兄弟傳來的信息,還請先生幫我參謀參謀。」石柱將奏摺交予蘇善道。

「是。」蘇善接過奏摺,看了一會之後。

石柱問道:「如何?」

「九龍城有大批不明勢力闖入,只為抓捕兩個人?」蘇善疑惑道。

「不錯,這二人,一主一仆,其中主人重傷而亡,老僕還有一口氣在。」

「寧兄弟也是看這老僕忠心護住份上,這才將之收留下來。」

「另外寧兄弟還發現了一些可疑之處,想請先生過去幫忙參謀參謀。」石柱說道。

「看來這主僕這人身份非凡,在下在此先恭喜峰主了。」蘇善一下子看透其中深意,對石柱恭敬道。

「恭喜我?我有什麼好恭喜的?」石柱有些疑惑,看不懂蘇善為何如此。

「寧兄弟收留的這人,有大用。就是不知道,峰主你敢不敢用了。」蘇善肯定道。

「哦?先生還未見過此人,為何如此肯定,此人對我有大用?」石柱問道。

「能夠在重重包圍之中活下來,此人無論是實力還是才智都屬上選。這種人,最少都是身在某個王庭之中。如今那王庭被滅,唯一繼承者也已經死了,此人可以說是上天送給峰主的。」

「只不過峰主一旦收下此人,就意味著要為他的舊主買單,接過一切恩怨。」蘇善分析道。

「能得先生如此誇讚之人,想必並非凡品。先生可願與我一起,前往九龍城去看看?」石柱邀請道。

「在下遵從峰主意思。」蘇善恭敬道。

「好。」石柱說道。

一天之後,九龍城,城主府中,石柱處理完了事情之後,就和蘇善趕到這兒。

一處房間中,床上躺著一個男子,旁邊站著石柱、蘇善、寧龍臣三人。

男子一身血衣,頭髮散亂,面容憔悴,一臉猙獰,好似昏睡之前碰到了什麼極為令他憤怒的事情。

「此人來歷,可曾打探清楚?」

石柱坐了下來,向寧龍臣問道。

「救下此人之時,剛好抓到當時幾個追殺他的人。」

「我從這幾人口中得知,此人名叫少仲謀,來自東齊王庭。」寧龍臣說道。

「少仲謀?先生可曾認識?」石柱看向蘇善。

本宮的駙馬欠管教 「天下能人何其之多,就是在下也無法知曉全部。」蘇善搖搖頭。

石柱眉頭微皺,點點頭,將這名字記了下來。

「方才看他傷勢極重,莫非就是因此而昏迷不醒?」石柱說道。

「他的傷勢雖重,但卻並非是導致他昏迷不醒的原因。」寧龍臣搖頭道。

「那這是為何?」石柱有些不解。

「大概是因為他的少主已死,一時難以接受這個事實吧,這才想要沉浸夢中,不願醒來。」寧龍臣微嘆道。

「果然是個重情重義之人!」石柱感嘆了一聲。

睡夢中,少仲謀依然在呼叫少主。

「少主,少主…」

大聲叫喊了幾聲之後,少仲謀一臉猙獰的醒了過來。

醒來之後,少仲謀依舊猙獰喊道:「少主呢,少主呢?」

「這位兄弟,你家少主人,已經走了。」寧龍臣嘆道。

「不可能,我不相信這是真的,我要見少主,帶我去見少主。」少仲謀急忙拉著寧龍臣,央求道。

寧龍臣看向石柱。見石柱點頭答應,這才帶著少仲謀去了一處偏房。

房間中,有著一副簡易的靈堂,正中擺放著一個棺木,一個少年躺在其中。

少仲謀走近棺木,看到裡面的人之後,「噗通」一聲跪了下來。

「少主啊,你怎麼就這麼去了呢,你讓老臣如何向大王,向東齊百姓交代啊!」

少仲謀跪在地上,抱著棺木大聲痛哭起來。

「走吧。」石柱說道。

然後,三人出了房間,讓少仲謀好好發泄一番心中的悲痛。

半天之後,少仲謀一臉憔悴地走了出來。

然後有人將少仲謀引進大堂之上,見到了石柱三人。

「感謝主人家相救之恩,還為我家少主布置了靈堂,少仲謀在此多謝!」少仲謀走進來,向著石柱三人恭拜道。

「先生不必多禮。些許小事,不足掛齒。只可惜你家少主,唉,請先生節哀。」

寧龍臣上前,將少仲謀扶了起來,引到一旁坐下。

「我從那幾個人口中得知,先生來自東齊?」

少仲謀坐下之後,石柱問道。

「他們在哪兒?」少仲謀豁然站了起來,一臉兇狠地朝石柱瞪了過來。

「不好意思,在下失態了!」少仲謀意識到此地早已不是東齊,這才平復了一下心情,開口道。

