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韓星身上突然間猛地蒸騰起來紅色的霧氣,荒古血脈形成的戰力順著汗毛孔有如爆炸一般的四面衝出,「轟」的一聲,連天棺形成的空間都被震的顫了幾顫。

2020 年 11 月 18 日

這小子的韌性也太大了吧?深藏不露啊!

神戟器靈與蟠龍同時驚呆了!

眨眼間,韓星就從一個差點崩潰了的人變成了一位彷彿掌握生殺大權的上位強者!

他渾身上下無不充滿了一種不可一世的霸氣,這是上位者獨有的氣質……荒古血脈!

這氣勢,太特么強大了!

器靈神棍的眼睛濕潤了,上天有眼啊,自己跟的這位少主可不是一般的生猛啊……看來自己有救了,以後再叫自已「神棍」也認了……

這一刻,韓星渾身都繃緊了,連自己的心跳都能聽到。因為激動過後,他才發現自己玩大了,手無寸鐵,渾身上下根本拿不出可以對抗山嶽般巨龍的兵刃,頓時亂了節奏……

萬籟俱寂,二條蟠龍深深地吸吐了一口氣,隨即將龍睛最大限度地眯起,如臨大敵,龍軀也緊崩的如同上了弦的發條,靜候這能夠屠天戮地氣勢的人,馬上要發出的雷霆萬鈞一擊! 韓星祭鼎,在轟然巨響中,青銅鼎衝起,不斷震顫,不斷放大……百丈……千丈……萬丈……很快完成了接天連地的過程。

青銅鼎浩大無邊,它實在太大了,只有從遙遠的天際才能看清它的樣子!相比之下,那對山嶽般的蟠龍竟小如泥鰍。

鼎上獰厲神秘的紋飾發出冷冽的光芒在閃爍跳耀,奧秘的符文迸發出漫天的霞霓虹光,破空刺耳,直擊蟠龍。

一時間蒼穹如炸,青銅鼎無與倫比的力量幾乎將天棺演化的一方宇宙震塌!

龍顏大變,它雙龍合一,朝後踉蹌飛跌。

但蟠龍卻已經來不及逃走,大鼎自上空壓落,一下子將它定住了,想要逃走都不能,連龍軀都壓的咔咔龜裂,快要斷開了!

蟠龍無法承受這塌天的重量,龍尾重重的擊打在大鼎上,可根本打不動,僅僅發出一聲巨響而已,就像一個大缸里一條泥鰍撲騰產生的響動,大鼎紋絲不動。

「趁他病,要他命!」這是正當時!

韓星長嘯一聲,青影飛掠,急衝而下,不偏不倚地落在蟠龍頸上七寸之處!

七寸之處有逆鱗,也是所有龍蛇類的軟肋。

「嗆啷……」

韓星伸手撥出一把半尺長銹的快要斷了的兵刃,不細看以為是根銹鐵條,細看才能看出是把追魂錐。

這是從天龍殿敲詐浩天府王啟武時得到的,別看它鏽蝕的不成樣,據王啟武稱卻是一件天級法寶。

適才用其遠距離對敵太短,自是不稱手,現在騎在龍頭上,實在找不出別的兵刃,只能看它能否派上用場了。

追魂錐一入手中,立刻爆發出了強烈的幽紅血色光芒,足有丈把長,似有陣陣尖銳的嘶吼聲驀然從中傳出。

「我靠,這是什麼兵刃?這麼吊?」追魂錐的異樣,連韓星自已都吃驚。

神兵利器?

