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品催玉指』

2020 年 11 月 18 日

一個手指狀的靈力團一頭扎向了土之牢籠,牢籠牆壁出現了一絲絲的裂紋,應聲而破,可是外面竟然還有三層包圍著,指尖撞到了第二層之後,竟然徹底消失了。

王茂才望著竭盡全力發出的最後一指竟然無法奏效,一股絕望的情緒湧上心頭,他平生恃才驕縱多年,幾乎從未有過敗績,面對的都是比較低階的對手,憑其天脈之體,外加他的修為,和靈技的頻繁運用,基本上都沒有吃過虧,這次卻栽在了一個普通的外門弟子手裡,真是悔不當初。

這一幕被陸奇看到了,怎麼會放過如此好的機會,土鎖鏈和土劍齊出,由於王茂才心理的崩潰,圍繞他的靈氣罩子已經搖搖欲墜。

土鎖鏈幾乎沒什麼壓力,輕鬆的纏繞住了王茂才的全身,土黃色的小劍從他腳下瘋狂的鑽出了幾十個之多,只聽得『噗噗噗』一陣聲響,他全身被扎破了無數的血洞,血流順著這些窟窿流的滿地都是。

王茂才極不甘心的瞪著對面傲然站立的對手,似乎對於這種結果完全不可思議,隨著血流的湧出,他終於失血過多而亡,其體內的血肉以及五臟六腑全被土劍扎的稀巴爛,死得不能再死了。

陸奇如此釋放,全是因為對面的敵人太過強大,所以發出了無數的土劍,並且由於對手丹田氣旋幾乎耗盡,最後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只能坐以待斃,這也是土劍能夠擊殺此人的原因之一。

陸奇的眼神從王茂才的屍體處轉移過來,盯著插孔處瞧看,只見金色的胸牌化為飛灰,灰色胸牌之上的功勞值點數直線上升,如同極速一樣,根本停不下來,這種狀況足足持續了一盞茶的時間,終於停住了,他定睛一看,14586點,『我靠,這個核心弟子真是富足,』被這麼多的功勞值點數震驚的忍不住爆粗口,內心的喜悅溢於言表。

陸奇興奮地幾乎是小跑著到了插孔之處,拔出了胸牌,掛在了自己的胸前,這時才想到自己掉落的法器,轉而回到武鬥台之上撿起了星雲鏈收入了儲物戒,同時又看了一下掉落的『玉蟾銹雲筆』,由於他知道打鬥的規矩,想了想還是忍住了撿取的衝動。

這時,從核心弟子院的方向飛來了一個修士,速度極快,像似瞬移一般,越來越清晰,最後平穩的落在了武鬥台之上,來人大約有三十歲左右的樣子,穿一身長老服飾,腰間佩戴一個金色腰牌,扎一頭標準的道士髮型,有著一雙冷漠的虎目,身軀修長,整個人英姿煥發風度翩翩。 來人是一名核心長老,千辛萬苦收了王茂才為徒,並且對這個徒弟也是極為器重,因為其經脈是天脈的緣故。

由於王茂才的胸牌碎裂,上面的靈魂印記會第一時間通告長老,此人正是王茂才的師父,通過其靈魂印記尋到了這裡,試圖為他的弟子報仇,當看到武鬥台上的屍體之後,瞬間清楚了死因,於是放棄了報仇的心思,只能為他的得意弟子收屍,這畢竟是天脈弟子,好不容易被他尋到的,就這麼死了,他也是深感惋惜,同時對於擊殺王茂才之人感到憤怒。

「見過鄧師兄,」觀看的這位長老抱拳對著來人行禮道;因為他們同為長老,曾經在長老會上見過幾次面,所以基本上也算認識,並且知道他的名字叫鄧明軒,來人修為極高。

陸奇望著來人,看不透其修為,但是從其著裝之上分析出此人必定是身份及其尊貴之人,於是不敢怠慢,趕緊抱拳行禮道:「弟子恭迎長老大駕,」

雖然修真院的規矩是見到院長必須行禮,至於見到長老,行不行禮都沒關係,這隻看自己的心情,而陸奇第一時間禮貌有加,這位想要發怒的長老,心中燃起的怒火被澆滅了些許。

鄧明軒細細打量了陸奇,發現其皮膚略黑,五官還算精緻,修為只能算一般,就是身份太過普通,只是個外門弟子,瞬間對其增加了許多的藐視,但是轉念又想,他憑藉築基中期的修為能夠越階擊殺築基後期的王茂才,想必此人定有一些高明的手段,不能以普通的外門弟子對待。