「無妨,國讎家恨,自然是難以輕易化解。」石柱理解的點點頭。

「還請告知在下。」少仲謀盡量剋制自己,平靜道。

只不過從他袖口之下微微顫動的手臂來看,此刻少仲謀還是非常激動的。

「也好,那就帶先生去看看。」石柱沉默了一下,答應了。

隨後,幾人就來到了一處禁閉之地。

幾人進入其中,看到有五個人被綁在銅柱之上。

少仲謀一臉就認了出來,這五人,就是一直追殺他主僕的其中五個。

「哼,給我死!」

看到這五個人,少仲謀臉上就露出一股仇恨。

憤怒之下,少仲謀一掌打了過去。

「轟…」

一聲炸響過後,五人全部死去,五人身後綁著的五根銅柱,也已經斷裂。

「恩公想必就是白憐峰石峰主吧。」

「在下少仲謀,多謝恩公今日相助之恩。」

打死這五人之後,少仲謀恢復了理智,看向石柱感謝道。

少仲謀此時表現,當真與之前判若兩人啊!

若是之前給人的感覺就是一種忠心僕人的話,那麼此時的少仲謀就是一個智計深沉的人。

石柱等人吞併北魏國之事,雖然做的不是很隱秘,卻也並非什麼人都可以知道的啊!

更何況,還是這個四處奔逃之人。

難以想象,此人究竟是如何知道這些的。

石柱此時這才想起幾日前蘇善對他說過的話,如今看來,所言不虛。

這個少仲謀,一看就是非常精明之人,居然一眼就看出來自己的身份,這讓石柱非常欣喜。

「真人面前不說假話,先生可願在我白憐峰屈就?」石柱圍著少仲謀轉了一圈,看向他沉聲道。

少仲謀有些驚訝,想不到對方居然如此直接!

對於石柱的邀請,少仲謀本能有些拒絕。

然而一想到此時的處境,少仲謀臉上露出了一股苦澀。

東齊不在了,自己苦苦守護的少主也在不久前死了。

人家不計較自己的過去,願意收留自己,自己還有什麼可考慮的呢!

不過就這樣臣服於對方,未免有些太過輕率。

想了想,少仲謀說道:「想要讓我加入白憐峰也可以,城外有個白將軍,一直在追殺我和少主,我想他死。什麼時候,石峰主將此人人頭提回來,我就加入白憐峰!」

「好,那就請先生暫居於此,等過一段時間,我將那白將軍的人頭提來,咱們再商議其他之事。」石柱叫道。

「多謝。」 婚不受色:老公愛的好凶勐 少仲謀感謝道。

然後,石柱就讓人將少仲謀安排在城主府住下。

「東齊被滅了,好快的速度。」

一間房中,蘇善坐下來之後說道。

「先生莫非知道,這東齊是誰滅的?」石柱問道,寧龍臣也好奇地看了過來。

「在下之前就在文琴太子那兒聽聞,武王庭一直在攻打東齊。想不到這短短時間之內,就已經被滅了,看來這武王是蓄謀已久啊!」蘇善解釋道。

武王庭?

接受少仲謀,就意味著要與武王庭作對了?

對方能夠如此快速將東齊王庭給滅了,看來實力極為強大。

頓時,寧龍臣看向了石柱。

「上次那雲侯,就是武王庭的吧!如今看來,這武王庭也在針對我。」

「既然如此,那這一票幹了!」

石柱想了想,對寧龍臣:「二弟,想個辦法,儘快將這白將軍引出來。」

「是,大哥。」寧龍臣點頭應了下來。 九龍城外一處鄉鎮中,白將軍等人已經將此處佔據,作為臨時據點。

白將軍住在鎮中,每日派遣手下前往九龍城內打探消息。

白將軍住處,外面有著一群人把守。

房間內,一名下屬正在向白將軍彙報消息。

「怎麼樣,可曾打探到什麼有用的消息?」

白將軍坐在上面,看向站在面前的一個下屬。

「回將軍,屬下等已經打探出來了,王六他們幾人是被城主府的人擄走的。」

「至於那兩個東齊餘孽,現在還在城主府養傷。」

那下屬一臉興奮地看著白將軍說道。

這幾日來,白將軍一直催促眾人打探那兩個東齊餘孽的消息。

如今終於確定了,這下再也不用擔驚受怕了。

「屬下還探聽到一點消息,聽說城主府內最近來了個大人物。」那下屬又繼續道。

「大人物?區區一個諸侯國,又能有什麼大人物,頂天了也就是一個諸侯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