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不知道哪個小弟報告了這邊的情況給東方龍,東方龍,陳北冥,羅光,陳北冥,東方上,熊似錦都來了。東方夜沒來。羅達沒來。

2020 年 11 月 18 日

羅小冬掃視一眼,所有的人,見到現場的三十多具屍體,都驚呆了。

東方龍上前,一看,是羅小冬。

然後,旁邊有一個美女,是歐陽小西,另一個女人,不成人形,披散著頭髮,斷臂。

是王萌!

東方龍一來,那陸頂峰頓時覺得似乎有了依靠,說道:「東方先生,這,羅小冬先生,他剛才答應繞我一命!」

東方龍奇道:「什麼?你打不過羅小冬?」

陸頂峰說道:「羅小冬不是人,是,是神仙!」

東方龍奇道:「你在說什麼?」

羅小冬忽然說道:「東方龍,他虐待我的朋友,你是否知道?」

東方龍哈哈大笑,說道:「怎麼?你是找老夫算賬嗎?」

陳北冥說道:「怎麼?你想打架?」

東方龍身後右側,東方上已經拿出手槍來了。

見此情景,陸頂峰急忙說道:「別,別打,他,他刀槍不入的!」

東方龍和眾人大驚,羅光說道:「你胡說什麼?」

東方龍說道:「世界上怎麼有刀槍不入的人?」

陸頂峰說道:「是真的。」

羅小冬說道:「我問你最後一句,欺負王萌,你是否有份?」

東方龍哈哈大笑。說道:「有份,你又能奈我何?」

羅小冬一揮手,所有人再次的,往天上漂浮,然後重重摔在地上!

東方龍還沒反應過來,就一命歸西了。

現場,只剩下陸頂峰一個人。

陸頂峰眼神中充滿著無比的恐怖,說道:「你,你答應繞了我的。」

羅小冬一抓,然後一捏!

這凌空的一抓。直接把陸頂峰的胸骨抓碎了,然後,胸骨插進了肺部,當場死亡。

這時候,所有的人,都死了,圍觀的五個男人,都再也憋不住了,往外就跑,羅小冬看了一眼,沒有追。

這時,夏璇和葉雙回來了,帶了十五個女人回來,都是被囚禁的或者被逼著跳舞的。而那個在桌子底下跪著的女人,全程目瞪口呆。

夏璇問道:「你叫什麼名字?怎麼發獃?」

那女人忽然磕頭說道:「神仙,神仙!」 夏璇扶起她,說道:「你快走吧,回家吧。」

羅小冬踩著遍地屍體,往外走,整個夜總會,現在音樂聲音還在響,但是卻除了羅小冬一行人以外無人生還!

屍骨遍地。屍山血海。

其中有的人腦漿迸裂,有的人,直接是胸骨插進肺部。導致的斷氣死亡。

還有的人,是直接粉碎性骨折,痛苦難當,然後又被羅小冬第二下摔下去死亡的。

一共殺了一百多人。

三十來個,是陸頂峰手下的貼身高手,還有三十來個,是後面的小弟,也是陸頂峰手下的。還有四十來個,是跟著東方家族來的。

東方上,羅光,陳北冥等人,包括東方龍,全死了。

外面,東方家族的車子,還在。羅小冬啟動了車子,讓夏璇開車,然後,帶著葉雙和王萌回賓館!

