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里哥哥,你都差點死掉了,你還笑。」

2020 年 11 月 18 日

…..

他醒了之後,何弘翰便帶著蘇心優回家去,因為又困又累在車上就睡著了,一路睡到家裡,隨便洗梳下便睡到第二天下午。

蘇心優醒來后何弘翰已經去工作,他最近有點忙,應該是鬼子會趁過春節大家放鬆警惕過大年來侵佔梧桐城。

這還有一個月馬上過年,何弘翰要準備好軍火應戰。

而她也給蕭陋發了電報讓他聯絡一下其他的土匪寨大家團結起來對抗外敵。

聽說梧桐城外的向日葵花開了,今年不知道為什麼比往年要慢很多,往年這個時候大家都把瓜子給收了,今年才開花,不少的人都在傳要出大事,向日葵都遲遲不肯開花。

她想去看看向日葵花海,隨便叫上小雨一起去。

吃過飯之後,換身娘給她做的夫人裝,比較老款的上身旗袍下身裙子,衣服邊上還會是白色絨毛看著很厚的樣子,其實還不如她那件防彈衣要暖和。

「小雨,你發什麼呆呢?」

小雨和夢柔是挨著住的,蘇府很大,一個四方院子里還分出東廂西廂,每個廂房前面有個小小的花園和石桌。

這會小雨正坐在石桌上手托下巴神情哀傷想著什麼事情。

「嫂子,你找我有什麼事嗎?」小雨在外人面前永遠都是一副乖巧的樣子,她心裡恨蘇心優把何弘翰搶了,還教唆夢柔把薛萬里搶走。

她不過是想要一個好男人愛她都那麼難。

「沒呢,見你一個人在這裡發獃,想請你去城外走走,聽說那的向日葵開花,可美了。」

「是嗎?我家以前也有一片向日葵花海,走吧,我們去瞧瞧~」她說完后,突然意識到自己現在已經是何家的小姐不再是伍家那個爹不疼娘不愛的山野丫頭,笑了笑糾正到「我以前養父母的家。」

蘇心優露出她少有的溫柔笑臉挽著她的手說「沒事,哪都是家,吃哪的飯長大哪就是家。」

她苦澀的自嘲道「嫂子說得真有道理!嫂子是富貴人家長大的孩子,不懂我們這些山裡長大的孩子,父母長年不在身邊,吃穿也不多,常常是有上頓沒下頓,穿的也不暖,想吃一顆糖都吃不上。」

萌妃駕到:御王殿下的小嬌妻 她14歲為了一顆糖把自己交出去,想想都替自己感到不值,四年過去了,那個男人沒再出現過。

富貴人家小姐,蘇心優嘴角扯出一抹無奈的笑她的苦比小雨還要苦一百倍,她倒是羨慕小雨可以在大山裡什麼都不用想,每天自己做給自己吃就好,而不是在沒日沒夜各種訓練中度過,在尋訓練中並不是人性化的,只有求生能力強的人才能存活下來。

「小雨,以前的事啊,就不要再想了,現在過得好就行。」

「嗯」小雨點點頭,在下人的攙扶下上了馬車。

去向日葵園要走一小段路,在這段路小雨卻是一直不語,蘇心優也不是個多話的人,不像別的女人家長里短說一大堆。

但是這次約她出來主要是想跟她談她跟薛萬里的事情。

見馬車開越過向日葵地,小雨以為他們不知道這樹林就是向日葵地,提醒到「嫂子,我們不是去看向日葵嗎?這都過了!」

蘇心優笑道「其實去看向日葵花海不要近看,要遠觀,這的向日葵都不是觀賞花,個頭最矮的都有一米五高,要在向日葵地里看,我們要抬頭看才看到,我啊帶你去一個地方可俯視它壯觀的一面。」

「嫂子你之前就看過嗎?」

「看過一次,好像是兩年前吧,偶然路過那個山頭可以俯視一大片向日葵花海。」

站在高崗上望著那一片壯觀的花海,聽說今年沒有瓜子收了,農民們也沒值得砍了它們,原因是下了這麼多場雨雪竟然還能傲放於天際,隨太陽而轉,這仍是奇觀。

「小雨,你說這向日葵好看還是你家鄉的向日葵好看。」望著這一片金燦燦的花海問小雨。

「都好看」好久沒有這麼心身舒暢,以前最喜歡的是去向日葵花海里呆著,可以忘卻煩惱。

以前的煩惱很簡單,只想著父母能多看她一眼,現在是愛而不得的痛。

望著眼神憂傷的小雨,她跟薛萬里的事情面上還沒有結果,可實際薛萬里已經選擇了夢柔,蘇心優小心翼翼的問她,「小雨,我可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第二百三十五章很好