他來不及細想,大喝一聲,一把握住追魂錐插在蟠龍頸背七寸之處,奮力朝里刺去。

鱗片迸飛,血噴如注,那蟠龍頸上的七寸登時被剌開一道丈許長的豁口,再被幽紅血色光芒猛地旋轉一絞,頸上頓時破開了一個鍋口大的血洞,鱗甲翻炸,鮮血衝天激射。

蟠龍發出痛苦無比的狂吼,它只覺的如有億萬隻噬魂蟲順著血洞爬入它的腦海,在啃食它的腦漿。瞬間,蟠龍山嶽般的身軀急劇變小,悲吼著急墜而落。

「叮」地一聲,蟠龍落地,身軀爆發出璀璨光芒,像是一輪太陽一般燃燒了起來,幾道碎裂聲響過後,龍軀徹底消散,一對蟠龍鼎耳顯現在眼前。

這對蟠龍形鼎耳,鼎蟠虺紋從中凹進,正好嵌合,赫然是二隻猙獰咆哮的荒古魔龍!

韓星雖將蟠龍打的現出原形,卻是覺得內力不及,神力都快被追魂錐抽空了。

沒有神力催動,追魂錐吞吐不定的璀璨光芒漸漸開始消弱……

「吼……吼……吼!」

蟠龍沉沉的嘶吼聲又從鼎耳深處傳出,猶如攝人心神的魔音,衝擊著韓星的精神腦海。

形勢岌岌可危,只怕再過片刻蟠龍便會掙脫鼎耳封印再次而出!

青銅鼎彷彿感應到了鼎耳中的變化,它通體璀璨,神焰鋪天蓋地,鼎體覆蓋天空,「當」、「哐」……響聲震天,虛空搖顫,大鼎溢出無數詭異的符文玄氣,流向鼎耳,將蟠龍死死封印。

雙耳歸鼎!

「哧」的一聲,鼎耳被拉起,轉瞬間就鑄印在了鼎的左右二邊,剎時,青銅鼎身上黯淡的綠金光芒閃了二下,這一次,很明顯比一往要亮了許多,隨即一道光芒沖入韓星的體內,回歸到了他的神闕穴中。

韓星眼睜睜的看著青銅鼎入體,隨即將心神沉入神闕穴中,內視之中,鼎耳還有晃動的跡象,但隨著青銅鼎在體內高速旋轉,突然通體閃亮,從二側發出二道金色的光線,猛然將雙耳徹底與鼎體徹底融為一體。

「轟…」

韓星只覺得腦海之中轟然一聲震響,整個靈魂也似乎在這一刻完全崩碎,他清晰的感覺到青銅鼎上面每一幅荒古圖刻都像活了一般,裡面鑲嵌雕刻的荒古神祗都清晰的浮現在自己的眼前,連鼎壁上奧義難懂的苻文也在這一刻豁然融匯貫通!

一段操控青銅鼎中封印的遠古魔神法訣,就這麼突然浮現:

「三足亘古定天地,二耳陰陽納混沌;烙印神魔為鼎紋,劈天裂地任縱橫……」

青銅鼎不斷閃爍,在綠金青氣蒸騰中,韓星朦朧的看到,荒古圖刻中的遠古神祗妖魔都動了起來,雖然虛無飄渺,卻是元神凝鍊,幾乎成真,如實體一般,若無苻紋將這些無法無天隨心所欲的角色封印烙在圖刻之上,只怕就會衝出鼎中!

這些遠古神魔狂傲、血腥、殺戮,散發出無窮無盡的蒼狂獨尊的霸氣……一股股千秋萬古的無敵氣息,讓人震驚!

韓星強行控制著自己搖了搖頭,默念封印魔神法訣,青銅鼎圖刻上那些神魔的道道身影,似光華又猶如煙花綻放,最終又都消散在了鼎中。

「我靠,真沒想到青銅鼎這麼霸道……不,是太他媽的霸道了,竟封印了這多神魔在鼎中成了畫壁!」

「這段操控青銅鼎中封印的遠古魔神法訣,看來非同小可,只怕以自已現在的功力還不能輕易去施法驅使這些神魔,一旦失去控制,走失了一個,將不知會發生什麼驚天的變故。」

青銅鼎輕震,韓星瞬間清明,將神識退了出來。

此刻,青銅天棺失去了蟠龍鼎耳的鎮壓,演化的空間頓失,從棺材里冒出一股玄黃之氣,所溢之處,將棺壁震的咔咔作響,厚厚一層層的銅鏽蝕渣被震了下來,化成了齏粉,灑向四面八方。

