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聞柔金主的公司突然開始出問題,一落千丈。

2020 年 11 月 18 日

比如天娛少了一個熾手可熱的金牌經紀人。

這些證明了那一天的的確發生過一些事。

在三月份一號,葉靈正常的入了《韶華難尋》的劇組,開始拍戲。

和葉靈對戲的馬柯的飾演者是一個實力派的新人韓可,並不是不想用咖位大的,實在是年紀不對。

這部戲是從高中開始拍的,雖然不至於真的是十五六歲的年級,但是也不能一上來就被看出已經二三十歲了吧。

韓可是一個很認真的演員,除此之外,在前一部戲合作過得沈筠,霍仁也同樣參演了這部劇,還有如今當紅的影帝辛飛宇,影后廣思遠也同樣參與了這部戲。

神醫傾城:腹黑兒子妖孽爹 這部戲可以說除了一些要參演初中時期的演員是稍稍降低了要求之外,其他的主演人員都是大牌的實力派演員。

也是葉靈的確是看著嫩,完全可以hold的住高中生的人設,不然這個角色也最終會因為年齡問題和葉靈無緣。

而因為葉槐是葉靈演的,韓可非常的緊張,可以說是除了影后和影帝外,整個劇組就葉靈的咖位最大了。

而韓可說是新人真的不是謙虛,他是今年才從J戲大畢業的,就算是全優畢業,也依舊是個剛出校園的學生,根本就比不了劇組裡那些已經演戲好幾年的前輩,而且還都是演技派的。

渣攻都去哪了快穿 但是在拍戲之時,韓可就會發現,根本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被葉靈帶著,只要不是故意的,基本上都可以一次過。