劉福這時候打來電話,問道:「你怎麼樣了?」

羅小冬說道:「世界上從此,沒有東方家族和陸頂峰了。」

劉福驚的說不出話來,過了一會,說道:「這是什麼意思?是說?」

羅小冬這時候,在汽車上,從後視鏡往後看,看到整個夜總會,大火已經熊熊燃起。

羅小冬臨走的時候,葉雙放的火。

葉雙也不知道這樣能不能幫上羅小冬,但是卻不自覺的這樣做了。

羅小冬帶著人,回到酒店,酒店那邊,屍體已經被劉福處理掉了。

劉福在酒店等著羅小冬,說道:「你,你!」

若愛如初 羅小冬嘆口氣,說道:「你們先讓一讓,我要幫王萌療傷。」

劉福說道:「你的神奇力量,還能療傷?」

傲嬌總裁狂寵妻 羅小冬說道:「我估計用處不大,斷臂無法復原,我只能盡我所能。」

這時候,王萌感動落淚,說道:「羅小冬,你,你不用為我做這麼多。真的感謝你,太感謝你了,我無以為報。」

羅小冬用手去擦拭王萌的眼淚,說道:「沒事了。你安全了。」

王萌的眼淚剛被擦乾,新的眼淚又出來了,說道:「羅小冬,羅小冬,我!」

羅小冬說道:「王萌,你去洗個澡吧,我等你,洗完換身衣服,然後我給你療傷。」

夏璇說道:「我去拿我的衣服。」

夏璇去行李箱里,翻了翻自己的衣服,拿出一套衣服。

王萌默默點頭,然後,去洗澡。

夏璇說道:「用不用我幫你?傷口還疼嗎?」

王萌說道:「不用了,傷口痛,我還可以忍受。」

羅小冬把仙力輸入到王萌體內,很快,身上的鞭子傷,癒合了。

而右臂的斷口,也癒合了。但是胳膊,卻無法再生長出來。

王萌看著這一切,看著傷口在自己面前快速癒合,說道:「羅小冬,你是人還是神?」

羅小冬說道:「除了有這種神力,其他的和普通人沒區別。你快去洗澡吧。」

洗了澡,羅小冬在外面等著,過了一會,出來了,披散著頭髮,一陣發香,傳來。

羅小冬抬頭看去,只見王萌又恢復了昔日容貌。

十分的美麗,腿很長,又白又長,完全沒有任何的不和諧的彎曲,十分的美麗的大長腿。

羅小冬說道:「你好美。」

王萌苦笑了一聲,說道:「可惜如今,已經是殘花敗柳。不但如此,還是個廢人了。」

羅小冬說道:「不是,我看,經歷劫難后,你更成熟了。」

王萌不再說話,默默坐下來。

羅小冬說道:「身上還有其他傷口嗎?」

王萌說道:「沒了,都癒合了,剛才洗澡的時候我看了。」

羅小冬說道:「這就好。」

這時候葉雙說道:「不知今天晚上的大火,是否燒的乾淨。」

羅小冬說道:「沒事的。」

忽然,葉雙幽幽問道:「羅小冬。」

羅小冬說道:「什麼?」

葉雙說道:「你會嫌棄我嗎?」

羅小冬說道:「不會。」

葉雙說道:「羅小冬,我想跟著你。」

然後,短暫的沉默。

這時候,王萌凄慘一笑,說道:「你就收了葉雙吧,她是個好女孩。」

羅小冬反問道:「你呢?」

王萌說道:「我已經是個殘疾人了,你讓我怎麼辦?讓我也跟著你嗎?你就讓我自生自滅算了!」

羅小冬說道:「王萌,看著我。」

然後認真的看著王萌。

王萌低頭,過了一會,才鼓足勇氣看著羅小冬。

羅小冬接著,說道:「葉雙,你也過來。」

葉雙順從的過來,然後,羅小冬一手摟一個女人,說道:「我希望,你們兩個都留下,怎麼樣?」

王萌眼淚簌簌下來,說道:「我,我!」

葉雙這時候,明白了點什麼,說道:「王萌,你留下來吧。和我湊個伴兒。」

王萌說道:「你有夏璇和歐陽小西她們,我,我是個廢人,並且被強bao過。我……」

羅小冬說道:「我不介意的。我真的希望你做我的女人,從此以後,有我保護你。」

夏璇過去,拍了拍王萌的肩膀,說道:「羅小冬很少這麼快速表白的,現在他這麼認真表白,你大可以放心,他不會介意你的過去的。」羅小冬說道:「我真的不會介意。真的!我發誓!」

羅小冬舉右手,發誓。

王萌急忙說道:「我相信,我相信你!」

接著說道:「其實羅小冬,我很羨慕你和夏璇歐陽小西,還有白珊珊能夠和睦相處,我真的很羨慕,我希望加入你們,可是我現在這幅樣子,我怎麼能夠!」

羅小冬說道:「不,你只要還活著,就有選擇的權力,不是嗎?如果說死了,似乎沒有選擇了,老天爺收你的,但是,現在老天爺讓我們活著,我們就有選擇的權力,不是嗎?」

夏璇點頭,說道:「羅小冬說的對,你有選擇的權力的。」

葉雙說道:「相信我,相信羅小冬,相信自己的直覺,做自然的決定,遵從本心的決定。」

王萌流著淚,說道:「謝謝,謝謝你們,我,我!」

羅小冬忽然,單膝跪地,說道:「我真的,王萌,我這輩子從來沒下跪過,我今天給你單膝跪下,我希望你成為我的女人,這裡面,是真愛,絕對不是其他意思!」

王萌說道:「我明白,我起初擔心,覺得你是可憐我,才這麼說的。」

羅小冬說道:「絕對不是因為可憐,是真的愛你。」

說完,又行禮,說道:「答應我。」

夏璇也在拍著王萌的肩膀,王萌激動,點頭,說道:「我,我,我願意。」

接著左手去扶起羅小冬。

羅小冬輕吻了一下王萌的嘴唇。

王萌說道:「我,我太高興了。」 之所以找這些文籍看,因為這些與六部各部皆息息相關,與定國公府被定死罪的諸多罪令密不可分,與近月來所頒布的條令牽繫,還會影響今後的浮生人間。

只是夏昭衣未能想到,文字背後會這般生靈塗炭和醜陋貪婪。

她合上書本,看著一旁散著香氣的食物,沒有半點胃口。

耳邊似響起師父曾提過的一句話,師父說,這世間天地分明,黑白分明,主次分明,階層分明,唯善惡不明。

她現在雖覺得史官可笑,可從另一種立場來說,她又能理解他們。

因為史官大臣們站著的地方是高處,而階層,便是他們須費盡筆墨去著色的。

著色,固化,攔擋,不讓利益被分,資源被奪,可是在高處之下,是被吸光血汗的萬千伏屍。

要打破這些階層,唯有戰爭,可是戰爭過後又能有什麼?

一將功成萬骨枯,踩著萬骨登上高尖的人,又是新一頭生吃血肉的獸。

夏昭衣望回燭上火苗,師父,我困惑。

………………

燕雲府一事後,京兆府衙前的哭聲少了很多,但是人數不減。

好多人成日坐在門口,一有官府的人進出,便會蜂擁而上,被衙衛和守衛飛快擋在外邊。

上午的天幕飄滿陰雲,隨時將要下雨。

一輛馬車從街口駛來,眾人抬頭看去。

有人認出來:「好像是刑部尚書陸大人的馬車!」

「尚書大人!」有人欣喜說道,隨即起身跑去。

越來越多的人跟上。

「陸大人!我爹被抓去快一個月了,什麼時候能放回來,他沒有干過壞事,只是個老實本分的說書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