這股玄黃之氣沉重如山,像火山噴發一般,越來越重,韓星無論施展出何種秘法,都如蚍蜉撼樹,根本無法抵抗,再過片刻,只怕他也會被壓成一灘血水肉渣。

「呯」

就在這時,神闕穴中的青銅鼎再次顫動了一下,韓星周邊宛如四海翻騰的玄黃氣流頓時一滯,被盪開了,三丈之內風平浪靜,沒有一絲涌動,而他整個人似一葉扁舟,沉沉浮浮飄蕩在玄黃氣息形成的雲海中。

驀然間,玄黃之氣匯聚如淵,發出了海嘯般的轟鳴,「轟」的一聲巨響,形同驚雷震天,巨大的棺蓋被氣浪掀飛,韓星人也隨著氣浪翻滾出了天棺之外!

「噗!」

棺蓋一開,玄黃之氣如一條玄青黃龍爆發而出,頓時整個洞內空間翻騰起來,將離天棺稍近些的三十餘名修士當場震的軀身粉碎,一名身懷重寶荒古世家的男弟子身上寶光一閃,當場口吐鮮血翻飛了出去。

羅浮古洞似乎都要被這股氣息給崩塌了!

玄黃之氣瀰漫,眾人急速後退,慘叫聲不斷傳出……

「噗」又一道身影成為了齏粉!

「噗」、「噗」……

第二道、第三道……接連不斷又有修士被玄黃氣碾碎,灰飛煙滅!

玄黃之氣無比狂暴,神力波動如颶風過境,橫掃四方。

沒有一個人可以抵抗,無論眾人祭出何種靈寶,施出任何秘法,全都被破滅、崩斷!

只怕再這樣延續片刻,將十方俱滅,古洞中將什麼都不復存在!

「諸位長老快出手,救出荒古世家天皇宮的弟子!」天皇宮聖子龍海江大喝,向周圍的人傳音。

「懇請各位壓制修為的大能出手,藉助禁寶讓我等短暫恢復神力,逃過此劫,火雲宗必有重謝」一位身披紫紅道袍的中年漢子也高喝道。

「真是沒有想到……本次參加荒古秘地開啟的各大門派竟有如此底蘊,不惜將禁寶制器都帶了進來,看來對裡面的仙道傳承與傳說中的仙寶是志在必得啊!」一些中等門派修真及眾多的散修聞聽有禁寶制器無不吃驚!

禁寶制器非那些成仙無望而隱世不出的老怪們親自祭煉不出!

此種寶物烙印下這些『偽仙』截取天地的無盡道紋,用於祭煉禁寶的本體更是天地難尋的重寶,祭煉成后可以「逆天改勢」,在短暫的時間內,可以擋住荒古秘地的詛咒力量,讓持有者不受天道壓制,恢復昔日功力,有短瞬的出手機會。

為抵擋、避免被裡面的天道壓制或被神秘光暈斬成灰燼,頂尖大派不惜動用底蘊,煉製禁寶制器!

有禁寶制器在手,奪取傳承仙緣的機會就盡在掌握之中,試想一個被天道將修為壓製成黃級戰者的修士又怎能與戰王、戰尊、戰聖去爭奪?

這些人只需藉助禁寶制器釋放出自己的修為力量,瞬間就能將低級修士打入萬劫不復!

此刻,手中沒有禁寶制器的中小門派及散修腸子都悔青了,原本想跟著進來混,乘機撈一把,現在可到好,手裡沒有拿人的家什,這不是自己找死么?

