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光是趙信,赤岸啼他們三人聽到這個信息后,也都是喜上眉梢,說到底他們都是來這裡完成任務的,誤打誤撞居然來到了一個大墓,雖然現在處境很差,但是終歸是有望完成任務了。

2020 年 11 月 18 日

「其實各位,我在來的時候,大人曾給了我一樣東西……」忽然姞順猶豫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趙信幾人都明白他口中的大人是誰,要知道當初來到這小洞天就是被他逼迫的。

「我知道那個東西,難不成你要將我們都炸死嗎?」赤岸啼冷冷的回了一句,看來那個炸藥,他的身上也帶了。

「炸死?難不成你們有炸藥?」牢中也有從天界過來的人,所以對赤岸啼的話一點就通,說起話來聲音也有些激動。對於炸藥,有人明白有人糊塗,感覺這個詞很陌生,不過很快就有人出聲解釋了。明白了炸藥之後,確實他們多了一絲的希望,炸藥和人的能力造成的傷害沒有人去比對過,因為炸藥只有天界也就是人族才有,而人族的傳承者誰也不會無聊的去炸一座山,之後用自己的力量去摧毀一座山來比對。所以炸藥真正的威力還不得而知,總之肯定不會比傳承者差就對了。

豪門婚色之前夫太野蠻 哪知這回姞順沒有應承,而是轉聲道:「我說的不是炸藥,而是另一個東西」。

「唉……」在聽到了炸藥的好處之後,原本牢中的人充滿了希望,可是被姞順的這一句話又打擊回了最初的原型,大家皆是哀嘆不斷。可見希望越大,失望越強。

「雖然不是炸藥,但是我感覺比炸藥還要管用,因為大人當初說了,給我的東西能夠稀釋神農草……」姞順的話剛說完,眾人頓時如被打了興奮劑一樣,整個牢獄都快沸騰了。

「好小子,有這樣的好東西為什麼磨磨唧唧這麼半天」。

「你們家大人是誰啊?等我出去一定要好好謝謝他」。

「熬了這麼久終於能出去了……」

「是啊,我就說天無絕人之路,我覺得自己之所以這麼長時間都能堅持下來,肯定是有原因的,果不其然,終於到了我出頭之日了」。

「這回出去了,我要找我的老婆孩子,和他們好好的生活在一起,打打殺殺的日子早都膩味了」。

「什麼老婆孩子,我要找一堆女人,反正老子有的是錢」。

「你們的都太庸俗,我就想出去之後提升自己的境界,之後回來打他丫的……」。

「對,回來干他丫的,讓老子吃了這麼多苦,必須要干回來,但是前提是先享受完在干回來」。

「瞧你的那色鬼樣」。

「哈哈……」

苦悶了這麼久,眼見居然有機會逃出去了,每個人的心情都是一樣的,興奮不已,甚至有人已經幻想到自己回去百年之後的生活了,大家在一起其樂融融,這還是趙信來這麼第一次看到沒有人頂嘴,沒有一個反對的聲音,大家就像是一家人一樣。但是他們開心了,反倒是有一個人沉默了,那就是給了大家希望的姞順,到這裡趙信也發現了事情的不對勁。

「喂,小子,快點將那個好東西分享一下」很快有人興緻勃勃的向姞順要東西了。

沉默了半晌之後,姞順終於說話了,只不過他的話說的非常猶豫「那個……因為這個東西比較難得……」。

「放心,自然少不了你的好處,回去之後只要是我福地有的,你隨便挑……」。

「對對,你放心……」。

「快點拿出來吧」。

「我不是這個意思,這個東西特別的難得,所以的解藥有限,只有五個人的量……」姞順鼓起了勇氣將話都說了出來,但是聲音卻越來越弱,直到最後變得無聲。姞順的這一番話,頓時將所有人的心情打入了深淵,場面一時間靜地滲人。 「哥!小柔不走,小柔要留下來照顧你!」

「哦對了哥,我上班要遲到了,先不跟你說了,小柔妹妹晚上見!」

陳小魚連聲說完,沖小柔擺擺手,抓上手包跑出了家門。

一身標準的職業裝,還真就有點城市白領的感覺,陳浩看這妹妹的背影,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

小魚個死丫頭,之前還特別抵觸小柔,怎麼現在來了個180度大轉彎?