「是你擊殺了王茂才?同是一個學院的,為何要痛下殺手?」鄧明軒責問道。

「弟子跟王茂才素無瓜葛,完全是因為我和同鄉兄弟在一起敘舊,卻引起了他的不滿,從而對我發起挑戰,並且還是生死戰,由於我們是同等境界,按照規矩,我不能夠拒絕,只能無條件的接受;至於擊殺他,完全是因為自保,畢竟登上這個武鬥台,只能一個人活著走下去。」陸奇看著對面深不可測的長老,不卑不亢的說道。

「確實是這樣嗎?」鄧明軒望著觀看的眾人問道。

弟子們都被嚇得不敢說話,只有台下的那位長老回道:「卻是如此,這兩人的爭鬥,在下也略知一二,他們確是因為一些口舌之爭而引起的,那位核心弟子有些咄咄逼人,這位外門弟子只是出於自保而已。」他看這位外門弟子已經獲勝,肯定要幫獲勝的人說話,況且那個已經是死人,怎麼說都行;畢竟他是場中唯一觀看的長老,修為在金丹期,算是場內最高了。

陸奇對這位長老投去了感激的目光,看到其腰間佩戴一個灰色腰牌,知道他肯定是個外門長老,身份和修為和那個鄧明軒相差太多,但是他敢站出來說句公道話,也算是熱心之人;他殊不知,這個長老完全是個人精,如果今日是他身死,決不會幫他說話的。

鄧明軒聽到這樣的回答,也沒有在言語,手輕輕地一招,武鬥台之上的『玉蟾銹雲筆』飛過來,被其收進儲物戒。轉而冷冷的對著陸奇說道:「既然是生死斗,我也不與你為難,但是,王茂才是我最得意的弟子,今天死在你手,因此而造成的損失,必須由你來補償。」

夏瑩聽到這般荒謬的要求,頓時心中怒道,『這不是無理取鬧嗎,你的弟子死了讓陸師弟賠償,怎麼賠?人又救不活。』

陸奇也是被這種奇葩的理由給問住了,頓時無言以對,但是又不敢翻臉,對面的可是核心長老,修為應該至少在金丹期之上,那可是恐怖的存在,想要殺他可是舉手之間,雖然這學院里規定不可內鬥,但是人家可是長老,並且修為極高,如果把自己給殺了,院長也只是給他一些輕微的懲罰,搪塞過去,而自己確要丟掉了性命,所以還是暫且忍耐吧。

陸奇想到這裡,臉上流露出一副無奈的表情回道:「前輩……你要弟子如何補償?」

這畢竟是生死戰正常死亡,鄧明軒也不好當面為難陸奇,但是憑他的身份,今日也絕不可能就此算了,所以就想著報復一下陸奇。

他本來是想收陸奇為弟子,可是剛才用天目暗查過陸奇的經脈,卻是雜脈,不由得內心一陣失望,但是轉念又想,就算是雜脈,我也要收了你,噁心一下你,來報今日喪徒之仇。

「你把我的弟子給殺了,那麼只能由你來填補這個空缺了,你願不願意做我的弟子?這可是核心弟子,比你那個外門弟子院要舒服多了,這對你來說也是個機會,雖然我知道你是個雜脈,但是如果有我的舉薦書,你就會被破例提拔為核心弟子,對你來說可是一步登天哦,」鄧明軒拋出了橄欖枝,循循善誘的說道。

鄧明軒說出了這些誘惑,看到陸奇還在遲疑,忍不住的問道:「這位弟子,你叫什麼名字?」

「弟子名叫陸奇,」陸奇回答完之後,還在思索要不要進入核心弟子院,做鄧明軒的弟子,畢竟幸福來的太過突然,雖然離開外門院一直是他的夢想,但是他還是有些不太放心,害怕這會是個陷阱,如果成為核心弟子,而舉步艱難的話,暫時還是不要去的好,況且聽說核心弟子院可是卧虎藏龍,到了那裡以他的修為會被深深地踩在腳下;還不如在這個外門院做個老大,再說過幾天如果勝了洪天殊的話,那麼自己就是外門榜第一人,那樣的身份到哪不是橫著走?