林成忽然死亡,使場中各人一驚,誰也想不到,莫東身法莫測,且劍法驚人,瞬間奪去了林成的命。

一時間,眾人對莫東的劍法升起了忌憚之心,還在期待莫東死在林家長老手上的葉楓,此刻不由自主的摸著脖子,臉色慘白,雙眼中透露著恐懼。

正好這時,莫東眼睛掃來,葉楓宛如遭雷擊,身體晃了晃,這一刻他對莫東怕到極點。

「死。」

林家長老目眥欲裂,他可謂是眼睜睜的看著林成倒下,忽然他速度暴漲,虛空發出轟隆隆聲音。

「轟。」

那靜止無波的葉族湖泊波瀾驟起,湖泊之內似有凶獸攪動,可怕的氣息如暴風肆虐,小輩們猶如海浪中的扁舟,無法控制身體,搖搖擺擺,陡然一口鮮血噴出,似要被撕裂在其內。

僅是散發的威勢就如此兇猛,此刻便是同為御靈境界的葉東禮等面色一變。

有初入御靈境界的還主動散開靈力護罩,臉色微微發白。

莫東緊守心神,這一刻四周虛空似乎黯淡失色,唯有從天而降的一道掌印,他臉色冷峻,一身氣勢攀升,雖不如林家長老那樣浩瀚,但卻如鋒利無比的劍刃,破滅著碾壓過來的威勢。

眾人只見林家長老身若光虹,其所過之處地面震顫,湖水動蕩,端的是可怕,而他幾十丈的距離連眨眼的時間都沒到,其一掌落下,將莫東籠罩,而此掌看似緩慢,卻讓的在場的人呼吸宛如凝固。

而震蕩的湖泊和地面這一刻忽然安靜下來,若不是還有殘留的動靜,還以為這一切都是夢境。

「這如何能擋。」葉族高手臉色再度一白,雖然他也是御靈強者,但此刻和林家長老一比,猶如他在靈動境界一般無二。

「這林家長老如此可怕,雖然只是御靈三重的境界,但這一掌我似乎……」葉華權眼皮急跳,此時對林家長老很是忌憚,這種忌憚也聯到了整個林家。

不過隨即,葉華權便帶著冷笑掃向葉東禮,眼睛卻望著在林家長老氣機下越來越弱的莫東。

「不好,這林家長老真的瘋了。」越是修為實力高的人,越能體會到林家長老的強大,因此葉東禮對莫東能否活著都不抱希望了。

但是不管怎麼說莫東身份特殊,而且還幫助他女兒葉曉瀟打開傳承聖門。

葉東禮踏步去救莫東,不過顯然沒有人覺得他能來得及,葉華權只是露著諷笑,並沒有阻攔葉東禮。

但忽然的另有一人撲出就讓葉華權的神色耐人尋味了,這個人就是葉族族長,這個千年世家葉家的最高掌權者。

但是不論葉東禮后還是葉家族長,此刻去救莫東都是遲了半步。

「哈哈哈,死了,你肯定死了,還敢威脅我。」葉楓重新蹦了起來,鬥志昂揚,猙獰著臉。

卻在這時,一道冰冷刺骨的眼神看過來,葉楓回頭一看,臉上猙獰稍減,還露出了笑容。

「你最好保佑我師弟沒事,否則的話這後果我們都承擔不起。」葉郎冷冷道,目中含著憂慮。

「嚇唬誰呢。」葉楓臉上不屑,心中狂跳,但他也想不到有什麼是他們葉族承擔不了的後果,而且出手的又不是他,而是林家長老。

說時遲那時快,在眾人心念轉動的時候,其實只是過去眨眼,而此刻隨著林家長老一掌過來,莫東的氣勢摧枯拉朽的崩潰,好似一無形之劍潰散。

但就在莫東氣勢潰散之時,一抹耀眼的光華自他眼中掠過,這抹光華猶如實質,形如劍形。

而彷彿布稠撕開的聲音,紫色光華潮水般席捲而開,使得因林家長老到來黯淡的天地多了色彩。

但這紫色光華,在林家長老的威勢下,也似乎曇花一現,不起任何作用。

林家長老眼中譏諷和獰色一閃,平常時候靈動境界在他眼中不過是螞蟻而已,莫東雖然出乎意料,但林家長老並沒有放在心上。

但正是他輕視卻有顧忌莫東天資之際,他此次帶的家主最小兒子就死在他眼前。

一瞬間,林家長老殺意更甚,但他絕對不會讓莫東這樣輕易死去。

作為林家一族長老,豈能還看不出莫東的不凡。

忽然,林家長老眼睛中似折射著紫色劍光,他身軀一顫,修為高如他,竟然感受到了一絲危險,謹慎慣了的他向後退了出去,而凝固著他八九成力量的一掌也因為他這一退有散去趨勢。