但是也不是沒有問題的,就是抱替,雖然找韓可的另一個原因是韓可的身形和司奕相似。

但也只是相似,畢竟司奕除了身形外還有氣質,而且可以參演高中生的韓可,身形就算再相似,也不會有太相似。

這真的是非常的無奈了,最後編劇拼著禿頭將抱戲是刪了又刪,最後只留了實在不能刪的幾場。

而這幾場成了NG最高的幾場戲,誰都沒有想到,NG最多的居然是幾場抱戲。

而這也是其他戲中絕對沒有出現的,畢竟抱戲嘛,只要不是正面面對鏡頭的那個演員表情情緒太過於差的話,一般也就是一遍過了。

為了這幾場戲導演嘴角都起了燎泡,更窩火的是,還不能罵。 好不容易將那幾場抱戲拍好,這個導演發誓,以後再不找葉靈拍有親密戲的角色。

而這個親密戲分界線是牽手,這是非常限制一個藝人,特別是演員的發展,不過對葉靈的限制卻不大。

畢竟葉靈的演技不差,進組還自帶大投資,並且就算找不到合適的劇本,還可以找人量身制定。

六月份金鳳電視節,《無奈情無份》被點名,最佳女主角,年度最佳影片獎,最佳導演等十多個獎項。

沈筠:恭喜獲得成為影后。

霍仁:恭喜恭喜

鄧松:恭喜葉靈姐,葉靈姐真厲害(^o^)/

葉靈:只是被提名,最後是不是還不一定。

葉靈發完這一句就沒有再管手機了,因為司奕來了。

「恭喜。」司奕進門第一句話。

「謝謝。」面對司奕葉靈並沒有謙虛。

劇是好劇,演員演技也都在線,播出后成績也很好,而同期的也沒有與唐導同質量的劇,相信只要沒有黑幕最佳影片獎和最佳女主獎絕對是穩得。

「你的戲也快要拍完了,我們去旅遊吧。」司奕裝作不在意的說。

「你公司呢。」

「我手下養了那麼多人,如果連幾個月旅遊的時間都不能讓我空出來,那那些人也就沒有。」沒有任何事能阻擋兩人的旅遊。

而且這一次旅遊的意義可不一樣,這一次可是蜜月。

是的,司奕已經將婚禮準備好了,請帖什麼也都發出去了,只是沒有告訴葉靈罷了,他準備給葉靈一個驚喜。

菱寧同情的看了眼司奕,主人什麼都知道了,還以為自己隱藏的很好,真是可憐。

看完菱寧又窩成一團睡覺了。

「那好。」葉靈點頭應下,這部戲拍完她一段時間內都不會繼續拍戲,只會接兩檔綜藝,然後再繼續休息,等明年再接戲。

葉靈這打算就相當於半退隱了,要是粉絲們知道了一定會哭的。

「你有想去的地方嗎?還是我們直接環球旅行。」司奕拿出一早就準備好的旅遊攻略問。

葉靈想了一下,說,「環球旅行,去人煙稀少,風景獨特的地方。」

司奕想了下符合葉靈要求的地方,發現冒險家跑的地方全部符合。

司奕:「……」

「好。」相信就算在山野里他也一樣可以創造浪漫。

司奕還想要和葉靈多說說話,葉靈的電話就來了。

「唐導的電話。」葉靈說了一聲就接起了電話。

「唐導。」

「葉靈,恭喜你被提名最佳女主角。」唐導的心情非常的好。

「那都是唐導的功勞,同樣恭喜唐導背提名最佳導演。」

「好了,我們就不商業互吹了,等電視節之後劇組再一起聚聚。」

「好的。」

「那到時候再聯繫。」

「到時再聯繫。」

等唐導掛了電話之後,司奕剛準備說什麼,葉靈的電話又響了,可以說是無縫連接了。

而這一次打電話來的事紀言。

司奕:「……」

若說司奕最不想要葉靈和誰接觸,那就是和葉靈有著共同秘密的紀言,不知道為什麼,面對紀言,司奕總是很害怕。 這種害怕源於葉靈,每次看到紀言就害怕葉靈離開他,就好像曾經他不知道的時候葉靈離開他與紀言在一起了一樣。

葉靈不知道司奕心中的害怕,直接接起了電話。

「恭喜。」千篇一律的開頭。

「嗯。」對於紀言,葉靈的態度來的更冷淡些,紀言也不在乎。

「聞柔染上了毒癮。」紀言的語氣的淡漠,他要將聞柔加附給瀾彤的全部還給聞柔,「你小心些,她已經被逼到絕境了,不知道會做出什麼。」

「我知道。」明知道有這麼個敵人,就算交給別人對付不管了,也不可能不注意。

「我……」紀言遲疑了一會還是說了出來,「我見到她了,她很好,謝謝你。」

「不用謝。」

「她好可愛。」紀言的聲音裡帶上了笑容,「小小的,暖呼呼,我遠遠的看著她,她還對著我笑了。」

不知道為什麼,有種不好的預感。

「你說她是不是還愛著我,就算投胎了也一樣,不然為什麼會第一眼見到我就對著我笑,還拉著陸夫人要過來呢,還要我抱……」

葉靈:「……」

紀言好像突然痴漢附體,一說就停不下,完全不需要人回應,「那暖呼呼的,還有奶香,真的好可愛。」

司奕見葉靈一直在和紀言打電話,心裡正不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驚的幾秒沒反應過來。

司奕看了一眼桌上開著免提的手機,連續不斷的傳來猶如痴漢的言語。

「這是紀言?」

司奕懷疑自己是不是弄錯了,給葉靈打電話的不是紀言。

「是他。」葉靈回答的毫不猶豫。

因著司奕突然的出聲,對面紀言的聲音驟然停止,似乎沒有反應過來,有十幾秒沒有聲音。

「司董?」紀言試探性的說。

「是我。」司奕的聲音非常獨特,極富辨認性,基本上聽過了就不會認錯。

「……」這就丟臉了。

但是紀言卻是掉進名叫陸瀾彤的坑裡爬都爬不出來了。

「司董你見過陸家的小公主瀾彤沒有?」一本正經的詢問。

但是司奕總有種不好的預感。

「見過。」

在這兩個字之後那不好的預感成真了。

「瀾彤很可愛對吧,又可愛又懂事,奶聲奶氣的可以將人萌化了……」

若說之前只是預感,現在司奕可以確定了,紀言喜歡的人是葉靈這個身份,但是現在那個人的身份給了葉靈而那個人成為了陸家的小公主。

但是這個確定卻並沒有讓司奕的忐忑放下,反而更加的害怕,恐懼了。

之前是害怕葉靈拋棄他跟著紀言走,現在卻是怕葉靈消失。

這樣,還不如前一種,哪怕葉靈愛上了紀言,他相信自己有辦法讓葉靈重新愛上他,但是消失了,他就針對我毫無辦法了。

「你在想什麼?」清冷的聲音在耳畔響起,將司奕從內心世界拉出。

葉靈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掛斷了紀言的電話,正看著他,那雙清冷的看見看著一個人的時候,會讓那個人以為自己是被唯一注視著的人,又好像完全沒有進入那人的眼中。