鄧明軒聽到這個名字之後,臉色瞬間凝固了,想不到如此平庸的弟子就是陸奇,這些天對於陸奇所發生的一些事情他也略知一二,並且還知道院長還極為器重這個孩子,如今自己鬼使神差的收了他成為弟子,真是做了一件極為正確的事,主要是因為收了陸奇之後,院長便會跟來查看,如此便是間接地討好了院長;每次鄧明軒想起院長之時,臉上都會流露出一絲的敬畏之色,並且是從心底深深地佩服其深不可測的修為,以及霸絕天下的氣度。 而台下眾人聽到鄧明軒收其為徒之後,臉上無不露出羨慕之色,『這小子不僅殺了人,贏取這麼多的功勞值,還能一步登天進入核心弟子院,真是一舉多得,這樣的好事為何不降臨到我頭上呢?』

『這麼好的機會,他還在遲疑,明明他很想去,還裝什麼裝?』一位弟子心道。

『他是故作謙虛嗎,想獲得更多的回報?』

另一位內門弟子心想。

夏瑩一雙美目盯著陸奇看了許久,『他要是離開了,我以後怎麼見他,況且他以後的身份就會平步青雲,而我和他的距離就會越差越遠,到那時,他可能連看都不會看我一眼,』想到這裡,她內心有一些不舍,真希望陸奇不要答應那位長老。『我怎麼能如此自私呢,為了一己私慾而阻擋陸奇成為強者的步伐?』她的內心又開始矛盾起來。

周琮卻是很平靜,他知道陸奇此子肯定非同尋常,遲早會離開外門院的,所以才敢許諾把隊長讓給陸奇,可是沒想到陸奇會走的這麼快,真是世事無常啊。

「謝謝長老的好意,弟子過幾天還有個生死戰,到時候不知道是死是活,如果弟子僥倖能夠活著的話,到時再答覆您;況且我想憑自己的真本事進入核心弟子院,而不是靠長老您特殊照顧。」陸奇婉言的拒絕了鄧明軒的好意,但是也並沒有讓他下不來台,彼此都有退路。

鄧明軒聽到陸奇這樣模稜兩可的回答,也是出乎他的預料,『這核心院對於任何一個弟子都是有著極大的吸引力,一旦成為核心弟子,各種丹藥、功法和靈石就會源源不斷的領取,並且成為學院的重點培養對象;況且還是做我的弟子,待遇會更好,他也許是不知道這些好處,還是等他比試完再說吧。』

「你的生死戰是跟何人比試? 蔓蔓情深 ,時間又定在何時?」鄧明軒好奇的問道,他也想看看這個陸奇的手段到底有多高明,不但越階殺人,還能得到院長的青睞。

「弟子乃是要跟外門榜持續多年的榜首決一生死,至於時間還需等待我們隊長安排,」陸奇剛剛拒絕了鄧明軒,又怕得罪他,趕緊回道。

「哦,那到時候本座也會來觀看,那個榜首的修為如何?」鄧明軒問道。

「修為是築基期大圓滿。」陸奇回道。

鄧明軒點了點頭,沒有在說什麼,整個人騰空而起,瞬間就消失在眾人的視野當中,陸奇感覺此人的實力高深莫測,但是比之那天的黑袍人還是差了些。

胖子黃勇跑了過來,笑著說道:「陸奇哥哥,你好厲害呀,築基後期都被你斬殺了,我剛才還擔心你呢,看來根本不需要。」這時候他居然又恢復了往日的天真無邪,不再那麼唯唯諾諾了。

「哥哥的手段你還不知道嗎,什麼時候怕過?」陸奇伸展了一下子臂膀,笑著對黃勇說。

「陸師弟,你還好嗎?」夏瑩慢慢的走了過來,雙眼充滿柔情的關心道。

陸奇看著走過來的夏瑩,聽到她的問候,心裡暖洋洋的,有人關心的滋味就是舒服,『看來我這兩天有些冷落她了,可是自從那天分開時候,只想和她保持一些距離,不想在越雷池半步。』