隨即他感覺臉頰一涼,觸手一摸竟然是血液,他目露駭然,自己竟然受傷了,雖然這傷口對他來講靈力流動便可瞬息康復,但他本意是來殺莫東,自己反而卻被傷了臉。

並且,御靈強者對於靈力的掌控到達了一個巔峰層次,周身靈氣護罩密封,形同金鐘罩,除非是有超越他的力量才能破開他的防禦。

但這怎麼可能,莫東修為剛剛才突破靈動四重境界,和他差了將近十個修為等級。

「這是什麼劍法。」林家長老掌印已散,他問道,至於臉上誰也看不出來他心中在想些什麼。

「裂空。」莫東淡淡道,他手握紫星劍,黑髮飄飄,長衫微動,身形挺拔,整個人有種謫仙之感,使在這裡的小輩們都自慚形穢。

「好一個裂空劍。」林家長老眼中殺機一閃,此地的虛空似乎微微一低,可怕的力量猶如從虛無中過來,壓在莫東身上,如果莫東只是一個尋常靈動境界,此時早就跪在地上,一身骨頭都要碎掉。

咔咔的地面開裂聲很是刺耳,莫東握緊了紫星劍,目中沒有一絲悔怕,他心中暗暗堅定,看來今天必須要搏出一個生機了。

忽然,莫東身上壓力一輕,在他身前出現了兩道身影,他心中頓時鬆了一口氣。

「林家長老住手。」葉族族長看到莫東沒事,心裡也是暗鬆一口氣,然後神情一正,一族之長的威嚴重新回到身上。

「林成死在他手上。」林家長老面對葉族族長,臉上也是沒有一絲變化,只是說了這一句話。

葉族族長眼皮微動,似瞥了莫東一眼,說道:「你在這裡不能傷他……」

他話中似還有話,林家長老眼中光芒一閃,聲音如萬年冰窟中透露的寒氣。

「如果我偏要殺他呢。」

「那便先過我這一關。」葉東禮皺眉道,微微散開了一些氣息,竟似不比剛才的林家長老差半分。

葉族族長不說話,但顯然也不會讓林家長老再對莫東出手。

「這件事情沒完。」

林家長老也知道他一掌沒有打死莫東已經失去了機會,沒看莫東一眼,帶著抱著林成屍體的林家人離開了這裡。

林家人離去時,望著莫東的眼睛猶如看著死人一般。

總裁虐戀之絕色新娘 葉族廣場卻在寂靜后沸騰了,一個靈動巔峰境界不到的人竟然在御靈強者手上活了下來。

此時,望著莫東的目光都有了一些敬畏和複雜,想來用不了多久,莫東的大名將響徹整個北望境。

一位天驕人物崛起。

「沒事吧。」林家離開后,葉東禮才轉過身。

莫東苦笑,果然他還是瞞不過葉東禮這等強者,一縷鮮血從他嘴角滑落,他的身軀也晃了晃。

這時鼻尖清香撲過來,他情不自禁的吸了一口,就感覺自己身上的傷勢似乎好了不少,頓時神色微震,望著葉東禮手中晶瑩若玉的丹藥,眸有異色。

如果他再看不出這丹藥的不凡,就白做了數年的府天門弟子。

此丹就算不是聖丹,也是超越了靈級,上面有莫東熟悉的氣息。

與仙輪果上的氣息一樣。

顯然,此丹的價值已經算是半聖層面。

半聖級別的丹藥,莫東還未見過。

「比起你為我女兒做的,這顆丹藥並不算什麼,而且此丹可不是半聖級別。」葉東禮笑道。

莫東不解。

葉東禮嘆道:「萬事只要沾個聖字,便不是那麼好做的。」

莫東若有所悟,他傷勢並不重,依靠他的恢復力這不算什麼,不過這時候也沒有說什麼,接過丹藥便喂入口中。

丹藥入口即化,一股溫和的力量散入四肢百骸,莫東吃過仙輪果,但沒有想到頂級靈丹快要追上仙輪果了,隨後他想到這可能就是丹藥獨有的魅力。

此丹蘊含先天精氣,這的確是只有聖物才獨有的,可能煉丹人造詣不夠,沒有煉成聖丹。

「還不快快煉化,使修為更上一層樓。」

耳邊傳來葉東禮的聲音,莫東連忙盤坐下來,運轉聖荒功,煉化丹藥的能量。