「陳大哥,你是不是,不歡迎我留下來?」

「啊?哦沒、沒有!」陳浩猛的抬起頭,見小柔站在了自己跟前。

她腦袋上歪扎著個馬尾,身上穿一件白色連衣裙,兩個小手藏在身子後面,白白凈凈真就蠻可愛的。

可這孤男寡女的,小雪又不在家……

「呢,陳大哥給你!」

「這是……」陳浩話沒說完,見她突然把兩個小手,從身子後面伸了過來。

她的手上,捧著一個黑色大褲衩。

「陳大哥,家裡又沒外人,您一直裹著毛毯蠻尷尬的,剛剛讓小魚姐姐在你房間找的。」

「哦也對,那小柔你……先迴避一下?」

「嗯,我先去外面。」

小柔偷偷看他一眼,慌忙轉過身來,快步走出家門站在了路邊。

小區里的環境很好,也很漂亮,到處都是一模一樣的別墅,她大小生活在農村,從沒來過這麼漂亮的地方。

就連斜對面,還有個挺大的人工湖,湖邊還有好多小亭子……

「小柔。」陳浩的聲音,突然從身後傳了過來。

「陳大哥您,您怎麼出來了!」

「沒事,屋裡太悶了,想出來透透氣。」

「您是想出來透氣,還是怕我一進屋,咱倆又是孤男寡女不方便!」

小柔拿手扶著他胳膊,輕輕咬著嘴唇一陣偷笑,沒好意思把這話說出來。

今天的天氣很好。

小區里也很安靜,到處蔥蔥鬱郁的,就跟公園一樣。

她扶著陳浩胳膊,一步兩步來到人工湖邊,感覺清清涼涼的,湖邊還有好多垂柳擺動著柳枝……

「陳大哥,您腿不方便,咱就在這兒坐會兒吧!」

「好。」陳浩沖她笑了笑,小心翼翼的坐在了湖邊長椅上。

這時。

小柔偷偷看他一眼,眉宇間突然劃過一絲羞澀,收攏著長裙蹲在了他跟前……

「小柔,你這是幹嘛!」陳浩抖動了身子,滿眼的吃驚。

「陳大哥!」小柔抬頭笑了笑,兩手放在了他受傷的腿上,「您腿剛剛受傷,血液流通不暢影響恢復。」

「我在大學的時候,學的就是護理專業,按摩一下對傷口有好處,陳浩大哥舒服嗎?」

舒服!

真就蠻舒服的!

陳浩坐在長椅上,上身穿見白色短袖,下身穿件黑色大褲衩,這褲衩還是小柔剛剛給自己拿的。

她穿條白色連衣裙,乖巧的蹲在旁邊,兩個小手不停按摩著自己腿肚子……

「小柔,是小魚讓你這麼做的?」

「不是的!是我們院長!」

小柔抿嘴笑著,沒有抬頭,繼續拿手給他按摩腿肚子。

「剛才在房間的時候,我們院長說你脾氣挺倔的,既然都來到家了,肯定不會去醫院。」

「小魚姐姐還要上班,家裡沒人照顧你,所以院長就讓我留下來了,說幫你護理傷口什麼的。」

「哦對了陳大哥,我們院長還說呢,說我現在算是出公差,不用扣工資的!」

她這一句,接著一句,滿眼都是乖巧的模樣。

陳浩坐在長椅上,心想你這一番話說完,我連讓你回醫院的理由都沒有了。

但與此同時。

他才恍然明白,妹妹不是對小柔改變了態度,而是家裡有個護士照顧自己。

她這個做妹妹的,怎麼會不願意呀!