「陸師弟真是生猛啊,這一會的功夫就又擊殺了一個核心弟子,滿滿的功勞值,真是讓人羨慕。」周琮笑眯眯的說道。

「周師哥你也來啦,」陸奇看著這兩個熟人都來了,心裡高興地很,畢竟這兩個現在是他在外門院最好的朋友,能夠得到他們的讚許,比吃了密都甜。

「是啊,早上夏瑩去找你,發現你出去了,之後我們又聽說一個外門弟子和一個核心弟子約戰,我們就趕過來了,誰知道竟然是你,」周琮緩緩地道來。

「陸師弟還真是風雲人物啊,這剛出去一會兒,就跟人打起來了,整天惹是生非。」夏瑩看到陸奇沒事,開始責備起來,小巧的嘴唇微翹,煞是可愛。

黃勇趕緊解釋道:「陸奇哥哥沒有惹事,他是為了幫我才跟人打的,這事不怪他。」

陸奇只好笑著安慰夏瑩道:「這事真不怪我,那個核心弟子囂張跋扈,非要挑戰我,我能坐以待斃嗎?」

夏瑩其實心裡清楚,只是嘴上關切而已,隨即撲哧笑了一下,「知道啦,你以後小心就是了,畢竟總是跟人簽訂生死狀是有危險的,」

陸奇其實心裡知道夏瑩是關心她,趕緊轉移話題道:「走吧,今日我請客,咱們去吃頓好的,如何?」

周琮笑著說:「是啊,你小子這幾天可是發財了,連著贏了這麼多的功勞值,必須請一頓好的。」

幾個人高高興興的離開了武鬥台,夏瑩和陸奇肩並肩在前面走著,她心裡美滋滋的,感覺這一刻比任何時候都要幸福…………

觀看的眾人也陸陸續續的離開了,他們會對今日之事作此宣傳,從此陸奇這個外門弟子就在飛天修真院小有名氣了,越階挑戰,完成擊殺,也是極少有人能夠做到。

陸奇一行四人很快的就來到了外門弟子院的餐廳,黃勇沒來過這裡,左顧右盼的,對好多都充滿了新奇之色。

陸奇忍不住問道:「胖子,你平日是如何吃飯的?怎麼沒來過這裡?」

黃勇的目光收了回來:「飯菜都是每日有人專門負責送去,我們只用吃就行了,其餘的都不用管,還有丹藥靈石什麼的全都發放的很及時。」

「那麼築基丹呢,還有大還丹?」夏瑩想知道核心弟子院的待遇如何,看看以後陸奇去了那裡有哪些好處,於是急忙問道。

「我們只要到了鍊氣期大圓滿,就會發放一枚築基丹,一般都能夠晉陞到築基期,如有失敗的,可以再去申請一顆,至於大還丹,隔一段時間自會發放。」黃勇平靜的說道。

可這些話讓其餘人聽了,陸奇還好些,因為他不缺這個,夏瑩和周琮全都流露出羨慕之色,『天哪,築基丹竟然隨意發放,這跟我們外門院的待遇簡直是天壤之別,還有大還丹,隔段時間還能發一顆,真是奢侈。』 「陸奇哥哥,是不是被我們核心院這麼好的待遇給驚到了,你現在後悔還來得急,那位長老似乎很喜歡你,隨時等你過去呢,」黃勇胖嘟嘟的臉上掛滿了笑意,調侃道。

「待遇是不錯,可我還有一些顧慮,這個不便跟你們講,但是以後我會去核心弟子院的。」陸奇認真的說道,並沒有為胖子的誘惑而動心。

夏瑩心裡最清楚了,『這些待遇根本誘惑不了陸奇,他身上的東西好著呢,根本不在乎。』

周琮卻說道:「黃勇,你陸奇哥哥可不在乎那些東西,他儲物戒里寶物多得是,」說完對著黃勇眨了眨眼睛。

黃勇猛然間想到了陸奇的儲物戒,『對呀,這東西只有金丹期的才能擁有,他既然有這個,肯定不在乎那些丹藥了。』

四人一路上有說有笑的,很快就到了餐廳,途中遇見一些弟子,看到了周琮,都急忙打招呼,並且連帶著也跟陸奇行禮,可見陸奇挑戰洪天殊的事迹已經在整個外門院傳開了,基本上每個人都知道,大家期望著陸奇趕緊把那個惡魔給滅掉,省的每個人都提心弔膽的。