而在莫東煉化丹藥的時候,身邊的葉東禮目泛異色,以他的修為感知自然厲害,一眼便看出莫東煉化丹藥的情況,而其速度之快,遠超他想象。

按照這樣的速度,不出七八天這顆頂級靈丹便可被莫東煉化,而這樣想來,葉東禮心中震驚不已。

就算是他煉化這樣級別的丹藥也需要一個月,而莫東竟然只需要七天。

「他身上秘密很多啊。」葉族族長聲音幽幽,不知內心在想些什麼。

「族長,他是……」葉東禮神色微變,有意無意的朝莫東這裡靠近,使得葉族族長看了他一眼。

「你的女兒很好。」葉族族長目光微閃,留下幾句勉勵話,又看了看半空宮闕,飄然離去。 小雨好看的美眸一眨,嘴角扯出一抹笑說「嫂子你有事就直說吧!」

長得多好看的一位小姑娘,怎麼心卻不像外表一樣善良好看?

蘇心優輕嘆了一聲一臉內疚的說「我要先向你說聲對不起,薛副官是我的手下,那天夢柔中毒是我命他保護夢柔,才使得他們在外面過了一夜。」

「嫂子,那你現在的意思是想來找我說什麼事?」此時小雨的眼光陰霾起來,面上仍是保持著假笑。

你的微笑燦若晨星 「除了跟你道歉,還想問你一個有關於蘇府的問題,你為什麼要對蘇府所有的人下毒?」

當蘇心優的問題一出,小雨眼睛瞪得老大踉蹌後退一步「你,你怎麼知道的?是哥哥跟你講的?」

哥哥說過不會告訴任何人的。

「我自己查出來的,自從我知道自己中毒之後便暗自去查,你知道你下毒對我們的身體傷害有多大嗎?我們所有喝過毒藥的人可能都懷不上孩子!」

小雨不相信蘇心優的話,她覺得自己沒錯「你騙人,哥哥沒說那葯有那嚴重,你們都喝了那麼久也不見有事,身體好好的,怎麼可能,而且我只放了一次在鹽罐裡頭。」

「你知道嗎? 巨星惡少神偷妻 廚房裡的鹽罐只要沒有髒東西進去是不會換的,也就是說那毒藥只要放鹽的菜都會有,我現在來不是來找你算賬的而是想知道是什麼原因讓你如此狠心下毒」

知道事情嚴重了,小雨呼吸開始急促起來「我…我…」老半天沒我出個所以然來。

「說啊!」蘇心優定定的盯著她看,她也是想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她想把大家都毒害。

她回這麼久,沒有人看不起她,甚至是說過一句看不起她的閑話,大家都盡量滿足她,對她好,下人們也是當她是主子般。

她開始哭泣起來委屈的說「我,因為我前任說那葯會讓所有的人都乖乖的聽我的話,只是時間問題,大概半年時間就好,只要我想讓誰聽我話,那誰就聽我話,然後,我,我喜歡哥哥,我想哥哥跟我在一起,可是如果我真跟哥哥在一起,爹和娘都會不準,大家也會不準的,還有哥哥娶了你,那我就不能獨自擁有哥哥。」

「那薛萬里呢?你到底喜歡誰?」蘇心優知道自己的逼問會讓很多人害怕,尤其是眼神,光看她像審犯人一樣的眼神都會害怕。

在蘇心優的逼迫下,小雨的腦子開始亂了起來,所有種種的往事和不公,還有她吃過的虧,吃的苦都一下子涌了上來,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既然是說開了,那她也不想憋在心裡讓自己難受「我都喜歡,可是我不能跟哥哥在一起,我就想著跟萬里哥在一起,可是夢柔也喜歡萬里哥,我能怎麼辦?我就想著給你吃點聽話葯,這樣夢柔就會聽我話不跟我爭萬里哥,這樣你就會聽我話不跟哥哥在一起,你都不知道每當我看見你跟哥哥在一起,我的心就痛到無法呼吸,我好不容易找了個可以代替哥哥的人,他卻不喜歡我,不喜歡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