「你不會離開我的。」司奕說的篤定又堅定,但是這都是掩蓋心中不停淹沒他的心慌,「對吧?」

葉靈愣了下,奇怪的看向司奕,「不會,不要亂想。」

聽了葉靈肯定的回答,司奕的心慌總算壓下去了。

「我去做飯。」司奕站起來走進廚房。

就算要離開也沒什麼,他總會有辦法讓葉靈離不開他的,廚藝就是其中一種。

只要讓葉靈再也吃不下其他人做的事物,那她就再也離不開他了。

想著,進了廚房的司奕戰意滿滿,而司奕如今的廚藝也的確是非常的不錯,直逼五星級酒店的大廚。

而司奕在認識葉靈之前只會下面和炒飯,炒個青菜。

而現在各種菜幾乎是手到擒來,可想而知為了讓葉靈的胃離不開他,司奕下了多少功。

葉靈的戲趕在六月五號全部拍完,比一些配角的戲結束的還要早。

而男主韓可的戲份還有幾場,韓可是真的佩服葉靈,基本上和葉靈搭戲的演員都佩服葉靈。

在緊著葉靈的戲先拍,別人的對手戲都只能找葉靈不能拍戲的時候拍的時候,不是沒有人有意見,但是在看了葉靈的戲,基本上都沒有話說了。

雖然是緊著葉靈的戲份先拍,但是從時間上來算,也根本不耽誤他們的事,其他劇組裡一場一場的拍或者是怎麼拍,等的時間還要長,因為NG是常有的事,一場戲NG的十几几十遍,就算后一場就是他們的戲也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

而葉靈演技好,可以說只是看演技絕對不會NG,反應快,和她搭戲的要是不小心出錯了,只要不是大問題特別齣戲的那種,都可以立刻反應過來接下去,減少了NG。

這樣算起來,葉靈十幾條戲可能還沒有別人一條戲要的時間長。

在葉靈殺青之後,說實話那些演員還有些失望,就算不搭戲,看也是收穫頗多。

而且看葉靈演戲真的是一種享受,一條戲下來,如果不是知道這是在拍戲,還以為是真實的呢。

「這幾個月來感謝葉靈姐的照顧,教導。」韓可給葉靈敬酒,看著葉靈的眼睛里全是敬佩,這幾個月來他的進步,學的比這幾年的都要多。

葉靈也非常給面子的將酒喝了,「那是你自己努力。」

「現在像葉靈你這樣演技好的已經不多了,現在那些小鮮肉都走的偶像路,演技都不太在乎,磨鍊的少,演技好的就更少了。」汪導感嘆道,「好多明星被粉絲捧得都飄了,你是個有實力有潛力的,可不能荒廢了啊!」

「汪導,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沈筠裝作不滿,「我們小靈的確是非常厲害,我們雖然比不過影帝影后也比不過小靈,但是也不差啊。」

「就是啊。」廣思遠笑到,「您這話可是給小靈拉足了仇恨,就連我都嫉妒呢。」

「得得。」汪導失笑,舉起酒杯「我說錯話了,自罰一杯請罪。」

汪導說完就一口將酒杯里的酒喝完了。

場面非常的和諧,有說有笑,意外發生在一群人聚會完出酒店。 一個穿著一身黑色休閑服,頭戴黑色兜帽,臉上帶著墨鏡和口罩的人突然沖了過來,手裡拿著什麼東西就往葉靈身上扎。

這真的是嚇呆了一群人,也幾乎是同時那個人就往後飛了一米,砸到了地上。

等反應過來眾人看到的就是躺在地上捂著肚子站不起來的黑衣人,還有掉到一旁的針筒,針筒里還有液體。

反應最快的是影帝幸飛宇的助理兼保鏢。

過去收了針筒,將地上人的眼睛口罩都扒了,露出一張臉色慘白,眼底青黑的臉。

這是一張所有人都熟悉的臉,但是卻沒有人敢認,雖然熟悉,但是這和之前所見的差距太大了。

這個人就是聞柔,聞柔剛發跡那一會,幾乎全是好評,看著也是自信十足,神采奕奕,就算後來黑料全網覆蓋,上面的一些被抓捕的照片也只能算是凄涼。

而現在完全不成人樣了,如果不是確定這是個活人,說是鬼,相信都沒有多少人會懷疑。

聞柔臉色慘白,完全說不出話來了,但是那雙眼睛卻是像條毒蛇,陰毒的盯著葉靈。

不用她說,所有人都看懂了,那眼中的不懷好意簡直是想要拉葉靈入十八層地獄。

「要不要報警?」幸飛宇問葉靈,對地上人的慘樣沒有半點感覺。

這樣的他見得太多了,娛樂圈永遠沒有表面那樣光鮮亮麗,在那華麗美好的外表下是無盡的深淵。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