周琮對這裡比較熟絡,走到了最近的一張桌子,坐了下來,夏瑩挨著陸奇坐下,黃勇卻是坐在了周琮的旁邊。

四人剛一落座,就有一位年齡大概二十多歲左右的弟子走了過來,笑呵呵的掐媚道:「周隊,你們四位要來點什麼?」

陸奇打量了這個弟子,修為還在鍊氣期,應該是年齡偏大,境界毫無提升的原因,所以才巴結周琮,謀個好差事,這也情有可原,在外門院這座牢籠,修為如果停滯不前,只能這麼做了,讓自己的處境稍微好一些,最後孤獨終老。

周琮看著說話之人,想必是知道他的名字,說道:「蕭飛躍,你去廚房叫廚子們做一些可口的飯菜,還有那些補充靈力的食物,比如那些妖獸的皮肉,和那些靈果、靈蔬,都給弄一些。」

蕭飛躍笑呵呵的點頭應允道:「好嘞,周隊你稍等,弟子這就去給你們準備。」他說完又轉頭看了一下夏瑩,心想,『這小丫頭什麼時候跟周隊坐在一起了,真是麻雀飛上枝頭變鳳凰,』但是他卻沒有道出。

夏瑩也認識這個弟子,但是卻沒有跟他打招呼,忍不住的心想,『自從認識了陸奇,我的生活和身份便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種幸福之感油然而生,同時扭頭用一雙美麗的大眼睛注視著陸奇,眼中充滿了無限的柔情之色。

陸奇突然間被一雙美眸盯著,瞬間覺得害羞無比,雖然他是個大男人,但是被盯的臉色有些微紅,小聲說道:「看什麼看,又不是沒見過。」

「我就看,我就看。」夏瑩嬌嗲道。

陸奇頓時被夏瑩這一聲甜美的嗓音給嗲的全身酥麻,要不是在公眾場合,估計他就會.忍不住的對夏瑩做出一些曖昧的舉動了,心道,『這小妮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會撒嬌了,以前怎麼沒見過?』

這一幕被其餘兩人看到,卻都是裝作沒看見一樣,反正燈泡已經當定了,也就繼續這麼著吧,最後周琮無奈的只好閉眼靜思了,也不再言語。

黃勇看著這樣的氣氛有些沉悶,於是好奇的問道:「陸奇哥哥,你之前說要和外門榜第一決鬥,怎麼樣,有把握嗎?」

陸奇正想以說話來解除此時的尷尬局面,趕緊回道:「有把握,胖子你別忘了,你哥哥我可是曾經一挑好幾個呢,這一打一豈不是信手拈來?」說完向黃勇擠了擠眼睛。

「是啊,哥哥神通廣大,小弟可是佩服的很,我對哥哥的仰慕之情,如同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又如同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黃勇笑吟吟的拍馬屁,連帶著他那肥胖的臉上也是一陣抖動,甚是可笑。

「去去去,你個死胖子,哥哥我都被你吹到天上了,還神通廣大呢,我又不是神仙,哪來的神通?」陸奇笑罵道,看著胖子現在活潑亂跳的,還不停地開玩笑,與剛見之時唯唯諾諾的神色判若兩人,他心裡高興極了。

這句話說完,周琮和夏瑩都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來,眾人的氣氛一下子活躍很多。

周琮道:「等到陸奇和洪天殊比試完之後,我會把外門榜前五名公布出來,到時候你倆就出名了,在來這個餐廳吃飯,待遇就不同了,他們見了你倆,就會畢恭畢敬的。」說完之後,笑著掃視了一下周圍。

「沒事的,周師哥,妹妹不在乎這虛名,只要能和你們在一起就足夠了,我覺得挺開心的。」夏瑩輕柔的說道。

「我看你心裡在想著,只要和陸奇在一起就足夠了吧,」周琮這次忍不住的笑著說道。

這一句話,把夏瑩說的臉色刷的一下全紅了,害羞的慎道:「哪有,周師哥別亂說。」

陸奇卻是笑而不語,看著夏瑩那嬌羞的臉頰,兩枚酒窩如同含苞欲放的荷花一樣,沁人心脾,此時他感到生活如此的多姿多彩,並且對未來充滿了嚮往,於是內心默默地感慨,『很高興能夠認識你們,讓我的人生沒有那麼單調,』