至於老破。

陳浩一點也不感激,不但不感激,還特想悄悄罵他兩句。

小柔一個18歲的姑娘,自己一個20多歲的男人,平時小魚要去公司上班,小雪又跟菲菲去了外地旅遊。

陳浩一想到這段日子,家裡就只有他小柔倆人,孤男寡女的好是好,就是別鬧什麼誤會才好。

反正好不好的吧。

時間是過的很快,轉眼這天色就漸漸暗了下來,湖面上都沒有了太陽的影子。

但。

小柔還蹲在旁邊,拿兩個小柔幫他按摩腿肚子……

「小柔,天不早了。」

「陳大哥嘻嘻,您終於跟我說話了!」小柔拍拍說,抿嘴笑著站了起來。

「又沒什麼事,也沒什麼好說的。」

「是嘛!陳大哥我看您呀,嘻嘻是尷尬吧,反正我是護士你是病人,給你按摩一下又什麼好尷尬的嘛。」

我尷尬的不是按摩。

是跟你一個小姑娘單獨相處,有點老牛吃嫩草的嫌疑!

「行了,回家吧。」

「嗯好,陳大哥您小心點,腿別用力小心崩開傷口!」

「哈小柔,我又不是孩子。」陳浩咧嘴笑著,頓時感覺心裡暖暖的。

因為。

已經有好多年,都沒有過誰像小柔這樣,把自己給當成孩子看待了。

於是。

他給小柔扶著胳膊,一條腿蹦跳著回到家,總算是回到了家。

家裡沒人,妹妹還沒有下班。

「小柔,等會兒小魚回來,讓她帶你去外面吃點東西。」

「那您呢?」

「我就不吃了,沒胃口,在家看看電視挺好,難得清閑一回。」

「陳大哥!不吃飯是不行的,更何況你還是個病人,不吃飯傷口癒合的更慢,要不我去附近買點東西,給您熬點湯喝吧!」

「不用不用,太麻煩。」

「這有什麼好麻煩的,麻煩的還在後面呢!」

砰砰砰!

砰砰砰!

突然的,房門口傳來一陣敲門聲。

「小柔去開門,可能是小魚回來了,讓她帶你去外面吃飯。」

「不一定哦!陳大哥您等我!」小柔咕嚕著眼睛,轉身跑向了門口。

總裁小妻太搶手 這時。

陳浩坐在沙發上,感覺她這話裡有話時,就見她拎著個醫藥箱跑了回來。

「小柔,不是小魚?」

「不是!」小柔放下醫藥箱,便上來扶他胳膊,「是我們院長,派人送的藥品。」

「您傷口每天都得換藥,這樣才能好的快一點,走吧陳大哥我扶您回房換藥去!」

陳浩沒有再說話。

只是任由小柔扶著自己,一步兩步朝卧室走過來。

就是他這傷口的位置,稍微有點兒小尷尬,每次換藥都得跟扒皮一樣脫衣服……

「陳大哥,您還得把衣服,給那什麼一下。」

「小柔,我自己換行不行?」陳浩坐在床沿上,尷尬笑著看她道。 「那你還猶豫什麼,趕緊把東西給我們啊」聽到有救之後,心急的赤岸啼早就忍受不住了,急不可耐的催促著姞順。

「這五人就是咱們五個人吧」沉默的無痕,半晌后輕輕問道,姞順沒有回答,但是無聲的回答代表的事情已經顯然而見了。

「五個就五個,沒有關係,反正只要能逃出這個鬼地方就行了,至於誰逃都是一樣的……」。

「逃的話是很難了,畢竟這裡的魔族很強的,除非有人點燃了這個炸藥,造成轟動吸引起他們的注意……」。

「但是咱們不是沒有炸藥嗎?」。

「炸藥我也有……」姞順不適時宜的插進了話。

心情一下從天堂到地獄是什麼感覺,趙信能夠體會的到,而姞順的回答也終於讓有些人承受不住了,近乎於嘶吼道:「那又怎麼樣,給我們希望又毀了,當初你就不應該說出來的」。

「行了,不要再吵了……」。

「怎麼能不吵,咱們的一生已經要毀在這裡了,你現在不讓我說嗎?」。

「對啊,我的人生就這麼毀了,他為什麼要給我希望」。

人的心理其實是非常脆弱的,特別是當所有人都悲觀的時候,一旦有一個先崩潰,其他的人也隨之崩潰。現在牢中的人就都是這種想法,他們感覺自己的世界已經處於一片黑暗了,所以剩下的也只有抱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