「嘩……」

就像炸了馬蜂窩一樣,人群驟然散開,中小門派及散修全都躲到了大派及荒古世家的身後。

今是大年初一,貓銳在這裡給大家拜年了,願各位兄弟姐妹春節快樂。隨便求打賞紅票、月票、幫擴散、訂閱……謝了哈! 韓星祭鼎,在轟然巨響中,青銅鼎衝起,不斷震顫,不斷放大……百丈……千丈……萬丈……很快完成了接天連地的過程。

青銅鼎浩大無邊,它實在太大了,只有從遙遠的天際才能看清它的樣子!相比之下,那對山嶽般的蟠龍竟小如泥鰍。

鼎上獰厲神秘的紋飾發出冷冽的光芒在閃爍跳耀,奧秘的符文迸發出漫天的霞霓虹光,破空刺耳,直擊蟠龍。

一時間蒼穹如炸,青銅鼎無與倫比的力量幾乎將天棺演化的一方宇宙震塌!

龍顏大變,它雙龍合一,朝後踉蹌飛跌。

但蟠龍卻已經來不及逃走,大鼎自上空壓落,一下子將它定住了,想要逃走都不能,連龍軀都壓的咔咔龜裂,快要斷開了!

蟠龍無法承受這塌天的重量,龍尾重重的擊打在大鼎上,可根本打不動,僅僅發出一聲巨響而已,就像一個大缸里一條泥鰍撲騰產生的響動,大鼎紋絲不動。

「趁他病,要他命!」這是正當時!

韓星長嘯一聲,青影飛掠,急衝而下,不偏不倚地落在蟠龍頸上七寸之處!

七寸之處有逆鱗,也是所有龍蛇類的軟肋。

「嗆啷……」

韓星伸手撥出一把半尺長銹的快要斷了的兵刃,不細看以為是根銹鐵條,細看才能看出是把追魂錐。

這是從天龍殿敲詐浩天府王啟武時得到的,別看它鏽蝕的不成樣,據王啟武稱卻是一件天級法寶。

適才用其遠距離對敵太短,自是不稱手,現在騎在龍頭上,實在找不出別的兵刃,只能看它能否派上用場了。

追魂錐一入手中,立刻爆發出了強烈的幽紅血色光芒,足有丈把長,似有陣陣尖銳的嘶吼聲驀然從中傳出。

「我靠,這是什麼兵刃?這麼吊?」追魂錐的異樣,連韓星自已都吃驚。

神兵利器?

他來不及細想,大喝一聲,一把握住追魂錐插在蟠龍頸背七寸之處,奮力朝里刺去。

鱗片迸飛,血噴如注,那蟠龍頸上的七寸登時被剌開一道丈許長的豁口,再被幽紅血色光芒猛地旋轉一絞,頸上頓時破開了一個鍋口大的血洞,鱗甲翻炸,鮮血衝天激射。

蟠龍發出痛苦無比的狂吼,它只覺的如有億萬隻噬魂蟲順著血洞爬入它的腦海,在啃食它的腦漿。瞬間,蟠龍山嶽般的身軀急劇變小,悲吼著急墜而落。

「叮」地一聲,蟠龍落地,身軀爆發出璀璨光芒,像是一輪太陽一般燃燒了起來,幾道碎裂聲響過後,龍軀徹底消散,一對蟠龍鼎耳顯現在眼前。

這對蟠龍形鼎耳,鼎蟠虺紋從中凹進,正好嵌合,赫然是二隻猙獰咆哮的荒古魔龍!

韓星雖將蟠龍打的現出原形,卻是覺得內力不及,神力都快被追魂錐抽空了。

沒有神力催動,追魂錐吞吐不定的璀璨光芒漸漸開始消弱……

「吼……吼……吼!」

蟠龍沉沉的嘶吼聲又從鼎耳深處傳出,猶如攝人心神的魔音,衝擊著韓星的精神腦海。

形勢岌岌可危,只怕再過片刻蟠龍便會掙脫鼎耳封印再次而出!

青銅鼎彷彿感應到了鼎耳中的變化,它通體璀璨,神焰鋪天蓋地,鼎體覆蓋天空,「當」、「哐」……響聲震天,虛空搖顫,大鼎溢出無數詭異的符文玄氣,流向鼎耳,將蟠龍死死封印。

雙耳歸鼎!