這時候,出來了兩位女弟子,長相及其平庸,兩人手中端著托盤,給他們一一上菜。

大亨獨佔小妻 不一會兒,整個八仙桌就擺了五個熱菜,三個冷盤,外加一味湯,這時,蕭飛躍笑著走了過來說道:「周隊長,您的菜上齊了,請慢用。」

「好的,你下去吧,」周琮對著這位弟子擺擺手。

清穿之嬌養皇妃 繼而向著諸位介紹到:「這個是『離恨赤鋼熊』,吃了之後能夠補充一些靈力,價格也是不菲,這個是爆炒『碧濤焱熱狸』之肉,這個是清燉『無相噬聖鳥』之肉,這些妖獸其修為基本都在鍊氣期和築基期左右,吃了對我們的修為也會有些幫助,大家不要客氣,動手吧。」

陸奇盯著這滿桌子稀奇古怪、各種五顏六色的肉食,有些瘮的慌,但是還是在胖子的慫恿下,夾了一口,此肉入口居然是極為酥軟,並且外焦里嫩,並不是像他之前所吃的野山豬那樣,非常難嚼,不由得感嘆這些廚子們的手藝不錯。 當這些肉食進入陸奇的腹中之後,瞬間滋潤著他的四肢百骸,令他的靈氣極為充盈,『想不到這些東西還真是不錯呀,居然有這般功效,』

此時眾人都被這樣的美味和功效而沉醉其中,大家全都是大塊朵頤,吃的有滋有味,就連夏瑩也不顧女孩子的矜持了,不停地給陸奇夾菜,自己卻也沒有閑著,一直吃個不停。

黃勇說:「這麼好的菜,要是來點酒就更好了。」

四人有說有笑的,邊吃邊聊,周琮突然聽到胖子的提醒,趕緊大聲吼道:「給我們上點好酒!」轉而又對著大家說道:「要不是你提醒,我都差點忘了。」

周琮話音剛落,一位女弟子就抱了一罈子酒,走了過來,打開封口之後,香飄四溢,沁人心脾。

「好酒!」陸奇也忍不住道了一聲,他雖然不怎麼喝酒,但是也被這香味迷醉了。

周琮給他們每人倒了一碗,到了夏瑩這裡時,被她拒絕了,說不會喝酒。

黃勇笑著說道:「嫂子,今日小弟可是第一次和你一起吃飯,你得陪我們一起喝,再說大家這麼高興,你可不能掃興啊。」

「胖子休要胡說,」陸奇責怪道。

夏瑩聽到胖子叫她嫂子之後,臉色紅彤彤的,嬌羞無比,但是這句話卻很受用,她心裡樂開了花,於是羞澀的輕言道:「我今天陪你們一起喝,不醉不歸。」說完之後,玉手拿起酒罈子,給自己滿了一碗,然後仰頭一飲而盡。

剩餘三人愣在那裡,面面相覷,只好也拿起各自的酒碗喝光了,畢竟人家女孩子都幹了,我們男的哪有不幹杯的道理。

陸奇看到夏瑩如此爽快,也不阻攔,只是關切的說道:「你畢竟是女兒身,身子骨弱,少喝點,喝多了傷身。」

夏瑩連忙點頭輕『嗯』了一聲,心裡卻是美滋滋的,她真想把時間永遠的停留在這一刻,可是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陸奇以後註定要成為人中龍鳳,至於她能不能跟其步伐走到最後,還尚未可知,『算了不去想那些遙遠的問題了,活在當下,順其自然吧,』她沉吟道。

陸奇一碗酒下肚,頓覺渾身發熱,這酒居然也有著補充靈力的效果,並且還能使人精力充沛,果然是好酒,他邊喝邊聊,和黃勇聊起了這些天所發生的全部事情,黃勇也跟他講了核心弟子院的一些規矩和待遇,眾人聽得有滋有味,不知不覺得,就到了傍晚…………

酒雖好,但是喝多了也會讓人酣醉,四人基本上都喝得搖搖晃晃的,夏瑩已經喝的爛醉如泥,最後徹底地趴在桌子上睡著了,嘴裡還喊著陸奇什麼的,口水順著唇角流露出來,看著乖巧可人,說的胡話卻聽不清楚。

陸奇雖然喝的也不少,但是運轉功法行走經脈之後,頭腦清醒了許多,『我所悟出的經脈運行路線還真是有奇效啊,連醒酒的功能都有,』他這時想起了賬還沒結,尋到了櫃檯之處,終於找到了一位年約三十左右的弟子,似乎是這個餐廳的負責人,看其修為在築基初期。

陸奇開口問道:「師哥你好,我是來結賬的,你算算我們一共吃了多少錢。」

這位負責人笑呵呵的回道:「你是周隊的朋友吧,這頓免了,算我請的。」

「此事萬萬不可,你這也是小本生意,再說這一頓飯菜的味道真的很好,我不能占你的便宜。」陸奇認真的說道。

其實這個負責人也是看著周琮隊長的面子,說的客套話而已,要是這頓真的免了的話,他就虧大了,這些食材可都是一些外出歷練的弟子們打回來的妖獸血肉,和一些天才地寶,轉而送過來賣給他的,他只是從中賺取一些加工費而已,如果全部免費,他可承擔不起。

「那好吧,你這頓一共吃了125顆下品靈石,那壇酒就給你免了吧,」負責人微笑著說道。

陸奇聽完報價之後,瞬間被驚到了,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居然這麼多,憑其每月所領的靈石,根本就是杯水車薪,憑他每月一顆靈石計算的話,這一頓飯就要他積攢十年的靈石才夠,真是奢侈啊,想到這裡,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這個……我兜里只有幾十顆下品靈石,你們這裡能不能用功勞值抵賬?」

負責人笑著說道:「當然可以,你把胸牌交給我,插進那裡就可以自動扣除你的功勞值,」說完指了指他身後的插孔。

陸奇順著他所指方向看了過去,果然有個插孔,和武鬥台之處的一模一樣,就依言把胸牌取下交給了這位負責人。

陸奇的胸牌被插進插孔之後,只見上面亮起了一排數字,14586點,看著如此多的功勞值,這位負責人也是被震驚了,因為在外門院很少見到有這麼多功勞值的弟子,他不由地對陸奇的身份正視起來,插孔被設置好之後,扣除了1250點,剩餘的13336點功勞值,最後他把胸牌拔出來,恭恭敬敬的遞了過來。

陸奇接過胸牌,默默地盯著這一幕,也沒再多問,扭頭便走,誰知道這位負責人卻忍不住的說話了。

「這位師兄,敢問尊姓大名?」餐廳負責人問道。

「陸奇,」陸奇報完名字之後,頭也不回的走了,因為他急著照顧那幾個喝醉的同伴。

『原來這位就是近日外門院的風雲人物,果然是品貌非凡,』負責人沉吟道。

陸奇走上前去,看到夏瑩已經罪的不省人事,而胖子也是搖搖晃晃的,分不清楚東西南北,只有周琮還算清醒,起身送人應該可以,他對著周琮說道:「你把胖子扶到我房間去,我把夏瑩背進她的房間。」

周琮點點頭道:「好……」

於是陸奇就走過去,一把抱住了夏瑩,軟香玉抱,輕嗅著她的體香,感受著女孩微弱的呼吸,可此時卻沒有一絲的淫邪之念,由於天色已晚,一路上也沒遇見什麼熟人,只是遇到了一些從未謀面的弟子,也沒跟他們講話。

夏瑩的房間陸奇略知一二,就是沒去過,他走近一看,房間掛著一個房牌,上面刻著『夏瑩』兩個字,落筆娟秀有力,一看就是出自女孩之手。 推開房門走了進去,裡面擺放相當的整潔,卻是很簡陋,一張桌子,兩個小板凳,一張床,上面擺放一個蒲團,卻再也沒有它物了,陸奇慢慢的把夏瑩放在了床上,看著女孩安靜的在睡覺,他靜靜地走了出來,臨走之前還在門口放置了自己的一絲神念,如果有人闖進來,他會第一時間知道,從而來營救夏瑩,為的就是防止一些猥瑣之人來占女孩的便宜。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