「哧」的一聲,鼎耳被拉起,轉瞬間就鑄印在了鼎的左右二邊,剎時,青銅鼎身上黯淡的綠金光芒閃了二下,這一次,很明顯比一往要亮了許多,隨即一道光芒沖入韓星的體內,回歸到了他的神闕穴中。

韓星眼睜睜的看著青銅鼎入體,隨即將心神沉入神闕穴中,內視之中,鼎耳還有晃動的跡象,但隨著青銅鼎在體內高速旋轉,突然通體閃亮,從二側發出二道金色的光線,猛然將雙耳徹底與鼎體徹底融為一體。

「轟…」

韓星只覺得腦海之中轟然一聲震響,整個靈魂也似乎在這一刻完全崩碎,他清晰的感覺到青銅鼎上面每一幅荒古圖刻都像活了一般,裡面鑲嵌雕刻的荒古神祗都清晰的浮現在自己的眼前,連鼎壁上奧義難懂的苻文也在這一刻豁然融匯貫通!

一段操控青銅鼎中封印的遠古魔神法訣,就這麼突然浮現:

「三足亘古定天地,二耳陰陽納混沌;烙印神魔為鼎紋,劈天裂地任縱橫……」

青銅鼎不斷閃爍,在綠金青氣蒸騰中,韓星朦朧的看到,荒古圖刻中的遠古神祗妖魔都動了起來,雖然虛無飄渺,卻是元神凝鍊,幾乎成真,如實體一般,若無苻紋將這些無法無天隨心所欲的角色封印烙在圖刻之上,只怕就會衝出鼎中!

這些遠古神魔狂傲、血腥、殺戮,散發出無窮無盡的蒼狂獨尊的霸氣……一股股千秋萬古的無敵氣息,讓人震驚!

韓星強行控制著自己搖了搖頭,默念封印魔神法訣,青銅鼎圖刻上那些神魔的道道身影,似光華又猶如煙花綻放,最終又都消散在了鼎中。

「我靠,真沒想到青銅鼎這麼霸道……不,是太他媽的霸道了,竟封印了這多神魔在鼎中成了畫壁!」

「這段操控青銅鼎中封印的遠古魔神法訣,看來非同小可,只怕以自已現在的功力還不能輕易去施法驅使這些神魔,一旦失去控制,走失了一個,將不知會發生什麼驚天的變故。」

青銅鼎輕震,韓星瞬間清明,將神識退了出來。

此刻,青銅天棺失去了蟠龍鼎耳的鎮壓,演化的空間頓失,從棺材里冒出一股玄黃之氣,所溢之處,將棺壁震的咔咔作響,厚厚一層層的銅鏽蝕渣被震了下來,化成了齏粉,灑向四面八方。

這股玄黃之氣沉重如山,像火山噴發一般,越來越重,韓星無論施展出何種秘法,都如蚍蜉撼樹,根本無法抵抗,再過片刻,只怕他也會被壓成一灘血水肉渣。

「呯」

就在這時,神闕穴中的青銅鼎再次顫動了一下,韓星周邊宛如四海翻騰的玄黃氣流頓時一滯,被盪開了,三丈之內風平浪靜,沒有一絲涌動,而他整個人似一葉扁舟,沉沉浮浮飄蕩在玄黃氣息形成的雲海中。

驀然間,玄黃之氣匯聚如淵,發出了海嘯般的轟鳴,「轟」的一聲巨響,形同驚雷震天,巨大的棺蓋被氣浪掀飛,韓星人也隨著氣浪翻滾出了天棺之外!

「噗!」

棺蓋一開,玄黃之氣如一條玄青黃龍爆發而出,頓時整個洞內空間翻騰起來,將離天棺稍近些的三十餘名修士當場震的軀身粉碎,一名身懷重寶荒古世家的男弟子身上寶光一閃,當場口吐鮮血翻飛了出去。

羅浮古洞似乎都要被這股氣息給崩塌了!

玄黃之氣瀰漫,眾人急速後退,慘叫聲不斷傳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